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王子腾到 ...

  •   第四章王子腾到
      
      也就是在王志信心急之下纵身往上跃起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他只是提气居然轻轻一跳,居然就直接窜上了接近三米高的院墙,这在上辈子他异能巅峰的时候都完全做不到的。
      
      毕竟,他觉醒的元素类异能虽然也可以强身健体,但是毕竟不如那些直接强化了身体的异能者在体能上要占优势。
      
      可是,这具身体却是非常轻易就做到了这一切,而且中途都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借力点,就那么一下子就轻松跃了上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猛地想起来,这身体的原主人可是习武多年的。
      
      要知道原主可是生在边关长在边关,那里一直都是民风彪悍,不管是男女老少,基本上人人都会舞刀弄枪的来那么两下,也就是他母亲那种被人专门训练出来的女子才会那么娇柔无力的。
      
      王子腾虽然不接他们母子回京,但是每年给的银钱可是非常充裕,同时也让手下的官员照顾他们一二,所以,在王志信的强硬要求以及软磨硬泡之下,他娘也给他花高价找来了最好的师傅,从五岁起就开始练武了。
      
      虽然这身体的原主读书的时候喜欢耍滑头,可是在练武这件事情上却从来不敢懈怠,毕竟,虽然大庸跟匈奴两国之间没有大的战争,可是基本上每年边关小战斗不断的,就王志信认识的周围邻居家,几乎每年都有人家里的男子为守城而死的。
      
      这身体的原主虽然没有完全练出内家真气来,但是也已经有了初步的气感,就差那么一层窗户纸,捅破以后功夫就能一日千里了。
      
      原本小孩儿是完全没有经历过人间险恶,对人的想法都太美好了,经过这次生死劫难,内里又换成了在末世挣扎着生存下来的王志信,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早就被捅破了,经脉中也已经有了内力的气息,只要在找一本适合他修炼的内力功法,武功绝对可以直接上升到很高的层次。
      
      这王志信虽然功夫不错,不过也是因为他母亲从小就给他讲王子腾是个大英雄,王家又是如何如何显赫的事情,以至于小孩儿对于王家充满了敬畏,回到大宅后都是缩手缩脚的,尤其是不敢让人知道他会武功这件事情,就怕人家说他粗鄙。
      
      在加上柳夫人的故意捧杀,以至于王志信在王家的府中完全没有人会找他麻烦,同样,他会武功的这件事情就彻底的被小孩儿隐藏起来了。就连每天清早练功的地点都换在了自己房间中,那宽大的厅堂只内了。
      
      虽然这原主功夫不错,但是因为生长在边关,完全不识水性,而且之前又被王仁故意灌了个酩酊大醉,加上对于王仁跟王熙凤根本没有一点儿提防之心,这才会不知不觉间着了他们的道,等到发现的时候早已经为时已晚。
      
      王志信爬上墙头之后,这才看清楚了,原来里面的场面跟他之前猜到的完全不同呢,真是关心则乱啊!
      
      他之前听到他母亲贴身侍女的声音并不是被人打了的惨叫,而是正在揍人的时候发出的怒喝之声呢!
      
      “对啊,这个兰姨可不是普通的丫鬟下人,她可是功夫不错呢,我怎么给忘了!不要说那柳夫人带来的丫鬟婆子了,就算是她府中的那些个下人侍卫,十个八个的恐怕都不是兰姨的对手!”王志信在墙头上看着,脑海中已经快速的翻出了对于这个兰姨的记忆片段。
      
      这兰姨可不是他娘买来的下人,而是一个边关小县城守城武将家中的闺女,在一次匈奴人冲破了他们那座县城,并且在城内外烧杀抢掠的时候,她可是一个人提刀,不断的伏击就杀光了整整一队人,三十个匈奴骑兵呢!
      
      只不过也因为那次的事情,使得她身受重伤,要不是正好被出门有事的王志信的母亲赵如画路过救了,恐怕也是性命难保,可即便如此,大夫还是说,她因为肚子上的一刀被砍得太深,伤到了子宫,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在生儿育女了。
      
      就在她养伤的那段时间,才刚回走路的王志信正是一个好玩的胖乎乎的小团子,已经全家都被人杀光,无处可去的她从此就留在了他们府上,并且成了赵如画名义上的贴身侍女,让王志信管她叫兰姨,彻底告别了过去的一切。
      
      “来人,快来人啊!你一个下人还反了天了!还敢对我的人动手!简直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今天不弄死你我都不姓柳!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呢!还不赶紧动手,把那个贱人赶紧给我抓住!”
      
