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殉国 ...

  •   九月廿三日,姜雍容准备殉国。
      
      黄昏,皇宫金黄色的琉璃瓦层层叠叠,无穷无尽,天边是绯红色的云霞灿灿生辉,上天才不管人间战乱,皇城一天之中最美的时候依然如期而至。
      
      姜雍容坐在窗前,借着辉煌的霞光,对镜描眉的时候听到了鼓声。
      不是宴席上端雅的《清平乐》,也不是大朝典上庄重的《黄狮子》,这鼓声遥远、沉重、急促,空气仿佛从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受惊,然后慌张地逃蹿到坤良宫来。
      
      这是战鼓。
      近到这里都能听见,叛军大约已经攻到乾正殿了。
      
      那儿有皇帝,有羽林卫最后的力量,最少还能坚守小半个时辰。所以她不着急,对着镜子细细地描好了眉,指尖上的寇丹殷红莹亮,那是她花了一个下午才染好的。
      接着便是胭脂。
      胭脂已经很久没用了,要兑上点蜂蜜先化开,然后再点上唇,再轻轻地往面颊上拍了一点。
      
      像是被春光唤醒的花苞,镜中的脸绽放出明艳到极致的容色。
      二十岁,正是花儿开放到最好的年纪,比十五时盛烈,比三十岁甜馥,唇上的那一点红简直像是要化作春露滴下来。
      
      身上穿的是大婚封后时穿的袆衣,用的是最好的衣料,五年过去依然如新,上面的凤凰用金线绣成,在灯下灿灿生光,美出了一股杀气,仿佛能灼伤人的眼睛。
      头上的凤冠共镶有宝石一百二十八颗,珍珠四千五百颗,另嵌有龙、凤、翠云还有博鬓等物,重六斤七两,戴在头上似顶了个婴孩,真不知道五年前的自己是怎么顶着它完成封后大典的。
      
      披挂穿戴已毕,镜中的人看起来已经和五年前一模一样,只除了眼神。
      
      当初她信心满满,要做风家最贤良的皇后,名垂青史,万古流芳,所以眸子晶亮,仿佛将日月光辉尽纳其中,但现在那些光早已经被消磨殆尽,眸子里只剩下淡淡的倦怠。
      
      但这不重要。
      待会儿两眼一闭,什么眼神都一样。
      
      鲁嬷嬷和思仪都被她遣走了,平日里就空旷的坤良宫显得益冷清。晚霞转瞬即逝,天色暗下来,姜雍容掌上灯,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在鲁嬷嬷房中找到白绫。
      
      鲁嬷嬷进宫之初很有一番雄心,要替她整肃后宫,别说白绫,匕首和鸠酒都暗暗备妥了。奈何进宫却发现全无用武之地,因为后宫只有皇后和贵妃两人,皇后无宠,贵妃专宠,认真起来还不知道是谁整治谁。
      后来有段日子,鲁嬷嬷生怕姜雍容寻短见,遂将匕首和鸠酒都弃了,白绫能幸存,乃是因为它可以拿来改作衣裳,对于日常供奉总被人遗忘的坤良宫,可是很能派上用场的。
      
      坤良宫乃皇后居所,所用的梁柱皆是百年不朽的金丝楠木,其上雕着日月同辉山海共春图纹,原来每三年就会重新上一次桐油,但自从她把坤良宫住成了冷宫,这一项工程就被默认省下了。
      
      正梁下方,就是她选好的位置。
      只是还没走到,袖子忽然被人拉住。
      
      这当然是错觉,是琴案绊住了袆衣的宽大衣袖,鹤行琴被拂在衣袖之下,看上去像是对她依依不舍。
      它从小陪在她的身边,像一位知心好友,伴着她从姜家嫡长女成为风家的皇后,又伴着她在这比冷宫还要凄凉的坤良宫度过每一个晨昏。
      
      姜雍容停了一会儿,在琴案前坐下。
      那就,最后再弹一曲吧。
      
      她的琴音一向端庄高远,十二岁时所奏的曲子,便被世人誉为“大雅之音”,但这一次的琴声清丽明快,是一首简单至极的童谣,名叫《黄莺啼》。
      这是她学的第一首曲子。
      手指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将她带回与鹤行琴最初相遇的时光。
      
