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苏沐雪条件反射地想推开程若冰。
      
      但是她的身体压根就不听使唤!
      
      苏沐雪发觉自己的身体里有另外一种力量在和大脑发号的意识做对抗,导致她浑身僵硬,没法动弹。
      
      更可怕的是,她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只要她想喊出“放开,不要”之类的词,心脏就会一揪一揪地抽痛,声音也直接哑在了嗓子里。
      
      我的妈啊!这是怎么回事?是受了剧情大神的影响吗?为什么连个提示都不给一下啊?
      
      徒劳地挣扎几次过后,苏沐雪只得放弃抵抗,任由程若冰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
      
      呜呜呜,我好难过啊!
      
      苏沐雪呜咽两声,缅怀自己被强行葬送的初吻,然后用尽全力死咬住牙关,闭上眼睛。
      
      就是亲一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不去看,就可以骗自己是被狗亲了!
      
      还是一条毛发柔顺漂亮的西施犬。
      
      一吻结束,程若冰移开双唇,调整呼吸。
      
      只见苏沐雪粉面含羞,红唇轻颤,整个人就跟没骨头似地倚靠在她的肩头上。
      
      程若冰蹙起眉头,眼中隐隐透出寒芒。
      
      自己难得这么主动,苏沐雪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如八爪鱼般缠上来,反而是一声不吭,手握成拳,双目紧闭,眼角泛泪。
      
      不就是晾了她几天而已,至于发这么大的火气吗?
      
      以往她只要稍稍展露一下笑容,苏沐雪都能高兴到上天,现在就连她主动献吻都没法把人哄好了?
      
      胃口真是越养越大。
      
      可是为了自己努力已久的目标,这次必须得哄好她,只能多满足她一些了。
      
      忍耐,一定要忍耐......
      
      程若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又化作一双盈满秋水的含情美目。
      
      她按住苏沐雪纤细的肩膀,慢慢地将人放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卧槽,程若冰这是要干什么!
      
      苏沐雪瞬间浑身汗毛倒竖。
      
      不会吧不会吧!不是说她根本不爱原主吗,为什么要推倒我啊!
      
      她感觉到手指在自己的睡裙上滑过时,脑海里也适时滑过了几个关键词:同居,未婚妻,双人床。
      
      妈啊,书里从来没有提过,纯情好宝宝苏沐雪也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现在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两个人睡过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嘛!
      
      不然原主还能天天守着这么个大美人,盖棉被纯聊天啊?
      
      她要是能有这份忍功,程若冰也不会对她如此厌烦。
      
      所以说我守身如玉二十年,今晚就要交代在程若冰手上了?
      
      可是我记得书里头,她跟另一个女主角也睡了啊!
      
      太可怕了,以后不标明是双C的文坚决不看!
      
      不过好像也不对啊,算起来程若冰目前只和原主这具身体睡过,那对自己来说,程若冰现在也还是干净的......
      
      哎呀,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重点是自己马上就要被睡了才对吧!
      
      而且现在这个状况是,她既没法挣扎反抗,也无法出声拒绝,只能乖乖躺平任由程若冰摆布。
      
      天下间还有比她现在的处境更惨的状况吗?
      
      苏沐雪欲哭无泪,只得狠狠地拿眼睛瞪视程若冰,俏丽白皙的脸蛋绷得紧紧的,希望程若冰能够读懂她的拒绝。
      
      住手啊喂,你赶快停下吧!
      
      我知道你心里头一定也不想的,既然大家都不想,又何必要互相勉强呢!
      
      然而在程若冰的视角里,苏沐雪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既不迎合也不反抗,她漆黑圆润的眼睛里含着迷蒙的泪光,一眨不眨地深情凝望着自己,明显就是在等待下一步行动。
      
      于是她的手指继续滑动。
      
      苏沐雪只得认命地闭上眼睛。
      
      没法做自己身体的主,这种感觉好气啊!漂亮有钱又有什么卵用,她简直想一把火烧了这具只能任人摆布的破身体!
      
      “啊......”
      
      一声颤抖的低/吟回荡在空旷的卧室里,苏沐雪的耳朵瞬间如滴血般通红。
      
      天哪,这是她没忍住的叫喊。
      
      这酥麻入骨,如泣如诉的声音竟然是她发出来的。
      
      好羞耻!好难堪!好......好好听啊!
      
      “啊......”
      
      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苏沐雪又叫了一声。
      
      这次的叫声比方才音高一阶,少了一些柔和迷离的磁性,多了几屡通透缥缈的轻盈。
      
      天哪!苏沐雪猛然发现,她的音色简直是绝了啊!
      
      方才她满脑子都在回顾剧情,没有留意自己的声音。
      
      现在苏沐雪完全不敢去想诱她发出声音的源头是什么,只得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清澈动听的声音上面,好让对她来说宛如刑罚一般的尴尬时刻赶快过去。
      
      “啊......”
      