      柳夫人气急败坏的站在院子里高声的尖叫怒吼着,那癫狂的模样跟平日地端庄典雅贵气逼人的当家主母完全是判若两人。
      
      王志信就看到周围街坊四邻一个个的头探出脑袋来查看究竟,那柳夫人带来的丫鬟婆子可都不是省油的灯,此刻不但不藏着掖着,反倒在大肆的宣扬赵如画的身份。
      
      总归就是什么难听往什么说,一会儿说是番邦出身的歌姬,不知道跟了多少人,只是自家老爷心肠好就被赖上了,一大把年纪没钱赎身于是就骗着自家老爷把她包养起来当个外室。
      
      一会儿又说什么,她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野种回来,还想要冒充老爷的儿子,可惜被夫人识破了,这才打上门来,要她好看。不一会儿的功夫,这巷子内外全都是不断的窃窃私语之声。
      
      要知道,这赵如画一个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的带着几分外族特色的异域美女本就显眼,再加上她带着丫鬟仆妇还有管家本就搬来这里没多久,还是租赁的房子,又没有男主人,早就让周围的邻居窃窃私语,没少议论了。
      
      如今在被柳夫人这一番闹腾,那更是坐实了他们之前那些嫉妒扭曲之下的龌龊想法,用了都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赵如画的名声就被他们一传十十传百的彻底败坏了,甚至是越传越凶,到了最后,什么妖精鬼怪全都被传出来了。
      
      王志信默默地趴在墙头上,心里已经对那柳夫人厌恶至极了,要不是灵魂刚刚俯身时间不长,对于上辈子自己最擅长的水系异能转化为冰系还没办法熟练应用,他这会儿都想直接一个碎冰锥,彻底扎死这柳夫人算了。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啊!”王志信心中默默地说想着,那扒着墙头的手指在不知不觉间扣得更紧了,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他的双眼早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色。
      
      随着柳夫人的大喊,原本跟着她过来,只是负责保护她安全的那些个家丁跟侍卫也从外面冲了进来,看着被打翻了一地的丫鬟婆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朝着兰姨冲了过去。
      
      跟那些丫鬟婆子只会抓挠可不一样,家丁们手中可都拿着短棍,侍卫们更是带着刀的,眼看着随手拿了院子里一根晾衣杆的兰姨肯定要吃亏了,王志信也已经从墙上扒下来几块儿碎砖头,就算是暴露也在所不惜了。
      
      也不知道是出自于原主灵魂的影响还是什么,在看到那么多人朝着这身体的母亲赵如画冲过去的时候,王志信就把之前那些准考察王子腾,自己并不出面的打算忘到了九霄云外。
      
      也就是在王志信已经拎起了一块儿砖头,即将要出手的时候,巷子外面传来了一阵慌乱急促的脚步声,甚至还伴随着马蹄声。紧接着,一对穿着节度使大营服装的兵丁就已经冲了进来,二话不说的就搡开了在巷子中看热闹的众人。
      
      其中更是有一个小队人马二话不说就直接冲进了院子里,不由分说的直接分开了正在打斗的两边儿的人,那些柳夫人带来的王家的家丁跟侍卫,一看到这些士兵,更是一声不吭的快速躲到了柳夫人身后,就怕慢了一步就会成为了这内宅争斗的牺牲品。
      
      “踢踏踢踏踢踏……”随着马蹄声由远及近,就见一身官袍的王子腾脸色铁青的骑在高头大马之上,快速冲了过来,一直到了府门口都没有下来,而是弯腰直接骑马进入了院子之中。
      
      “你们都给我滚出去!”王子腾进来以后,直接对着那些躲在柳夫人背后的家丁跟侍卫就是一声怒斥。
      
      那些人连头都不敢抬,一个个灰溜溜的窜出了门,最后一个甚至还细心的直接把大门关上了,彻底断绝了外面的人向里看的心思。
      
      “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来这里?”王子腾在看向柳夫人的时候,语气虽然不算太好,但是明显比起刚才对那些下人要软了不少。
      
      “老爷啊,您可来了!我之前也跟您说过,那王志信可是咱们这一房唯一的一颗独苗啊!我让他留在王家不让他来见这女人完全是为了他好!之前我对外可一直都说他生母早逝,身体虚弱,经过高僧的批命,这十六岁之前必须要养在清净地方,不能见外人才能平安长大!
      