      这么多年没有弹过,上手微有生疏,但几遍之后,便流畅起来,明净的琴声在杀伐之声中响起,乾正宫的方向反贼的战鼓声密集如雨,火光“轰”地一声亮起,耀如白昼。
      乾正宫着火了。
      
      大央败了。
      
      姜雍容指尖没有停,用琴声为大央送葬。
      
      一曲奏罢,她起身走到房梁下,将白绫往上一抛,白绫柔顺地越过房梁垂下来。
      
      万事俱备。
      
      她踏上凳子,就像当年踏上后座的玉阶。
      她将脖子套进白绫,就像五年前戴上凤冠。
      神姿端凝,仪态万方。
      
      脚下的凳子蹬开,白绫一下子绷紧,痛楚骤然降临,姜雍容闭上了眼睛。
      
      ——成为足以名垂青史的贤后。
      这是她从懂事以来便有的梦想。
      
      活着是不能了,死了也许可以吧。
      好歹是以身殉国呢。
      
      耳边似乎有巨大响动,坤良宫的宫门被撞开了。
      叛军这么快就攻进来了吗?
      极大的痛苦中,姜雍容模糊地想。
      
      “牛鼻子你给我死出来!”
      一声大吼声振屋宇,紧跟着有人“咦”了一声,姜雍容的颈上蓦地一松,整个人跌进一个坚硬冰冷的怀抱。大量的空气冲进肺腑,竟比窒息时还要痛苦,把她呛得狂咳起来。
      
      “人呢?!”
      怀抱的主人有一把低沉浑厚的嗓音,身形高大,全副披挂,头盔上有暗红的血渍,面甲挡住了大部分面容,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上挑,即使是在逆光之下,眸子也依然无比明亮,他抓着她的肩,“刚才弹琴的人在哪儿?!”
      
      姜雍容的喉头剧痛,耳朵嗡嗡响,眼睛死死盯着他身上染血的铠甲。
      以玄铁融入秘银,每一块甲片磨得浑圆,肩头吞口是一只精美到极点的麒麟,麒麟口里还衔着一颗东珠——这是她送给二哥的生辰礼物,麒麟秘甲!
      战甲易主,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它成了战利品。
      
      他就是反贼穆腾!
      
      眼见他正望向旁边的鹤行琴,铠甲与头盔之间露出了一点脖颈,那是人身上最柔弱的地方之一,而她的机会只有一瞬。
      “这里——”姜雍容只开口说了两个字,喉咙就像火燎了一般生疼,但她顿也没顿,顺畅地、温婉地接了下去,“——只有妾身一人。”
      在说话的功夫,她拔下用来固定凤冠的大簪,猛地向那一截脖颈刺过去。
      
      他听到风声响动,回过头。
      但姜雍容算好了,他两手都抱着她,根本腾不出手来,两人又极近,这一击他避无可避,她可以为二哥报仇!
      一切如她所料,他根本没有闪避,锐利的簪尖笔直地命中了他的脖颈,她心中涌起辛烈的快意,眼前仿佛已经看到血溅五尺。
      
      但,什么也没有发生,簪尖明明刺了个正着,但刺中的好像不是血肉之躯,而是坚硬的山石,上面连一丝油皮也没有划破。
      
      姜雍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妖法?
      或者,她已经死了,所以见到的根本就不是人?
      
      他回过脸来,捏住了她的手腕。
      姜雍容只觉得手腕好像要被捏碎了,手一松,金簪落在坤良宫的凿花地面上,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我好心救你一命,你居然想杀我?”男人摇头审视她,“啧啧,生得这么好看,心却这么狠,宫里的女人都像你这样么?”
      
      姜雍容咬牙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乱臣贼子?我?”他愣了愣,“你不会以为我是穆腾吧?!”
      他猛地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深受污辱的表情,“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乱骂人啊,就穆腾那三脚猫的功夫,给爷提鞋爷还嫌弃呢!”
      
      姜雍容愣住了。
      穆腾有许多的骂名,比如残暴,比如冷血,比如丑,但从来没有人敢说他“三脚猫”,即使是以文武双全闻名大央的二哥,也曾在私下承认穆腾极难对付。
      
      “你不是穆腾?”
      天下七路叛军半年前就尽归穆腾麾下,而且每一路叛军的首领都在四十岁以上,看他的眼睛十分年轻,跟其中任何一人的年龄都对不上。
      
      男人摘下面罩,露出一张刀斧刻出来一般深邃的面孔,他拿拇指点了点自己,三分张扬,七分懒散,“爷姓风,叫风长天。”
      
      姓风,难道是风氏皇族?
      这一辈的风家子弟正是“长”字辈没错,但风氏的族谱姜雍容在十岁的时候就能倒背如流,从来没有叫风长天的……忽地,她震动了一下,问道:“你是先帝叶贵妃所出的九皇子?”
      
