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厂里的人抽烟,基本就是天下秀和红梅,而且是不要滤嘴的那种。还有人只抽裹的叶子烟,说只有这个够味道,并戏称黑武器。
      
      她就打算进这三种。天下秀和红梅各拿一条。至于叶子烟则是论支卖的。
      
      黎夏一路骑了二十多分钟。骑到平日常来买紧俏东西的杂货铺,靠边把车停下。这里的货十分齐全,都有后世小超市的雏形了。
      
      “哟,是小黎啊。有刚到的百雀羚,看看?”
      
      镇子不大,居民大多互相认识。这黎家的小女儿工资高、手头有钱,也舍得给自己花钱。老板娘看到她来了,很高兴的出声招呼。
      
      “古嬢嬢,我今天是来买烟的。”
      
      “你老汉儿又不抽烟,你还给你哥买啊?”老板娘一脸的揶揄,你不像是这么好的妹子啊。
      
      黎夏摇头,“我批发回去在家门口卖。我想进一条天下秀,一条红梅,再拿些叶子烟。我以后估计经常来照顾你生意,你给我说个实在价格。”
      
      老板娘看看黎夏,“你们家一个退休的老会计、四个工人、一个供销社的售货员。个顶个的铁饭碗,高收入家庭。犯得着做这个?”
      
      “谁还嫌钱多不成?”黎夏把自行车的脚架踢下去,把车靠好。
      
      老板娘还是笑,“工人阶级可是国家的主人,跟我们做小买卖的可是不一样。”
      
      黎夏往里走,“古嬢嬢,现在早就不唯成分论了。改革开放,经济挂帅。”
      
      老板娘站在台阶上笑,但你们工人家庭,还是看不上我们做小买卖的。
      
      黎夏想起后来黄宏演的小品,“我们工人阶级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
      
      还有刘欢唱的,“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出口了,好容易哦。可那些在厂里干了很多年的像是她爸,像是邓叔,他们是被无情的卷入时代浪潮的。
      
      就是她两个哥哥,当时都四十出头的人了,从头再来哪那么容易?而且还上有老、下有小的。
      
      “小黎啊,我这里可是不兴退的啊,要退就不是原来的价了。”
      
      纸厂那边的人,也不太可能走四五十分钟到自己这里来买烟。而且那边人流量确实还可以。老板娘想了想决定买到一百元左右就批发价给她。
      
      黎夏笑,“那最好不过。我老汉儿要是来问,你就这么给他说。”
      
      “天下秀和红梅也都有好多种,你过来看看要哪种。”既然决定批了,老板娘便热情招呼道。
      
      黎夏跟着过去,果然有好多种相差不大的包装啊。
      
      她选了最眼熟的黄纸红底白字的红梅烟。零售三元一包,一条十包老板娘算她二十四元。
      
      天下秀拿了白色纸盒那种,零售一块五,一条十二元。
      
      “叶子烟你买四十支,我算你二毛五一支。你拿回去可以卖四毛钱一支或者一块钱三支。”
      
      “可以。”
      
      “红塔山、阿诗玛要不要?你们厂里还是有人抽得起的。你要囊括不同的消费者生意才会越来越好。至少要有几包摆在那里撑撑场面。不然你光是两种烟有点单调,而且拆开了都摆不满烟柜。”
      
      黎夏想了想,“四包可以批么?”
      
      老板娘道:“看在你以前经常照顾我生意,而且这可能真的是长线生意的份上,行吧。红塔山我卖七块,你六块拿走。阿诗玛四块五,四块给你。”
      
      一共八十六块。老板娘都装好,黎夏付了九张大团结,找回四块。
      
      “古嬢嬢,我上回来买东西,见你淘汰了一个三角的烟柜。要不,借我用用或者处理给我?”
      
      这种正好放二三十包烟,搁在桌上往地坝一摆就开张了。
      
      老板娘道:“啥借不借、处理不处理的,你直接拿走。这烟给你放前面篮子里。烟柜我找绳子给你竖着绑后头架子上。你骑的时候小心点,烟柜还是有些重量的。”
      
      “好,多谢了!”
      
      骑着回去确实有点考验技术。下坡和人多的地段,黎夏下来扶着车走的。
      
      回到家,重播的《西游记》大概放完了,侄儿、侄女坐在屋檐下分享零食。
      
      黎夏小声问道:“爷爷回来了吗?”
      
      “没有。”
      
      老头和堂伯钓鱼去了。这位堂伯当过镇长的,两袖清风、铁面无私一主。家族里的人都说他六亲不认,两老头偶尔结伴出去玩。
      
      只是偶尔。因为堂伯家的经济条件比她们家好多了,老头不太喜欢矮人一头。
      
      一年级的黎雯看姑姑买这么多烟回来就问,“小姑,你这是要做什么?”
      
