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让绿牌儿飞 ...

  •   大周朝,嘉懿七年,夏至神农祭。
      
      旭日初升的早晨,都城平京的长安街两侧早已挤满观礼的百姓。因这神农祭,会有天子撒花露,百官撒花钱的习俗,故此,百姓们在这一天都会手捧鲜红的花朵以沾朝露,又拿钵碗以接花钱,图个玉露丰收的好兆头。
      
      万民翘首,皇宫金红色的大门普一打开,整条长安街立刻响起一片热烈的欢呼。身穿赤朱甲的御林军率先冲出来维持秩序,之后是一辆黄金车辇,以红绸装饰,一片金红中坐着一个身穿龙袍的人,便是大周当今国主,嘉懿帝周斐琦了。
      
      天子车架后,是天子九弟誉王的车辇和随行的百官以及天子侍卫队。今日的随行人员各个精神抖擞,腰包鼓鼓。那腰包里装得自然是今日神农祭要撒得铜钱。
      
      看到天子车架,百姓们自觉下跪行礼,边叩拜,边吟唱神农祭歌,那歌词是这样写得——
      
      旭日东升时,鼓楼钟声起。
      神农香炉热,青烟达九霄。
      皇子过人称,大利又大吉。
      金麦割一捧,奉于神农坛。
      礼毕绕城周,天子回宫桓。
      日暮华灯上,红灯漫城来。  
      一年又一度,福气永绵延。
      
      神农坛位于东边青龙门外,此时天子车架迎着旭日向东缓缓行去,百官一路撒铜钱,百姓一路疯抢,一路高歌,整个平京城在这一日好似沸腾的锅,全民情绪高胀,盛况空前。城外清风扶麦浪,金灿灿一片,在这夏日的清晨,闪烁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动人光景。
      
      天子仪仗停在金色麦浪边,皇帝周斐琦由太监总管胡公公扶着下了车。他手持镰刀,割下一捧金色的黍麦。随行的民众在这时发出热烈的欢呼,纷纷喊着:“天佑大周,风调雨顺。”
      
      之后,皇帝捧金麦蹬车,车辇再次启程,至神农坛门外的人称处才停下。皇帝再次下车,这次他一手拿着金麦,一手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胖墩儿。人们看到这孩子,脸上纷纷露出看吉祥物般的笑容,高喊:“九殿下要过人称啦,天佑我大周大吉大利!”
      
      身穿红绸锦袍的九殿下,由皇帝亲自抱起,像一个玉团丸子似得,被皇帝放在了红绸妆点的大称上,那杆秤立刻翘了起来,礼官连忙加上一枚更大的秤砣,这才堪堪平衡了秤盘下落的速度。
      
      百姓见此再次高声欢呼,仿佛那秤杆上的双坨就是他们这一年风调雨顺的保障似得。过了人称,便是祭祀大典,钟鼓之声悠扬传开,声声绵长,万民随天子执香参拜,神圣又壮观。
      
      这一天,热闹非凡。
      
      日暮时分,侍卫队长梁霄站在城楼之上,望着万盏红灯自皇宫向四周如水晕般一圈圈荡开,知是换班的时辰到了。他有些不舍地又向皇城外望去,目之所及,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挂红灯笼祈福,整座皇城都沉浸在一派喜气洋洋之中,到处都能听见人们吉祥的互祝佳句,真是好一番人间灯火,令人流连忘返。
      
      可再怎么舍不得眼前美景,该换班了,也容不得他不走。今日夏至神农祭,宫里各殿也都挂起了红灯笼,不但挂了红灯笼,还在殿内殿外摆满了红牡丹红焦花红月季等怒放的红花,以此来彰显皇家雍容华贵的气度。这样一来,今日的皇宫除了金光灿灿,也照样红火异常。远远望去,金红相应,好一派富丽堂皇,花香四溢。
      
      梁霄想,就算是春节或元宵佳节,恐怕都因天寒地冻无法和今夜的美景相媲美。这样的夜晚无疑是极美、极艳的。也正因它极其特别,在这后宫中自然也就成了每年妃嫔和男侍者们争相抢夺的伴驾良机。
      
      梁霄四岁就入宫给嘉懿帝做伴读,在宫里当差这些年早就摸清了这宫里的生存之法,因此他很清楚这极美的夜晚对后宫各殿主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梁霄回身望向皇宫里最高的那座建筑,那是极阳殿,是皇帝的寝宫。他想到今晚侍寝的高良人,暗腹:‘我本来以为终于帮了你一次,让你得以在今日侍寝。谁想到还是天意弄人,好好的怎么渭水决堤的消息偏偏就今天送到了呢?眼下,陛下恐怕还在御书房吧。’
      “唉……”梁霄扶额长叹,下了城楼,带着自己那队侍卫,往下一个执勤地点,皇帝的寝宫极阳殿走去。
      
      今日极阳殿的侍卫比往日多了一倍,梁霄发现这点后,心中稍慰。他想着,陛下到底还是念着当年那人三年伴读的情分,虽说两年前接那人进宫后就一直那么晾着,可这次招他侍寝,也还是顾着他的安危,否则何必多此一举,增派两倍人手护这么严实?
      
