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剖腹产子 四 ...

  •   李华林真有种百口莫辩之感,最后只道:“你刚九死一生,又为我生了孩子,我不跟你计较。你怎么说都行,怎么认定都行,反正,我没有做过。”

      语罢,像生气了似的,转身就走。

      把人气走了正好,楚云梨这些日子精神短,得好好歇着。

      她却不知道,李华林离开后直接去了书房,没多久,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也摸了进去。

      正是张奶娘。

      “送我走吧!”

      李华林抬头看她,揉了揉眉心:“好。”

      张奶娘松了口气,但又觉得不太妥当,她始终放心不下,试探着道:“你觉得梅娘能活吗?”

      李华林希望她死,都说剖腹后的女子活不了几天,可他冷眼看着,罗梅娘好像越来越精神了,真的可以活下去的样子。他皱了皱眉:“不好说。”

      “她已经怀疑你了。”张奶娘咬牙:“要不你……”话出口就有些后悔,说到底这事和自己无关,她转而看向窗外:“送我走吧!”

      李华林点点头,他老觉得罗梅娘怀疑他和张莹莹之间那什么,这事可经不起深究。

      他换了一身衣衫,又让人备马车。

      想着赶紧把人送走,省得节外生枝。他想得美,刚找来管事说出自己的想法,就见管事一脸为难:“刚才老爷说,这两天多亏了张奶娘照顾小公子,他一会儿要亲自谢过。”说着,又侧头看向有些慌乱的张莹莹:“老爷一片赤诚,以小的对老爷的了解,回头肯定有重谢。你家里困难,还是多留两天,就当是帮人干活,反正有工钱拿嘛。”

      张莹莹眼皮直跳,送她回家是李华林是意思,罗梅娘那边从头到尾就没答应。

      她总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我想孩子,想立刻回去。管事,你能不能帮我催催?”

      管事摇头:“家中这么多事,两位主子身子不适,小的不敢多打扰。你还是留下,最好别乱跑。”

      等到管事离开,书房中二人面面相觑。

      走是走不了了。

      管事都这么说,若张莹莹执意要走……她可是因为家里穷才丢下孩子跑出来做奶娘的。如今管事已经明说了会有重谢,她若连银子都不要,傻子都会怀疑。

      “华林,不能这么下去。”

      李华林也知道,他心头慌得很,都有种豁出去先将二人弄死的想法。

      张莹莹见他不说话,一咬牙,低声道:“要不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不行。”李华林打断了她的话,他用只有二人听得见的声音咬牙切齿地道:“我对他们动手,是想让我们过得更好,现在那女人已经怀疑了,甚至已经报官。大人那边就算没有派人盯着,等到父女俩出事,我也逃不了。”

      他可没打算为了父女俩搭上自己。

      说到底,父女俩和他没仇,他做这一切,是为了更好的活着,可不想把自己送进大牢。

      张莹莹欲言又止,还想要劝他动手,可看到他血红的眼,仿佛一言不合就要打人似的,只得作罢。

      *

      楚云梨报了官,并没有对李华林动手,就是清楚他的脾气。

      如果把他捆了,他兴许会狗急跳墙。如今嘛……只能心中焦灼,猜测纷纷。

      就是要让他惊惶不安。

      罗父确实派了人去郊外寻找,李华林也说要去找人。

      不过,前者是真的寻找稳婆,后者就不一定了。

      稳婆确实住在郊外的亲戚家中,这两天跟新媳妇似的,那是能不见人就不见人,只有少数两户人家知道稳婆上门做客的事。

      村里没有秘密,罗父铁了心找人,派出去的人都挺精明,也舍得花钱。两日后,就已经得知了稳婆的行踪。

      稳婆可牵连着家中主子的性命,底下的人不敢擅自做主,一边盯着稳婆所在的那户人家,一边派人回来报信。

      彼时,罗父正在女儿的房中。

      突然发现女婿不是个好人,罗父心头难受得很。不过,最近女儿日渐好转,相比之下,前者就算不得什么了。因此,罗父的心情还算不错。

      听完了管事的话,罗父霍然起身:“将人给我抓回来。”

      楚云梨眯起眼,道:“爹,让他们去请李华林的人帮忙,最好是将人交到他手中。”

      闻言,罗父一脸的不赞同:“万一他灭了口呢?”

      楚云梨笑着反问:“难道稳婆不该死?”

