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十七章 ...

  •   陵不厌一向放养徒弟,回到密光山后,见黎风兰好像有溜出去意思,他也没有阻拦。只是在回主殿打坐前,顺手给了黎风兰一枚珠子,嘴上说让他不要随意乱跑。
      
      这东西名叫“清珠”,能够掩盖掉活人身上的一切气息。黎风兰上一世只听说过它的名字,没有想到陵不厌竟然将它收进了囊中。
      
      ……说来陵不厌给自己清珠,哪里是“不要乱跑”的意思,这分明是告诉他“乱跑的时候记得带着珠子,免得被人发现。”
      
      真不愧是您!
      
      黎风兰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谢过师尊后,便赶紧唤来灵鹤朝雪域梅洲的方向而去。
      
      伴着一声声清唳,灵鹤飞越天眠宮的座座高山,朝着正北方而去。
      
      离那里越近,黎风兰身边的空气便越是寒冷。
      
      上一世的时候他有真气护体不知冷热,现在黎风兰终于感受到了从四周刮来的凛冽的寒风。
      
      灵鹤的速度不如御剑,但黎风兰看上去却一点也不着急,他静静坐在灵鹤背上,朝着正北方望去。
      
      不知过了多久连绵的雪山终于出现在了眼前,而在雪山之下就是他曾经的居所——雪域梅洲。
      
      也是他上一世身陨之地。
      
      一千余年前,自空中向下看去,入目皆是白雪与暗红色的雾梅。
      
      但是现在……只剩下一片狼藉。
      
      灵鹤长唳一声,慢慢地向雪域梅洲的边缘落去,这一下黎风兰终于看清了地上的景象。
      
      虽然早已经知道自己死后这里都发生了什么,可是看到这一株株枯死的雾梅,黎风兰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孟临洲,给为师等着瞧……”黎风兰咬牙道。
      
      逆徒的这一笔账,自己一定要给他清清楚楚地记下来。
      
      等灵鹤转身飞离雪域梅洲,黎风兰这才慢慢朝雾梅深处走去。
      
      这里的雾梅都是黎风兰当年按照特定的阵法栽下的,现在雾梅虽都被那逆徒烧死了,阵法却还在。
      
      普通人误入这里,一定会迷失方向,不停地在原地打转。
      
      但是作为雪域梅洲曾经的主人,黎风兰只用短短一刻钟就通过藏在这里的阵法,顺利进入了雪域梅洲的最中心。
      
      正是此刻,前方风雪渐歇,一座白玉雕成的恢弘宫殿于骤然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剥去层层霜雪,门匾上“献云”两个大字依稀可见。
      
      雪域梅洲的最深处,就是当年黎扶月的居处献云殿。
      
      一千二百多年后,他又回到了这里。
      
      黎风兰向前方看去,目光稍有些怀恋。
      
      他轻叹一声缓步走到了献云殿的门边,接着就看到在门匾的正下方,有一片暗红色的血迹还没有被风雪掩盖掉。
      
      林朝尘方才受了伤,这些血应该就是他留下来的。
      
      献云殿的门上设有禁制,现在他虽然换了一个壳子,可是自己曾经的家门,还是进的去的。
      
      不过黎风兰并没有选择推开这扇门——作为献云殿曾经的主人,他当然知道一些小道。
      
      ……
      
      这一次黎风兰直接走小道,向献云殿里的密室而去。
      
      他一边走一边想:这间密室本是个储物阁,是邱晚游飞升之后由自己改建的,所以它的存在只有自己和林朝尘两个人知晓。
      
      那些从禁地里偷出的东西,藏在这里的确非常合适。
      
      白衣人停在了密道的最尽头,这儿有一扇门,边上还有一盏灭着的油灯。
      
      灯灭着,就表示密室里面没有人。见状黎风兰总算稍稍松了一口气,他慢慢伸出手去,推开了那扇门。
      
      伴随着“吱呀”一声,黎风兰回到了他所熟悉的空间。
      
      ——虽然叫做“密室”,可这其实只是一间两进的卧房。
      
      黎风兰十七岁来到天眠宮,与不食人间烟火的师尊邱晚游不同,他实在不习惯整天呆在冷冰冰的玉殿里。
      
      师尊飞升之后,他就赶紧搞了一个“密室”出来。
      
      在人前黎扶月还是那个独坐玉殿之上的高岭之花,未来的天眠宮掌门仙尊,但是人后……他只想宅在这里一动不动。
      
      这间密室的存在,事关黎仙尊的形象。除了他的好师弟林朝尘外,就连徒弟孟临洲都不知道这地方的存在。
      
      黎风兰站在前厅,迅速将周围环视一圈,接着锁定目标,朝摆在房间正中央的多宝阁走去。
      
      怎么看这里都是藏东西的最佳地点!
      