      领会到了皇帝的这层用意,梁霄也不含糊,当即调派人手,大有将极阳殿防御成铁桶的架势。一番差遣之后,他还不放心,亲自四下巡视起来。这么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处拐角,听到了一段对话,尽管说话的人声音压得很低,可是,以梁霄的耳力却也听得出应是两个小太监——
      
      ‘你说这高良人怎么这么背运啊?他进宫两年,好不容易被翻了次牌子,竟然就赶上渭水决堤,皇上现在还在御书房议事,也不知今晚还过不过来?’
      
      ‘过不过来的,咱们不得照样伺候着。不过,你不知道吗?现在宫里都在传,其实皇上根本就没翻高良人的牌子,是那牌子自己飞到皇上手里的。’
      ‘啊?还有这样的事?那、那这牌子难道还成精了?’
      
      ‘呸呸,哪儿来那么多精?!大半夜的别吓人好不好。是这样的,据说是掌寝太监张公公不知怎么摔了跤,那一盘绿头牌儿哗啦啦全给撒了。只不过,别人的牌子都是往地上掉,就这高良人的牌子是往天上飞,不但飞,还直接砸了皇上的龙袍,这才引起了皇上的注意!’
      
      ‘这么神奇的吗?我说呢,怎么今天看见太后身边的李公公风风火火地就把张公公给带走了呢?原来是因为这事啊。’
      ‘可不是吗?你想啊,皇上后宫开设三年来,除了淑贵妃和青叔君,后宫里还有哪位主子在神农祭这天侍寝过?’
      ‘嗯嗯,确实没有。不过,淑贵妃是太后侄女也就罢了,林敬之、呃、林青叔进宫前只是林家庶子,他爹爹林大人如今倒是升任了津州刺史,可在那之前,也只是礼部侍郎啊。’
      
      ‘这你就又不知道了吧?林大人前年续弦了,你知道娶得是谁吗?那可是跟太后娘家李氏沾亲带故的某位姑娘,你说有了这层关系,太后她老人家能不关照林青叔吗?’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去年神农祭这天就是青叔君侍寝的,他也是在那之后一下子就从一个从四品的林良人升到了正二品,还位列四君,好不风光。我当时还以为他有什么过人的本领,缠得陛下对他另眼相看了呢,真没想到还有这等内幕。不过,说到底,就算是位列四君,也还是被淑贵妃压着一头。也不知皇上啥时候立后,唉……对了,小甲哥,你消息这么灵通,你就没听说过立后的消息吗?’
      ‘立后哪儿是我能知道的。’
      ‘那你还有什么别的新消息吗?快说来给我听听啊!’
      ‘哼,新闻多得是,就怕吓死你。听好了啊,据说今年后宫大选,四番邦都有意送世家哥儿来参选呢!’
      ‘啊?!这可是大事呢……’
      
      梁霄听着他们低语,心里想着那绿头牌就是我让它飞得,我能让它飞一次,就能让它飞第二次,就算今天陛下不来,也用不着说人家高良人背运吧,这两个小太监真是欠教训!不过,四番邦要参与今年选秀的事确实是大事,这个要是处理不好,可容易起兵患呢。
      
      梁霄不过暗思这片刻,那两个小太监已经越说越离谱了,他实在听不下去,故意重重地咳了几声,而后转过拐角,就见那两个小太监一脸惊恐地看着这边,见到是他,连忙弯腰行礼。
      “嗯?”梁霄抬手,好似才刚发现他们,作势要打,怒道:“你们怎么在这里躲懒?还不快去殿里伺候,要是高良人有个好歹,你俩这狗头也别想要了!”
      
