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付沈梨皱着眉头,推开了她的手,“楚二跟你说了什么?”
      
      许鲸将自己的脑袋放在付沈梨的肩膀上,用脸颊轻轻地蹭了一下她的脖颈,“付小姐,不要提起别人好不好?”
      
      什么别人,那是你老板。
      
      付沈梨不习惯跟人靠得这么近,她本想推开许鲸,转念一想,她的任务就是让主角感到幸福,倒不如趁现在问一问,许鲸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满足了她的愿望,她应该会感到幸福吧?
      
      于是付沈梨清了清嗓子,微微偏过脑袋看着许鲸,轻声问道:“你想要什么?”
      
      许鲸愣了一下,这位付小姐说话当真是直接。她本想再矜持一下,可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又被她咽了下去。
      
      付沈梨想听的,大概不是那些献媚讨好的话。
      
      “楚总说,付小姐很喜欢我。”许鲸用手指勾弄着自己的吊带,微带弹性的材质打在皮肤上,发出很轻的一声——啪。
      
      柔软白嫩的皮肤染上微微的红,因为靠的很近,付沈梨在看清对方嫩白的肌肤时,鼻尖还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香味。
      
      这股味道并不浓烈,却也让人无法忽视。
      
      原本就晕乎乎的脑袋更加迷糊,付沈梨眼眸微阖,连许鲸什么时候凑上来的都不知道。
      
      她只感觉对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边,接着是让人耳朵酥麻的声音响起:“付小姐,我会是最听话的情人,您要不要试一试?”
      
      付沈梨茫然地看着她,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见许鲸的一小块脸颊。
      
      “你想做我的情人?”
      
      就这点儿追求??
      
      许鲸伸出舌尖,舔了舔她的耳垂,声音里带着撩人的笑。
      
      “付小姐出钱出资源,我做您最听话的猫。”
      
      付沈梨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脑袋总算是清醒了几分,她推开许鲸的脸颊,“明天,我会让楚二准备好合同。”
      
      许鲸眼看着她掀开被子,似乎是要离开,不由得挑了挑眉,“付小姐,您这就要走了?”
      
      付沈梨动作一顿,回头看了她一眼,“我去洗漱。”
      
      刚才醉的厉害也就算了,现在清醒了一些,就觉得满身的酒味,实在难以入睡。
      
      许鲸笑眯眯地冲她飞了个吻,接着将自己塞进了被窝里,只露出一双勾人的眼眸,“我等你哦~”
      
      付沈梨:…
      
      头疼。
      
      等她洗漱完出来,许鲸竟真的还没有睡,见付沈梨头发湿答答的样子,甚至还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付小姐,我给你吹头发吧。”
      
      付沈梨随她去了,有人伺候的感觉还挺不错,头皮被一只柔软的手轻轻地按摩着,按得她昏昏欲睡。
      
      不知什么时候,吹风机被扔在了一旁,在她头顶按摩的手顺着脖颈往下,放在了她的锁骨处,正用指尖打着圈地揉弄她的锁骨。
      
      付沈梨猛地惊醒,抓住了许鲸还想继续往下的手指,“你在做什么?”
      
      许鲸露出了一点儿遗憾的表情,她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用手臂环着付沈梨的脖颈,“付小姐,良宵苦短,我们真的不做点儿什么嘛?”
      
      付沈梨的头又开始疼了,许鲸真对得起她的人设,热情火辣,几分钟没留神就要对自己动手动脚,还总想把她往床上拐。
      
      她还没说话,又听许鲸委委屈屈地说道:“我都是您的人了,您为什么要拒绝我?”
      
      付沈梨想了想,义正辞严地说道:“我们还没签合同,你就还不算是我的人。”
      
      许鲸:???
      
      “刚才我给你吹头发,你也没拒绝…”
      
      付沈梨面不改色:“那不是你主动的吗?”
      