      风长天眼睛一亮:“诶,你也这么说,看来姜安城那家伙没诓我,我真的是皇子喽?”
      姜雍容:“……”
      她犯了个大错。麒麟秘甲穿在别人身上,那人除了是二哥的敌人外,还可以是二哥的上司。
      
      姜雍容轻轻叹了口气:“我二哥……姜安城在哪里?”
      “在那边吧,可能在救火。”风长天随意朝窗外点了点下巴,“我把穆腾那小子捆起来的时候,里面已经放起了火,哎,可惜了,路上耽搁了一阵,还是来晚了一步。”
      
      窗上的光亮比之前还要盛烈,姜雍容从地上爬起来,忍着颈间的痛楚,走到窗前。
      
      火光熊熊,映亮了半边天空,大央最庄严最奢华的乾正宫,曾引万国来朝,万民膜拜,此时此刻,全部笼罩在明艳的火光之中,飞檐翘壁,尽数倒塌。
      
      火光映在姜雍容身上,她一动不动,袆衣上的刺金凤凰映着火光,仿佛真的要从她身上飞出来。
      
      “美人儿,你穿这衣裳还真是好看。”风长天由衷地道,姜雍容恍若未闻,他也不觉得鼻子碰了灰,非常自如地就叹息道,“唉,那么老大一座房子,盖起来可费劲了吧。这一把火也不知要烧掉多少钱……啧啧啧,救不起来的,我一闻就知道,那里头不知泼了多少桶油,神仙老爷都救不了。”
      
      姜雍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瑰丽的大火,那是皇帝自己点燃的。
      
      早在数日前,皇帝驾临过一次坤良宫,那也是五年来唯一一次驾临。他告诉她,大央将亡,让她趁早做打算。
      
      “那陛下呢?”她当时问。
      “我?”皇帝发出一声轻笑,“这是我的大央,我当然是跟它一起死。”
      
      纵然没有一丝夫妻情份,她也感佩他以身殉国的决心。
      他说到做到了。
      但他也犯了个大错。
      他死了,大央却没有。
      
      她缓缓转身,在窗前望着风长天。
      风长天很高大,一身铠甲站在灯光下,令他看上去恍若天神般伟岸。明明是吊儿郎当的站姿,却依然给人强烈的威胁,因为铠甲下的每一道肌肉中都包裹着虎豹般的力量。
      
      这将是大央的新皇。
      
      很久很久以后,风长天还记得姜雍容这一刻的目光。
      她站在窗前,漫天的大火在她的身后熊熊燃烧,她凝望着他,眸子深得不可见底,里面好像有天光云影浮荡。
      明明脸这么年轻,眼睛却好像已经看过了千秋万载的时光变幻,无比幽深,无比空旷。
      
      若那眸子是一处水面,风长天觉得自己好像要坠进去似的,赶紧晃了晃脑袋,然后才想起正事:“我说,方才这里真没别人?”
      
      “没有,只有妾身一人。”
      “那刚才弹那支曲子的人是你?”
      “正是。
      “你怎么会这支曲子?你认识姓萤的那个臭牛鼻子?”
      
      萤道长是大央的活神仙,连先帝见了都要唤一声“仙师”,上至王公,下至百姓,无人不以能见萤道长一面为荣。没想到在风长天这里,继大反贼穆腾成为“三脚猫”后,大仙师也成了“臭牛鼻子”。
      
      姜雍容假装没有听到这种不逊之词,答道:“妾身五岁时,曾蒙萤道长教授此曲,但从那以后便再也无缘得见萤道长。”
      
      “得亏你没见,要是后面还见,指不定怎么倒霉呢。”风长天说完,跟着仰天长啸,大声道,“姓萤的,有本事别让爷找着,等爷找到了,一只手就能捏爆你!”
      
