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一时间,室内安静了几秒。
      
      完颜烈似乎好笑一般,身子往后仰了过去,紧接着转头盯着殷诀清说道:“原来吹寒公子早就料到这一刻,莫非这一场联姻也不过是对我北戎的一场欺弄不成?”
      
      没有人说话,越湛抿着唇,心里却在计较究竟是选择继续相信陆见微的话,还是继续和北戎的联姻。
      
      完颜烈对陆见微没有感情,最多也不过是对美人的占有欲,可是这点占有欲有时候也会在一些时候发挥最不可抵挡的作用。
      
      而陆见微的承诺更是可怜,只是一句话的承诺,能有多少实在的东西在里面?
      越湛是不相信的。
      
      殷诀清手指摩挲着茶杯,半晌没有说话,烛光摇晃曳曳闪烁在他身上。
      观言抿着唇站在一边,自觉自己太冲动了些,却也没有真的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如将裕和公主请过来一道说上一说,你们若是一丘之貉信口雌黄,本王公可不就太冤了些。”
      完颜烈收回自己的目光,拍了拍自己的衣袍。
      
      殷诀清又咳了起来,脸色白得吓人,只有烛光色彩在他脸上多添几分柔光。
      等他气息稍平,就听他说:“也好。”
      
      “去请陆小姐过来吧。”
      
      观言看他脸色依旧如常,应声:“是。”
      随即转身走出掀澜轩。
      
      ......
      .
      
      陆见微走进掀澜轩,屋内三人分别坐在房间三处。
      殷诀清还坐在棋盘前并不理会门口弄出的动静,陆见微顿了一瞬,径自走到他身边。
      
      “吹寒公子。”
      陆见微出声。
      
      她披着那日殷诀清让观言去为她寻来的披风,墨色与她素白一张脸对比,更衬得她模样可怜。
      殷诀清落下一子,抬头,“既然陆小姐也已经到了,烈王公可以问了。”
      
      完颜烈倒也不急,轻笑着,“吹寒公子就这么自信么?”
      “是与不是烈王公问过便是了,与我自信又有何干系?”
      
      “裕和公主。”
      陆见微低头笑,“烈王公安好。”
      
      完颜烈:“公主喜欢吹寒公子?”
      陆见微怔愣了下,失笑,“难道不够明显么?”
      “公主是要同我北戎和亲的。”
      “唔,”陆见微犹豫了一下,“吹寒公子那么厉害,当然有办法让我不去北戎的。”
      
      陆见微理所当然的语气让越湛和殷诀清都看向她,陆见微眉眼弯弯,侧头对上殷诀清的目光,眨了眨眼睛,“难道不是么?”
      语气那么无辜,从殷诀清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她柔软如婴儿的下巴线条。
      
      殷诀清垂了垂眼睑,“是。”
      完颜烈走近了几步,冷笑,“她不愿意联姻而选择投靠你,就是喜欢你么?”
      “倒是没有想到,吹寒公子居然这般自耽。”
      
      殷诀清轻笑,要起身,却没想到身体骤然软了下去,要不是身边的陆见微及时拉着他,怕是就要伏在棋案上了。
      
      观语很快走上来,从身上的药瓶倒出一颗药喂在殷诀清嘴里,刚刚看着还没什么异常的人,再看就已经冷汗淋淋。
      殷诀清咬着唇,眼睛紧闭着,眉梢蹙在一起,发林间在烛光下看得见水光。
      
      陆见微手指攥紧,蹲下身用手帕给殷诀清擦汗,却被殷诀清挥开。
      男人的面庞已经被汗打湿,刚刚的动作也是闭着眼无意识的,陆见微抿了抿唇,将手里的手帕交给了观语。
      
      观语接过手帕,小声说了句,“谢谢。”
      陆见微笑着,看着他动作。
      
      给殷诀清擦汗的过程如同一场打斗,陆见微在一旁看着都有些心惊胆颤。
      
      殷诀清犯病的时候是不让人在旁边的,因为会误伤。
      他那头黑白相间的长发,并非是生病的原因,反而是为了治病。
      
      当他还是孩童的时候,身体免疫力过于弱,只好通过一些外力来增强抵抗力。
      给他传输内力就是一个方法。
      
      静安寺主持和殷诀清父亲两个人的内力都给了一个当时还只是幼儿的殷诀清,因为内力过于雄厚并不是他那个年纪所能拥有的,这才让他的头发变成了黑白相间。
      
      陆见微知道原因,还知道殷诀清在原文里,童年因为自己的头发颜色,被嘲笑过。
      
      完颜烈看着殷诀清这副模样,皱着眉撇开了自己的视线,又见越湛正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勾唇笑,“怎么?越将军这么看着我,好像我要动手一样。”
      
      越湛扯了扯唇,“你不会么?”
      “笑话,”完颜烈掀了掀自己的衣摆,坐在了凳子上,“本王公从来不做这么阴险的事情。”
      
      说着,他还看向陆见微,“裕和公主说呢?”
      
      陆见微反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完颜烈叫的人是自己,眨了眨眼睛,“嗯?”
      
