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进度提示关闭。”

      有点风吹草动就叮叮咚咚的,太影响他发挥了。

      “收到。”

      晏双拿起菜单,“魏先生,我还没吃午饭,不介意吧?”

      来了高级餐厅就在这尬聊不是太不划算了,能白嫖一顿就白嫖一顿。

      魏易尘神色复杂。

      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大学生原来只是伪装,这次不光他走眼了,秦羽白也走眼了。

      晏双旁若无人地点了份牛排。

      “三分熟,谢谢。”

      少年动作优雅,仿佛受过专门的西式用餐礼仪的培训,游刃有余地使用着刀叉,从容地食用着带着血丝的牛排,丰润的嘴唇逐渐被染得越来越红,与血色融为一体。

      这不是个简单角色,魏易尘果断起身,“稍等。”

      晏双笑了笑,“你还有一份甜品的时间。”

      魏易尘在包厢走廊里跟秦羽白电话说明情况。

      “他嫌少?”

      秦羽白冷笑一声,“一个赝品也敢漫天要价。”

      毫不掩饰要将晏双当作替身的打算。

      “告诉他,他可以不签,让他等着给他养父收尸。”

      电话挂断。

      魏易尘回到包厢。

      清瘦的背影佝偻着,正低着头吃他的甜品。

      “晏先生,”魏易尘终于给了晏双一个称呼,他坐回晏双对面,传达了秦羽白的意思,“你的养父恐怕没时间等你讨价还价。”

      秦羽白给晏双扣下的这笔债务可不是他自己欠的,而是晏双那个好赌的养父晏国富。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秦羽白的推波助澜。

      晏国富平常赌钱也只是小打小闹,输赢上千顶天了。

      秦羽白看上晏双后,发现他养父好赌,立刻就利用了养父这个弱点。

      那场令晏国富欠下百万赌债的赌局从头到尾都由秦羽白一手设计。

      晏双拿到钱替养父还赌债,对秦羽白而言,这一百万不过是左手倒右手,他一分钱都没有出,就免费得到了一个与秦卿高度相似的替身。

      果然无商不奸。

      这才是真正的白嫖。

      学到了。

      晏双舔了舔冰激凌勺子,“当啷”一声干脆利落地放下勺子,起身背起放在一边的破帆布包,“多谢款待,我吃饱了。”

      养父算个锤子,还是条赌狗,给爷死,麻溜死,打车死。

      晏双头也不回地向包厢门口走去,手拉开门一点,他回头对魏易尘莞尔一笑,笑容纯洁无瑕,“如果反悔,随时打给我,无论是秦先生,还是魏先生你,我都欢迎,”他手指贴在嘴唇给了魏易尘一个飞吻,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我还是处男哦。”

      个屁。

      穿书世界里早就有过丰富性生活的晏双无所畏惧。

      别以为这种古早味就能吓住他,不存在的。

      为了退休,所有事都不算事!

      吃饱喝足,晏双回了便利店继续打工。

      在任务世界里赚到的钱出去就能换成退休金,打工是一定要打工的,好好赚钱才能享受美好的退休生活。

      晏双早就看中了GKD43号行星,气候温度都很适宜,交通也方便,他已经快攒够买行星的钱了。

      等他退休之后,他就在43号行星上吹着海风喝着果汁,美滋滋地享受生活。

      “傻笑什么呢?”

      同事调侃整理货架的晏双。

      晏双微微一笑,“今天要发工资了,我高兴啊。”

      一个月在便利店打工能赚900块。

      省一省,够晏双两三个月的伙食费了。

      晏双珍惜地拿着九张票子。

      同事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好心提醒他,“钱你自己收好,别再给你爸了,那是个无底洞,你填不满的。”

      晏国富好赌,输光了就从晏双这里要钱去赌。

      同事曾亲眼见过晏双在小巷里哭着边给钱边求他爸爸不要再去赌了。

      可怜晏双这么一个老实善良的孩子,怎么就摊上那么个爸爸。

      晏双对同事甜甜一笑,“不会的。”

      谁也别想从他手里抢走一毛钱。

      晚上要下班前,晏双去小巷倒垃圾,一个黑影忽然从暗处窜了出来紧紧地抱住晏双大腿。

      “小双,爸爸求你了,”晏国富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这是最后一次,你就答应秦总吧,再不还钱,我会坐牢的!小双,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爸爸最后一次……爸爸以后再也不赌了!”

