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我为求生撩反派》
      文/春听
      2020/9/15
      
      天元二年。
      正值秋日,雨水颇多。
      
      陆见微自殿内往窗外看,天空有乌云势压成顶气势凶猛而来,云层惊雷滚滚。
      破败殿宇墙根处稀拉长着几根杂草,幽幽碧色在阴沉天色小心翼翼隐没身躯,恰是氅换单衣时候。
      
      殿内却安静,原本就只陆见微一个人,静得能听得到她手指摩挲掌心的声音。
      
      不多时,大雨便倾盆而下,雨点打在窗棂上,劈里啪啦地响着。
      殿外廊檐下跑过来了两个躲雨的小宫女,叽叽喳喳说着话。
      
      “你真的打算好了吗?这样会不会有问题啊?”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黄衣的宫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落魄殿门,压低了声音问道。
      
      “呵,”绿衣宫女不屑嗤笑,“这有什么不好的,我都听我那同乡说了,殿里的这位,马上就要被送去北戎和亲了!”
      “我劝你也早点找好退路吧!不然就要跟着她一起去北戎了!”
      
      “真的嘛?!其实她也挺可怜的......”
      “可怜什么啊!害得皇后娘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皇上还留着她做什么!”
      绿衣女子愤愤不平,瞪了一眼殿门,似乎陆见微就站在她面前。
      
      “......”
      
      惊雷不绝于耳,空气中也多了几分泥土与落叶的破败气息。
      陆见微一边听着外面宫女的交谈声,一边从床上站起身,嘴角微微勾起,倒是多了几分兴趣。
      不愿意留在她身边去北戎么?
      
      及至窗边,有一瞬电光紫从眼前忽闪而过。
      
      算算时间,确实到了接到圣旨的时候了。
      陆见微手指敲了敲窗棂,心里盘算着。
      
      她穿到这个世界是第三天,送她过来的那个人说,只要她攻略了文中的反派殷诀清,那么她的弟弟就能得救,她也就能回到原本的世界了。
      
      .....
      .
      
      这是一本古早穿越大女主小说。
      女主陆听枫原本是现代的特工,在被自己的好友背叛陷害致死之后,穿越到了一个叫做禹朝的地方。
      彼时禹朝正值动乱时期,女主深谋远猷,有惊世之才,同男主一起平了乱世,并和他一起建立了一个新的朝代——华朝。
      也终于破除了千难万险,得以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而这本书里的千难万险,主要集中在一个脑残的恶毒女配身上。
      
      陆见微就是那个恶毒女配。
      她是禹朝第一美人,却心狠手辣,从最开始知道女主的时候,就对女主各种陷害,做出了给女主的饭菜里下药,□□,推女主下悬崖......一系列失智作死行为。
      却依旧生命力无比顽强地活着。
      
      甚至在女主和男主就要建立王朝之前去接她离开皇宫,她再次发挥了自己的恶毒属性,将女主从马车上推了下去。
      让女主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就算是这样,她也依然生命力顽强地活了两年之久,才迎来了她生命的转折点。
      
      而她的生命转折点,就是这次——
      
      她被送去北戎和亲后,北戎王将她折磨到半死。
      在北戎王子完颜烈登上王位后,她就被送还给了华朝。
      
      回到华朝却不是折磨的结束。
      她被医仙当作药人给女主试药,一直到女主醒来,她已经是半残之身,满头青丝早就变成了白发,面容更是不复从前第一美人的称誉——看起来如同五六十岁的老妪。
      最后,才终于在一次医仙不在的时候跑出去,却没想到自己体力不支,反而昏死在了路上。
      
      等到路过的樵夫发现她,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她早已没有了呼吸。
      
      文中的不合逻辑之处,因为作者的笔力犹胜,并没有听起来那么不合逻辑,反而变成了读者在文下真情实感的虐点。
      也让陆见微再一次被骂上首页。
      
      甚至即使是在最后,她死之后,很多读者都觉得不够解气。
      
      ......
      .
      
      而文中一身病骨风华绝代的反派殷诀清,此时还不知道在哪里。
      全文围绕着男女主来写,对于反派,除去三年后要死的结局介绍,中间就没有其他描述。
      
      尤其是,在原文里,殷诀清还是喜欢女主的。
      甚至将自己一手创立的淤牢都送给了女主作为贺礼。
      
      正想着,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陆见微心道,终于来了。
      脸上却露出了几分恰到好处的惊慌,从内室走出去。
      
      站在最前面穿着四爪蟒服的大太监一脸高傲,见她居然不行礼,眉头微皱,掐着尖细的声音哼了一声。
      两个宫女听到大太监的哼声,顺着大太监的目光看向站在主殿内穿着一身有些脏的海棠红衣裳的陆见微。
      
      还是没忍住因为陆见微的面容晃了晃神。
      明明她身上没有任何宝石黄金装饰,可是看到她的脸,她的眉眼,她如同搽了口脂的唇,都只觉得自己要被击中了一样。
      
      前朝词作家徐放就曾评价过她的长相——
      “梨花面,海棠红,轻盈柳腰若扶风。
      葱白指,秋水眼,幽香微淡誉千乡。”
      
      陆见微不仅长得好看,还生来就带着体香,香味极淡,因着容态过于侬艳绝伦,风姿绰约,很容易让人忽视她身上的体香。
      
      “陆姑娘,接旨吧。”
      大太监掩饰不住轻蔑之意,嗓音刺耳。
      
      陆见微面色平静,双膝跪地,行礼,“陆见微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有臣女陆见微,曾犯有罪行数数,委实难饶。但念在华朝初初成立,不宜枉造杀孽,且此女前日种种也并非实意,特此封为裕和长公主,即日起,迁居长安宫。
      择日启程前往戎国,为我华朝与戎国结秦晋之好。
      钦此。”
      
