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想骂他们抠门,又觉得不太合适。
      
      毕竟一个个的,连祖坟都被挖了个干净,唯一没进祖坟的那个,回自家紫禁城还要掏门票。
      
      他们也是不容易。
      
      过得还不如她这个大小姐!
      
      她阿玛好歹是个小小的地方富翁,没让她这个独生女受过半点委屈。
      
      罢了,东北的山上没有笋。
      
      红包一事就此翻篇,佟子衿就不为难各位大佬了,改日让她先礼尚往来一番,发个人人有份的红包,起个带头作用。
      
      至于送什么东西,她姑且还没有想好。
      
      眼看着聊天记录多了七八页,往上一番,要么是皇太极在骂顺治,要么就是雍正在骂乾隆。
      
      同治、光绪和宣统,虽然倒霉亡了国,却并没有成为大佬们火攻的对象,可能也是太惨了的缘故。
      
      “啧啧啧,还真是精力旺盛。”她悄然摇头,也不忘了做发呆的样子。
      
      没一会儿,就听见小蝶的声音:“小姐,快来试喜服!”
      
      小丫头捧着大红的嫁衣,连跑带颠地进了门,才满十岁,正是活泼的年纪。
      
      另一侍女小婵麻利地接过喜服,嘴上还不忘碎碎念道:“你慢着些。”
      
      她较之小蝶大上三岁,说话做事硬是比佟子衿还要稳重。
      
      佟家是汉化了的女真人,这么多年过来,虽然保留了一定的民族习性,但在生活习惯上,还是随着汉人有了不少的改变。
      
      这也大大方便了胎穿过来的佟子衿,后世哪里还有什么满汉、蒙古之别,分明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千娇百媚的绣凤嫁衣,红得炙热,凤冠霞帔遮上红方巾,端的是镜花水月的朦胧美。
      
      红裙红裤绣花鞋,这辈子还就这么一次喜庆的时候。
      
      小婵上前掐了掐腰身,苦着一张小脸:“小姐这两日还是少吃两口吧,不然喜服都要重新做。”
      
      明明是半月前量的尺寸,这会儿瞧着又紧了半寸,若是赶上出嫁的时候,崩开了线可如何是好。
      
      人家都是苦夏,偏偏她们家小姐,胃口一日比一日好。
      
      佟子衿懊恼地掐腰,好像确实是胖了一圈。
      
      可这也不能怪她呀,近半个月的时间里,阿玛哪儿也不让她去,圈着人在家里安心备嫁,光是鞋垫就扎了三个手指头。
      
      只吃不运动,不长肉都是为难她!
      
      “罢了罢了,你可别絮叨我了,厨房里腌好的凉拌肉,今儿个就撤了吧。”
      
      成亲就这两三天的功夫,忍一忍,既能吃个够,又能出去撒欢。
      
      幸好她没穿在皇宫大院里头,否则还不得憋疯了!
      
      可惜这鲜嫩爽口的凉拌肉不够多,没法分给群里的各位大佬尝一尝。
      
      还是等她大喜之日,送壶喜酒给他们尝尝鲜吧,人生在世无处不惊喜,有幸能喝到自家老祖宗的结婚喜酒,也算他们赚到了。
      
      佟子衿忍了忍笑,又吩咐道:“拿去给阿玛和......做下酒菜吧。”
      
      没提努尔哈赤的名字,丫鬟也都知道说的是谁。
      
      不比中原的小姐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同未来的夫君见过几面,且这些日子缝的鞋垫也全是他的尺码。
      
      害羞只占了三分,她毕竟不是真的古代人。
      
      早晚都要嫁人,上门女婿已经算是老天优待。
      
      “小姐为何不自己送过去?”小蝶笑呵呵的,偏要打趣她。
      
      “你家小姐我忙着呢!”佟子衿轻哼一声,混不吝的将人撵走。
      
      侍女只道是她不好意思,哪里知道她是真的忙正事。
      
      【乾隆皇帝添加你为好友,拒绝or接受】
      
      当然是——接受!
      
