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在【津岛修治】和中原中也爆发争吵的半个小时前,另一个世界的某条马路上。
      
      ——围绕在青木荒耶耳边的,是卡池出货时的夸张音效、刺眼眩目的车头灯,还有戴上耳机后变得模模糊糊的吱吱刹车声。
      
      在被货车撞飞出去的那一刻,青木荒耶最后的念头是:
      如果还能活下来的话,我再也不要在过马路的时候玩手机了!
      
      然后,无法言喻的剧痛就这么席卷了他剩下的全部意识。
      
      ——本该是这样的。
      
      青木荒耶呆滞地飘在半空中,以一种全新的视角俯视着自己的……尸体。
      毫无疑问,躺在地上的青年的呼吸已经彻底消失了。银发被喷溅出的血液彻底染红,那双本该熠熠生辉的眼眸也失去了应有的生机。
      
      然而,已经成为了幽灵的青木荒耶第一感想却很是不一般:“我刚抽出来的卡都还没用过呢,怎么就这么死了?”
      
      “投进去的十万日元全都打了水漂,真可惜……”
      话才说到一半,一块蓝白色的什么东西突然闪现到了青木荒耶的眼前。
      
      青木被吓了一跳:“……什么东西?!”
      
      他吓得后退了两步,却发现这个蓝白色的块状物也跟着自己向后移动,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恰好五十厘米的距离。
      
      青木荒耶终于稍微冷静了些,开始仔细观察起这个蓝色方块来。
      
      十秒钟以后,他吐出一串省略号:……为什么这个方块的正面长得这么像某个文豪抽卡游戏的logo啊?
      
      ——没错,他说的就是那个自己方才抽出来了SSR文豪【太宰治】的游戏。
      
      青木荒耶凝视着这块不明物体,在将从自己角度能够观察的八个面都仔细看了一遍之后,终于犹豫地向它伸出了手:“难道说有问题的其实是背面吗?”
      
      话音刚落,在他的手指触碰到正方体的一瞬间,青木荒耶的瞳孔一震,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突兀地多出来了一串信息。
      
      他皱起眉头:“……异世界转生?”
      
      ——连引导者都没有的异世界转生,听起来有点可怜啊。
      
      惯例吐槽完一句之后,青木也从脑海的信息中翻阅出了更重要的部分。
      也就是,自己能力的使用方法。
      
      他沉吟两秒:“通过扮演游戏里的文豪,越接近原本的人物设定就能发挥出来越强的力量……”
      “……听上去真的很麻烦,”他客观地评价,“而且竟然获得的是这种能力……是因为我死前都还在抽卡吗?”
      
      不过比起这些,对于现在的青木荒耶来说,最紧要的,还是——
      
      “好像没有我该怎么复活的信息?”
      青木荒耶眉头越皱越深了:“难道我去异世界以后还是得保持现在的这个幽灵状态?”
      
      ——还是说,能稍微捡个便宜,直接使用英灵的身体?
      
      然而,在他把这句话问出来之前,眼前就突然一阵天旋地转。
      等到青木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码头。
      
      瞥到自己身上不合时代的和服,又凑近河面看了看,是一张算不上有多熟悉但绝对认识的脸。
      ——这不就是我被撞之前刚刚抽出来的SSR太宰治吗?
      
      这时,他听到了背后传来了枪|支上膛的声音,随后是一道低沉的男声:“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们港口黑手党地盘上?”
      
      好吧,真是太棒了。
      青木荒耶面无表情地想:看来我来到异世界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演一场全方位无死角的戏。
      
      青木荒耶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说道:“虽然你可能不信,我的确只是一个普通人。”
      ***
      
      回想完自己究竟是怎么沦落到现在这个境况之后,青木荒耶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他现在正坐在港口黑手党的地牢里。
      港口黑手党的地牢里。
      地牢里。
      
      先不提这个港口黑手党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它还能拥有一整层地牢——
      青木荒耶抬起头来,看向眼前的虚空处。
      
      那里有一张散发着淡蓝色光辉的面板。
      在回程路上,注意到中原中也和他的属下都对这个在黑暗中无比显眼的玩意儿毫无反应后,青木荒耶就明白过来大概只有自己能看到它了。
      
      不过能看到也没什么用,因为上面一共就只有两句话:
      【主线任务:利用不同英灵的身份建立属于你自己的组织】
      【支线任务:待探索】
      
      ……可以说是简直对自己现在的境况毫无帮助!
      
