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第 31 章 ...

  •   突然被这一幕惊吓到的古止刚准备本能的张嘴呼救,便被身后的段聪烈及时捂住小嘴,一个箭步挡在了自己身后。
      
      那个持刀男子也因突然出现在台阶上的两人目光变得忽然凶狠了起来,同时抬头疾呼了句,“敢喊,我就杀了她!”
      握着的刀刃进一步逼向了被牵制着的林璇歌的脖子边上。
      
      见到段聪烈的一刹那,原本已不抱任何希望的林璇歌不禁热泪盈眶,无法言语的她用无比祈求的目光本能的望着他。
      
      待身后的古止冷静几分后,段聪烈遂沉着脸迈着略微沉重的步伐沿着台阶下行。
      
      “别过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角落里的男子凶神恶煞的仰头看向他,脸上的青筋明显地抽搐着。
      
      “哈。”段聪烈那原本严肃的面孔突然裂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怎么个不客气法?立马杀了她?还是带着她一起跳楼?”
      
      说话间他不着痕迹的用眼球斜了斜右侧窗外。
      他在下意识的判断着这里的楼层高度,如果真的出现后一种情况,想知道生存的可能性有多大。
      
      大概是迫于他带来的巨大压力,男子握着刀柄的粗糙大手不由的一紧。
      
      嗯。。随后林璇歌扭着娇弱的身子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紧接着她白嫩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醒目的血印,很明显是被刚才那抽搐的一刀伤到了。
      
      台阶上站着的古止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右手紧紧的抠着身旁的楼梯扶手,看起来精神紧绷。
      
      在见到林璇歌出血的脖颈后,心口不由跟着一紧,她好想此刻自己可以跑出去大声呼救。
      
      想到这里,她左手悄悄的伸进裤兜试图摸索着自己的手机,看看是不是有机会可以发信息或干点什么。
      
      因怀里人儿的低哼声,此时男子低头紧张的看了眼林璇歌,又立马抬头望向段聪烈轻声道,“她受伤了,这都怪你。”
      
      见状段聪烈忙将放在两侧的双手抬起在胸前,同时停下了脚下的步子,这时他已和对面的两人站在了同一水平线上。
      
      “还有你,管好自己的双手。”忽的男子警觉的目光射向台阶上的古止,似乎看出了她心里的小九九。
      
      段聪烈也快速回头,冲她做了个轻微摇头的动作。
      
      很明显此时的男子已失去理智,不能再有任何刺激他的行为发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无奈的古止只能将双手无力的抱在胸前,显示自己在认真听话,任时间一分一秒的静静流淌。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她么?”段聪烈深邃的目光紧锁着对面男子的表情,重新开口。
      
      持刀男子先是一愣,随即低头眼含疼惜的瞥了眼出于惊吓中的林璇歌,然后悠悠的抬头突然扬起温暖的笑容,
      “我没有想杀她,我只是太喜欢她了。不,我们全家人都喜欢她,都喜欢听她唱歌。
      我也跟她说了,我会娶她的,会对她好的。”
      
      到此,段聪烈基本明白了大概。
      
      他低头垂目笑笑,然后继续抬头审视着他。
      
      “你笑什么?”男子不悦的皱眉,语气不善的喊了句。
      
      轻轻的段聪烈将双手环于胸前,右手有节奏的在自己微翘的下巴上点了点,带着似乎可以看破人心的墨色眼眸好笑的望向他,
      “你说你喜欢她,可却在做着伤害她的事情。你看,她脖子上的血印不就是你刚才划伤的么?”
      
      慢慢的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指向林璇歌脖子受伤的位置。
      这一抬手,他与两人间的距离更进了一步。
      
      身后的古止紧张的看着这发生的一幕幕,她大概知道了段聪烈的想法。
      
      看来他是想通过说话来分散该男子的注意力,同时最好在能击溃他的心理防线的基础上趁机救出林璇歌吧。
      
      但还没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禁不住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脏激烈的跳动着,抱在胸前的手臂也用力不少。
      
      很明显男子的脸上呈现出了意料之中的痛苦表情,他顺着段聪烈的手指低头向林璇歌的脖子望去,看见那顺着白皙的曲线流淌下来的刺眼血液,眼眶里不由泛起红晕,手指尖也跟着颤了颤。
      
      见状,段聪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刚才已伸出的右手一拳打掉了男子手中的利器,同时飞身一个旋转踢落在了男子的脖子上,然后眼疾手快的用左手拉出了刚被钳制着的林璇歌。
      