      “越将军怀疑我会在此刻动手,这么不信任本王公,可对于我们的合作很不利啊。”
      
      陆见微低声笑了一瞬,“越将军只是说笑,他不是也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作么?”
      越湛确实没有动,在陆见微进来之后,甚至表情也没有多少变化,低着头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情绪。
      
      陆见微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距离殷诀清最近的一支蜡烛。
      安静室内隐约听得到男人忍痛的闷哼声,像是痛到极致了才发出那样呜咽的声音。
      
      陆见微初初听到这样的声音,只觉得心口好像被压住了一样,有些说不太清楚的感觉。
      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听到男人虚弱平缓的呼吸声。
      
      陆见微犹豫了几秒,“吹寒公子今日大约也没有力气要谈合作了,两位不若先回去?”
      语气是疑问的,姿态却已经摆出了请的手势。
      
      越湛和完颜烈各自看了一眼即使是这么狼狈,依然不减风采的殷诀清。
      
      完颜烈撩起衣袍,先行走了出去,路过陆见微的时候,低眸看着她绝色的面容,嗓音携着笑,“裕和公主当真不考虑做我的王后么?”
      陆见微歪了歪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越湛,笑眯眯地表明心意,“实在是没办法呢,我可太喜欢吹寒公子了。”
      
      不管别人怎么想她的转变,她总不能先一步露出自己真实的目的。
      
      至于她为什么喜欢殷诀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行动——
      她甚至不需要说什么,就已经被心态活动丰富的人赋予十足的意义。
      
      越湛经过她,目光犹带几分寒意,“你最好祈祷自己能救醒听枫,不然——”
      话未说尽,他没有再看陆见微,提步走了出去。
      
      陆见微垂了垂眼睑,轻笑半刻。
      
      ......
      .
      
      烛光下,殷诀清的睫毛颤了颤,才睁开眼,正对上陆见微黑白分明的双眸,干干净净,似乎一泓潭水。
      
      见他只是目光看着自己,却没有动作,陆见微又凑近了几分。
      “吹寒公子在想什么?”
      
      殷诀清躺在床上,表情平淡地移开自己的目光。
      “如今是什么时辰了?”
      嗓音喑哑,有几分撕裂。
      
      陆见微“唔”了一声,“丑时。”
      
      “陆小姐怎么不去休息?”
      “当然是想亲眼看着你醒来啊。”
      
      她理所当然的模样让殷诀清觉得自己好像问了一个蠢问题。
      他静了一会儿,想起身,身上却还是软绵绵没有力气。
      
      陆见微打算站起来,可蹲着的时间太长了,反而扑在了殷诀清的身上。
      唇上一闪而过的触感让她微怔了下,眸光下移四目相对,“我。”
      
      她抿了抿唇,反而笑了,“脚麻了。”
      
      殷诀清黑漆漆的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动作也没有,陆见微有些无措,但是很快就直起腰扶殷诀清坐起来。
      动作自然,倒也看不出那几分无措。
      
      “陆小姐,”殷诀清的嗓音依旧沙哑,目光清正,“你不必把心思放在我身上。”
      “为什么不必?”
      
      殷诀清:“我会保证你平安。”
      陆见微坐在床侧看着他苍白干裂的唇,走到桌前给他倒水,“我留在你身边也不是完全为了活着。”
      
      “陆小姐,你不喜欢我的。”
      “你又怎么知道?”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吹寒公子讨厌我么?”
      
      殷诀清抬眸,眸光闪过几分晦暗,又淡淡垂下眼睑,“没有。”
      “你看,就算是我害得皇后那般模样吹寒公子也不讨厌我,那么是不是,以后喜欢我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
      
      殷诀清这才眸光清醒地瞥了她一眼,嗤笑一声,“诡辩。”
      
      窗外适时传来观言的声音,“公子醒了么?”
      殷诀清皱了皱眉,“嗯,进来罢。”
      
      观言走进来,将手里端着的药放在桌上,“这是刚刚熬好的药。”
      “嗯。”
      
      殷诀清端起来,闭着眼喝了下去,放下药碗才说:“带陆小姐回去休息。”
      
      观言:“是。”
      
      似乎觉得不够,他还补充了一句。
      “陆小姐可以出府游玩,这里不会干涉你的行动,掀澜轩太安静了些,陆小姐应当也不喜欢。”
      
      言外之意,尽量别在他面前晃悠。
      
      陆见微手指攥紧,殷诀清的毫无所动让她已经不止一次感到无措了。
      不管是她蹲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还是刚刚一触即离的吻,甚至是她的表白。
      殷诀清的表现都平静得好像对待一个陌生人一样。
      
      正常情况下。
      一个男人在听到女孩儿的表白甚至示好,就算是内心并不喜欢,可还是会有怜惜在。
      就算不是怜惜,也不是这样无动于衷的表情。
      
      好像在看一个寡淡无味的表演。
      陆见微甚至怀疑,殷诀清不仅觉得寡淡无味,而且觉得她就是一个愚蠢而不自知还擅自卖弄的蠢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