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眼下不是相认的时候,黎风兰默默向后退了一步,试图装出自己不认识乘黄的样子。
      
      它被人在黑乎乎的少远山下关了一千多年,本来就有满满一肚子的委屈,现下遇到主人想好好撒撒娇,没想到他居然不理会自己。
      
      见状,乘黄又向前走了一步,它歪着脑袋“呜”了一下,看上去极其委屈,似乎是在疑惑黎风兰为什么不认得自己了。
      
      难道他将自己忘了?
      
      为了唤醒黎风兰的回忆,乘黄忽然缩小身形,收起了背后的长角——当然这只是对它自己而言,哪怕缩小了一大圈,乘黄依旧有一层楼那么高。
      
      不好!
      
      看到眼前忽然缩小的乘黄,黎风兰已经能猜出它之后要做什么了。
      
      一个“停”字卡在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到那只巨大的凶兽忽然躺在了山崖上,接着将自己白色的毛茸茸的肚皮翻了出来。
      
      “嗷呜呜呜~”来摸来摸!
      
      这哪里还有一点上古凶兽的样子?
      
      没眼看,真的没眼看。
      
      乘黄记得,千年前主人就喜欢自己变小之后的样子,他会轻轻为自己顺毛还有揉肚子。现在它已经勉为其难将肚皮露出来了,主人怎么还不动手呢?
      
      黎风兰真要谢谢乘黄不会说话,要是它会说话,此时自己的大名绝对已经响彻天眠宮了。
      
      见到乘黄这和古籍里记载的完全不同的表现,山崖上仅剩的一个没被乘黄吓出好歹的修士终于忍不住问:“它,这凶兽——它是不是认得你?”
      
      还没等黎风兰狡辩——不对,解释。一阵强大无比的威压,忽然向他所在的山崖袭来。
      
      黎风兰瞬间弯下了腰,同时体内残断的灵脉,也火烧火燎的疼了起来。
      
      “咳咳……”他的喉间涌出一股腥甜。
      
      见状乘黄赶忙着急的蹭了过来,但被黎风兰警告性的目光一盯,身为上古凶兽的它又怂怂地退回了原处.
      
      “呜~”
      
      这是大乘期的威压。
      
      如今天眠宮共有两个大乘期修士,其中之一是黎风兰的晦气师弟林朝尘。
      
      而另外一个,就是现任掌门蒋意昶。
      
      果然,黎风兰回头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蒋意昶穿着一身冰蚕丝织成的青衫虚空而立,他五官柔和眸色清明。配上被束进玉冠的长发,整个人当真风雅到了极点。
      
      和一千多年前相比,眼前人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黎风兰记得他天资出众,刻苦勤奋,处理宗门事务的时候从不徇私情,绝对担得上“君子”二字。
      
      蒋意昶本来就是天眠宮最被看好的未来掌门人选,直到半路忽然冒出一个黎扶月……
      
      正是因此,当年黎扶月与蒋意昶的关系就有些不尴不尬的。
      
      总而言之黎风兰觉得,自己和蒋意昶并不算熟——尽管千年之前他们的名字总是被人一起提到。
      
      咳咳,如果非说有什么往事的话……当年他正是被刚刚继任掌门的蒋意昶逐出宗门的。
      
      说来林朝尘还在外“斩妖除魔”,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人是谁,当然是猜都不用猜。
      
      一把玄黑长剑破空而来,它直直地朝乘黄腹部刺去,半分余地也没有留。
      
      这是大乘期仙尊毫无保留的一击,平山断海都不成问题。
      
      可是这一次,它却被乘黄厚厚的毛皮挡了下来,一点伤口都没有划开。
      
      这一剑没能伤的了乘黄,却激怒了它。
      
      上古凶兽狠狠地瞪向蒋意昶,接着缓缓用利爪碾碎了那把掉落在地上的玄黑长剑。
      
      乘黄是在挑衅对方。
      
      这把玄黑长剑虽不是蒋意昶的本命灵剑,可也与他息息相关。
      
      在它被乘黄碾碎的同时,蒋意昶忍不住伸手捂在胸前,接着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来。
      
      灵剑碎裂对修士本身也有着极大的伤害。
      
      与此同时,刚才那些试图再次封印乘黄的修士,也汇聚到了这里。
      
      其中就有孟临洲。
      
      “别过来!”蒋意昶擦掉嘴角边的血迹,对身后的人说。
      
      ——更准确点讲,他这句话是说给孟临洲听的。
      
      孟临洲拿剑的那只手,刚才被沾了乘黄灵气的山石割伤,血半天都没有止住。
      
      看到黎风兰与乘黄的距离,孟临洲下意识就想靠近山崖带走黎风兰。
      
      要不是蒋意昶开口,孟临洲此时怕已经站在了山崖上。
      
      “是,掌门仙尊。”男人咬了咬牙,不情不愿地向后退去。
      
      这一刻除了孟临洲以外,山崖上下的所有人都被乘黄的力量所震撼。
      
      靠近乘黄的他们能够感觉出来,这只上古凶兽,方才甚至没有动用自己真正的力量——它没有恢复体形,甚至碾碎那把长剑的时候,都没有用一点灵力。
      
      乘黄只用蛮力,就碾碎了大乘期仙尊的灵剑。
      
      和满脸惊恐的其他人不同,黎风兰必须承认,看到蒋意昶的灵剑被乘黄碾碎,自己还是爽了一下下的。
      
      但同时他也不由皱眉。
      
      黎风兰发现,蒋意昶早在来这里之前就身受重伤……若不是这样,就算是乘黄也很难一下碾碎对方的灵剑。
      
      可蒋意昶是天眠宮的掌门,有大乘期修为,这世上还有几个人能伤的了他?
      