      男子不堪重力迅速倒地,林璇歌失去重心跌落在了段聪烈的怀抱里。
      
      见成功救出了林璇歌,古止开心的跑向段聪烈身旁。
      
      “你还好么?”蹲在地上的古止低头关心的询问着林璇歌。
      
      慢慢的她睁开了双眼,微微的点了点头。
      
      古止突觉头顶一片暗影忙抬头,只见刚才倒在地上的男子已不知何时挣扎的站了起来,并且手里握着刚才那把刀正疯狂的朝段聪烈背后袭来。
      
      “小心。”她话音落地的同时,段聪烈已风驰电掣般的转身再一次赤手空拳握住了那把向自己涌来的刀刃,瞬间左手鲜血直流。
      
      他右手一个用力下拳,男子晕倒在地。
      
      “你怎么样?”带着哭腔的古止闪电般的冲身上前,紧紧的握着那只鲜血直流的左手。
      
      刚才思绪已慢慢回炉的林璇歌随即一通电话拨了出去,不一会儿正四处寻找她的经纪人还有公安人员一一到了现场。
      
      现场简单处理完两人的伤口后便去了警局录口供。
      
      不出所料,劫持林璇歌的那名男子正是她的疯狂粉丝。
      该男子已喜欢她很长一段时间,通过各种途径打探她各种信息,最终尾随来到该酒店,并趁其一人上洗手间期间劫持了她。
      
      出了警局,古止不放心的看着段聪烈,眼神里有着满满的心疼,“去医院看看吧,万一严重了就不好了。”
      
      段聪烈低头笑笑,安慰了她几句,两人刚准备一同打车去医院便被身后的林璇歌表妹兼经纪人季晓静叫住了。
      
      “一起去医院吧,她的伤口也需要再处理下。”季小姐叹了口气,指了指身后的车子。
      
      其实她和段聪烈之间也相互认识,他们曾经同一所高中,这个校草学长的大名她早有耳闻,更何况还和自己的表姐有过一段过去呢。
      
      段聪烈刚准备开口拒绝,一旁的古止却率先应了下来,并抬步向后面的车子走去。
      
      打出租车哪有坐私家车方便,再说他的伤也需要尽快处理,顾不得那么多了。
      
      七座的大车上氛围相当奇妙,段聪烈和古止坐在最后一排。
      季晓静坐在副驾,林璇歌则一人坐在中间一排。
      她忍不住回头瞥了几眼后排的两人,几次欲言又止。
      
      “林小姐,你是有什么话想说么?”古止的声音在昏暗的车厢里响起,如同清晨山上的钟声般悦耳、明脆。
      
      低头的林璇歌看了眼地面,然后慢慢转身含情脉脉的看向那个心目中的男人,随即感激的开口,“今天谢谢你了。”
      
      此刻的段聪烈一手握着古止的小手,扬起他那微弯的嘴角,目光平静道,“举手之劳,换谁都会挺身而出的。”
      
      林璇歌微弱的目光不由抖了抖,是呀,他是个军人,他之所以这么做也仅是出于本能而已。
      
      她转眉看向紧靠着男人的女孩,那充满朝气的青春面孔上似乎闪耀着属于胜利者的光芒。
      
      见林璇歌一直盯着自己,古止不由伸手摸了摸脸颊,“林小姐,我脸上是有东西么?”
      
      回过神来的林璇歌没有说话,转头静靠在身后的椅背上看着黯黑的窗外。
      
      经过一系列的消毒,打了破伤风抗毒素,并缝了几针后段聪烈的伤口算是处理完了。
      
      “医生,这个严重么?”古止皱眉不放心的问了声。
      
      “都这样了,还能不严重么?一般人有几个受得了。”带着口罩的医生一脸正色道。
      
      “还好哈哈,谢谢医生,你要吓着我女朋友了。”见女孩原本就皱着的脸颊瞬间又少了些血色,段聪烈不忍的抬手搂了搂她的肩膀开着玩笑。
      
      医生无奈的瞅了眼身旁的两人,同时摘着带在手上的橡胶手套不悦道,
      “一周后来换一次药,到时需要看看伤口恢复情况再说。”
      
      “好,感谢同志。”段聪烈乐呵的回了句,不自觉的敬了个军礼。
      
      随后,两人和季晓静打了声招呼便打车回了公寓。
      
      “你刚才在车上是故意的吧。”躺在床上,段聪烈轻搂着怀里的女孩开口。
      
      “有么?”古止装傻般的抬头,“这么明显呢?你心疼啦!而且,你这次举手之劳代价可不小呢。”
      
      “丫头。”男子说着不悦的翻身低头压上了她的唇。
      
      考虑到他手上还有伤,古止不敢轻易反抗,任由他允吸着自己的唇齿。
      
      不知过了多久,段聪烈突然抬头弯起眉眼戏虐道,“好甜!”
      
      “甜你个大头鬼。”古止趁机从他的怀抱里潜逃而出,不满的哼了句,“都受伤了,能不能安分点!”
      
      “谁让你刚才乱说话的!”那厮说着用手轻佻的在她下巴上快速捏了下,随即附在她的耳边轻语,
      “我只心疼你,特别是床上哼哼唧唧求饶时的你。”
      
      女孩瞬间撅起小嘴巴,不满的伸手挑起杯子蒙在了脑袋上,求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