      稳婆生生将她的肚子剖开,确实该死。罗父皱着眉,不赞同道:“咱们直接把人抓回来送往衙门……”

      “李华林此人诡谲,可能会被他逃脱。”楚云梨认定他是凶手,可衙门的大人不这么想,外人眼中,夫妻二人两情相悦,是这城里有名的贤伉俪。最后,这罪名可能会落到稳婆身上,这和楚云梨的初衷不符。

      罗父哑然,试探着问:“你怎么想的?”

      楚云梨眼神意味深长:“我等着他接到稳婆后灭口呢。”

      沾染上了人命,还是在楚云梨眼皮子底下动的手,李华林想要逃脱,那是白日做梦。

      罗父面色复杂难言:“真的是他吗?”

      同处一屋檐下已经几年,罗父是真的把女婿当成了家人。

      楚云梨偏头看他:“爹,如果不是他,他接到稳婆之后,不会有丝毫私心。一定会将其扭送到衙门……毕竟,他那么看重我,为了我甘愿入赘。不是么?”

      罗父恍然。

      李华林对女儿用情至深,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如果他和稳婆没有暗中勾结,女儿被剖腹之事真的与他无关。他一定也想知道真相,可能会审问稳婆,但绝对不会让稳婆死。

      于是,焦头烂额的李华林很快就得知了稳婆的去处,得知是罗父的人找到的,他心头顿时一阵后怕。

      如果罗父精神好些,或是没那么相信他。如今稳婆大概已经被扭送到了衙门。他想要亲自去见人,可刚好罗梅娘派人过来说,有要事与他相商。

      捏着自己大把柄的人,还是得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李华林不想再落人把柄,这灭口的事……他打算自己来。于是,当即吩咐人去将稳婆带回,自己则去了主院。

      “梅娘,你找我?”

      楚云梨已经能半靠在床上,面色虽然苍白,可精神已经好转许多。

      说实话,李华林看着这样的她,心头慌得很。

      不都说剖腹后活不下来吗?为何罗梅娘不死?难道她真的命不该绝?

      “李华林,我听说稳婆找到了,对么?”

      李华林眼皮直跳,罗父以前很心疼女儿,如今罗梅娘险些死了,这种事难道不该瞒着不让她伤神?

      “是找到了。”李华林也不想说实话,但人是岳父找到的,他瞒不过去。

      “我这两天精神好了点,想要亲自审问。”楚云梨一字一句地道:“我和稳婆无冤无仇,之前从未见过的她,这些年我还帮了不少人,我实在想不通她为何要对我动手,我也不愿相信你是幕后主使,一会儿人接回来之后,直接将她送到这里。”

      语气不容拒绝。

      李华林慌得险些跳起来,好半晌才稳住心神:“梅娘,你还在病中,得好好养伤,千万不能费神。稳婆那里,你就交给我吧。”

      楚云梨似笑非笑:“万一她死了呢,岂不是死无对证?”

      李华林心思被说中,若不是还有两分理智,真就溜了。

      可他知道不能,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稳住:“梅娘,我也不希望有人害你,你信我。”

      楚云梨摇头:“我不信。”

      李华林:“……”

      这女人真的怀疑他了。等到稳婆一回来,那可是个容易被利诱的主,万一说了真话……他怎么办?真被罗家父女送上公堂,他这辈子就完了。当即越想越慌,急忙道:“我们是夫妻……”

      此时的李华林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楚云梨冷眼看着他的慌乱:“我只是想知道真相,不想做个糊涂鬼。你若是没有动手,更应该将她送到我面前才对。”说到这里,她摆摆手:“我得养会神,免得一会儿没有力气审问。你去外间坐会儿吧!”

      李华林恍恍惚惚出门,可他哪里坐得住?

      他看了一眼薄纱后的内室,在父女俩知道真相后,把他送上公堂和惹父女俩怀疑中选了后者。当下找来了人,低声吩咐了几句。

      反正父女俩已经怀疑他了,如果稳婆死了,只会更怀疑他。

      可若稳婆不死,他就完了。

      此时的稳婆已经被带往城里,她不愿意来,可那些人很强势,她不得不来。

      稳婆心头很慌,明明下手那么重,她真心以为罗梅娘会死,做梦都没想到她还能活过来……心中正一片惶然,突然听到马儿嘶鸣一声,然后,马车猛地蹿了出去。猝不及防之下,稳婆向后一倒,头狠狠撞在了车壁上,疼痛传来的同时,她只觉眼睛发花,分不清今夕何夕。

      等她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知觉回笼时,只听到外面传来阵阵惊呼,马车摇晃得厉害,根本坐不住人。

      照这么下去,她肯定没法脱身……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只听得“砰”一声,她整个人狠狠飞了出去,又被马儿踩了两脚,当场就喷了血。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剖腹产子 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