      如此空灵纯净的音色,犹如幽幽山谷之中轻啼的夜莺一般婉转悠长,堪称是天籁之音啊!
      
      这正是苏沐雪最为羡慕的天赋技能!
      
      她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一声声地吟唱出来,只想多听上几耳朵,多方面鉴赏品评。
      
      作为一名精通声乐的音乐生,苏沐雪固然知道练习发声技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先天的不足。
      
      但是天生拥有一副动听优美的嗓音,出色的声线再配上勤奋的练习,才能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苏沐雪瞬间激动不已,对这个身体的怒气消失殆尽。
      
      能够得到这样一副她梦寐以求的嗓音,还要啥自行车!
      
      至于无法反抗程若冰什么的......她就当是被狗咬了吧!
      
      虽然这个感觉更像是被狗舔了......
      
      啊啊啊,不要往那个方向去想,继续集中注意力,专心研究自己的声音!
      
      反正她会控制不住地叫出声,那就再试试这副嗓子的音域如何吧!
      
      “啊......”配上她娴熟的发声技巧,苏沐雪一嗓子直接到达C5。
      
      “啊......”继续往上走,轻轻松松到D5。
      
      “啊......”腹部稍微用力,躺着就能唱到E5!
      
      “啊......”这令人震撼的头腔共鸣!这尾音持久的续航时间!这是未经训练就能到达F5,还稳到不行的真声吗!
      
      天灵盖都快被这穿透力十足的高音给掀翻了啊!
      
      简直比刚才身体传来的感觉还要爽......
      
      诶,怎么好像没感觉了?
      
      苏沐雪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蜷缩成一团躲进床头另一侧的角落里,拉好膝盖上被揉得凌乱的睡裙。
      
      程若冰跪坐在另一侧床边,直起身体。
      
      “阿雪,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在这种时候唱歌?”她的声音和目光一样透着清冷,明显是不太高兴。
      
      “可是我也没办法控制自己叫出声啊......”苏沐雪一脸无辜。
      
      “我努力想要哄你高兴,可是你在我耳朵旁边一声叫的比一声大,吵得我的头都开始疼了,这还怎么继续啊......”
      
      “对不起啊。”苏沐雪真诚无比地道:“不继续也没有关系,我已经很高兴了。”
      
      你继续的话,我才真的是要哭了。
      
      程若冰按着额角的太阳穴,顺着床沿边坐下道:“这些天我为了新品牌的事,在公司里忙得脚不沾地,困到不行时也只能在沙发上打个盹。今晚好不容易抽空回来陪你,你却只顾着冲我发脾气。我连饭都顾不上吃,就赶忙上楼来安慰你......”
      
      见到苏沐雪的态度好转,程若冰开始宣泄自己的不满:“阿雪,你也太不体谅我了。”
      
      “不是不是,我没有发脾气!”
      
      苏沐雪生怕她继续用身体来“安慰”自己,连忙笑容满面地道:“我也是想你想的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实在是累得不行了,所以才想上楼来休息一会!”
      
      哇,这种肉麻到掉渣的假话她竟然能张口就来,而且说完后觉得神清气爽,胸口一点都不闷了。
      
      苏沐雪的心中泛起一个猜想。
      
      “真的吗?”程若冰一脸狐疑地看着她。
      
      “真的真的!”苏沐雪立刻把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一样。
      
      “那你为什么连饭都不吃,就直接上楼了?”
      
      “额,其实是在你回来之前我就已经吃过了,不信你去问...问......”
      
      “问张嫂?”
      
      “对对对,是张嫂她怕我饿着,给我盛了好大一碗菜,你回来之前我刚吃完。”
      
      “难怪刚才回来时看到你的嘴巴亮亮的......”程若冰终于相信了。
      
      本来还以为是苏沐雪为了见她,特地擦了润唇膏。
      
      想想也是,苏沐雪这么爱她,怎么会舍得对她发脾气呢,可能真的是疲惫到没有力气了吧。
      
      “所以我真的没有生气,你赶紧下楼去吃饭吧,我......我还是觉得好累啊,想在床上躺一会儿。”苏沐雪装作有气无力地道。
      
      “好。”
      
      完成了哄好苏沐雪的任务,程若冰也不再多言,干净利落地起身往楼下走。
      
      “程若冰。”苏沐雪突然喊道。
      
      程若冰转身面向她。
      
      “我喜欢你。”
      
      苏沐雪的表白她听到耳朵都能起茧子了,程若冰波澜不惊地笑了下,没有回答。
      
      纵使已经和苏沐雪订婚,她也无法违背自己的本心去欺骗苏沐雪,说自己爱她。
      
      这是程若冰最后坚守的底线。
      
      “你......”苏沐雪弱弱地收了声音,眼圈瞬间又红了。
      
      程若冰只得走回苏沐雪面前,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抚道:“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你先休息一会儿,等我吃完饭,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讲。”
      
