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圆房之夜 ...

  •   洛今宵死了。
      
      当那颗耀眼的火球迎面砸来时,她才真切体会到了人们所言非虚,这个名为曲微吟的女魔尊,实在是心狠手辣,又无人能及。
      
      这场轰动九州四海的仙魔大战,轰轰烈烈开始,血流成河结束。
      
      洛今宵仰面倒在馥郁柔软的草地上之时,心里实则并无多少恐惧,多的是不甘。
      
      作为承担家族希望的小辈,苦苦修炼十几载,如今刚以天才之名被大名鼎鼎的无悔门收下,就因走错了路误闯战场,迎面撞上了曲微吟。
      
      那被众人围攻的魔尊带着一身血气落于她面前,如同一朵朝开的芙蓉花,不知是哪里来的光影层层叠叠,她赤脚颓然倒下,裙摆未遮住的是如同常人一般光洁纤细的脚踝。
      
      她慢慢抬起头来同洛今宵对视,脸上狰狞的疤痕似在燃烧,目光狠戾决然,却仍美得惊人。
      
      这便是洛今宵生前最后一刻见到的场面。
      
      芙蓉帐,小弦窗,红纸果饯铺满窗台,一片旖旎烟火气。
      
      “嘶……”洛今宵倒吸一口冷气,努力撑开了沉重的眼皮,她眨了眨眼,十分恍惚。
      
      难不成她还没死?这不应该啊。
      
      她睁眼瞪着头顶的纱帐,然后慢慢转动头颅,身下的床铺柔软芳香,目光所及皆是一片大红之色,十分喜气盎然。
      
      这是何处?
      
      洛今宵用手撑住身下的床铺,慢慢坐起身,警惕地看向四周,一片静谧,然而当她将视线移到身旁时,却猛然一个后仰,险些顺着床沿翻下去。
      
      她身旁躺着个人,准确些说,是个美人。
      
      美人似乎被她起身所惊扰,浅浅呓语了一声,黛眉蹙着,看样子十分不安。
      
      洛今宵稳住身体,深吸一口气,用手按住胸口,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无论她在何处,至少此时她是安全的。
      
      “不必惊慌,不必惊慌……”洛今宵口中默默念着,附身凑近那美人,试图看清她的脸。
      
      美人当真是美得夺目,绛唇莹润,肤如凝脂,一头青丝整整齐齐,上面点缀着珠花,身上则披着一件红色衣裙,俨然一副出嫁的打扮。
      
      洛今宵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顿时后背一阵发凉,自己同样身着红色,看这架势,莫非……是在成亲?
      
      洛今宵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疼得抽了抽眼角,看样子并非梦中,可若并非做梦,她一个自小修习清清白白清心寡欲的好女子,怎么就成了亲,对方还是个姑娘!
      
      美人似乎又被惊扰,她微微一动,白葱般细嫩的手就扯住了洛今宵的衣角,狠狠攥着,神态也更加痛苦起来,仿佛受着什么折磨。
      
      洛今宵震惊归震惊,却还是牢记爹娘讲的道义,伸手去摸她额头,触手之感滚烫,像是着了风寒。
      
      不过还未等她采取什么举措,就见那美人痛苦地朝她这边蹭过来,双手胡乱摩挲着,洛今宵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脸色微红地向后退了退。
      
      尴尬之余,她敏锐地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看那美人面色潮红,双拳紧握的模样,绝不像是生病,倒像是被人下了媚蛊。
      
      媚蛊是一种对女子极为不善的蛊,中蛊之人若不同人行床笫之事,便会痛极而亡,十分阴险毒辣,洛今宵往年修习之时读了不少医书,读到此蛊之时必会口若悬河,大加批判一番。
      
      好在前几年有人创了解蛊之法,传扬天下,这蛊有了解,渐渐便没人再用了。
      
      想到这里,洛今宵急忙撸起袖子,开始解那美人的衣服,她速度极快,三下五除二,原本裹得严实的美人便只剩一层薄纱。
      
      “美人啊美人,我只是一片好意,你忍一忍就当搓澡,可莫要怪罪于我……”她心里默念着。
      
      美人身型也是极好,肩背纤直,凹凸有致,她感受到了风的凉意,更加肆无忌惮地朝着洛今宵靠了过来。
      
      美人滚烫的身体紧紧挨着她的手臂,洛今宵有些不自在,手上却没停止,待没什么衣物阻挡之后,她便开始默念功法心诀。
      
      一片寂静。
      
      洛今宵睁大了双眼,她低头看向自己,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
      
      她的仙脉呢?原本充斥着灵力的仙脉如今却不知所踪,体内好似空空如也。
      
      修仙之人,没了仙脉便如同废人,毫无用武之地,洛今宵这次才是彻底慌了,她伸手去摸自己,触感熟悉,十分完整。
      
      莫不是被打出了内伤,因此失了仙脉?那可如何是好!
      
