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09 ...

  •   【太宰治】的宝具『斜阳』,来自他写下的一部同名短篇小说。
      
      小说的内容并不重要,因为这个宝具并不代表着那本书,而是指代了【太宰治】最后的人生。
      
      ——沉沦在生与死之间,人间与地狱的夹缝处,真实与虚幻的茫然中,以及,白昼同黑夜的过渡时刻。
      
      ——『斜阳』,黄昏,逢魔之时。
      
      在尾崎红叶警惕的注视中,落日透过窗户的昏黄光晖渐渐淡去,在津岛修治微微抬起的尾音落下之时,属于午后的刺目阳光才重新浮现出来。
      
      房间里一片寂静,只听得到三人的呼吸声,以及秒针答答走过的声音。
      
      ——怎么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的能力仅仅是出现如同斜阳一般的幻影吗?
      还没等尾崎红叶将她的疑问说出来,就突然之间意识到了有哪里不对。
      
      太安静了。
      
      这个宝具针对的不是她而是森鸥外,但是对方却一直没有说话,好像根本没反应过来一样。
      更重要的是,森鸥外的人形异能“爱丽丝”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跑动声也好,哼歌声也罢,安安静静的像是她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尾崎红叶转过身看向背后,确认爱丽丝也并不在自己的视线死角范围内。
      她根本来不及朝青木荒耶质问现在的情况,下意识地便弯下腰,想要去查看自家首领的情况——
      
      “劝你现在不要碰他比较好。”
      青木荒耶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轻声向尾崎红叶建议。
      
      金色的夜叉在空中浮现,带着决然的杀意朝青木劈斩而去:
      “你做了什么!”
      
      “嘘,”青木荒耶用食指抵住下唇,安抚道,“森先生大概只是睡着了而已。”
      
      夜叉的动作猛然停住,将将把刀刃斜在了青木的脖颈处。尾崎红叶蹲下身来,认真检查了一会儿森鸥外的状况,确认他的确只是陷入了睡眠了之后,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在心里却默默提高了警惕。
      看样子是精神系的能力——提到精神系异能力就会想起“Q”,而“Q”的杀伤力,不会有人比尾崎红叶这个老牌黑手党更清楚了。
      
      青木荒耶指了指贴着自己大动脉的日本刀:“我不至于在这种时候突然翻脸骗人的。”
      语气细听起来还有点委屈。
      
      金色的夜叉化为光点消失在了空气中。
      尾崎红叶躬身道歉后,向青木提出疑问:“津岛先生的能力……难道说是催眠吗?”
      
      青木荒耶的表情变得有些难以言喻。他皱着眉头,很是纠结地反问:“这句话的意思……你觉得我很适合做一个催眠师?”
      
      尾崎红叶恢复了以往的闲适姿态,遮住嘴角调笑道:“那您一定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催眠师了。”
      
      “不是,”青木荒耶苦笑起来,声音也有点蔫哒哒的,“我的宝具效果是让人体会到无法抵抗的正面情绪,如果你想的话,用‘幸福’来称呼它的效果也行。”
      
      宝具大概就是他们那边对异能力的称呼——尾崎红叶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这个设定,理所当然地关注起青木话语中更加关键的部分:“依妾身之见,森首领追求的‘幸福’不可能造成现在这种状况。”
      
      “我只解放了最低限度的宝具,”青木荒耶笑道,“所以他也只是做了最近这段时间能够让他觉得轻松的事情而已。”
      毕竟连宝具的解放台词都没念。
      
      青木稍微思考了一会儿,补充:“森先生最近在熬夜工作吗?”
      
      当然。因为从上个月开始,横滨这边的麻烦就是一波接着一波,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所有的事情堆积起来也确实烦人得很。
      ——尾崎红叶明白过来青木的意思:“首领因为工作睡眠不足……”
      