      姜雍容:“……”
      “萤”是仙师的道号而非姓氏,取的是人世匆匆生命短促之意。
      
      “殿下!”
      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姜雍容的二哥姜安城匆匆进来,“六部大臣都已经赶来了,请殿下往御书房议事。”
      
      他脸上半是血,半是汗,眼中全是血丝,显然是长途奔袭,又经过一番血战,十分疲惫。相比之下,风长天却是神情轻松,“哦”了一声,“皇帝都死了,大臣却还在?看来都挺能躲得嘛。”
      
      “……”这话姜安城不好接,目光望向姜雍容,行臣子礼:“末将见过娘娘。”
      姜雍容点头:“免礼。”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能看到彼此还在,对兄妹俩来说就已经是莫大安慰。
      
      但姜安城听到她声音的沙哑,再看到散落在地上的白绫,瞬间就知道这座大殿发生了什么。
      “多谢殿下。”他深施一礼。
      
      风长天大咧咧一挥手,转身往外走,声音随着晚风飘进来:“这么个大美人儿,死了那多可惜!”
      
      他的腿极长,步子也迈得极大,几步之间就去远了。姜安城转身待要跟上,复又转身,将那白绫撕成数段,低声道:“阿容!”
      
      姜雍容叹了口气:“二哥放心。大央还在,我还殉什么国?”
      “你知道就好。莫为不值当的人去死,后面的事我来安排——”
      
      “他妈的!”外面传来风长天中气十足、满是不耐的一声大吼,“御书房到底在哪边?!”
      
      “殿下不大认得路,我先走了。”
      姜安城匆匆交代一句,身影转过大门,消失不见。
      
      大门……
      姜雍容震了一下。
      
      坤良宫的大门和乾正宫同一规制,极重,极厚,非得用攻城木才能撞得开。
      叛军打开第一道皇城门的时候,宫人们就乱成了一锅粥,四处惊慌逃蹿。有些胆大的想趁乱拐些东西出去,曾经试图撞开这扇门,结果大门连撼都没撼动一下。
      
      现在,两扇大门倒在地上,地面的水磨青石砖都砸碎了两块。
      这是风长天冲进来时撞倒的。
      
      姜雍容:“……”
      二哥找回来的,到底是个怎样的怪物?
      
      

  •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们!开晚了,我知道,自罚红包一百个,前三章留言可得。
    让我康康有多少人在等我!
    以下是预收文案,下一本开,求收藏,感兴趣的话戳一下哦。
    ——————————————
    《大将军总要我上进》

    作为一名兽医,阿厘的日常就是撸猫撸狗撸马撸鸟撸一切可撸之物。
    人生并没有别的梦想,只想和她的猫狗马们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可惜天降横祸,一纸公文征召阿厘入伍,充作军医。
    阿厘:!!!
    老天爷,她只会撸兽不会撸人……啊呸治人!
    大将军风煊:“不妨事,你好好学,一年之后,我送你进太医院。”

    风煊上一世护国卫疆,忠心耿耿,最后却是众叛亲离,万箭穿心。
    死前,只有一名医女追随在侧,张开双臂,徒劳地想替他抵挡那漫天的箭雨。
    在尘世间的最后一眼,他看到的就是那道义无反顾的背影。
    那是他堕入黑暗前所见的最后一缕光。
    重生归来,他要找到陷他于死地的凶手,也要找到那个不顾一切想保护他的医女。
    他知道她爱煞了他,但他无心于儿女私情,作为报答,他可以实现她上一世来不及实现的梦想——进太医院。
    阿厘(惊恐):“我为什么要进太医院?”
    风煊:“因为你想进。”
    阿厘(十倍惊恐):“不不不大将军你一定搞错了,我这辈子都没想过进太医院。其实我只想回家,雄壮、霸道和威风还在家里等我。”
    风煊:“……”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医女……竟然在家里养了三个男人!
    那上一世对我的痴心不改又是怎么回事?
    假的吗?!
    小剧场:
    后来,阿厘忍无可忍,大起胆子:“将军,非要报答的话,咱能换个法子吗?”
    风煊看着她。
    不想要梦想,那就是想要他了。
    也罢,那就成全她吧。
    于是他颔首,深深道:“那便如你所愿。”
    “谢将军!”阿厘发出一声欢呼,然后拎起小包袱快活地回家了。
    风煊:“………………”
    风煊:“!!!!!!!!!!!”
    1V1he
    甜甜暖暖。
    相亲相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