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告白 ...

  •   晚上十一点,许随洗漱好躺在了床上,她正看着第二天的课表,学姐来抽查寝室。宿舍只有她和梁爽两个人,还有一个是柏瑜月,迟迟没有回来。
      
      柏瑜月从搬进来第一天就对自己的领地进行了划分,还特别强调她有洁癖,让她们的东西别挨着她的放,也别碰她的东西。
      
      梁爽对此颇有微词,但柏瑜月除此之外也和她们没什么矛盾,毕竟还是同班同学,她还是帮了忙。
      学姐来查房的时候,梁爽佯装惊讶:“哎呀,我忘了,我们老师有事把她叫出去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学姐,这样行不行,我让她回来去你那销个假。”
      
      “行,那你们早点睡觉。”学姐说道。
      
      送走学姐后,梁爽感叹:“柏瑜月也太胆大了吧,出去约会这么晚还不回来。”
      
      许随把手机放下,脑子里出现两人傍晚亲密的一幕,心底又像被丝线缠住,透不过气,她垂下眼睫:“应该快回来了。”
      
      她不太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看向对面空荡荡的床铺,说道:“听说明天新室友要来了。”
      
      许随当时是比较晚报名,她们才被分到同一个寝室的,还有一个床铺是空着的,听说这个同学请假了一个月的病假,明天才到。
      
      “听说是动物医学系的,多好啊,解救小动物,早知道我也选这个专业了,当初脑子浸了水才会选这么苦逼临床医学,还才一个月,我头发就开始秃了,恐怕到毕业时,我已经变成阿哥了。”梁爽说道。
      
      “那……我给你下单个生发灵?”许随语气试探。
      
      “嗯嗯,康桑思密达!”梁爽冲她比心。
      
      许随笑出声,刚才发闷的情绪被冲淡了些。两人正聊着天,这时柏瑜月推门而入,梁爽跟她说了销假的事,柏瑜月心情看起来不错,还冲梁爽道了谢。
      
      次日,新室友驾到,身后还跟了两个扛着大小行李的男生。新室友戴着副墨镜,一身名牌打扮,身后两位男生正要跟进来。
      
      新室友伸手食指一晃,语气认真:“女孩子的闺房是你们这些臭男人能进来的?”
      
      两位男生闻言一僵,提着行李前也不是退也不是。新室友从包里摸出几张红钞票递给他们,爽气地说:“就放门口吧。”
      
      “行,胡小姐,我们先走了。”
      
      寝室只有许随一个人,她恰好在看书,听到声响后,把书合上,走过去:“我帮你。”
      
      两人一起帮行李拉进来后,新室友摘了墨镜,距离感一下被打破,自我介绍:“你好呀,我是动物医学(三)班的胡茜西,你可以叫我西西。”
      
      许随这才看清她的样貌,漫画齐刘海,眼睛很大,脸颊还透着婴儿肥,身材有点微胖,看起来爽朗又可爱。
      
      “临床医学(一)班,许随,你叫我什么都行。”许随说道。
      
      胡茜西是第一次离家住校,收拾东西根本不得章法,最后套被套的时候整个人都钻进了床单里,一边套一边骂骂咧咧,最后也没套成功。
      
      许随有些哭笑不得,拍了拍她:“我来帮你。”
      
      被套经许随的手后,一下子变得整齐了。收拾完寝室后,许随又陪着新室友去注册校园卡,买生活用品。
      
      全程许随没有半句怨言,胡茜西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看起来外表乖巧,做事却相当有条理性的女生。
      
      至此,胡茜西就成了许随旁边隐形的人型挂件,成天随随长随随短,还忍痛把她爱豆的裸.照分享给她看,美其名曰——在爱豆的见证下,她交到了一个好朋友。
      
      许随抬起嘴角,她也喜欢胡茜西,开朗又可爱,最后两个人也日渐亲密起来。
      
      周五,许随和梁爽吃饭,在二食堂的时候,她惦记着在寝室还没吃饭的胡茜西,便发信息给她要吃什么,打算帮她打包一份回去。
      
      发完消息后,许随放下手机,专心吃饭。没一会儿,梁爽有些激动得推了推她的手臂,压低了声音:”艹,快看,柏瑜月的男友现身了。
      
      “日,周京泽。”
      
