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宁诚实手中的东西被捏住了命门,还不肯罢休,吭哧吭哧挤出一句:“是霸王花吧!”
      
      她听了手一紧,原本这东西还目露凶光,下一瞬就惜命地服了软,发出支支吾吾的求饶声。
      
      宁诚实定睛一看,原来这所谓的送子神是蛇身,身形细长,头顶有两个不显眼的小包,全身布满滑腻坚硬的鳞片,不过比白天在湖里见到的黑影小了许多。
      
      但她随即眯起大眼,遥遥望了望那座雕塑,又比对了一下手里的,“不对,雕像跟实物不符呀。”
      
      送子神闻言立刻叫嚷:“大人!那雕像不是我,那是上一任送子神!”
      
      “上一任?”宁诚实反问,却被送子神抓住了空隙,长尾一卷,死死绞住了她的手腕勒紧,等她下意识松手,就“呲溜”一下滑出了她的手心,然后飞快地逃向湖边。
      
      宁诚实叹了口气,“这外面的妖怪怎么待人这么不真诚?”
      
      她追上前去,速度同样极快,但等追到湖边,那送子神已经入水,刹那间身量放大了几十倍,将湖水卷起一道旋涡,一时间水花四溅,发出“哗啦”一声巨响。
      
      宁诚实及时后退,才堪堪躲过水花,然后下意识朝村里望了望,这么大的声音,竟然没人出来查看。
      
      那送子神摇头晃脑连笑两声:“别看了,没有人会出来救你的。”
      
      他沉醉地嗅了嗅:“啊,是化形没多久的讹兽幼崽,还是奶香味儿的。”
      
      “早就听隔壁山头的犰狳说,讹兽一族味道极其鲜美,可惜早已绝迹,没想到今天居然被我碰见了,一会儿我就打电话让他一起来吃。我想想,讹兽头麻辣,上半身烤,下半身炸,外酥里嫩,一咬嘎嘣脆。”他美美地规划起来。
      
      宁诚实暗自咽了咽口水,接着背过手去,若有所思:“想吃濒危妖怪,还是团伙作案。”说完她眉头一皱,踩着湖边湿泥一跃而起,一拳挥出虚影,直接将送子神在湖面上拍出数十米远。
      
      送子神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一时找不着北,宁诚实则趁势发起攻击,小拳头雨点一般落下,一阵胖揍,脚踩大尾巴,将其从湖面打到了岸上,虽然没什么章法,但出其不意地成功将送子神打蒙了,也忘了还可以潜入湖底,只顾着哀声痛号。
      
      村子里几户人家被吵醒,竖起耳朵听了听,纳闷:“送子神今夜翻身的动静好像比以往大。”
      
      “别管了,塞上耳朵睡吧,估计是因为知道明天就能吃上新鲜的肉,激动的。”
      
      送子神蛇尾抱头,透过缝隙无望地看向依然毫无动静的村子。
      
      “别看了,没有人会出来救你的。”宁诚实叉着腰,冷酷又无情。
      
      送子神终于放弃抵抗了:“讹兽大人,小祖宗,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但我真的是个好妖,我没吃过人!”
      
      “那你陈述一下。”宁诚实蹲在岸边,堵住他回湖的去路,双手抱胸说道。
      
      “吃小孩的不是我,是上一任送子神,残害祖国花朵的都是它!隔几年就吃一个,上一次还把人神婆给吃了,肉那么老,也不嫌塞牙,哦不对,它根本就不是什么送子神,不过就是这湖里一条变异的冉遗鱼,啊呸,长得跟只癞□□似的,它配叫神吗?不配!不像我,长得……”
      
      对上宁诚实质疑的目光,他又大喘气地补充:“长得再好看我也不配。嘿嘿,我只是一只小小的虺,哪怕离化蛟都还差好几百年呢,哪儿比得上您,珍稀妖怪,还这么可爱又聪明……”
      
      宁诚实鼓鼓的脸颊红了起来,竖起手掌,止住他的话:“这种众所周知的事情就不要说了,还是说点我不知道的。”
      
      “好好好,我继续说,这该死的作恶多端的冉遗鱼已经被我打跑了,我这也是第一次被人类供奉,还没来得及吃谁呢,这不就碰上您了,也好在有您,指引我及时悬崖勒马。”
      
      虺谄媚地看着她,“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您看看,这下能放了我吗?”
      
      确定他是初犯之后,她还是摇摇头,“不行,像你这样的野生妖怪,是黑户。”
      
      她打开挎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小红本,“不过没关系,填好这张居住证,然后去A市的妖怪管理局登记一下,盖个章,你就合法了。”
      
      她从家里带出来的那些小红本,除了两张是她自己的,剩下的都是崭新空白的。
      
      虺脸色一变,半信半疑,“不是,发什么居住证,传教呢你,随便给张破证就要管我,谁承认……”
      
      “我姐夫是妖管局的局长。”
      
      “谁承认不承认的都不妨碍我认您这个老大啊。真是,老大,您不说我都不知道咱家上头有人。”虺脸上又笑成了一朵花,“我填,我这就填,以后我就跟着您混了。”
      
      他接过宁诚实递来的笔,认真划出一横,然后一顿,“哟,我都给忘了。”
      
      “怎么了?”
      
      “我好像不认字。”
      
      宁诚实摇摇头,叹气:“你看,这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不过以后等你合法了,就可以去人类世界学知识了。现在你说,我来帮你写。”
      
      “谢谢老大,您可真有文化。”
      
      没一会儿,小红本就被稚嫩的笔触填满了。
      
      虺把居住证宝贝地抱在怀里,“那老大,咱们现在走吗?”
      
      “先等一会儿,你刚才说你有手机?”
      
