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被人念叨着的努尔哈赤耳根子一热,对着面前叶赫贝勒之一的杨吉砮深表歉意。
      
      “在下已成家,谢过大贝勒的好意。”
      
      杨吉砮见他英勇不凡,本打算将自己的小女儿孟古哲哲许配给他,没想到他却婉言拒绝。
      
      “我们女真人多妻多妾,已有一个妻子又如何?”
      
      能跟在辽东总兵李成梁麾下的女真人不多,这小伙子定有过人之处。
      
      无论贵贱,人有数妻,更何况他的小女儿今年才不过两三岁,只是定个婚约,拉个人心罢了。
      
      想起家中的新婚妻子,努尔哈赤拱手一弯:“大贝勒抬爱,在下感激不尽,格格会找到自己的乘龙快婿。”
      
      见他意已决,杨吉砮不好再说什么,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听见李成梁的声音。
      
      这位李大人是为大明朝正三品的总兵,镇守辽东一方的名将,管的就是蒙古人和他们女真人。
      
      此时叶赫部落同明朝还是友好往来的关系,杨吉砮打千行了个大礼:“数日不见,总兵大人更威风了。”
      
      “哈哈,不敌你叶赫贝勒年轻!”
      
      努尔哈赤跟在李成梁身后,看着二人热络地聊天,毕恭毕敬。
      
      “马市一开,大大方便了我们女真人,这都是李大人的功劳。”
      
      铁血手腕打击了这些边防部落,复开马市繁荣辽东经济,这的确都是李成梁的功劳。
      
      他听着奉承话,胡子一抖笑道:“都是圣上英明。”
      
      两个老狐狸互相捧着,杨吉砮也顺势送上重礼,有讨好奉承之嫌,也示其恭顺服从之意。
      
      “叶赫贝勒勿要多礼,咱们今日定要醉上一番。”
      
      李成梁话毕,门外侍女端着酒壶、菜肴而来,他转过头对努尔哈赤道:“老夫不胜酒力,你代我作陪,不必拘束,畅饮一番。”
      
      三人落座,门外竟是进来一位妙龄女子,杨柳细腰,明眸皓齿。
      
      “妾身为老爷们斟酒。”
      
      一面是莺啼般的清脆娇嗔,一面是粗犷浑厚的男子笑声。
      
      努尔哈赤起身行礼:“见过酒儿夫人。”
      
      李成梁摆摆手,示意无碍,由着他的小妾为三人倒酒。
      
      酒酣耳熟到日暮方罢休,杨吉砮策马离开总兵府,努尔哈赤这才回到佟家。
      
      佟子衿倚着床边正在看书,见人摇摇晃晃的进了门,赶紧起身去扶。
      
      她皱了皱鼻子,娇声道:“满身的酒气,我叫人去熬醒酒汤。”
      
      “不醉,没事儿。”
      
      他眼角含笑,伸手搂住盈盈一握的小腰,往上一扽呈现软玉在怀的姿势。
      
      嗅了嗅她身上的香味,脑袋也没有先前那么晕了。
      
      半坐在他腿上,使不上力气的佟子衿,软软靠在他的胸膛。没多一会儿,就见她挺直了背部,扬起下巴高声问:“你身上怎么一股子脂粉味?”
      
      眉头攒在一块,嘴唇嘟嘟的质问模样颇为好笑。
      
      努尔哈赤愣怔片刻才反应过来:“八成是倒酒的时候沾了些。”
      
      架不住夫人的追问,他索性把下午的事情交代一遍,没提杨吉砮许配女儿那一段,仅说了李成梁带着小妾陪酒的事。
      
      “李大人已是天命之年,那酒儿夫人才十七八岁,当真是一树梨花压海棠。”
      
      佟子衿眯了眯眼睛,没来由地想起‘一枝红杏出墙来’这句诗,狐疑看他:“她可生得貌美?”
      
      努尔哈赤一声闷笑:“不如你好看。”
      
      男人有真话,母猪会上树,分明就是情到浓时哄她的鬼话。
      
      “你看她几眼,我要把你的眼珠子抠下来。”她生气了,她装的!
      