      就在青木与任务面板相顾两无言的时候,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从走廊处传来。青木荒耶关掉面板,抬头望去,正好看见一个穿着华丽和服的红发女人往这边走来。
      她的身后正是和中原中也撞了名的那个矮个子黑手党。
      
      女人看向坐在地上、姿势随意的青木,用袖口遮住了嘴:“哎呀,这位先生竟然也穿着和服呢。”
      
      说了句听起来像是打招呼的话后,她就让自己的下属打开了地牢的门:
      “真是非常抱歉,手下不懂事让您受苦了。请随我换到更适合招待客人的房间吧。”
      
      青木拍了拍和服被蹭脏的地方,站起身走出了这个关了自己好几个小时的地牢,向女性礼貌回道:“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果然,和男人不一样,美丽的女性都拥有一颗温柔和善的心。”
      
      在中原中也满脸“这家伙在说什么胡话”的表情里,他跟在女人身侧上了楼,来到了一间招待室。
      
      “妾身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尾崎红叶,”红发的美丽女人向他自我介绍,“如果中也这小子没记错的话,先生你的名字应该是津岛修治吧?”
      
      青木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指一颤。
      “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他不露声色地试探起来,“是参考了什么典故吗?”
      
      “您还真是风趣。”尾崎红叶摇了摇头,“不过很可惜,我的名字并不没有参考什么神话故事一类呢。”
      
      没有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青木自然地放弃了这个话题:“中原先生也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
      他看向坐在房间另一侧的中原中也。
      
      褚发青年瞥了青木一眼后,态度算不上多好地回答了他:“是啊。”
      
      ……难不成这个组织喜欢招揽和文豪同名的人来做黑手党?口味这么别具一格的吗?
      青木荒耶觉得很疑惑。
      
      尾崎红叶没有看出来青木平静面孔下的丰富内心:“津岛先生还有其他的问题想问吗?”
      
      青木诚恳道:“是有的。我想问的是,港口黑手党里除了你们两位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干部?”
      
      尾崎红叶一笑:“这可是属于探寻机密的行为呀,津岛先生。”
      “不如这样,”她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我们来用问题换问题吧?”
      
      青木抬了抬下巴:“可以。”
      
      在他答应之后,尾崎红叶爽快地开口了:
      “除了我和中也以外,港口黑手党还有一位干部‘A’。”
      
      青木荒耶满脸冷漠:搞什么啊,完全没听说过。
      而且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太敷衍了吧,确定不是什么开局三分钟就领便当了的炮灰吗?
      
      尾崎红叶开口:“那么轮到我了。请问,津岛先生是异能者吗?”
      
      在她的注视下,名为津岛修治的男人苦涩一笑:“说到底我连你们说的‘异能者’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这个问题我恐怕没法回答你。”
      
      尾崎红叶思考起来。如果这个男人没有撒谎的话,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性:
      一,他被不知名异能者的能力卷入,出现在了码头上;二,他是少见的觉醒型异能者。
      
      港口黑手党认为后一种的可能不可忽视,并且他冷静的态度也不像常人,所以尾崎红叶才在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后,选择了招待客人的态度。
      不然的话,可能现在的津岛修治大概已经在审讯室里被严刑拷打了吧。
      
      青木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半条小命差点就这么没了。他思考半晌,决定再浪费一个问题在这群人的十分有特色的名字上:“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名字是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可以。”因为这在横滨算不上是什么秘密,尾崎红叶在犹豫过后还是答应了下来,“首领的全名是森鸥外。”
      
      青木荒耶:“……恕我冒昧,你们的首领有没有尝试过写书?”
      