      许随僵了一下,机械般地抬头看过去,食堂人声鼎沸,一眼就看到了他。柏瑜月男朋友陪着她排队。柏瑜月打到饭后,端着银色的餐盘转身。
      
      男生在她左侧,双手插着兜,姿态漫不经心。柏瑜月时不时地抬头对他说话,看向他的时候眼睛亮如星星。男生低下头,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扯了扯嘴角以示回应。
      
      倏忽,有人擦着肩膀差点撞到柏瑜月,男生极快地抬手,揽住她的肩膀,皱眉叫她看路。
      
      许随胃里开始泛酸,吃不下东西,她垂下眼,低头嚼着饭粒,食之无味。
      
      两人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恰好就在她们斜前方,许随只能看见他的侧脸。
      
      梁爽还在悄悄盯着两人看,男生太出色,坐在那里没一会儿就引来一阵路人的侧目。
      
      梁爽一边看一边感叹:“你看,柏瑜月的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了,不过也是,我要是找到长得帅还这么牛逼的男朋友,不得开心死。”
      
      “我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周京泽,听说他换女朋友的速度很快,最短不超过一个月,最长不超过三个月,你猜这次柏瑜月能在他身边待多久?”梁爽拨了一下餐盘里的豆角,一脸的八卦兮兮地问道。
      
      “你怎么知道他叫周京泽?”许随不想猜他女友的保质期,随口问了一个问题。
      
      “那当然啦,我不是说要找个飞行员做男朋友吗?一早就混进京航的论坛了,他们学校好几个出名的大帅逼我全都掌握了一手资料。再加上,柏瑜月高调的性格,班上谁她不知道她谈了个厉害的男朋友,”梁爽用筷子敲了敲门,跟说书一样,“要不要听我细细把八卦道来?”
      
      许随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周京泽,大帅逼一枚,身高185,京北航空航天大学飞行技术专业大一学生,这个人牛逼的地方在哪你知道吗?”梁爽抛出问题,要跟自己的听众互动。
      
      许随配合地摇了摇头,梁爽继续说道:“据说他母亲是一位知名的大提琴家,父亲好像是做生意的。我听说高中的时候,他本来是一名音乐艺术生,学大提琴的,准备高考结束后去奥地利留学专攻音乐的,结果你猜怎么着?”
      
      “大帅逼一身反骨,忽然改变意向,选择留在国内学习飞行,还是作为文化生的身份,以优异的高分考进京航。”梁爽说道。
      
      “他外公是国家飞行器制造的工程师,不过现在早已退休好几年,外婆是高校的音乐教授,这样的背景,感觉他学什么都不会差,”梁爽说着说着叹了一口气,“真羡慕这种人,做什么都很优秀,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你也很优秀呀,除了头发少点。”许随安慰道。
      
      梁爽笑出声,她没想到许随看起来这么乖得一人,还会冷幽默。梁爽又想起了一个八卦,低声说:“我看贴吧上说,周京泽在高考前为了体检通过,还特地去把纹身洗了。我觉得有点假,吹得吧。”
      
      “不是,是真的。”许随忽然出声,语气坚定。
      
      梁爽呆了两秒,然后冲她挤眉弄眼:“你怎么知道是真的,难不成你也悄悄关注他,你喜欢他啊?”
      
      被人无意戳破少女心事,许随正喝着水,闻言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起来,脸涨得通红。梁爽立刻抬手给她顺气。
      
      许随和周京泽都是天中的,两人是同班同学,她实在不是有意隐瞒,但解释起来很麻烦。
      况且,她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周京泽应该不记得她了。
      
      许随看了一下不远处的两人,柏瑜月正在吃饭,周京泽懒散地背靠座椅,拿着手机低头玩游戏,明显是过来陪她的。
      
      他的另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手背的淡青色血管明显,修长又干净。
      
      “我猜的,你看,他手背有一块白印,明显是洗了纹身留下来的。”许随里灵机一动。
      
      梁爽回头一看,周京泽的手背上果然有一个突兀的白印,看起来像纹身刚洗不久。
      
      “细节大师。”梁爽朝许随竖起了大拇指。
      
      吃完饭后,许随回到寝室,顺便给胡茜西打包了一份鲜虾滑蛋饭。胡茜西立刻抱住她,哭道:“谢谢我的随随!”
      