      要说她对这籍籍无名小妾有意见,好像也没有。
      
      但提起这事来,还得怪乾隆。
      
      昨日婚宴忙得晕头,居然忘记给各位大佬发喜酒了,一直到午觉睡醒才想起这茬。
      
      从地窖里搬走一坛子酒还不算明显,但一口气十一坛怕是不成。
      
      原来抠门鬼竟是她自己。
      
      没办法只能麻烦各位大佬自己备上酒杯,这一坛子酒先表表心意,日后有用得上的地方,她再屈尊来抱大腿。
      
      膝盖什么的不值钱,她自认不是君子,只是个小女子。
      
      佟子衿:这是小女和夫君努尔哈赤的婚酒,给诸位尝尝鲜
      
      她心里的打算昭然若揭,就差把老娘是你们祖宗打出来,明明白白贴在群公告里。
      
      ——【道光已领取你的红包】
      
      果然是以抠门著称的道光皇帝,抢红包手速之快,惊呼她的想象。
      
      传闻这位大佬自己不穿新衣裳,也不让后宫妃子做新衣裳,甚至要求朝臣穿补丁的朝服来上朝,一度引领了京城百姓穿旧衣的时尚。
      
      盛夏不许宫人吃西瓜解暑,图的是喝水省钱。就连亲妈皇太后的寿诞,仅仅也只是请群臣吃了一碗素寿面。
      
      就......抠到无fuck说。
      
      道光:谢谢喜酒,会和祖宗/后辈们好好分享
      
      咸丰:谢谢+1
      同治:谢谢+10086
      
      佟子衿再次傻眼,大清朝出了这么几个,乾隆应该负很大的责任。
      
      谁让他把康乾盛世积累的财富挥霍一空,和珅只有一个,给儿子留了,就没有孙子、重孙子的份儿。
      
      乾隆:朕替几个没见识的后辈谢过老祖宗赐酒
      
      说谁谁到,而且还是带着红包来的,佟子衿没有拒绝,欢快地点开一看。
      
      又尼玛《四库全书》。
      
      听说乾隆年间的官窑瓷器、书画作品极为出名,珍宝、文物她都不嫌弃的,如果可以,能不能给留下几幅他没糟蹋过的字画?
      
      她随手清点了几本,想和上一本储存在一起,说不定几十年之后,她能集齐全套。
      
      “诶?这本是......”
      
      她仔细一看,是一本夹杂在其中的谣言合集,大抵类似于今天的娱乐八卦。
      
      许是乾隆看书累了倦了,看看花边新闻舒缓压力。
      
      书内讲了一系列民间留言,从清太.祖努尔哈赤一直到他亲爹雍正。
      
      不知道这是歪打正着,还是重重重孙子故意拿给她的?
      
      佟子衿懒得阴谋论,权当是无心栽柳柳成荫,捧着这书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读物。
      
      里面写的第一段便是“努尔哈赤与李成梁小妾”的一段桃色新闻。
      
      据说北京皇宫的万历皇帝做了个梦,辽东有一位奇人将要取代大明朝,而他的脚底下有七颗红痣。
      
      此言秘密传给李成梁后,他一直在找这位“辽东帝星”。
      
      而他的小妾与努尔哈赤有染,听闻此事后立刻助他逃跑,于是才有了后面揭竿而起,建立大金的传说。
      
      不过传言终究是传言,先不说万历皇帝今年只有十五六,他连大权都没有笼在手上,和李成梁这个远在辽东驻扎的总兵大人都未必相熟。
      
      此时的北京皇宫里,当朝太后听政,内阁首辅张居正主持裁决,大明朝政通人和,尚无大厦将颠之预兆。
      
      佟子衿并未将这子虚乌有的传言放在心上,可偏偏这会儿,努尔哈赤提起了李成梁的小妾,于是她第一时间就歪了思路。
      
      不知道酒儿夫人和传闻中的那位小妾是不是同一个人,但就是......很扯啊。
      
      “你以后不许看她,只许看我一个人。”先立个妻管严的人设,以后就不会出现此等离谱的传言。
      
      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儿!
      
      努尔哈赤靠近她的耳朵,猛然吹了口气,哑笑道:“好大的醋味。”
      
      佟子衿瞬间红了半张脸,耳边还有几分酥酥麻麻,她哼唧两声,也没做推辞。
      
      她这地是块好地,耕田的牛也卖力,孩子来得可比她想象中更快。

  • 作者有话要说:  老是把小妾打成小企鹅,咕咕咕嘎~
    道光虽然衣食住行很抠门,但他给自己修陵墓可大方的很
    大概就是,节省了一辈子,死了对自己好一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