      “啊?哦对,是犰狳送我的。”
      
      “能借我打个电话吗?”
      
      “那肯定行,送给您都行。”虺重新潜入了湖底,等再上来的时候嘴里就咬了个袋子,底朝天一倒,七零八碎的东西都掉到了地上。
      
      他从中捡起一只小砖块一样破旧的手机,递给了宁诚实。
      
      “破是破了点,但是胜在特别防水。”虺呵呵地笑着,“老大你要打电话给谁啊?是打给咱姐夫,让他来接我们吗?”
      
      “不是。”宁诚实示意他保持安静,然后在键盘上按下了三个数字,电话拨通了:“歪,是警察吗?”
      
      “我要报警,有坏人拐卖儿童。”她又补充了一句:“有坏人拐卖我!”
      
      虺:我这怎么总觉得有点恶人先告状的味儿呢?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瞬,“……小朋友,你现在在哪里?能描述出具体位置吗?”
      
      宁诚实报了大概的方位,被问及更具体的信息时挠了挠头。
      
      小丁跟她说过,这里位置偏僻,附近没有派出所,所以虽然不断有小孩被卖进这里,却逃不出去,也难以联络外界。
      
      “有什么明显的标识吗?”
      
      她想了想,视线转向那尊巨大的雕塑,“有,等你们到了这里,我会给你们指路的,到时候跟着一只大癞□□走就行了。”
      
      “……啥?”
      
      等宁诚实跟接线员鸡同鸭讲终于解释完了,天已经快亮了。
      
      “老大,祭祀要开始了,咱们快走吧,我可不想见到那帮自私又无情的人类,还想拿您当祭品,我呸!您那是什么身份,谁敢吃?”
      
      宁诚实摆摆手,“不,你先走,我有一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
      
      虺闻言紧张又兴奋,扭了扭身子,“什么任务?”
      
      “你把那个雕像扛到公路边,等看到警车开过来了,就把他们往村子里带。”
      
      “那您呢?”
      
      “我得参加祭祀仪式啊,都跟人家约定好了,做妖要讲诚信。”
      
      虺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哦,那我就先去了,放心,一定把人给您带到。”
      
      宁诚实挥别了他,又重新收拾了一下自己,就迈步回头朝丁叔家走去。
      
      刚进院子,她就跟正在洗脸的丁叔撞上了,丁叔见到她一惊:“小诚实?你怎么会在外头?”
      
      宁诚实抻了抻胳膊,“夜里有条蛇想钻进房来咬我,我就去给他讲讲做蛇的道理,感化他去了。”
      
      丁叔只以为她童言无忌,但又是一阵后怕,半夜里他睡得死,这人出去他居然完全没听到什么动静,要是她想逃走,那今天的祭祀可不得被破坏了,“村里平时是会有蛇出没,不过你怎么不叫我,你一个孩子……”
      
      絮叨了一阵,他擦了擦脸上的水,“对了,没被蛇咬着吧?”
      
      宁诚实摇摇头,“没事儿,跟他聊了一宿,想着要吃早饭了我就回来了。”
      
      “……行吧。”
      
      以往作为“祭品”的孩子,一般刚来村子就会哭着闹着要回家,到祭祀那天更是心有所感一般,死活不愿往祭坛那里去,只这一次极其特别,宁诚实好像对即将到来的事情一无所知一样,脸上无比平静。
      
      她被表情狂热的人群簇拥着,走向湖边,身旁就是阴恻恻的神婆,神婆脸上带着大仇得报的笑容。
      
      宁诚实看了她一眼,“奶……阿姨,您现在是打算去见送子神是吧?”
      
      神婆冷哼一声,“老丁都告诉你了?没错,但不是我去见,而是你!”
      
      她弯下腰,面目狰狞毫不留情地恐吓着小孩:“送子神一定会满意你这个能、吃的祭品,只要吃得高兴,送子神就会给我们送来孩子。”
      
      宁诚实思索着:“那吃这么多年了,孩子送来了吗?”
      
      神婆沉默,答案显而易见。
      
      宁诚实也跟着沉默了一阵,半晌后抬头:“那你们费这大劲儿?”
      
      神婆喘了又喘:“你懂什么?上一任送子神是个骗子,但新的送子神一定能解开我们村子的诅咒!新生儿很快就会降生!”
      
      “诅咒?”
      
      “要不是被诅咒了,我们不会十几年没有自己的血脉,只能养那些来路不明的孩子。”神婆脸色凄苦。
      
      宁诚实好像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那是被谁诅咒的?”
      
      “被……”神婆一噎,“反正老一辈都是这么传下来的,你管呢?”
      
      宁诚实抬头:“你们这里是不是收不到《走近科学》的电视台?”
      
      神婆跳脚:“什么科学,你知道什么,那就是诅咒!”
      
      宁诚实点点头,秉承着尊老爱幼的理念没跟她辩驳,“那你们为什么不走出去,离开这里呢?也许就不会受到什么诅咒了。”
      
      “走?去哪里?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儿……”
      
      “哦,对,你们祖祖辈辈都没看过《走近科学》。”
      
      神婆气得都失音了,好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缓了缓,这才咬牙切齿:“你哪来那么多问题?都快死了,给我闭嘴!”
      
      这时,丁叔突然焦急地走过来,“神婆!”
      
      “又怎么了?”
      
      “你看这祭坛,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神婆定睛一看——往日静静矗立在湖边的高大雕像竟然消失了!
      
      她直觉这又跟宁诚实有关,恶狠狠地甩头看向她,“是不是你干的?!”
      
      两人四目相对,相顾无言了好一会儿。
      
      “你倒是说啊!”
      
      宁诚实眨巴着大眼睛,有点无辜又有点委屈:“您刚才不是让我闭嘴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