      听到青木话语里的关键词,中原中也立马瞪了过来:“在我之后,你还想劝首领去写东西?胆子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嘛。”
      
      果然……
      青木荒耶确信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这个世界上——准确一点来说,至少能够确认的是,日本的部分文豪消失了,而且好像全都变成了黑手党。
      
      不过这样的话,他们对“津岛修治”这个名字毫无反应的样子又说不通。
      
      青木放弃了思考。反正等他从港口黑手党离开之后,就可以随心调查这些事了。
      
      ——所以,现在的首要目标是离开这里。
      
      思考了一下津岛修治面对这个情况会怎么做之后,青木非常耿直地开口了:“既然确定了我只是一个普通民众,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突然,本该处于关闭状态的面板跳了出来,让青木荒耶震了下,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仔细观察一番后,青木发现,它的右下角出现了一个百分数:
      【10%】
      
      “当然不行。”中原中也朝他冷笑,“你的话全都没有证据,根本不过是一面之词。”
      青年终于展现出了自己属于黑手党的一面:“证明你说的话,或者在被拷问之后说出实情,你选一个吧。”
      
      “这,”青木荒耶苦笑起来,“我只不过是一个贫弱的作家而已,根本没办法反抗你们,又何必撒谎呢?”
      
      他在两人的注目中站了起来。
      明明从来没有演过戏,对“太宰治”这张人物卡也仅仅只知道最基础的信息,但是此时此刻,青木荒耶却玄之又玄地明白了——如果那位文豪站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此刻,他感觉到自己就是【太宰治】。
      
      与此同时,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出现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如果中原中也在码头遇到的是现在这幅模样的津岛修治,那么他绝对不会认为这个男人只是一个打扮怪异的普通人,也不会放下哪怕一丝警惕。
      
      面板上的数字不断上涨着。
      
      10%……13%……20%……
      
      上涨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突破了40的门槛才将将停了下来。
      
      男人露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为什么总是我遇上这么倒霉的事情啊。明明都说过了,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文字工作者罢了。”
      
      与他弱气发言不符的是,男人堪称违反了常理的速度——
      只是一晃,一瞬间,一眨眼的刹那,在尾崎红叶反应过来的时候,中原中也已经被他压制在了身下。
      而后,桌椅拥倒的声响才传入了她的耳中。
      
      “不要利用强大的力量去欺凌弱者啊,中原先生。”
      
      津岛看向神情惊愕的青年,指尖夹着的小刀稳稳地抵在他的喉咙处。
      白发青年皱着眉头说道:“怎么两位‘中原中也’都喜欢这么干呢?我最不喜欢的,明明就是你们身上的这一点。”

  •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ovo!!
    这本书主角不会掉马的!我好像忘记说了!(x)
    *
    放一下预收文案:
    《说好的命不久矣呢》
    若井和光,一位拥有『绝对胜利』能力的咒术师。
    听起来很厉害,但他马上就要死了。
    作为虔诚的信徒,在临死之前,若井和光决定要先一睹神明降临时的姿态。
    所以,在收到费奥多尔邀请他加入死屋之鼠的消息时,若井主动回复:
    “我可以在组织里传教吗?”
    费奥多尔:?

    加入死屋之鼠后,仗着自己命不久矣的体质,若井和光天天在组织里作天作地。
    第一年,他成功策反死屋之鼠半数的成员,帮助他们重建了信仰;
    若井和光:我都是半死之身了,费佳肯定会大方原谅我的。
    第二年,他在东京建立起一个新的教堂,试图将咒术师们全都转化成神明的信徒;
    若井和光:既然活不长了,当然要趁最后机会扩大教会规模啊。
    第三年,他终于召唤出了自家的盲目痴愚之神,把意大利两个城市大的区域夷为平地。
    若井和光:终于召唤出吾神了,太好了,这下我就可以安心死……
    ……等等,我怎么还活着?!
    刚发现出了岔子,若井就被某心狠手辣的俄罗斯人当场堵在了家门口。
    回想了一下自己这几年究竟都干过什么缺德事以后——
    若井和光:……草(中日双语),完蛋了。

    1.预警:主角病弱轮椅+狂信徒属性,能力是个bug
    2.cp费奥多尔·D,大概是神棍与神棍的巅峰对决(吧)
    3.作者wb:@尤绒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