      她接受了这个说法。
      看来尾崎红叶也不清楚森鸥外在睡着的时候能不能发动异能。
      
      青木荒耶藏在【太宰治】的人格背后,冷静地剖析着。
      【太宰治】作为一名英灵,宝具效果当然不仅仅是“让他人感到幸福”这么简单。
      
      略过虚假的幸福感不提,『斜阳』最重要的效果其实是能够让敌人放下警惕,在一瞬间完全忘记自己所处于战场,然后——
      
      利用极快的速度和绝对的力量,将他抹杀掉。
      
      ——【太宰治】并不是作家系英灵常见里的魔术师(Caster)职阶,而是相比较下来,更善于隐藏在阴影之中的暗杀者(Assassin)。
      
      而且,这本来是从者之间进行对战的宝具,如今用在人类的身上,当然只会造成更加严重的效果。
      也正是因为这样,森鸥外才根本来不及防备【太宰治】的宝具。
      
      看来英灵在这个世界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很多。
      
      “我的宝具能够左右战场的局面,”青木荒耶看向陷入了沉睡的森鸥外,“我觉得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尾崎红叶朝他一笑。与之前的笑容不同,这次她的态度明显更加尊敬也更加郑重,而这份平等显然是强者才能够拥有的待遇。
      
      与此同时,青木荒耶注意到,面板上支线任务的进度从零一下子窜到了三分之一左右的位置。
      
      换句话说,他来到港口黑手党这边的目标完成了。
      
      ——而且看起来,任务要求的确不是买地。
      青木荒耶如释重负,开始顺着提示的方向分析起来:应该是得到指定NPC或者势力的认同……既然这样,要不然接下来去武装侦探社那边试试?
      
      另一头,为了叫醒自家首领,尾崎红叶一挥手,手上的长伞就这么重重叩击向森鸥外的小腿处。
      
      森鸥外很快就醒了过来。
      他自然也没有出尔反尔,在和尾崎红叶就菲茨杰拉德的事情与青木大体讨论过之后,爽快地答应了青木荒耶的要求。
      
      “不过这次的作战计划并不由港口黑手党负责,”森鸥外解释,“如果想尽可能地发挥出能力的最大效果,最好先去另一个地方。”
      
      青木荒耶想起了在书店遇到的那位太宰治君,以及他提到的与港口黑手党对立的武装侦探社,心里大概明白了森鸥外的意图。
      把麻烦人物丢给宿敌,表明自己怀疑的同时利用对方帮自己打探清楚,真是聪明的做法。
      
      不过他本来也想去那边一趟,所以自然不会拒绝森鸥外的提议。
      
      不过,为了保持津岛修治只是有点小聪明的人设,他还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另一个地方?”
      
      森鸥外态度十分温和:“我指的是武装侦探社。那边有两名能够统筹全局的谋士,为了之后的合作,你们双方还是先相互认识认识比较好。”
      
      青木荒耶也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说的是太宰先生工作的侦探社吗?正好他之前给我指过路,不需要麻烦森先生了。”
      
      森鸥外毫不犹豫,顺着台阶回答:“那就拜托津岛先生了,我马上写一封介绍信,你把信交给侦探社的社长就好。”
      
      同森鸥外演完这场戏下来,青木荒耶才心情很是疲惫地走出了港口黑手党,卡着下班时间,慢悠悠地晃到了武装侦探社的楼下。
      
      他没有立刻上去,而是在一楼的咖啡店门外叹起了气。
      
      不得不说,今天过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当然是贬义上的“精彩”。
      
      唉声叹气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和【太宰治】灵基的情绪都安抚好,青木荒耶刚刚一脚踏上台阶,就听到背后传来了熟悉的争吵声,熟悉到好像今天早上才听过一次。
      
      青木荒耶转过身来,果然看到了国木田独步和太宰治这对搭档。
      他抬起手来,相当自然地打了个招呼:“太宰先生,我来找你有事。”
      
      国木田独步的表情有些困惑:“是太宰的朋友吗?”
      而且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青木荒耶提醒:“我是津岛修治。早上的时候,我们在书店见过一面。”
      
      “啊,原来是那位……”
      国木田独步回想起来后,没忍住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又开始向自己身旁的太宰治怒吼:“果然是你得罪了别人被找上门了吧!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整天尽给侦探社添麻烦你这混蛋!!!”
      
      太宰治连连叫屈:“津岛君才不是过来报复我的!我之前才和他说过有委托可以来侦探社……啊,对了,乱步先生,你帮我辟一下谣嘛——”
      
      青木荒耶的视线顺着话题转到了在场的最后一个人身上。
      
      黑色的乱发,眯眯眼,看不出年龄的年轻长相,还有一身显眼的侦探打扮。
      ——江户川乱步。
      人设意外的符合推理小说作家的身份。
      
      青木荒耶有点惊奇地上下打量着他。
      
      江户川乱步也瞅了他几眼,敷衍地回应另外两人:“确实不是因为太宰的问题才找上门来的。”
      
      太宰治夸张地松了口气:“我就说嘛!”
      