      两个小太监闻言,连忙抱头鼠窜。跑到皇上寝宫极阳殿门口,才拍着胸口,齐齐呼出一口气。两人定了定神,这才推门轻手轻脚的进去。
      
      大殿里放了两个冰桶,极其凉快,也极其安静。
      
      大殿中央的龙床之上,有一个黄锦被卷,里面卷着一人,正是众人口中的那位高良人。两个小太监悄悄靠近床边,喊了两声见没人应答,便不再做声,垂首立于龙床两侧,随时准备任其差遣。
      
      高悦一觉醒来,只觉束手束脚,好像被什么东西捆着,脸上好似也蒙了东西,瞬间心里就晾了半截——难道是被绑架了?!又想到他昨晚是在自己家睡得,他家那个别墅区的治安一项很好,绑架?不应该啊。于是,他一番挣扎,终于发现原来是被子把自己捆住了。
      
      高悦简直哭笑不得,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一把拉下脸上蒙的被子——我这是在哪儿?!!这个地方,怎么越看越像是某座宫殿啊?!!
      
      等高悦扭头看清床边还立着两个小太监,而那两个小太监也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六目相对,片刻后——
      
      极阳宫里不约而同爆发出了一阵‘啊啊啊’的尖叫,间或夹杂着几声‘高良人您可不能下床啊’‘高良人您要干什么’‘高良人疯啦’的呐喊。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撒花花、撒铜钱~~
    打个广告:
    接档文《韩总把亡国之君宠上天》
    ↓↓文案↓↓
    亡国之君陈久倾穿来现代,成为同名同姓的十八线小明星
    小明星事业线崎岖,还有一个两岁的拖油瓶儿子,
    唯一的优势,长得够SAO。
    陈久倾:……
    长相不重要,朕既然没死,这一世定要做个好帝王——
    于是,陈久倾问经纪人:如今帝位在何人手里?
    经纪人看神经冰一样盯着他,最终无奈道:那可多了,唐影帝、胡影帝、颜视帝……
    陈久倾认真疑惑:如此多人称帝,竟无人能一统天下吗?
    经纪人:天下大权一直在韩总手里,没人抢得过来。
    陈久倾暗暗握拳,那是他没有遇到朕!
    ======
    韩骁给小情人留了三年的银行卡一朝被提空,韩总疯魔狂喜!
    顺着线索终于再次找到小情人却发现人家孩子都两岁了
    韩骁:……
    暗暗磨牙,一定要把陈久倾从‘那个女人’手里抢过来!
    后来知道了,孩子是他的……_(:з」∠)_
    预收2《暗恋对象成了他嫂子》
    ↓↓文案↓↓
    卓大公子腿伤后,算命先生让他娶个男媳妇转运,
    作为钢铁直男,卓大打心眼儿里拒绝,奈何爹妈太上心
    于是,
    卓大一声不吭毁掉了数场相亲,亲手为自己贴上‘克夫’标签
    直到有一天,他见到冉乐——
    卓父、卓母:“愿意娶吗?”
    卓大:“嗯。”
    卓二:“我反对!”
    **
    卓二暗恋冉乐四年,准备大学毕业当天告白
    结果,还没毕业,冉乐就被他父母撮合给了他哥!!
    卓二:想骂句mmp,好像都成了大不敬!
    **
    冉乐从小被后妈管成了小结巴,
    为救他爸的公司,大学没毕业就被后妈送到卓家联姻,
    冉乐一句拒绝的话,只来得及说出开头的两个字……
    后来——
    冉乐: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卓家那对兄弟在莫名其妙地明争暗斗,真幼稚。
    小剧场
    卓大:他是你大嫂,你对他除了尊敬,不需要有多余的感情。
    卓二:你一个钢铁直男,和我争什么?
    卓大:不,你不知道,我早从钢筋变成了弹簧。
    卓二:他是我初恋!
    卓大:他现在是我媳妇。
    冉乐:嗯?我、我不是团宠么?
    婚前钢铁直男·婚后宠妻狂魔·闷骚攻x婚前小可怜·婚后小锦鲤·结巴受
    3、最后再废话一下——我决定以后古代文里的诗词歌赋啥的,都自己编了,肯定会有很多不对的地方,大家多包涵哈,毕竟现在版权管理越来越严格,网作小透明也只能努力提升自己跟上时代。所以,《大周神农祭》 这个就是自己瞎鸡儿写得,有个完整版,放上来,就当是标明出处了~~
    旭日东升时,鼓楼钟声起。
      平京长安街,万民翘首待。
      神农祭始一,帝王出宫门。
      御林前路开,百官辇后排。
      呼声山海啸,麦粽礼相还。
    赤绸妆辇身,朱花铺街满。
    万民匐于地,齐唱祈福语。
    天子仗剑出,辇上点花露。
    百官撒花笺,御林分花钱。
    神农香炉热,青烟达九霄。
      皇子过人称,大利又大吉。
    金麦割一捧,再复神农坛。
    礼毕绕城周,天子回宫桓。
    日暮华灯上,红灯漫城来。  
      一年又一度,福气永绵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