      不管乾隆爷找她有何贵干,多个好友都是多条出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先客套一会儿。
      
      对方发来个你好呀的表情包,她还回一个乖巧.jpg。
      
      不过,她很快就失望了。
      
      两个人兴冲冲地聊了半天,东扯扯西问问,他的事情没透露多些,反倒是佟子衿,倒豆子似的说了不少。
      
      当然,也都是一些她认为的无关紧要的事,譬如今夕何年月,看见微信群为什么不惊讶,是不是认识他们几个人之类的话。
      
      活像个有经验的HR,人口普查都没有这么细。
      
      反正早晚都要知道,佟子衿也没瞒着,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说了也就说了,不妨碍什么。
      
      唯一了解到,他们是真正的大清皇帝,不存在cosplay的可能性,存真率百分之百。
      
      至于这个微信群的来历,佛曰不可说。
      
      就......瑞思拜。
      
      除此之外,大部分内容都毫无营养,一半是乾隆的套话,另一半是他的吹嘘。
      
      不得不说一句姜还是老的辣,这厮能当六十年的皇帝,就不是个傻白甜。
      
      既然聊不出个一二三来,她也不强求,微信群都在手了,这就是白饶的金手指。
      
      丢下乾隆这个不靠谱的,她正打算翻看群里的聊天记录,结果瞧见进屋的小婵,手上还拿着珠花。
      
      “小姐,这是姑爷特意买给您的。”珠花好看,她嘴也甜。
      
      这东西不比金银钗贵重,却是辽东城里最别致的款式,看起来下了一番功夫。
      
      佟子衿等着小婵给她戴上,心里虽然高兴,嘴上却不肯饶人:“臭丫头,他现在可还不是你家姑爷呢!”
      
      想闹她个大红脸,道行还浅着嘞!
      
      别看她如今是闺阁里的大小姐,在现代的时候,也没少阅过小黄书。虽然实战经验不丰富,但一般二般的小段子,也不能轻易入了她的眼!
      
      “后儿个就是亲迎,不叫姑爷那叫什么!”小婵不服输,把珠花别在她的发髻上,便往旁边一歪。
      
      佟子衿懒得理她,专注欣赏着玻璃镜里的自己。
      
      这时候的人家,多数还在用铜镜,但阿玛走南闯北经商,早早为她置办了西洋的玻璃镜,能清楚照出她这张娇嫩的小脸。
      
      柳叶眉细又长,一双很纯粹的眼眸,清澈明亮。一颦一笑之间,不似寻常女子的温柔秀美,反而多了几分娇憨大气。
      
      口脂轻点,花瓣似的小嘴沾染上嫁衣的火红,喜帕一盖,她便要出嫁了。
      
      轿子在辽东城里绕了一大圈,吹吹打打半日的功夫,又将她送回了佟家的喜房。
      
      新婚的喜庆遍布整个庄园,而她,只能拥有夜晚的热闹。
      
      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成婚。
      
      有期待也有紧张的情绪,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担心,两个没见过几次面的人,今夜会不会很尴尬?
      
      喜帕挑起,她看着坐在一旁的努尔哈赤,心里骤然打起鼓来。
      
      辫发垂后的月亮头不好看,但瞧他却是极为顺眼,长长的辫子尾端系着红色穗子,和二人的喜服一个颜色。
      
      光又亮的脑门下,是一双乌黑幽邃的眼瞳,高又挺的鼻梁,有万夫难敌的威风。
      
      含羞饮了交杯酒,伺候的人也都跟着退下。
      
      “可是醉了酒?”佟子衿一出声,便是温声细语,像夏日的风刮过,温婉缠绵。
      
      烛光昏暗,他也不是很白,但依然能看出来,他脸色泛红。今日客人不少,也不知他酒量如何。
      
      “青青……”他唤着她的小名,直接抱人上了床榻。
      
      她的女真名字叫哈哈纳扎青,汉文名字佟子衿,小名儿则是青青。
      
      一声惊呼被骤风细雨吞并,温热的唇瓣交织于一起。
      
      所有的紧张和局促,在顷刻间坍塌,两人似较着劲的啃噬、碰撞,半夜叫了两次水,才肯歇罢。
      
      翌日天光大亮的时候,她这一身骨头像是被碾压过一般。才换好了衣裳,就见男人大喇喇地回了屋,辫子还盘在脖子上。
      
      “你这是打拳去了?”
      
      他眯了眼客气道:“练练体力。”
      
      佟子衿老脸一红,有些笑不出来。要不,她也练练?

  • 作者有话要说:  和历史会有出入,杠就是你对,哭.jpg
    金钱鼠尾这个发型,打死都不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