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这就是鬼吗?无论怎么砍,怎么切,都能迅速还原?恢复能力很强,但是也很弱,攻击很弱,速度很慢,而且他们很犹豫。
      
      想要攻击自己,又忌惮着什么,行动因此更加迟缓,在好几次被奈良善削掉脑袋后,决定逃跑。
      
      鬼的存在真的很神奇,脑袋掉了,竟然还活着。
      
      地上被袭击的那一滩也还活着,能发出声音,在呜呜的哭泣,但是无法行动。
      
      所以,只要把这两只也搞成那副德行就好了吧。
      
      简单的很。
      
      奈良善的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抹可怖的微笑。两只鬼更加心惊,奈良善的表情越凶狠,就越与他们记忆中的那位大人相似。
      
      “你到底是谁!!”其中一个鬼受不住,拼着被砍碎也要问出这个问题,“你和那位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奈良善回答,“如果你肯说出名字,我或许可以稍微回忆一下。”
      “名……那位大人的名怎么可以……”
      “鬼舞辻?”奈良善嘴角勾起,眼中不含一丝笑意。
      
      两只鬼齐齐颤抖了起来。
      
      “很有意思的姓氏,他就是你们的老大?呐,告诉我,他的模样和我很相似吗?”
      
      “有多相似呢?”
      “哪里相似呢?头发,脸,眼睛?”
      “你们觉得,我和他该是什么关系呢?”
      
      “你们的老大,也是鬼吗?”
      
      “他现在住在哪里呢?”
      
      “你们死了,他会来救吗?”
      
      “他看到我,会像你们这样惊讶吗?”
      每问一句,两只鬼的恐惧就升上一分,其中一个受不住巨大的压力,打不敢打,答也不敢答,唯一的办法只有转身逃走。
      
      然而奈良善的速度更快,他堵住了鬼的去路,抬脚一踹,将人又踢回了村庄内。
      
      “想走?我允许了吗?”
      【我允许了吗?】
      
      这句话,鬼曾经在鬼舞辻无惨的口中听过一次,真的好像啊,说话时蔑视的眼神,冷漠的语气,与恐怖的威压。
      
      便是十二鬼月,在面对这样的鬼舞辻无惨时,都不敢发一言。更何况这两只未上排名的鬼。哪怕他们面对的并非鬼舞辻无惨本人。
      
      大概肉/体毁灭之前,他们的精神会先崩溃吧。
      
      然而夜晚,才开始。
      
      ……
      
      ……
      
      黎明了。
      
      奈良善看着一地模糊的血肉,在阳光的照射下灰飞烟灭。
      
      整整一晚的虐杀,两只鬼最后都无法正常思考,但是关于鬼舞辻这个名字的事,他们没有吐出一个字,关于鬼,倒是说了一点。
      
      原来鬼的存在,已经千年了。
      
      以人为食,惧怕阳光,厌恶紫藤花的生物。
      
      其中名为稀血的存在尤其被他们喜欢,吃掉一个稀血等于吃掉一百人甚至更多,而这个村庄里,竟然存在六个稀血。平时因为紫藤花的保护,而这几人日常又经常带着紫藤花的饰品或者御守,所以没事。但是今天紫藤花树被烧,夜晚睡觉时又不会贴身放着御守,就给鬼可趁之机。
      
      但那又如何,知道的太晚了,紫藤花没了,紫藤村没了,他的母亲也是……
      
      奈良善呆呆的站在全是尸体的紫藤村里,愣了许久,才慢慢挪动身体,拿出铲子,挖坟掩埋尸体。
      
      就拿紫藤花树根的木头做墓碑,将每个人的尸体埋在他们自家的院子里,既然生前未能离开此地,死后自然也在这里长眠。想必来开采矿场的人,看到这一地血和坟墓,也会将工人居住和熔炼银子的地点挪远一点。
      