      许随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走到书桌前拿书的时候神色有些犹豫。因为一个星期前在天台上撞见他与别的女生暧昧风月,她已经好几天没去天台了。
      可心底终究害怕看见那一幕,许随最后选择去了图书馆。
      
      晚上,许随做了几套习题,背了部分医学知识从图书馆回到寝室,胡茜西正坐在床上给她的脚涂指甲油,葡萄紫的颜色,还有亮晶晶的闪粉在上面。
      
      “随随,要不要涂?”胡茜西朝她晃了指甲油。
      
      “还是算了,”许随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我怕我忍不住抠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胡茜西忍不住笑,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毛病。
      
      许随一脸无辜,她有强迫症,如果涂了的话,她真的会忍不住抠掉。去年过年的时候,小表妹强行拉着她去做指甲,结果不到一天,指甲被许随扣得跟秃头的大爷一样。
      
      “对了,随随,明天周六你有空吗?”胡茜西拧紧盖子,问她,“能陪我去京航一趟吗?我有东西在我舅舅那,要过去一趟。”
      
      “有,我陪你去。”
      
      周末,胡茜西睡到中午,两人收拾了一下一起出门,经过食堂时,许随正要过去。胡茜西拉住她,朝她眨了眨眼:“别去了,有人会请我们吃饭。”
      
      京航就在她们隔壁,走了大概十分钟就到了校门口。可是他们学校实在太大了,她们转了半个小时都没找到飞行学院在哪。
      
      胡茜西发微信语音吐槽:【你们学校是埋了什么宝藏吗?跟龙岭迷窟一样,防谁啊,我人都走晕了。】
      
      不知道电话那头发了什么消息,胡茜西熄了手机屏幕,扭头说:我舅舅说来接我们,让我们等着。
      
      不到十分钟,胡茜西好像看见新大陆一般,眼神兴奋地冲对面挥手:“舅舅,我们在这!”
      
      许随站在一边正看着京航的宣传,闻言扭头看过去,然后她看见了周京泽。他站在最中间,身后众星捧月地跟着几个男生。周京泽手指夹着一根香烟,步调闲适弛缓,几个人围着他谈笑风生,他的最神情放松,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她怎么也想不到是他。
      
      她瞥见他指尖的猩红,随着周京泽越走近,他的眉骨,挺拔的鼻梁越来越清晰,她的心跳得很快,像那一抹猩红,微弱但控制不住地燃烧着。
      
      周京泽显然也看见了他们,拿着烟的手冲同伴们抬了一下手,然后朝她们走来。周京泽身边站着一位男生,在两人离得比较近的时候,挑眉故意说道:“哟,这不是茜西大小姐吗?”
      
      茜西茜西,听起来就像她欠死,胡茜西三两步跑过去,给了男生一拳,拧着眉说:“盛南洲,说了别这样叫我,你不想叫全名可以叫我的英文名tracy。”
      
      “我看你是欠抽。”盛南洲语气认真。
      
      周京泽见是两位女生,掐了烟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周京泽走到她们面前,嗓音掺着一点吸烟过后的嘶哑,问:“吃饭了吗?”
      
      “没呢,我就等着你这句话,”胡茜西想起什么,挽着许随的手臂,“对了,这是我的室友,叫许随。”
      
      按正常的交往理数来说,应该是许随这个时候主动说点什么,可两人靠得太近,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周京泽看着眼前的女生,熟悉感在大脑一晃而过,飞快且抓不住,他皱了一下眉,瞭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声音是摩挲后的颗粒感,低沉又好听。
      
      “你好,周京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