      明明是自己的地盘,可黎风兰现在却偏偏生出了种偷偷摸摸的感觉。
      
      他放缓脚步走到了多宝阁前,然而就在动手翻看、检查这里的前一秒……黎风兰忽然从多宝阁的空隙处看到,此时房间里除了自己以外,居然还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甚至那人就躺在自己的床榻之上。
      
      见鬼了吗?
      
      “卧槽!”这一刻,黎风兰终于没忍住说出了一句粗鄙之语。
      
      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等撞到书案后,总算想起了自己好歹是个修士。
      
      淡定淡定。
      
      我也是鬼,我也是鬼,不过是借尸还魂成功了而已——黎风兰默默给自己壮了壮胆。
      
      房间里面安静的不像话,黎风兰甚至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与心跳声。
      
      不知在原地呆站了多久,他终于开口,尝试着朝着多宝阁的背后问:“你是谁?”
      
      没有人回答。
      
      “……林朝尘?”
      
      依旧没有人回答。
      
      “有人在吗?”
      
      房间里还是那么的安静。
      
      又沉默了不知多久,在“立刻离开”与“上前看看”这两个选项间徘徊百来次后,黎风兰终于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慢慢绕过了多宝阁。
      
      他朝着床榻走去。
      
      黎风兰站在卧室的入口处,他的视线慢慢离开地板,朝着床榻上移去。
      
      而哪怕上一刻黎风兰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可是下一刻,看清楚床榻上的身影后,他的耳边还是忽然响起了“嗡”的一声。
      
      他定在了原地,手脚发麻。
      
      “怎……怎么会这样……”黎风兰双手攥紧成拳,视线直愣愣的朝床榻上看去。
      
      他看到,此时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那人双目紧闭,神情平和,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以外,就像是刚才睡下没多久一般。
      
      可是黎风兰知道,他并不是睡着了。
      
      眼下躺在自己床上的人,其实是一具尸体。
      
      而黎风兰也认识这具尸体。
      
      “怎么会这样……”他不可置信的轻声说道。
      
      眼前这个躺在床榻上的人,分明就是他自己——已经死在一千二百零五年前的黎扶月。
      
      所以说,林朝尘从宗门禁地里偷出来的东西,就是他的尸体?
      
      天眠宮禁地面积极大,里面的确包含着一片陵园。
      
      只是黎风兰没有想到,被视作罪人的黎扶月竟然会被葬入陵园之中。他更没有想到,林朝尘会大半夜的将他的尸体偷出来。
      
      黎风兰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了那两个字:“变态……”
      
      不论林朝尘要做什么,偷人尸体出来都是变态!
      
      他慢慢地蹲下身,开始思考要不要冒死再将“自己”从这里偷出去。
      
      但还没等黎风兰想出个结果,就听外间的风铃忽然轻轻地响了起来。
      
      有人来了!
      
      黎风兰立刻起身,他将四周环视一圈,然后急忙躲到不远处的屏风后面。
      
      这盏屏风很大,而且是由一整块厚重墨玉雕刻而成,上面坠着许多宝石,看上去华丽非凡。如果黎风兰没有记错的话,它应该是其他门派送给自己师尊的贺礼。
      
      邱晚游不喜欢它的颜色,因此便将屏风随手丢了进来,而黎风兰也懒得将它移出去,谁知现在竟起了点作用。  
      
      黎风兰刚刚在屏风后站稳,房门就被人从外推了开来。
      
      “扶月……”听到这两个字,黎风兰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他缓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站在门外的人叫的不是自己,而是躺在床上的那个。
      
      可他已经死了一千多年,凉的不能再凉,怎么可能应声呢?
      
      但是门边的人没有受到影响,他走了进来,慢慢单膝跪在了床边。
      
      这间密室的存在,只有自己和林朝尘两个人知道。
      
      虽然早就已经猜到来人是谁,可是透过屏风的间隙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黎风兰还是忍不住背后发寒。
      
      林朝尘疯了。
      
      他看向黎扶月尸体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疯狂。
      
      千百年来林朝尘早已养成了谦和温润的性子,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也的的确确温柔的不行。
      
      但他越对一个死人温柔,黎风兰就越是害怕。
      
      现在的林朝尘宛如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火山口上覆盖着一层薄冰,火山内的岩浆已经翻滚了起来。
      
      就差一点,他便要到极限了。
      
      黎风兰看到,林朝尘一脸虔诚的将“自己”的手从被子下拉了出来,接着闭上眼睛在那苍白无比的手背上落下了一枚轻吻。
      
      ……救命啊!
      