      “摆烟摊,做生意。你们两个快点下来帮忙撑住车子。”
      
      烟柜有点重,光靠脚架怕停不稳。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小姐弟俩麻溜的搁下手里的吃食就下来帮姑姑忙了。
      
      他们合力撑住车,黎夏解开绳子把烟柜放到地上。
      
      母亲拿着锅铲出来,满脸诧异地道:“我还以为你说说而已呢。这么多年推一下才肯动一下的人,今天居然说干就干了!”
      
      黎夏道:“我赶着中午工人下班,农民赶集回去正好开张。”这会儿都要十一点了,赶紧张罗起来正合适。
      
      黎夏用‘等姑姑赚钱了,请你们出去旅游、逛游乐场’的大饼,哄着侄儿、侄女帮她用湿抹布擦洗烟柜。再把两条烟拆开,一包一包摆进去。
      
      她得坐着歇歇。
      
      看女儿伸手捶打肩背和腿,母亲道:“真是身娇肉贵哦。”
      
      黎雯道:“我妈说,姑姑这叫有福气。吃啥啥不够,干啥啥不成。”
      
      黎夏看母亲顿时收起了笑容,便道:“我这是会投胎,有爸爸、妈妈和哥哥疼。我们雯雯也是啊,你还多了爷爷、奶奶和姑姑疼。”
      
      两个嫂嫂对她有意见,她是知道的。
      
      前两年,她确实还不大省事的跟小了十来岁的侄儿、侄女争东西吃。
      
      黎雯看着奶奶的脸色,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有点怯怯的。
      
      黎夏指挥道:“雯雯,红塔山和阿诗玛各四包,就放上面两层。天下秀和红梅各摆六包出来,放在三四层。最下面一层是裹好的叶子烟。”
      
      “哦,好的、好的。”黎雯赶紧按照姑姑的吩咐干活。
      
      母亲看着烟柜皱眉道:“你这花了多少钱?”
      
      “差不多一百块,我只有这么多钱。不过这个可以今天卖了明天又去进货。”
      
      母亲有些担忧的道:“手头有多少你就要花多少。这要是卖不出去咋办呢?这要过期的啊。”
      
      “厂里那么多人抽烟、门口那么多人赶集,怎么可能卖不出去?”
      
      说话间已经陆陆续续有农民从门口过了。
      
      看到快要路过的、背着背篓的人,黎夏扬声道:“万表叔,来根黑武器不?”
      
      这是母亲同村的人,偶尔路过口渴了会在他们家讨碗水喝。本来就是抽这种烟的,不过也可能他自己裹了。
      
      母亲显然觉得黎夏这么当街向熟人兜揽生意有点不好,她脸一下子胀红了。
      
      “万三,你不要理她!我给你倒碗开水。”
      
      万表叔走过来把背篼放下,里头是他买的一个泡菜坛子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确实有点渴了,多谢表姐。夏夏,烟也来一支,多少钱?”这很明显是烟摊子。自己经常来讨水喝,照顾一根烟的生意还是照顾得起的。
      
      “一支是四毛,三支就一块。”
      
      “那拿一支先试试。”
      
      黎雯很有眼力见的抬把椅子出来,“表爷爷,请坐!”
      
      黎远则打开烟柜取出一支叶子烟,“表爷爷,现在抽还是带回家抽?”看那动作,已经准备去拿火柴了。
      
      “带回家。”万表叔接过放到耳朵上夹住。
      
      黎夏笑眯眯的,“万表叔,开张生意,多谢你了。”
      
      万表叔给了五毛。黎夏暂时没有一毛,是黎雯掏出来的,买零食找补的。
      
      万表叔喝过水重新背起背篓走了,还要走六七里回去吃午饭。
      
      黎夏上前帮着提了一把背篓助他站起来。
      
      等人走远了,母亲道:“你怎么找熟人啊?”
      
      “一开始我不找熟人找谁?我又没敲竹杠。”等会儿下班路过的熟人,她都准备找一找的。
      
      她找出本子和圆珠笔记上售出一支叶子烟,入账四毛。这就赚了一毛五了,不错不错。
      
      母亲道:“有人主动要买,我帮你卖和收钱。但是我不会这么吆喝的。”
      
      黎夏点点头,“行行行。嗯,雯雯、小远,你们表现不错。小姑会记在心上的。妈,你换点零钱给我。”
      
      “我买菜也要零钱呢。”母亲说过说,还是进去拿了十个一毛出来。
      
      黎夏换给她一张一元的。
      
      黎雯和黎远凑过来,“小姑,寒假带我们出去旅游么?”
      
      你俩要求还不小嘛。大周末出去两天都不满足,还要寒假出去。
      
      “等小姑生意上了正轨赚到钱再说。”
      
      “那什么时候上正轨啊?”
      
      黎夏道:“做生意嘛,肯定有赔有赚。我也说不好。不过第一步还是要把这个摊子保住。”
      
      等黎夏她爸黎会计拎着钓的红鲤鱼回来的时候,她正在跟下班的工友兜售香烟。
      
      听说她今天开张,原本就要买烟抽的果然都买了一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