      这才没令人怀疑他的身世,可是你看看她,这才几天啊,就不断的派人到咱们府上找信儿,深怕别人不知道信儿有她这么一个舞女的娘似得!她这是诚心要坏了信儿的名声啊!
      
      之前,原本还有几家在跟我打听信儿的事,想跟咱们家联姻呢,可是,自从有人听说了他其实是这么一个外室舞女生的,原先那些有点儿意思的人全都退缩了,我在问起的时候,人家全部都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在提了。
      
      原本,我还想着等到信儿跟咱们几家姻亲都认识了,等到过年祭祖的时候,干脆直接把他写在我的名下充作嫡子,这样对他将来也更好,可是,可是我这一片苦心啊,全都叫这个贱人给毁了呀!老爷……”
      
      这柳夫人是唱念做打一通哭诉,说的赵如画跟兰姨都彻底傻眼了,王子腾原本看向柳夫人那愤怒的目光也转到了她们主仆的身上。
      
      “你胡说!自从来到这京城,信儿回了王家以后,我连这大门都没迈出去过一步,就连你们王家的大门开在哪儿都不知道,就算是想要找信儿也是无从从找起啊!”
      
      赵如画双眼含泪的看向柳夫人,哭诉道:“你硬生生的差散了我们母子,不让我们见面也就罢了!为了信儿的将来,我都忍下来了,可是,你今天突然带来这么多人来,一进门就喊打喊杀的!现在看到老爷来了,却说出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来搪塞,你亏不亏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信儿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庶出的儿子,可是你也不能如此诬赖我啊!今天要不是老爷来的及时,我这妹子正好会几下粗浅的把式,恐怕我这院子里的人这会儿都已经身首异处了吧!”
      
      赵如画一边儿说着,一边儿用帕子擦着眼泪,虽然是在哭泣,但却是梨花带雨般端的好看,她用那一双哭的雾蒙蒙的眼睛看着王子腾,道:
      
      “老爷,信儿可是您的亲生儿子啊!从小到大都非常仰慕您这个大英雄的父亲,一直想要跟您多多亲近,只是之前在边关没有机会,现在既然有机会了,我又怎么会去破坏你跟他父子之间的相处呢!
      
      老爷,我说的这些可句句都是肺腑之言啊!我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也从来没有妄想过什么,否则也不会一直安分守己的呆在边关这么多年了!可是,信儿他可是亲的亲身骨肉啊!而且,这眼看着他马上就要十六了,老爷,难道您忘记了边关征兵政策了吗?”
      
      赵如画是字字入刀,尤其是最后一句,更是狠狠地在王子腾的心口上划出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令他一时间也有些左右为难。
      
      一边儿是对自己升官有帮助的原配夫人,背后还站着理国公府,一边儿是给自己生下来唯一儿子,即便已经三十出头,可是看着却又那么美丽动人的女子,一时间,在官场上游刃有余的王子腾也是难以抉择。
      
      就在这时,王志信突然看到柳夫人虽然低着头,可是嘴角却是微微向上勾起,眼底更是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王志信的心思也转的很快,眨眼间就想到了应对之策,于是,悄无声息的跳下了墙头,快速的闪到了巷子外面的大街上,然后再次利用水系异能把自己从头到尾浇了个透心凉,然后就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守在巷子最外面的一个士兵跟前,朝着他就突然倒了下去,嘴里还刻意的断断续续的说道:“娘……快跑……快跑,她……他们……要弄死我……还……还要……杀你……快跑……”
      
      说完,就两眼一翻的直接晕倒在了那兵丁怀中。
      
      

  • 作者有话要说:  已完结的文
    《红楼之小王子求生记》
    已完结
    《红楼之小姑威武》
    连载中
    《重生之虫皇崛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