      晏双一手拎着和他半个人差不多大的垃圾袋,单薄的人要被垃圾袋和垃圾人一起往下拉扯,似乎马上就要垮了。

      不远处,豪华车内,秦羽白抽着烟冷笑,“嘴倒是挺硬。”

      有什么用呢?

      最终不还是乖乖就范?

      本性懦弱,对赌鬼父亲无止境的容忍,这样的人,除了被利用被剥削,没有其他出路。

      他远不如秦卿冰雪聪明,事事通透。

      算了,替代品而已,长得像就行,聊胜于无。

      他也实在忍得太久了。

      他不想伤害秦卿,所以要找个地方来发泄自己的欲望。

      秦羽白吸了口烟,面色深沉,“下车。”

      魏易尘下车替秦羽白开车门,目光扫过墙角被养父拖住的晏双。

      果然不过是逞强吗?

      可惜这些小手段在成人世界还是太不够看了。

      “爸,”晏双开口了,他放下垃圾袋,从口袋里拿出九百块,“这是我刚发的工资,一共九百。”

      秦羽白无声地冷笑了一下,九百相对于一百万的债务,无异于杯水车薪。

      真是天真得令人发笑。

      晏国富急红了眼,“小双,这次不是几百块的事,是……”

      晏双在晏国富面前抖了抖九张票子,钞票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的,”他微微一笑,“不给你。”

      看到这九百块了吗?我的,不给你。

      晏国富呆住了。

      晏双仔细收好钱,柔声道:“监狱很适合你,坐牢去吧。”

      秦羽白脚步顿住。

      拔出自己的大腿,晏双拖着垃圾袋向垃圾桶走去,费力地把垃圾袋扔进几乎一人高的垃圾桶,晏双拍了拍手,回头,秦羽白站在小巷尽头,晏国富正跪在他脚边磕头。

      “秦总,我是他爸爸,我是他监护人,我替他签字……求求你帮帮忙……”

      男人的嚎哭声在寂静的小巷里回荡。

      晏双一个人,对面一群人。

      晏国富要去抱秦羽白的腿,被保镖眼疾手快地踢到一边。

      晏国富哀嚎一声,哭得更惨了,不死心地向对面的晏双摇摇晃晃地伸出手,“小双……救救爸爸……”

      秦羽白缓步向前,他走到晏双面前,拔出口袋里的手掐住晏双的下巴,玩味道:“真想看他坐牢?”

      晏双在看秦羽白。

      秦羽白的长相是浓颜系,高眉深目,鼻梁又高又挺,脸的轮廓很鲜明,有股混血味。

      帅。

      十分他给九点五分。

      剩下零点五分扣在太抠,损害雄性魅力。

      总体来说有资格跟他走不可描述的剧情。

      秦羽白也在看晏双。

      锅盖头的发型和丑陋的大框眼睛封印了他这张脸的美丽之处,但只要亲眼看过他摘下眼镜的样子,就不会再忘记那种惊艳。

      更何况,他与秦卿如此相似。

      秦羽白略微用力,“说话。”

      “不想。”晏双开口了。

      秦羽白冷冷一笑,“不想看他坐牢,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他坐牢是他的事,”晏双认真道,“我闭上眼睛不看就是了。”

      不是不想他坐牢,是不想看他坐牢。

      重点在看。

      秦羽白盯着晏双的眼睛,这双眼睛干净透明纯洁无瑕,是最像秦卿的地方。

      “送他去警局。”

      “不要——”

      哭声瞬间凄厉起来。

      秦羽白紧紧地盯着晏双的眼睛,他不信晏双会无动于衷。

      果然,那双眼睛闪烁了一下。

      如果晏双知道秦羽白现在的想法,他一定会告诉他:冷知识,人平均每2秒钟就要眨一次眼睛。

      晏双:“我要回去交班了。”