      还没等洛今宵想出个所以然来,那美人又开始动了,她似乎愈发难以忍耐,用力咬着唇,莹润的红唇被她咬出了星星点点的血。
      
      洛今宵一个没注意已然被她缠上,她感觉到两条光滑滚烫的手臂环住她的腰,同时还有细小的喘息声,她自小哪里遇到过这种事,顿时满脸通红。
      
      “美人啊美人,你忍忍,虽说我不能使功法,但这媚蛊还有一法子可解。”洛今宵念叨着,伸手按住美人柔嫩的双肩,用力将她压在床上,随后长腿一迈,跨坐在了她腰间。
      
      美人盈盈一握的细腰何时受过这种折磨,她哼哼了一声,昏迷中微微皱眉。
      
      洛今宵对此毫无愧疚之情,只是认真揣度着,然后举起巴掌,用力朝美人脸上打去,只听得清脆的一声,美人吃痛,突然睁开了双目。
      
      她的眼神先是有些迷蒙和疑惑,随后闪过一丝惊恐,待看清洛今宵的脸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满满的杀意。
      
      “是你……”她喃喃道,然后双目圆睁,扬起双手便朝洛今宵命脉袭来,洛今宵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有话好好说,我是在替你解蛊啊!”
      
      洛今宵倏地朝后躲,慌乱中无意扯开了美人的衣衫,美人身上一凉,因为羞愤而更加怒不可遏,她恶狠狠道了一声找死,又攻向洛今宵的命门。
      
      洛今宵也不知她为何敌意如此之重,好在美人因为中了蛊没有多少力气,使不出什么招式,洛今宵便看准时机,扬手又给了她一掌。
      
      美人的动作顿时停住,她像是叹息了一声,然后向前软倒,直接落入了洛今宵怀里。
      
      温热的身体触碰到肌肤之时,洛今宵还有些恍惚,她微微红了脸,小心翼翼搂住美人,随后利落地划伤自己掌心,挤出一滴血来。
      
      鲜红刺目的血滴入到美人口中,衬得她眉目更为妖冶。洛今宵看着看着不禁入了神,不知为何,方才美人睁开双目的样子十分熟悉,却想不起来她是何人。
      
      美人呢喃了一声,将嘴角残留的血液卷进口中,还砸了砸嘴,毫无那副狠辣的模样,好似十分香甜。
      
      她身上的热度渐渐褪去,面色也恢复了正常,洛今宵这才松了口气,将她原样摆好,再套上衣衫。
      
      祸害了众多女子的媚蛊,所解之法也极为简单,不过是在清醒之际,要旁人一滴血罢了。只是千百年来中蛊的女子们,都无人心甘情愿给予一滴血。
      
      美人脸上带着一个鲜明的巴掌印,睡得香甜,洛今宵这才有空思量自己的事。
      
      她一跃下床,打算出门寻个究竟,谁知走到门口,却发现门是从外面锁着的。
      
      “哪家人成亲还要锁起来……”洛今宵嘟囔着,将脑袋从窗子探了出去,还没等她看清外面景色,就听得一阵风声,一人骤然出现在她面前。
      
      “洛小姐,请您尽快圆房,莫要误了吉时。”
      
      那人弓着腰,却毫无谦卑之意。
      
      “你是何人,我为何在此处?”洛今宵隔着窗子皱眉问道。
      
      那人像是看傻子一般打量了洛今宵一番,随后道:“洛小姐莫要耍花样,您天生没有仙脉,本就并不能修炼。如今曲长老让您娶曲微吟,是抬举您,若是出了什么差池,您和洛家所有人的命,都担待不起。”
      
      洛今宵愣愣地看着那人的脸,像是从头顶被浇了一盆凉水。
      
      她定是在做梦,她,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怎么就天生没有仙脉?还有,娶曲微吟,那个女魔头?
      
