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谢明瑶的身体衰败得极快,灵根半毁到现在都无人为她疗伤,还被关在仙牢里用符箓压着,她如今的灵根已经都不是半毁,几乎是全毁了。
      
      她盘膝坐在一片黑暗中,双手结印,仔细感受着体内的魔气,要是原书里的她,肯定不会这么做,那个“她”还幻想着回归正道,还幻想着做道尊的弟子,但她完全相反。
      
      修仙有什么意思?那么多条条框框,哪有修魔来得好?等逃出昆仑她就正式修魔,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敢拦她,谁敢置喙,就打到对方不敢开口为止。
      
      仙牢外传来响动,谢明瑶缓缓收了法印,漫不经心地朝牢外望去。
      
      对她来说是个生面孔,对原书里的她可不是。
      
      “谢师妹。”
      
      元晏重伤初愈,身形清减十分虚弱,昆仑的道袍在他身上仿佛挂着一样,宽而荡。
      
      “你怎么样?”他半蹲到牢外,与盘膝而坐的谢明瑶平视。
      
      谢明瑶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要是她没记错,原书里最开始发现她是空灵根的就是他。
      
      “我怎么样,与你何干?”谢明瑶毫不客气道。
      
      元晏没预料到她会是这种态度,一时怔忪,盈透的杏眸微微泛红,苍白的脸上挂着艰涩的笑。
      
      “小师妹。”他声音变得很低,想和她说什么,被谢明瑶打断了。
      
      “我已经不是你的小师妹了,你的小师妹是苏芷汐。”
      
      自从苏芷汐入门,谢明瑶就不是最小的师妹了,这个称呼确实不适合她。
      
      然而在苏芷汐来之前,谢明瑶初入昆仑,还在等着道尊千岁诞辰才能上溶雪宫之前,元晏叫她小师妹叫了很久很久。
      
      “你怨我?”元晏有些困惑,“你怨我救了苏师妹?”他语气有些急,“可我若是不救她,你的罪责会更大。”
      
      这话说得对,如今苏芷汐没事谢明瑶都难活命,更别说苏芷汐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她胆敢陷害道尊的关门弟子,不可能一辈子无人发现,一旦发现,必死无疑。
      
      不管是昆仑还是苏家的人都不会放过她。
      
      相较于书里其他一见苏芷汐就全部移情的人,元晏是个特例,他非常非常善良,在谢明瑶看过的前半部分里,这是个完美的圣父形象,曾数次为谢明瑶求情,书里的她也的确是因他的求情回护才活下来的。
      
      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书里的她在仙牢里也会努力炼化魔气,克制不想真正入魔,给了长老和宗主一个还有救的印象,而她嘛……
      
      “元晏道长。”谢明瑶语气冷淡,“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想任何人出事,但在你选择苏芷汐那一刻,就注定你不属于我这一边了。”
      
      “你这意思,倒像是我该帮着你害苏师妹一般。”元晏气息短促。
      
      谢明瑶从来都不是好人,她很自私,很难搞,有时还非常极端,这与她的成长环境有关。
      
      谢家代代都是商业联姻,到了她父母这一代尤其。谢父谢母互不喜欢,生她只是为了有个继承人,本该要个男孩的,但因为太讨厌彼此,生了个女孩就再也不想同房,所以就便宜了谢明瑶,哪怕是个女孩,也得到了谢家未来继承人的身份,只等长大招赘。
      
      她出生起就由佣人带大,父母各有情人,对她不闻不问,祖辈不和他们一起住,远在国外,哪怕在国内,他们也感情淡漠,比起哄孩子,他们更在意事业。
      
      谢家的公司在他们眼里,可比谢明瑶这个继承人重要多了。
      
      从小谢明瑶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唾手可得的东西对她来说难如登天,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又都是她唾手可得的。
      
      她也不是没困惑过,但最后都放下了。
      
      她决定按照身边所有人的期盼去做一个标准而优秀的继承人,戴上无懈可击的假面具,除了利益和输赢,什么都不再相信。
      
      她后来也会恋爱,但全凭感觉,感觉没了就分手,从不迟疑。
      
      很多人说她花心,渣女,但她并不在意,她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现在元晏的话,谢明瑶要给的也是肯定的回答。
      
      “是。”她果断道,“在我看来,不管好事坏事都坚定为我的人才值得继续来往。如果不是,我倒也不会怪罪他,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但我不会再多看他一眼。”
      
      她转开头,面无表情道:“所以收起你的仁心吧,我不需要,有这时间不如去多关心一下你真正的小师妹。”
      
      昏暗的仙牢里,身姿单薄的姑娘闭上了眼睛,面如冷冰。
      
      她生的很美,第一眼找到她的时候元晏就知道,此刻因为重伤在身,她脸色过度苍白,衬得玫瑰色的唇越发鲜艳,病态中透着一丝妖异。
      
      元晏突然心头一跳,好像第一次看清她一样,起身后撤几步,眼神复杂地盯了她许久才离开。
      
      他走后不久就有另外一个人来了,这昆仑仙牢百年来第一次这样热闹。
      
      谢明瑶懒懒地睁开眼,拂开遮挡视线的发丝,看见了清辉长老,微微勾唇道:“要带我去见他了?”
      