      又不是我要求的。
      
      许鲸咬了咬牙,行吧,看来今晚,付沈梨是铁了心不想跟她做什么了。
      
      不怕,来日方长,她就不信今天不行,以后也不行!
      
      付沈梨收起吹风机,像个老干部一样,规规矩矩地躺了下来,缓缓闭上眼睛,“睡吧。”
      
      许鲸不情不愿地跟着躺了下来,不能做,她抱一抱还不行吗?
      
      谁知她才动了一下,手都还没来得及伸,付沈梨就又说道:“不许把手伸过来,不准挨着我。”
      
      许鲸:…
      
      她是木头人吗??
      
      连动都不能动。
      
      “付小姐…”
      
      就算许鲸的声音再甜腻,付沈梨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她唯一的反应,就是伸出手臂,摸索着关掉了床头的灯。
      
      整个房间陡然陷入黑暗,许鲸看不清付沈梨的脸,只能听见对方平静的声音,“好了,睡吧。”
      
      许鲸:艹!
      
      她一个人生了半天的闷气,最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早晨,付沈梨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
      
      她眼睛都还没睁开,努力探出手臂,从床头捞起自己的手机,勉强睁眼看清了来电的人是谁。
      
      下一秒,付沈梨就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被睡意占据的脑袋清醒了几分。
      
      来电的人是她妈妈。
      
      付沈梨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才接通电话。
      
      “妈。”
      
      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要遭,就算她提前有准备,声音却还是沙哑的。
      
      果然,程衣先是一愣,随后便冷哼了一声,“昨晚又玩到了几点,声音这么哑。”
      
      昨晚睡得倒是挺早的,就是酒喝的有点儿多。
      
      付沈梨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身边的鼓包,见许鲸整个身子都藏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大概是还没醒,这才松了一口气,“我没…”
      
      话没说完,付沈梨就感觉自己的腰肢被一双手给抱紧了,吓得付沈梨差点儿惊呼出声。
      
      她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声音给压下去,却不想许鲸突然黏黏糊糊地叫了一声,“付小姐…”
      
      幸亏付沈梨在许鲸抱自己的那一瞬间就捂住了手机听筒,她低下头,警告地看了一眼许鲸,然后才松开手,继续说道:“妈,你说什么?”
      
      程衣:“我刚才怎么听见你那边有女人的声音?”
      
      付沈梨低头同许鲸对视,清楚地从对方那双睡意朦胧的眼里看见了委屈的神色,她表情不变,冷静地回答道:“您听错了,兴许是电视里的声音吧。”
      
      大早上起来看电视?
      
      程衣皱眉,暂时不同她讨论这个问题,“你没忘记今天要做什么吧?”
      
      今天有安排吗??
      
      付沈梨愣了一瞬,随后隐约想起来,程衣前两天似乎跟她提过一句,好像有个人要来家里做客。
      
      她当时急着出门,也没听清是谁,不过应该不重要。
      
      “行,我会准时到家啊。”
      
      “什么准时。”程衣啧了一声,“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要早点回来。万一以澜提前到了,你却不在家,你让人家怎么想?”
      
      付沈梨突然呛了一下,捂着嘴咳了几声。不仅是因为听见了这个名字,还因为许鲸居然隔着她的衣服,在她腰上咬了一口。
      
      付沈梨一边回答程衣,一边伸手掐了一把许鲸的脸颊,警告她安分一点。
      
      “您说谁?”
      
      “以澜啊,她今天要来家里吃饭,你不是说你记得吗?”程衣顿了顿,“你不会是在敷衍我吧?”
      
      “付沈梨,你现在在干什么?”
      
      不得不说,程衣的直觉相当准,从她刚才隐约听见女人的声音开始,她就觉得不对劲。
      
      女儿跟她说话时,总是心不在焉的,她到底在干什么?
      