      国木田独步瞪了这个不正经的家伙一眼:“既然乱步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暂且就先放你一马。”
      
      只是短短几句话,青木荒耶就意识到了江户川乱步在这几个人,或者说,武装侦探社里的地位。
      
      还没来得及思考更多,青木荒耶就听到太宰治向他搭话:“津岛君只用了一个下午就赚到足够委托的钱了吗?这么厉害?”
      
      青木荒耶吐出一口气,摆出了忍耐怒火的表情:
      “事情可能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江户川乱步突然插话进来:“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让你过来的吧。”
      
      青木荒耶吃了一惊:“为什么你会……”知道?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道巨大的声音盖了过去:“什么?!港口黑手党?!!”
      
      青木荒耶看向神情惊怒交加的国木田独步,连忙解释:“事情大概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太宰治在一边捂着耳朵偷笑:“呜哇……乱步先生说话之前记得给国木田君足够的准备啊。”
      
      江户川乱步搪塞应下太宰的话,等国木田冷静下来之后,他还是把青木来到武装侦探社的理由给这两个人解释了一遍。
      在青木一句话都没和他说过的情况下,内容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津岛修治表情惊愕:“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身上被放了窃听器了。哪怕他心里明白,以自己的五感,这种事基本不可能发生。
      
      江户川乱步洋洋得意地抬起了脸:“这么简单的问题,一看就能明白了吧?”
      
      在国木田独步对江户川乱步的吹捧声里,四人终于到达了武装侦探社的办公室。
      
      窗明几净,寥寥几人坐在办公桌前收拾着文件,是比港口黑手党那边要正常得多的场景。
      
      江户川乱步蹦跶到自己的办公椅上,用只比颐指气使好一些的语气问道:“为什么我看不到你身上今天以前的任何痕迹啊?”
      
      这句话有些拗口,但青木荒耶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真要计较下来,【太宰治】这名英灵其实是从今天凌晨才第一次出现在现实世界——毕竟青木荒耶的能力也是那个时候才觉醒的——所以他身上的所有线索都只能表明出从凌晨到现在的踪迹。
      
      总而言之,在江户川乱步的眼里,青木荒耶就像一个突然降临在人世间的幽灵。
      
      然而想要一眼就发现【太宰治】身上没有携带超过二十四小时的信息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至少太宰治在书店的时候就没有发现,而是通过对话推测出来了相应的结论。
      
      青木荒耶在这个时候终于确信,这位名为江户川乱步的青年恐怕拥有超乎常人想象的聪明与敏锐。
      
      既然如此,青木就开门见山地重复了一遍之前给森鸥外也说过的理由,也就是那个他来自异世界的话题。
      
      因为两人交流的声音并不大,只有站在他们身边的太宰治和国木田独步听到了这句话。
      太宰治早就推测出了这个可能性,而国木田独步根本没有跟上这两个人对话的节奏——
      
      他有些疑惑地发问:“乱步先生,你们是在说港口黑手党那边的事情吗?但是听上去又不太像。”
      
      江户川乱步用尖锐的目光打量了一会儿青木荒耶,直到确认自己没办法从他身上得出更多的结论后,才转过头去:“国木田带他去见社长吧,太宰留下。”
      
      虽然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但国木田还是听从了江户川乱步的要求:“我知道了。”
      他对青木稍微鞠了一躬:“请跟我来,津岛先生。”
      
      青木荒耶朝国木田一笑,跟在他的后面走进了社长的办公室,注意力却悄悄地放在了乱步和太宰这边。
      他十分感谢【太宰治】这具五感聪敏的身体,至少让他隔着一层墙壁也能听到另一头的交谈声。
      
      首先是江户川乱步的声音:“看不出具体来历,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真正的疑点。”
      
      太宰治回答:“森先生把他派到侦探社这边来,说明确实有一定的危险性,但不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建立在试探上的信任吗。不过,有这种程度也足够了。
      