      “臣女领旨。”
      陆见微接过圣旨,从地上站起身,脊背挺得僵直。
      
      大太监只看了一眼,就像是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音调抬高,提醒道:“陆姑娘,赶紧收拾收拾东西跟杂家走吧。”
      陆见微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一声,“我还有什么东西是需要收拾的,直接走吧。”
      
      大太监皱眉,有些不满她的态度,不过想到她就要被送去北戎,估计也没有命回来了,撇下嘴角,正色道:“既然如此,那便走罢。”
      
      陆见微抬脚就要步入雨中,黄衣走上去说道:“陆小姐,如今还在下雨,还是等芸枝拿了伞再走吧。”
      
      陆见微颔首点头,站在原地,等着宫女去拿伞。
      
      她虽知道剧情,这几日听着丫鬟们的交谈声,也摸清楚了重要的节点和处境,可对于这里的建筑并不明朗。
      好在这几天她一直在冷宫里,并没有出去,和她相处的两个宫女也不过是在送餐饭的时候过来,所以并没有暴露什么。
      
      可是现在走出去说自己不知道长安宫在哪里,一定会暴露自己。
      
      原主在进宫之前,可是宫里的常客,之后又被自己的父亲嫁入宫中三年。
      
      虽然前朝皇帝彼时不过是一个三岁小儿,到底顶着皇后的称号在那个位置上坐了一年多,一直到一年半前国破,她才被贬到了冷宫。
      就算是一年半的时间,也不至于忘记长安宫的位置。
      
      陆见微脑海里思考着,面上却不动声色。
      等了一小会儿,芸枝拿着两把伞过来了。
      
      见芸枝就要撑着伞走在后面,她开口:“你便走在我身侧罢。”
      芸枝躬身,“是。”
      
      ......
      .
      
      因着伞在头顶,需要在先一步往要走的方向举,有指路的功效,陆见微一路走到了长安宫。
      
      芸枝站在陆见微的右侧,举伞的时候伞面大部分朝着陆见微身上倾斜,到了长安宫时候已然右肩全湿。
      
      长安宫主殿内比起刚刚的殿宇显然要奢华许多,装饰名贵,难得的是前主人的爱护,很容易看得出用心之意。
      
      抵达殿内,内里已经燃起了熏香,是她从前用的味道。
      主殿站了几个人,最开头的那个人见到了陆见微,嘴角撇了撇,压下自己的不以为然和厌恶,姿态高傲地行礼道:“裕和公主。”
      
      陆见微没有理会她的挑衅,只淡淡转身看向芸枝,温声道:“今日天色也不早了,你就早点休息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了。”
      芸枝低头,被雨水打湿了些的手指紧紧捏着伞柄,“是。”
      
      留下菱枝站在原地,低着头脸色晦暗不明,看得到几分轻蔑。
      
      陆见微嗤笑一声,“既然皇上来让你们伺候我,那就不要摆出这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菱枝,你说呢?”
      
      菱枝低着头,“奴婢不敢。”
      知道她也不过是这几日风光,菱枝手指收紧,咬唇收敛了表情。
      
      “是么?”陆见微瞥了一眼她的头顶,语气玩味,“我向来中意你,想必明日择选宫女前往北戎你也是愿意陪同的吧?”
      “奴婢......”菱枝咬唇,眼神愤怒又不甘。
      
      “之前一直在冷宫,你的照顾我都没齿难忘,之后我们也要相互照拂才对呢。”
      陆见微看着她的眼神,这样的捉弄让她心情颇好,“是不是?”
      
      菱枝头低得更低,“奴婢......遵命。”
      
      见她心中恨恨却不得不屈服,陆见微冷漠地回过头,“收拾吧。”
      
      ......
      .
      
      翌日。
      秋雨已经停了,只是风更寒了些,吹得人瑟瑟。
      
      陆见微很早就被芸枝叫了起来,从长安宫一路走到朝觐殿拜别皇帝。
      
      皇帝华司衍正坐在高台,眸光冷沉地看着下首傲然而立的陆见微,想到如今还躺在朝凤宫的皇后,他手指握紧,看着陆见微的表情更暗沉了,带着几分厌憎。
      轮廓分明的脸颊绷着,眸光划过细细长长的嘲讽。
      
      还真是举国之力培养出来的人偶,现在也还是这个模样。
      
      “裕和同朕自有情谊,此番联合戎国,想必也是心有所归才是。”
      华司衍语气稳沉地说着场面话,声音听起来倒也平常,只是语气意味不明。
      
      陆见微冷笑一声,眉梢几分嘲,“那是自然。”
      
      朝臣大多也知道几方纠葛,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了华司衍说的情谊和情愿,只低头作俯首安静状。
      
      华司衍嗓音低沉,不理会陆见微的对线,只是继续道:“此番联戎,便由护国大将军越湛护送,定要确保一路安稳到达戎国。”
      
      越湛站在原地似乎是愣了一下,很快站出来,低头领旨,“臣,领旨。”
      
      陆见微站在原地,身子僵了好一会儿,手指在衣袖中不断握紧又放松,才终于松懈了下来。
      
      护送?
      让女主的裙下臣护送一个害得女主变成植物人的恶毒女配?!
      
      

  •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请收藏,感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