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陆见微没忍住笑出声来,“越将军莫不是从来没有求过人?”
      
      越湛凝眉瞥向她,“什么意思?”
      陆见微“啧啧”摇头,手臂在身前环抱着,出来时候只穿了薄衣,雨停了风吹着有些冷,“只是觉得越将军这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命令呢。”
      
      她说得十分轻快,只是嘴角轻扬带着嘲讽,眉梢也尽数是挑衅。
      听得越湛眉头越皱越紧,唇也几乎抿成一条缝。
      
      殷诀清咳了几声,观言上前给他倒水,他抿了一口,才道:“澄之,淤牢已经全数交由听枫负责,我已是白身一人,身边只有观言观语二人。”
      
      淤牢——在乱世将数百城联系起来的组织,也是殷诀清一手成立起来的组织。
      陆听枫自从昏迷之后,就再没有听到淤牢的消息,就连号令淤牢的令牌也不知所踪。
      
      越湛上前两步,微低了些头,黑衣在夜色下却也醒目得很,“吹寒,即便是听枫昏睡,你也应当有号令淤牢的手段才对。”
      殷诀清停下自己的动作,手指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大氅,抬眸看到陆见微手臂环抱动作隐晦地摩擦手臂的模样,转头低声吩咐:“去拿件披风过来。”
      
      在场谁才是那个需要披风的人实在是太明显了。
      观言看了眼陆见微,刚想反驳什么,扭头注意到到殷诀清的表情,淡漠清冷的面容,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在。
      他抿唇,低头,“是。”
      平日里再怎么样,主子终究还是主子,尊卑不可越。
      
      等观言离开,殷诀清才开口:“我确实是有办法联系到淤牢的人手,只是并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再听我号令。”
      说完,他又低头咳了起来,比之刚才的轻咳要严重很多,像是压制久了之后开始爆发一样。
      
      陆见微站在原地,有几分紧张地想,也不知道殷诀清的身体撑不撑得到自己攻略完成的时候。
      万一她攻略中途,殷诀清已经重病身亡,那她怎么办?
      
      之前一直知道殷诀清的身子不好,却也没有想到会不好到这种程度。
      只在这里还没有半个时辰,就已经咳了好几次,虽然动作不大,除去这一次其余甚至可以看作是入秋喉咙不舒服。
      
      可是看着他眉头忍不住蹙起隐忍疼痛的模样,根本不是不舒服这么简单。
      
      越湛依旧皱着眉,听到殷诀清的咳声,就要上前,却被观语挡住。
      比起观言的心直口快活泼好动,他要显得稳重很多,两个人原本是双胞胎,默契十分,见殷诀清咳声不止,心下也忍不住有些迁怒,语气冷淡。
      
      “越将军,我家公子说了会联系淤牢的人,只是还需要些时间,越将军要是担心,不如给皇上通信说明大概,或许我们这里虽然没有什么办法,皇后在之前已经告诉了皇上怎么联系淤牢也不一定。”
      
      越湛犹豫了片刻,见殷诀清咳声不止,眉头没有松开,点头,“有劳观语照顾吹寒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军营等候消息了。”
      说罢,他转过身就要带着陆见微离开。
      
      陆见微一个闪身错开了他的动作,笑着后退,一直退到亭子前。
      
      月光将她身上的衣裳照得朦胧,白净面孔携着笑,眉梢浸透了凉意。
      “越将军,怎么说刚刚吹寒公子也是同意了我的条件,你现在这样,我们怕是不合适吧?”
      
      越湛瞳眸深沉,盯着她得意的表情嗤笑一声,再看了眼后面并没有说话的殷诀清,面容更紧绷了几分,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运起轻功离开庭院。
      
      观言恰好拿着披风从外面回来,听到陆见微更加愉悦的笑声,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肤浅。”
      可不就是肤浅,一时小人得志就笑得这么畅快,真是没有想过,明朝若是没有公子在,她要怎么办。
      
      陆见微走到殷诀清身边,想接过观语的手去扶着殷诀清,却被他制止。
      
      “陆小姐,你该知道,我原本是不愿留下你的。”
      面庞俊美的男人已经不在咳嗽,声音依旧低哑,有几分气丝缠绕着,听起来有些模糊。
      
      陆见微收回自己的手,眉梢一挑,展颜笑开,“是啊,我知道。”
      
      “所以你也不必在我身上下什么功夫,”殷诀清叹了口气,站起身,眉梢温淡,“只要治好听枫我就保证你的平安。”
      似乎是漫不经心,可是陆见微知道,殷诀清此刻说的话都是真的。
      
      而所谓的平安,也不是只活下去。
      他也许还会很体面地给她宅子,银钱,让她远走高飞,以后都不需要担心生活。
      
      坦白讲,陆见微如果是原主,这是一个很丰厚的条件。
      听起来也足够仁慈足够满足。
      
      可假如他真的是这样,顶多是一个痴情男配而已,称不上什么反派。
      之所以后来成为反派,完全是因为他在陆听枫醒来,被陆听枫揭发了他所谓的悲悯以及能力,都不过先前是残忍手段。
      淤牢更是翘楚。
      
      而结尾,事情揭露之后的第三天。
      他遣散了所有奴仆,独自在宅子中弹了一曲《和寡》,等宅子外的人闯进去,却发现他已经死于琴案前。
      死时,脸上还带着笑容。
      
      ......
      .
      