      黎风兰这热闹还没有看几秒,下一刻麻烦又落到了他的头上。
      
      乘黄见自己赢了蒋意昶,赶紧转过身来邀功似的蹭起了黎风兰,就差开心的摇尾巴了。
      
      它的动作极快,黎风兰还没来得及反应,乘黄就已经再次仰面躺在了自己的身边。
      
      乘黄:“呜呜呜~”
      
      主人你看我厉害吗?
      
      黎风兰:“……”
      
      没救了,不如一起毁灭吧。
      
      这里不少人当年可是见过乘黄向黎扶月撒娇卖萌的。
      
      这也是黎扶月“控制”上古凶兽,企图为非作歹的证据之一。
      
      黎风兰默默向后退了两步,躲在了几名修士背后,妄图蒙混过关。
      
      而注意到他的动作,躺在地上等揉的乘黄则歪了歪脑袋,接着又蹭到了那群修士背后……
      
      天要亡我。
      
      黎风兰伸出手去抚向自己胸口处那根陌生的仙骨,默默向那个复活自己的好心人道了声谢。
      
      辛苦你复活我,但这因果我怕是没机会还了。
      
      见状蒋意昶的目光终于离开乘黄,缓缓落在了黎风兰的身上。
      
      不等黎风兰做出反应,蒋意昶的指尖突然凝出一股灵力向他袭来。
      
      黎风兰立刻意识到:他想要看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乘黄会不会做出反应!
      
      护主正是灵宠刻在神魂上的本能。
      
      蒋意昶或许已经开始怀疑自己……
      
      果不其然,在那股灵力向黎风兰袭来的同时,乘黄那双冰瞳忽然一竖。
      
      然而黎风兰做梦也想不到的变数,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一把黑色的剑鞘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它划过天际,最终直直的砸向了乘黄的额头。
      
      随着“嗷呜”一声,刚才起身的上古神兽脚步虚晃两下,接着居然被砸晕在了原地。
      
      这一下动作实在太快、太轻易,就好似乘黄并非上古凶兽,而是一只不会化形的小狐妖。
      
      刚才那场轰轰烈烈的打斗,就像是在做梦。
      
      周围修士面面相觑,黎风兰也下意识向后退了小半步。
      
      这还不算,那把剑鞘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原本冲黎风兰而去的灵力,居然拐了个弯融进了剑鞘之中。
      
      仅在刹那之间,一切归于平静。
      
      上一世黎风兰耗费三天三夜才收服乘黄,他没有想到,这一世只一把剑鞘就能砸晕这只凶兽,无声无息的吞掉蒋意昶大乘期的灵力。
      
      ……自己不过死了一千年,这世界变化未免也太快了吧?
      
      “掌门仙尊,多有得罪。”
      
      就在黎风兰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声音。
      
      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黎风兰下意识地转过了身去。
      
      这一下,他正对上了一双如秋水般冷盈的眸子。哪怕是黎风兰,在看到这双眼眸的时候都不由微怔,他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一眼就能看穿自己……
      
      男人鼻梁高挺,唇角微微上扬神情温柔,一眼看去华骨端凝,就似刻画在山崖上的神像,总之半点不像凡尘里的人。
      
      “风兰。”见到他转身,站在身后的人笑着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男人的语气温柔又慵懒。与此同时那把剑鞘也飞回了他的掌心。
      
      这时黎风兰才注意到,来人穿着一身黑色锦袍,其上满是连他都看不懂的金色道符。在收回剑鞘的同时,衣袖上的金纹也微微泛起了亮光。
      
      眼前的人他当然认得。
      
      “怎么几年不见,就不认得师尊了?”男人开玩笑似的说道。
      
      “师……师尊。”黎风兰赶忙弯腰行礼,有些僵硬的说出了这个词语。
      
      他黎扶月曾经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叫一声师尊。
      
      可眼下情况有变。
      
      因为站在自己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的确确就是原主那一直闭关不出的师尊陵不厌。
      
      算了,黎扶月发的誓就叫黎扶月去遵守吧,这可不关自己黎风兰的事。
      
      只见陵不厌笑着“嗯”了一声,接着轻轻地拍了拍黎风兰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他。
      
      下一刻男人就绕过黎风兰,走到了山崖边。
      
      “掌门仙尊,”陵不厌走去和蒋意昶打了个招呼,正当黎风兰以为师尊要替自己求情或解释的时候,忽然听到他开口说,“方才乘黄的异动,并非什么大事。”
      
      “哦?”蒋意昶刚受伤不轻,他咳了几声,调整过呼吸后问,“它是为何异动。”
      
      只见陵不厌轻轻点了点头,继而一脸云淡风轻地说:“只不过是我徒儿身上,带着点黎扶月的气息。”
      
      黎风兰:???
      
      只不过,带着黎扶月的气息?
      
      师尊,您真的是来救我的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出关了XD!哈哈哈哈哈
    乘黄(咬手绢):所以爱是会消失的对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