      “妈,我当然记得,我马上就起来收拾,保证提前到家。”
      
      付沈梨说完,趁程衣还没回过神来,赶紧挂了电话。
      
      好险。
      
      江以澜会成为付沈梨的未婚妻,程衣起码有一半的功劳。她跟江以澜的妈妈是好友,从小看着江以澜长大,对江以澜就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好。
      
      在知道江以澜也喜欢女人之后,程衣更是多次撮合付沈梨跟江以澜,结局当然是让她满意的。
      
      付沈梨都快忘记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了,大概是程衣太能说,总是在她面前夸江以澜,夸的天上仅有地上绝无。
      
      再加上江以澜主动跟她说起这件事,付沈梨当时又正好被纪姜迎伤透了心,这才答应了下来。
      
      这样一想,怎么感觉她好像很渣。
      
      付沈梨这样想着,低头一看,许鲸正泪光莹莹地看着她,顿时觉得自己更渣了。
      
      “起来。”
      
      许鲸抱着她的腰不撒手,“付小姐,您刚才说我是电视机的声音。”
      
      付沈梨有点儿心虚,“那你也不该咬我。”
      
      害的她差点儿在母亲面前叫出声来。
      
      许鲸不依不饶,“我难道不是你独一无二的情人吗?”
      
      付沈梨一时卡了壳,心想你还真不是,就单是情人来说,你就只能算作三分之一,更别说她还有一个未婚妻,外加一个白月光了。
      
      许鲸眯了眯眼,声音沉了一些,抱着付沈梨腰肢的手也跟着紧了紧,“我真的不是?”
      
      付沈梨莫名有种背后一凉的感觉,她推开许鲸,“你是。”
      
      从人设上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
      
      许鲸盯着她的背影,脸色冷了下来。
      
      就算现在不是,她迟早也会变成付沈梨的唯一。
      
      那些不三不四的狐狸精,别想跟她抢。
      
      付沈梨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许鲸,还是她再三承诺会让楚二准备合同,许鲸才放她离开。
      
      没人给她当司机,付沈梨只能自己开车回家,幸好这一路上都没堵车,她才在十点赶回了家。
      
      却没想到,她才刚把车停好,又有另外一辆车驶进了车库。
      
      付沈梨打开车门,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就见那辆车驾驶座上的司机走了下来,随后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先是一条又白又细的腿跨了出来,随后付沈梨才看清那人的脸。
      
      那是一个长相极其精致的女人,她留着一头长发,身上穿着米白色针织长裙,身材曼妙,皮肤白嫩。
      
      女人的一双桃花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视线触及付沈梨以后,她眼里的笑意更加璀璨了几分。
      
      “梨梨。”
      
      付沈梨神色复杂了几分,轻轻地应了一声。
      
      这就是她的未婚妻,江以澜。
      
      江以澜走上前来,动作亲昵地拉住了付沈梨的手,“梨梨,怎么站在这儿吹风,手指都是冰凉的。”
      
      “等你一起进去。”她刚才看见那辆陌生的车时,就猜到应该是江以澜到了。
      
      幸好,赶上了。
      
      江以澜替她暖和着指尖,温暖的手掌包裹着付沈梨的手指,她冲付沈梨盈盈一笑,“走吧。”
      
      付沈梨任由她牵着自己的手,江以澜其实跟她差不多大,但她太温柔了,体贴入微,付沈梨每回面对她,都觉得自己像个小朋友。
      
      江以澜就是一个温柔的大姐姐。
      
      付沈梨想着,没注意到她身边的江以澜朝她靠近了一些,随后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眸光渐渐幽暗起来。
      
      在付沈梨看过来之前,她又重新扬起温柔的笑,伸手替付沈梨拂了拂颊边的碎发。
      
      “梨梨,你换香水了?”
      
      “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你不喜欢这款香水的味道。”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09 23:43:18~2021-03-11 18:50: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2货_劣人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清风、三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qzuser、23587514、昭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伊辰 10瓶;昭明 5瓶;……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