      《天眠道生》里可没有写过,它的主角是个疯子啊!
      
      说好的“皎如玉树临风前”的如玉君子呢?
      
      “扶月,我好想你……”
      
      “他们都想把你从我身边带走,我不会同意的。”
      
      “你知道吗,邱晚游也回来了,我不会让他找到你……绝对不会……”
      
      救命,救命。
      
      如果只能二选一的话,我宁愿被邱晚游带走!
      
      眼前的画面着实太有冲击力,黎风兰不敢再看下去。
      
      此时此刻,他的嘴唇都轻轻磕碰了起来。
      
      黎风兰的手攥紧清珠,死死地屏住呼吸。
      
      他完全不敢想象,要是林朝尘发现了自己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有的时候,总是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黎风兰暗自紧张的时候,林朝尘忽然不再说话了。
      
      透过屏风的间隙,黎风兰看到……刚才半跪在地上的林朝尘忽然起身,一步步朝着自己藏身之处走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黎风兰:过于刺激,引起不适。
    ===
    后面放几本预收,求小天使们多多收藏~ 之后几天我可能还会继续张贴小广告(bushi) 大家不要嫌弃呀QAQ
    《原来我也是来历劫的》
    身受重伤,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质子裴清宴,无意间窥得天机:自己周围的人竟都是来历劫的神仙,世间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司命写的历劫专用虐文话本。而在此劫中表现优秀的凡人,都会获得十世平安富贵命。
    重伤初愈后,裴清宴立刻调整状态进入剧情。他为救神仙甲身中奇毒;为保神仙乙江山征战西域十四国;为神仙丙白月光挡刀,大伤根基;最终再为神仙丁祈福皇寺,常伴青灯终了一生。
    简直兢兢业业,可歌可泣。
    哪想裴清宴死后才知——自己也是来历劫的,仙位还比那些人大。
    裴清宴:淦!!!耍我?
    之后几十年,故人陆续结束历劫工作,回天报道。
    仙婢:“帝君,殿外已经跪满了人,都说要见您。”
    裴清宴淡定喝茶:“凡尘俗世,不必再提……就说我都忘了吧。”
    仙婢:“帝君说,就说他都忘了。”
    裴清宴:“???”
    =小剧场:糊弄学大师清宴帝君=
    -此毒半月发作一次……
    裴清宴:确实
    -中毒者痛不欲生。
    裴清宴:可以的
    -最可怕的是无药可解啊!
    裴清宴:厉害了
    -裴公子不怕吗?
    裴清宴:我都行
    -???
    裴清宴内心OS:搞快点搞快点,赶着走下一个剧情呢。
    《影帝决定放飞自我》
    李故宁是娱乐圈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出道封神、全球票房记录在身、荣获影帝。他不参加综艺,社交账号高冷神秘,把低调神秘贯彻到极致。
    但没人知道,李故宁私底下热爱吃瓜搞事,只是碍于人设无法放飞。
    直到他偶然得知,自己其实是一本小说里的男配,圈内众人的白月光——已故的那种白月光。
    仔细一算:他还剩一年可活。
    李故宁:……算了,毁灭吧。贫僧这就还俗.jpg
    *
    李故宁决定放飞自我,他不但要将从前没做过的事都做一遍,还要将从前好奇的八卦都问个清楚。
    采访中,李故宁拿走主持人话筒:“听说《挚爱》的主角有原型?”
    —某导演深情微笑:“没错,他就坐在我对面。”
    综艺真心话大冒险里,李故宁微笑发问:“网友说你的新歌是写给暗恋对象的? "
    某流量小生:脸红低头.jpg
    访谈节目上,李故宁托腮问:“阿沉有没有因戏生情过?”
    —老搭档凝望:“……有。”
    李影帝一改作风行走在吃瓜第一线,网友震惊,热搜因为他的存在而腥风血雨。
    后来—年之期已到,李故宁穿上最喜欢的衣服躺平等死。
    结果……他没有等到死,反而等到了初恋前男友的告白微博。
    李故宁:?
    再一次,他被送上了热搜头条。不只娱乐版,经济版,时政版也挂上了他的大名。
    *
    戴执舒出身豪门,少年创业横跨科、商两界,是登顶x布斯排行榜的传奇人物。
    众人眼中,戴先生脾气不好、作风挑剔,令无数想攀高枝的人望而却步。
    但没人知道,戴执舒心里有个藏了多年的白月光。他默默注视那人,从青涩少年到风光登顶。
    直到那一天,他登上七年未登的账号,发了条微博:【我想和你破镜重圆。@李故宁】
    网友:???
    全网瞬间瘫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