      等到程若冰走出房门,苏沐雪赶紧活动了一下方才又变得僵硬的四肢。
      
      她刚才做了一个实验。
      
      她对着程若冰说喜欢就没事,可是当她想说你是个混蛋的时候,一个你字还没说完,心脏又被猛撞一下,疼得说不出话。
      
      而且程若冰只要一触碰到她,她的身体就会不听使唤。
      
      准确地说,是当她的意识想要逃离程若冰的触碰时,身体就会死死地扯住她,导致她浑身僵硬。
      
      所以之前在饭桌上,她那些奇怪的感觉都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真正的生理反应。
      
      即使原主的意识已经消失,这个身体仍旧保持着爱程若冰的本能。
      
      甚至就算是敷衍程若冰都不行,这个身体也会提出抗议,会血流不畅堵得她心里头发慌。
      
      苏沐雪只想无语问苍天。
      
      看来手撕原主人设是不可能的了,她只能乖乖地继续苟剧情,坐等程若冰来提分手。
      
      啊啊啊,要不是她提前知道剧情,这两个人其实还挺配的啊!一个狗的不行,另一个贱的要命,就连意识都不存在了,身体还能保持住犯贱的本性!
      
      虽然这个身体痴情到了犯蠢的地步,简直让人火大,但是这个音色真的是绝绝子啊,又让她不忍苛责。
      
      苏沐雪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她迫切地想找一台电脑录音,听一听干音效果。
      
      毕竟听自己直接发出的声音会受到骨传导的影响,就像给自拍照加了一层美颜滤镜一样,评价不够客观。
      
      苏沐雪在卧室里转了一圈。
      
      房间里头的装饰虽然豪华又可爱,陈设倒是简单的很,只有一张双人床,一个梳妆镜,一个步入型更衣室,以及一个卫生间。
      
      卧室里连张桌子都没有,那应该是有书房的吧?
      
      苏沐雪打开门,走到二楼的扶梯旁边。
      
      二楼有一半作了中空,可用空间比一楼少,除了她手边的主卧之外,楼梯的另一侧还有两扇房门。
      
      她确实是应该去看一看房间里面都是什么,免得以后回答不上来。
      
      苏沐雪打开第一扇门,立时感到耳目一新。
      
      不同于整个房屋的贵气宫廷风,这个房间的格调简约干净,和程若冰的气质一致。
      
      一整块白色墙壁打造成有许多隔层的书柜,格子里摆着五颜六色的布料,还有很多大开本彩色书籍。
      
      另一侧靠墙的书桌上摆放有很多稿纸和工具,却收拾地非常整齐,旁边的小黑板上贴着大大小小的设计手稿,窗边还摆放着一个半身人台。
      
      对了,程若冰是学服装设计专业的,苏家公司正好经营女装品牌。
      
      书里提到过,当年程若冰大学毕业后,苏沐雪引荐她去自家公司上班,也是在那个时候,程若冰答应了苏沐雪的追求。
      
      有了苏沐雪这层关系,程若冰在公司里一路升迁,很快就做到了设计部门的总监。两人订婚同居之后,苏沐雪这个爱妻狂魔更是亲自把总经理的职位送到了程若冰手里。
      
      从此公司里大小事务都交由程若冰打理,苏沐雪安心呆在家里,提前享受起总经理太太的居家生活。
      
      可惜好景不长,后来程若冰带着设计部集体出走,自创新的女装品牌,苏家公司则从此一蹶不振。
      
      回想起今晚程若冰对自己的态度,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表现得这么主动,但苏沐雪发现她对原主确实没有多少感情。
      
      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连带着讨厌她的全部。
      
      程若冰根本就没有用心在意她的感受,只是像完成任务一样在走程序,所以就连这个优美动听的声音,她都只觉得吵闹而已。
      
      这么浅显简单的道理,也只有原主这种被爱情戳瞎了双眼的人会不明白。
      
      不过这样也好,她虚情假意地应付程若冰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要是遇上个对原主情比金坚的,那才真的麻烦了。
      
      苏沐雪合上房门,走向最里面那间房。
      
      既然刚才那间是程若冰的工作间,那这一间应该就是原主的个人空间了吧!
      
      书里头的原主除了迷恋程若冰以外,没有提及过她有什么兴趣爱好。
      
      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呢?她吃东西的口味和我一样,还拥有这么一副惊为天人的好嗓子,会不会也喜欢唱歌呢?
      
      说不定她的房间里有价值不菲的专业声卡,高频华丽的蜻蜓麦克风......
      
      苏沐雪充满期待地推开房门,然后原地上演一脸懵逼。

  • 作者有话要说:  苏沐雪:惊!房间里怎么到处都是各种人体......原主这么变态的嘛?!
    作者:嘿嘿嘿,有木有一秒变身成阴间画风的赶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