      活人向来不会和死人争地,这是古往今来的老旧思想。
      
      一夜之间灭亡的村落,更是会被视为不详。做生意的尤其注重这些。
      
      如何都好,只希望无人打扰他们的安眠。
      
      只是自己,该何去何从呢。
      
      奈良善蹲在奈良纯子的墓前,眼泪再次滚落了下来。他从怀里摸出御守,已经染上了一点血迹,刺鼻的紫藤花香气淡了很多,用手擦擦,只是将血晕染的更开了一些。
      
      “我想出去看看。”奈良善对隔着厚厚一层土的奈良纯子说道。
      
      一阵风吹过,无人应答。
      
      “我会很小心的,对付三只鬼,我都活了下来。所以没问题的。”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和妈妈说,我这辈子,已经是第二辈子了。”
      “上辈子,是个老头子照顾我。话超多的,很烦。然后他死了。”
      “这辈子,妈妈照顾我,就是有时候挺神经质的。”
      “是因为鬼吧,脸上的伤痕,不是抢匪砍的,是鬼划伤的吧。”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父亲呢?死了?”
      “还是说父亲就是鬼?”
      “我还是讨厌紫藤花的味道,很刺鼻。”
      
      “还有,不太喜欢晒太阳。”
      “我的复原能力也很强,被鬼划伤的胳膊,已经愈合了。”
      “我以前没怎么受伤,现在想想,这种愈合速度,就算是念能力也没这么快吧。”
      “妈妈,我是人吗?”
      
      坟墓前安安静静的,这里除了奈良善,只有死人,死人不可能会回答他的任何问题。
      
      奈良善突然笑了:“妈妈是人类,所以我也是。我不吃人。”
      
      从小到大,他的食谱一向正常。
      紫藤花的气味刺鼻,但也就如此。
      不喜欢晒太阳,不过晒了也无妨。
      所以,他是人类。
      
      “谢谢您抚养我到这么大。”奈良善说,“我会努力好好活下去的。”
      
      奈良善突然回想起,上辈子老头子最后的那个眼神。
      
      他懂了那个眼神的意义,最后的凝视中,包含着祝福和期盼。
      
      只会骂骂咧咧的老头子,在死亡的最后一刻,也是希望自己活下去。
      
      “我会好好的活下去的。”奈良善说道。
      
      以善之名,好好的活着。
      
      就从,斩鬼开始吧。
      
      ***
      
      无限城内。
      
      “和我相似的孩童?”鬼舞辻无惨睁开了眼睛,似有疑惑,“有那么相似吗?”
      
      鬼舞辻无惨可以读取分有自己血液的鬼的思考,可以看到他们的样子,距离近的话便能将对方的一切都看穿。但是距离越远,可读取的情报就越模糊,唯一可以清楚知道的就只有对方的位置。①
      
      这次那三只鬼的距离稍远,除了念头很强烈的信息和位置以外,其余都不知。他并不能清楚知道那个孩童是什么模样,但是能够被误认为自己的情况,应该是很相似吧。
      
      因为那三只鬼,一开始见到对方时,竟然要低头叩拜。
      
      能被鬼叩拜的人,只有他鬼舞辻无惨。
      
      其中一个还当场呼出他的名字。
      
      “脸和气味都很相似……”鬼舞辻无惨思考半天,才想出一个答案,“难道是产屋敷家遗留在外的孩子?”
      
      不怪鬼舞辻无惨这么想,因为他和产屋敷家,原本就是一族。
      
      正因为族内出了鬼舞辻无惨这个万恶之源,同一族的产屋敷家才被诅咒,他们有责任斩杀鬼舞辻无惨,而鬼杀队因此建立。为了减缓诅咒世代与神官一族通婚,即使如此,产屋敷家的人仍旧活不过三十岁。
      
      血脉相连,模样相似很有可能。
      
      总不能是他鬼舞辻无惨的孩子吧。
      
      不愧是屑王,早就忘记自己曾经与一女子相识结婚,而对方在某一日发现枕边人的真正面貌,偷偷逃跑的事。当时的鬼舞辻无惨只派了鬼去追杀,然后就再也没放在心上。
      
      他不认为那个女人能怀孕,身为最完美的生物,他本就没有留下子嗣的必要。
      
      不过那个疑似产屋敷家出身的孩子,得消灭才行。
      
      给他找了一千年麻烦的产屋敷家,早就让他受够了。
      
      斩草除根,只有产屋敷家一人不留,他才能彻底安心。
      

  • 作者有话要说:  ①:这两句是漫画原著里的话,直接贴了。
    鬼舞辻无惨:产屋敷家的孩子?要灭掉才行。
    奈良善:鬼王?要灭掉才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