      说话那人用轻蔑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然后啪一声关上了窗子,随后一道淡淡的金光闪过,洛今宵知道这是上了封印,她出不去了。
      
      可是一切的触感都十分真实,洛今宵猛然转身,那美人仍静静躺在床榻上,她终于知道方才为何觉得她熟悉了。
      
      这不就是那杀了她的魔尊吗!
      
      只是如今她的脸上没有那些狰狞的伤疤,瞳孔也并不是入魔后特有的浅色,故而方才睁眼之时,她只觉得熟悉,却并未认出。
      
      洛今宵小心翼翼靠近床榻,纷乱如麻的大脑拼命回忆早年修习之时听过的曲微吟的故事。
      
      那是两千年前,曲微吟还是无悔门最为出色的弟子之一,曲家家主,也就是她父亲在一次意外中丧命,之后理应她继承父位,但是因为年纪尚小,便被她的叔父夺了家主的权力。
      
      她叔父曲乘州作为无悔门的长老,对她处处打压折磨不说,还设计给她下了媚蛊,送去和一没有仙脉的废物成亲。曲微吟难以忍受,在成亲当晚入魔,顺便将她枕边的废物吸成了人干。
      
      自此之后,江湖上便多了一个心狠手辣的女魔头,屠杀各大门派,掀起好一阵血雨腥风,令六界闻风丧胆。
      
      自己如今是在两千年前,是那个传说中马上就要被吸成人干的废物?
      
      洛今宵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她堪堪站稳身子,如今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地方,若是曲微吟醒了,她不就死定了!
      
      她可不想被同一人连着杀死两次。
      
      然而正当她准备转身逃走之际,床榻微微一颤,曲微吟睁开了眼,她琉璃般的双目闪了闪,很快恢复清明,裸露的皓腕缓缓将自己撑起。
      
      洛今宵心道一声不好,僵在了原地。
      
      曲微吟实在是极美,即便她眸中充满了危险的杀意,也仍然会让人移不开目光。
      
      “真的是你。”她突然轻笑了一声,似乎有些惊讶,还有些疲惫,她轻轻抬头怀顾四周,像是眷念着什么。
      
      再随后,她便突然抬手,浅淡的光影在她掌中聚集,晶莹透澈,与此同时,原本深色的眸子逐渐褪色,与血色的唇对比,更显魅惑。
      
      洛今宵浑身僵硬,她知道自己又要面对死亡,这一次远比上一次要恐惧得多。
      
      她飞快地思考着,千钧一发之际,她突然灵机一动,不管三七二十一扑到床上,一把抓住了曲微吟的手腕。
      
      曲微吟没想到她会如此大胆,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只见洛今宵红着脸,结结巴巴道:“别,别杀我。我对你负责!”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文了,不好意思让你们等这么久~
    希望能有多多评论,谢谢泥萌!
    另外接档文《小霸王和美先生》《攻略影后》求个收藏。
    《小霸王》:
    (本文双女扮男装)
    夏无心仗着她爹是掌门,出了名的骄纵跋扈,人称江湖小霸王。
    一日授课,她梦入九霄之上,和一女子耳鬓厮磨,正逍遥间,女子撩起面上薄纱,她才震惊发现,对方是她平日最讨厌的迂腐刻板教书先生。
    她猛然被书敲醒,睁眼,先生正一脸怒意,夏无心脑子一抽,抬头吻了上去。
    同门慌了,课堂炸了,先生震怒,勒令她罚跪一天一夜。
    自此,夏无心不服,就日日跟在先生身后,逗“他”,勾引“他”,欺负“他”。
    结果,人人都说夏无心爱宋逾白不得,宋逾白恨夏无心入骨。
    直到一日,夏无心摸了摸宋逾白的胸脯,一时疑惑:“先生看着瘦弱,这里,却甚是壮硕。”
    谁知宋逾白含泪给了她一巴掌。
    ————
    夏无心第一次吻先生,先生怒斥:“都是男子,大逆不道!”
    夏无心脱下男装第二次吻先生,先生脸红:“男女授受不亲。”
    夏无心扒下先生的男装第三次吻先生,先生哭了:“都是女子,你荒唐!”
    —————
    宋逾白本是天庭公主,喜爱一位女元君,却被其陷害贬下凡间,她看着女元君和太子琴瑟静好,发誓此生不再动心。
    谁知遇到一小混蛋处处撩拨,她以为自己不为所动,并心生厌恶。
    谁知后来小混蛋不在了,她才知,芳心已乱,再见不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