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这声轻轻软软,与花轿外怪物疯狂的嘶吼声相比,显得无比脆弱。仿若鬼后的力气再大一些,面前白皙精致的小姑娘就会被生生折断。
      
      而彩虹屁的效果也的确惊人。
      
      鬼后捏着白缈缈脸颊的手指,悄然放松了几分。
      
      就是现在!
      
      “砰——”  
      
      白缈缈握紧了拳头,朝着鬼后瓷白无暇的脸上,猛地就砸了过去。
      
      她的动作极快,迅捷如风。又突如其来,完全出乎鬼后的意料。 
      
      鬼后的脸瞬间被砸偏到了一边。
      
      这还不够!
      
      白缈缈迅速收拳,两手同时用力,一把将鬼后捏着她脸颊的大手拉下。
      
      刚要下一步动作……
      
      鬼后却迅速扭头,探出另一只冰冷大手,一把就捏住了白缈缈两只纤细手腕。
      
      麻蛋!她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居然比她的还大?!
      
      白渺渺双目圆瞪,拼命挣扎。
      
      鬼后的大手犹如铁钳,白缈缈双手被制,根本无法挣脱,一张口就咬在了鬼后的手背上。
      
      “嘶!”
      
      鬼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本懒洋洋的黑眸瞬间危险的眯起,空余的那只手迅速抬起,一下就掐住了白缈缈的后脖颈。
      
      活像掐住了一只张牙舞爪、全身炸毛的小奶猫。
      
      失策了!白渺渺懊悔不已。
      
      后勃颈处传来森冷刺骨的温度,与手指头那光滑僵硬不似活人的触感,更是让她全身毫毛倒竖。
      
      眼看着毫毛就要各自为政,开始表演一套《时代在召唤》……
      
      “咳咳!”
      
      鬼后突然就咳嗽了起来。
      
      她飞快侧过头去,捂住了嘴。再摊开时,掌心处赫然留下一滩猩红的血迹。
      
      “啊……对、对不起啊!”
      
      白渺渺盯着那口老血,下意识就小声道歉。
      
      作为和谐社会的守法公民,白渺渺向来都是可以哔哔,就绝不动手的主。
      
      这次也是兔子被逼急了才咬人。
      
      鬼后满脸惨白,被鲜血沾染的唇角,鲜红明艳。隐忍着,捂着嘴小声咳嗽,单薄脆弱犹如一只纤瘦的蝶。
      
      白渺渺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她的神经实在太过紧绷,随时随地都会崩断。
      
      之前,打死两个面容扭曲的怪物,白缈缈是完全将他们当做了NPC,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但是如今面前的鬼后不一样,她那么漂亮,那么脆弱,怎么看怎么像个人啊。
      
      “你、你有没有事啊?……”白缈缈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鬼后一边小声咳嗽,一边一瞬不瞬的盯着白缈缈瞧。
      
      由于尸僵的缘故,白缈缈的脸上做不出过多的表情,只有一双明亮剔透的大眼睛瞪得溜圆。
      
      像极了误入密林之中的小鹿,一头撞开带着晨曦薄雾的丛林枝丫,显得懵懂又纯净。
      
      鬼后眼眸微眯。
      
      精雕细琢不似真人的脸孔,缓缓地怼到了白缈缈的面前。
      
      白瓷般的修长手指,掐着她的脸颊,将她的小脑袋一点一点抬起。
      
      白渺渺被迫昂着头,眼圈憋得通红,纤细漂亮的脖子伸得老长,仿若引颈就戮的天鹅。
      
      此时,二人的距离不过寸余,气息相融。
      
      鬼后身上冰冷的气息随之传来。
      
      像是一捧积雪兜头兜脸的扑来,透过白缈缈的每一个毛孔,流转到她的四肢百骸之中。
      
      她、她、她肯定不是人!正常人哪里会像个大冰棍似的!
      
      而那犹如无机质的漆黑眼眸,好似无底深渊,拉住了白缈缈的魂魄,一直不停的往下坠、往下坠去!
      
      “唔,好晕……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油画好好索,好好索……”
      
      白渺渺的双眼都变成蚊香圈圈,还在那哆哆嗦嗦,语不成调。
      
      这时,鬼后的动作忽而一滞,扭头往花轿外看去。
      
      “找不到!不见了!怎么办?!”
      “九十九个鬼妃,一个都不能少!”
      “把准备好的替补新娘带上来!快!”
      “是!”
      
      怪物愤怒的嘶吼声突然传来。
      
      “咕嘟!”白缈缈吞咽了一下口水。
      
      没想到这些怪物业务这么娴熟,预备的这么充分。
      
      一个、二个僵尸新娘跑了,居然还备了替补?!
      
      难道怪物也有年终KPI考核吗?!
      
      而怪物们气急败坏的吼叫声,总让白渺渺生出他们都是歹人假扮的错觉!
      
      “哗啦——”
      
      轿帘也在这时被拉了开来。
      
      白缈缈心中不由一声哀嚎。
      
      下一刻,一道冰冷如雪的气息突然笼罩了过来。白缈缈好似被人掐着后勃颈,一下就按进了一团冰雪之中。
      
      “唔!?”
      
      白缈缈就要挣扎,耳边却传来一声暗哑低沉的声音:
      
      “别动。”
      
      嗯?
      