      “小双——”

      啧,哭得跟杀猪似的,真难听。

      晏双偏过头,挪开自己的下巴,从秦羽白身边走过,路过晏国富身边时,晏国富被保镖按住,挣扎着向晏双求救。

      晏双经过魏易尘的身边时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魏易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晏双悄悄向他眨了眨眼睛。

      魏易尘眼皮一跳,脑海里不合时宜地飘过六个字。

      ——“我还是处男哦”。

      认真又轻佻,不加掩饰的放荡。

      晏国富哭得很凄惨,一直到晏双收拾完下班,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传来哭声。

      晏双背着旧包出来,被豪车拦住。

      “上车。”

      车内除了司机就秦羽白一个人,魏易尘估计去处理晏国富了。

      晏双:白嫖的车,不坐白不坐。

      相信秦羽白应该考虑清楚到底该怎么和他谈条件了。

      车内,晏双抱着帆布包离秦羽白很远,他怕变态味熏着他。

      “我帮你解决掉晏国富这个麻烦,再额外给你一百万。”

      有进步。

      最起码不白嫖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晏国富?”晏双问,算是默认答应了秦羽白的条件。

      原剧情线就这一百万,按照穿书局的抠比尿性,不可能再产出多余的金钱,这一百万能进自己口袋,已经算是薅到单位的羊毛了。

      晏双见好就收,不再浪费时间和口舌。

      “你想怎么处理?”

      见识了晏双刚刚的决绝,如果现在晏双再祈求他放过晏国富,秦羽白会很失望的。

      那说明晏双之前都只不过是在演戏,为了救他的人渣养父而强装无情。

      就算是赝品,品质好一些,才有长久把玩的兴趣不是吗?

      “他怎么还他的赌债我不管,但请留他一条命。”

      赌债本来就是莫须有,秦羽白道:“这个你放心,他不会死。”

      秦羽白心中已经对晏双逐渐失望。

      虚张声势张牙舞爪,到底还是放不下自己的人渣养父。

      骨子里的优柔寡断。

      “麻烦再给他安排一个工作。”

      这是本来就要走的剧情。

      后期为了长久地控制晏双,秦羽白给晏国富安排了个看仓库工作,只要把晏国富攥在手里,就不怕晏双不听话。

      剧情当然要走,晏双觉得这个剧情设置得相当好!完全可以调到前面来!

      秦羽白嘴角微勾,窗外灯光闪过,照亮了他眼角眉梢的不屑。

      “可以,”秦羽白淡淡道,“我会安顿好他。”

      有了晏国富这张牌,晏双就很难逃他的手掌心,只是可惜了这个替代品的品质不过如此。

      “我还有个要求。”

      秦羽白哂笑,能有什么要求,无非又是围着这个赌鬼养父转,“说吧。”

      “到时候……请把他的工资打到我卡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老板:夹心乌龙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老板:乡野客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老板:深度思考 4个;你猜我猜不猜 2个;公主今天有钱了没、熔、∞、十二曰、孤独星球、红薯、我和曜崽HE、桥桥呵呵、莓九、白面书生、何以致契阔、单身狗、壹陆伍、艾雅诗苒、秦姝、乡野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老板:cw844 180瓶;流玉 80瓶;远见青山。 64瓶;盧憶 60瓶;一 56瓶;巴黎贝田 50瓶;青柠甜橙 36瓶;明月何姣姣、草莓酱、林庭雪、兮木不知、有鱼O_o 20瓶;梅里爱、46038339、芋泥牛奶西米露、35591863、47186612、小青儿 10瓶;每天都在变穷、猫头樱、时渡渡渡渡渡、冷酷无情的按爪机、七尧、花早 5瓶;眠星、凌 3瓶;熔、随便、WIFI、是善良的好心人呢! 2瓶;沉念久酿、甜甜、邱璃墨、28379904、Anita、蓝莓猫meow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