      青木荒耶将注意力收了回来,看向办公室里的人,那位武装侦探社的社长。
      
      齐胸的灰色长发,黑色的眼瞳,还有一身整洁的和服。
      与【太宰治】外表相近的描写,但很显然,他们两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任何人都不可能将这两个认错。
      
      只需要一眼,青木荒耶就能从他的坐姿中看出来,这是一名武艺高超的剑客。
      
      剑客先生阅读完了森鸥外的信,终于抬起头来看向青木:“我是福泽谕吉,武装侦探社的社长。”
      
      青木荒耶对他行了一个在现代不太常用的标准礼节:“我的名字是津岛修治,代表『文豪结社』来到这里,以寻求与武装侦探社的合作。”
      
      向福泽谕吉自我介绍时,青木感觉到了一种微妙的倒错感。可能在一些人的眼里,福泽谕吉并不能算作文豪,但毫无疑问,他的大名比芥川龙之介、太宰治以及江户川乱步几人要大得多。
      
      毕竟是脸蛋被印在了钞票上的名人,又是日本近代的教育之父。这么想的话,成为足以与港口黑手党抗衡的一社之长好像也没什么好值得惊讶了。
      
      不过表面上,福泽谕吉并没有看出来津岛修治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他站了起来,也对津岛行了一个礼,表达了自己重视的态度。
      
      同时,支线任务的进度条唰的一下涨到了三分之二。
      
      青木荒耶:“………”
      
      他回想了一下在港口黑手党那边艰难试探出任务条件的自己,和现在轻易得到了认同的情况稍微对比了一番后,十分肯定下来一件事情:
      
      自己,绝对搞错新手村了。
      
      ——都怪【太宰治】的幸运E属性。
      青木荒耶毫不愧疚地把责任都推到了【太宰治】头上。
      
      忽略掉【太宰治】灵基里的抱怨情绪,青木荒耶开始思考:用正常逻辑来推断,最后的三分之一肯定也代表了一个势力。
      
      青木荒耶决定出言试探:“太宰先生说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是死对头,但看样子两个组织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差?”
      
      福泽谕吉拢起袖子,沉声回答:“在保护横滨这件事上面,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原来如此。
      青木荒耶有了猜测,没有提到第三个非官方组织,又在保护城市这一方向维持着一致……如果没猜错的话,最后一方应该是在政府那边。
      
      那么干脆稍微闹大一点吧,大到能够让自己引起官方的注意力的程度。
      
      “武装侦探社的成员很快就会撤离这里,”福泽谕吉直言,“你现在去找太宰,他会安排之后的行动。”
      
      **
      “虽然福泽先生是这么说的,”青木荒耶朝太宰治复述了一遍福泽谕吉的话,“但是我还是稍微有点自己的私心。”
      
      他朝窗户那边走了几步,指向半空中那酷似白鲸模样的浮空艇,眼中的光芒闪烁了几下:“我必须要见到菲茨杰拉德。”
      言下之意,不管太宰治是怎么想的,他肯定都要上船。
      
      太宰治笑道:“我本来也准备让你过去。如果你现在出发的话,说不定还能碰上我们侦探社的人呢。”
      
      青木荒耶对他一笑。
      确认了太宰治口中那位侦探社成员的名字和长相,青木这才同他告辞。
      
      等津岛修治离开侦探社,名为听从命令实则按照他自己的计划往白鲸那边过去之后,太宰治环顾了一圈一个人也不剩的侦探社,第二次拨通了坂口安吾的号码。
      
      “一语成谶啊,安吾。”在接通过程中,太宰治带着幸灾乐祸的语调说道,“看来你又要加班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更新量也算是加更了吧……
    朋友看完这章后对我说:太宰的宝具不就是安乐死吗?
    我:草(日本语)……比瓦里安式暗杀更上一层,tzz,不愧是你()
    *
    今天的有奖竞猜环节~:
    下一章会有新的英灵出来,大家可以猜一下是谁,猜对了的明天更新之后我会发红包!
    *
    最后是thanking time~
    感谢在2021-01-06 17:29:27~2021-01-07 17:35: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太宰家的小蛞蝓 2个;灸、lithium、黑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神灵 20瓶;课代表 10瓶;爱吃咸鱼的鸡蛋 9瓶;软糊糊 8瓶;城川 6瓶;师兄硬要说我是憨憨 3瓶;看这里!、太宰家的小蛞蝓 2瓶;Laniakea、今天你抽卡了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