      陆见微只是摇头笑着,声音比起刚刚对着越湛时候的冷嘲,多了几分真诚,神情也正色了许多,“吹寒公子,我说的话也并非是骗你,我要留在你身边,也是认真的。”
      
      殷诀清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被观语扶着往房间走。
      昙花依旧开着,只是没有之前的光辉,反而多了些萧索。
      
      临路过从不远处走过来的观言身边时,他说:“给陆小姐找个住处。”
      陆见微回头看了一眼,听到观言的声音,“陆小姐,披风。”
      
      她接过披风披在身上,和观言一起往前走,一路上很沉默。
      或许是因为之前她的冒犯,观言对她十分不满,也不屑同她讲话。
      
      一直带着她走到一个小院才停下来。
      院门牌匾上写着——揽月阁。
      
      陆见微怔怔地盯着三个字看了会儿,被观言出声打断才回过神来。
      “陆小姐,从今儿个开始,你就住在这儿,没事别去打扰我们公子,公子不喜见外人的。”
      
      观言的话说得毫不客气,陆见微低声笑了半瞬,眉目微敛,“有劳了。”
      声音很淡,态度也并不高傲。
      
      观言看了她一眼,却也没看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抿了抿唇,有些别扭地“嗯”了一声。
      
      刚刚对她的态度一点都不好,但是她好像也没怎么在意啊。
      也......没有传言中那么凶神恶煞。
      
      观言再次看了她一眼,这才往殷诀清的院子走。
      
      ......
      .
      
      殷诀清喝过药,躺在塌上看书,烛光跳跃,映在他白得透明的皮肤上,照出几分颓唐。
      
      注意到观言从门口走进来,他合上书页,微眯了眯眼睛,“已经安置好了么?”
      观言走近了几步,回:“安置好了。”
      
      “安置到了何处?”
      “揽月阁。”
      
      听到揽月阁三个字,殷诀清手指紧了紧,抿着的唇在烛光下完全倒映着跳跃火焰的颜色,想到之前那个说不明道不清的吻,盯着书封页的眸光划过几分异色。
      最终,他道:“罢了,既然安置下了,便让她暂且住在那里罢。”
      
      ......
      .
      
      等殷诀清歇下,观言和观语退出寝室。
      观言问:“哥,你知道公子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观语摇头,“不知,我们跟在公子身边也不过两年时间,对于皇后娘娘昏迷前的事情更是不清楚。”
      
      “只是刚刚看公子的模样,似乎不希望陆小姐住在揽月阁啊。”
      “不知。”
      “难道公子是觉得我擅自把陆小姐带到离掀澜轩最远的一处院子所以生气了吗?”
      “别脑补,公子既然没有说什么,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做好分内的事情就好。”
      “也是。”
      
      ......
      .
      
      第二日。
      
      越湛接到完颜烈到了狄城城门口的消息,让人将他请进了军中。
      完颜烈虽然是戎国人,却也没有戎国人那般五大三粗,反而生了一张秀气面孔,十分书生气。
      
      “越将军。”
      还没有走进帐篷,男人的声音就已经先一步从掀开的帘子跃了过去。
      
      越湛起身相迎,表情和缓,“烈王公请坐。”
      
      完颜烈笑着坐下,旁边有侍人为他倒茶。
      他环视了一圈帐篷内,眸中划过几分意外和潜意,“怎么不见裕和公主?莫非华朝依旧同前朝一般,女子成婚前不能见外人?”
      说着,又低笑了声,“之前倒还听说贵朝皇后的事迹,对她十分钦佩呢。”
      
      越湛手指缓缓握紧,想到昨天陆见微的态度,心下有几分烦躁,嘴角却扯出笑,“自然不是,只是裕和公主近日感染了风寒,正在休息,不方便见人。”
      
      “欸,”完颜烈止住了他的话,笑容依旧,“我戎国男子身刚体壮,怎会害怕区区风寒。”
      “既然大家都有诚意建立两国邦交,那么让我见一次裕和公主,应当也不为过吧?”
      
      他虽然笑着,但是已经有了些怒气,甚至就要转身出去,越湛给了站立在一边的将士一个眼神,将士立刻领命走了出去。
      完颜烈注意到,眼底的冷意已经让他手指将桌上的茶杯攥紧,嘴角挂着笑,等着越湛说话。
      
      越湛没有答话,帐篷外却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既然戎国王公要见本公主,本公主即便是身染风寒,也是该见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