      她语气那么笃定,好像早料到道尊会见她。
      
      清辉长老游移不定地看着她,谢明瑶猜出他心中所想,漫不经心道:“哪怕这次他不见我,之后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他见我。”
      
      至少在她看过的那部分内容里,除了上帝视角暴露过他的真实身份,没有一个角色是知道的。
      
      她总会有办法让他见她的。
      
      “……跟上。”清辉长老撤下牢柱上岌岌可危的符箓,背过身去在前面带路。
      
      谢明瑶艰难地站起来,深吸一口气调息片刻,才步履蹒跚地跟上他。
      
      牢里哪怕是白日也光线昏暗,刚出仙牢沐浴到阳光的时候,谢明瑶多少有些不适应,她抬手遮着眼睛,很快手上一沉,她放下去看,竟被戴上了黑色的镣铐。
      
      谢明瑶额头青筋直跳,这种侮辱触碰她底线了,她猛地望向清辉长老,目光锐利,气势骇人,周身魔气暴涨,清辉长老不得不步步后退。
      
      他一边设下结界一边冷静道:“这是规矩,你如今这样的身份要上溶雪宫,必须戴上困魔锁。”
      
      谢明瑶嘴唇动了动,一个字都没说,她不断告诉自己忍一忍,这毕竟是那本狗血淋头的书,不是现实,这些人都是纸片人,等脱离困境,把他们全都烧了就是。
      
      缓缓平静下来,谢明瑶微微一笑,丹凤眼弯起,左眼角一颗泪痣妩媚妖娆,当真是半点修道之人的正气都没了,反而有种难以忽视的魔女气质。
      
      “好啊。”谢明瑶慢悠悠道,“我戴着。”
      
      清辉长老这才带她下山,出了仙牢的阵法,谢明瑶看见了等待他们的人。
      
      不认识的白胡子老道士,几个小道士,还有……元晏。
      
      元晏转过身来,一身蓝白色道袍飘逸落拓,乌黑的发丝束着太极两仪冠,杏眸落在她身上,看见她手上的困魔锁,他也皱了一下眉。
      
      谢明瑶没工夫理他们,目不斜视地路过,扶微道长见她见了自己也不行礼有些不悦。
      
      严格意义上来说她还算昆仑弟子,见了宗主这般漠视,看来真是魔气攻心,无药可救了。
      
      “送她去吧。”扶微道长也懒得再多说,冷声吩咐清辉。
      
      清辉长老应是后领着谢明瑶离开,元晏始终看着她的背影,看她走路艰难,好似随时会摔倒,却一直没有真的摔倒。她步步紧跟清辉,明明那样辛苦,却还是未落下多远。
      
      “别看了。”扶微道长提醒他,“回去好好疗伤吧。”
      
      元晏没说话,但点了一下头。
      
      溶雪宫外,苏芷汐也在等着谢明瑶。
      
      这是谢明瑶穿书后两人第二次见面,苏芷汐锦衣华服,脸庞素雅,清灵出尘,谢明瑶发髻散乱,双手戴着困魔锁,身上还是那身布满血污的法衣。
      
      他们一个是道尊弟子,一个是阶下囚,地位差距一览无余。
      
      “师尊吩咐过,清辉长老来了可直接带人进去。”
      
      清辉正想行礼,苏芷汐便开了口。
      
      微微颔首,清辉笑着谢过苏芷汐,随后立刻变了个冷漠脸对谢明瑶。
      
      “这里是溶雪宫,里面的人是昆仑道尊,别想着在这儿乱来,否则……”
      
      “行了。”谢明瑶嘴角轻哂道,“在这浪费时间说什么废话?你觉得你想说的那些我会真的不知道吗?”
      
      “你!……”清辉长老很少被人如此忤逆,每次破例的都是谢明瑶,若不是还要见道尊,他非要给她点教训不可。
      
      苏芷汐缓缓打开溶雪宫的殿门,余光落在谢明瑶身上,谢明瑶走入大殿后回了一下头,朝偷看她的苏芷汐扬唇轻笑,明明只是个浅淡到毫无意义的笑容,苏芷汐却看得心惊肉跳。
      
      做错事的是她,怎么好像反而她有理?
      
      ……
      
      要说穿书后给谢明瑶最大震撼的,当属昆仑的景色。
      
      昆仑山常年冰封,一片银白之色,尤其是溶雪宫,更是处处霜雪,寒冷刺骨。
      
      谢明瑶这个身体已经没剩下多少修为,溶雪宫这样的气温让她哪怕进了大殿,身子依然微微颤抖。
      
      清辉长老的脚步停在内殿层层叠叠的白绸轻纱前,恭恭敬敬道:“道尊,谢明瑶带到。”
      
      檀冰就在这儿?
      
      谢明瑶望向白绸纱帘,一层又一层的轻纱遮挡着后面的景象,带起一股虚幻莫测的神秘感。
      
      她微微凝眸,想用微薄的修为看得更清晰一点,头却忽然剧烈疼起来。
      
      之前看清辉长老就眼睛疼,现在想看檀冰就头疼,这感觉真不好,不断提醒她自己的软弱,这令她很不适应,得尽快改变才行。
      
      扯扯嘴角,谢明瑶低低开口道:“第一次见道尊,为道尊风姿所折服,有些失态,还请见谅。”
      
      她音调悠长,毫无紧张感,一点措词里的歉意都无。
      
      她甚至还扬起尾音,音色从容道:“道尊风姿,哪怕隔着轻纱也能窥见一二,让人不禁想到少时听的神话传说里,那住在月宫里的嫦娥仙子……”
      
      稍顿,像是随口一说般补充道:“……怀里抱着的玉兔。”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不忙的话,看完记得留个脚印,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