      那声音是那种淡淡烟嗓,低低的中音,带着几分有气无力的虚弱,显得分外雄雌莫辩。 
      
      是、是鬼后……在救她?!
      
      “噗通!噗通!噗通!”
      
      耳朵下,更是传来富有节奏感的心跳声,隔着鬼后的胸腔,如实的传到了白缈缈的耳朵里。
      
      哎呀!她有心跳呀!那她真的不是死人!
      
      白缈缈的小心脏也跟着噗通噗通跳动起来。
      
      不知在何时,鬼后已然端坐在了花轿之中,头上顶着那副厚重繁复的红盖头。
      
      赤红广袖之下,苍白修长的手指,迅速捏了个翳形术手诀。
      
      而白缈缈的后颈被鬼后掐住,脸孔贴在她的胸口处,她整个人都趴在她的身上。
      
      两人的红色新娘服缠绕交织在一起,犹如氤氲成一道鲜红的血影,在赤红的花轿中显得迷离而古怪。
      
      身后,怪物泛白眼珠转动。由于翳形术的关系,并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哗啦——”
      
      轿帘被放下,传来怪物的喊叫声:
      
      “吉时已到,恭送鬼后入洞房!”
      
      八抬大轿忽而摇晃了起来,显然是有怪物将花轿抬起,缓慢的送入到了那间恐怖诡异的新房之中。
      
      白缈缈一动都不敢动,两只小耳朵竖得老长。
      
      另一个鬼妃有没有被找到?!
      
      九十九名鬼妃都被粗干净了?现在轮到鬼后了?!
      
      惊恐之余,白缈缈也不由暗自庆幸。
      
      幸亏她刚才搏了一把,冲进了鬼后的花轿里。要不然,她也早就被粗掉了。
      
      如此一想,白缈缈的鼻息间又传来了那股好闻的草木气息。
      
      好似冰天雪地的悬崖旁,一棵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青松。寒风拂来,白雪婆婆娑娑而下,透露出清冽清香的松香气息。
      
      嘤!真的好好闻。
      
      白缈缈忍不住又深吸了一口。
      
      察觉到她的动作,鬼后低垂的长睫微颤,太阳穴也跟着突突跳动了起来。
      
      白渺渺却吸得心满意足,草木香气充斥胸腔,让她整个人都好似突然活转过来了一般。
      
      原本混沌混乱的思绪,也开始活跃了起来。  
      
      难道……鬼后是除妖师?!
      
      她假扮成死人,混进鬼王魔窟之中,就是为了斩妖除魔、为民除害?!
      
      随着花轿轻微的摇晃,白缈缈抬起头,悄悄地透过红盖头的底部往上看去。
      
      只见鬼后精致锋利的下颌线条,与白瓷无暇般的肌肤纹理。此时,她的侧脸上有一块红痕,显然是刚才白缈缈揍的那一拳。
      
      这么漂亮的小姐姐……真是罪过,罪过啊!
      
      白缈缈还在暗自忏悔,忽而后颈处又传来了一股力,将她的脸更深的怼进了鬼后的胸口处。
      
      唔!一点都不柔软!她的鼻子都快被触平了!
      
      小姐姐是个平胸!
      
      “砰——”
      
      八抬大轿落地,怪物们猖狂后退。新房大门倏然关闭,窸窸窣窣之声骤起!
      
      进鬼王巢穴了。
      
      白缈缈一个激灵,便要从鬼后的怀里探出头来,却又被那只冰冷大手按住。
      
      骨节分明,冰冷刺骨,偏生还缓缓的摩挲,好似在探究什么。
      
      白缈缈寒毛倒竖,全身忍不住蜷缩起来,怂得活像吓出了飞机耳的小奶猫。
      
      这时,花轿外,窸窣之声大起。
      
      一支赤红粗大的触.手掀开了轿帘,缓慢的蠕动了过来。
      
      白缈缈全身僵硬,眼睁睁的看着那触.手在花轿各处游走,似乎是在检查自己的猎物。
      
      鬼后也是一动不动,静默端坐,好似一座完美无瑕的雕像。
      
      只有白缈缈知道,掐住她两只手腕的大手已经悄然松开。一柄寒冰刺骨的匕首,被塞进了她的手中。
      
      白缈缈赶紧捏紧匕首,屏气凝神,一团神时刻提防着背后。
      
      “哗啦——”
      
      那条赤红触.手猛地就朝着鬼后席卷了过来。
      
      就在这时,鬼后却将手一挥。
      
      其头上戴着的红盖头凌空飞起,迅速旋转。
      
      “咻!”
      
      高速旋转的红盖头犹如一把利刃,一下子就将那条触.手斩下。
      
      “噗——”
      
      血红汁水伴随着血腥腐臭的气息,瞬间劈头盖脸的冲了过来。
      
      鬼后起身,漫不经心的将手一挡,便将血水尽数挡在了赤红广袖之上。
      
      紧接着,她又将手轻轻挥出。
      
      “砰!”
      
      八抬大轿迅速炸裂了开去。
      
      四周瞬间一片光明与赤红,无数同样的猩红触.手不断挥舞。
      
      鬼王的巢穴黏腻血红,犹如一块块新鲜的肉团凝结而成。
      
      之前进来的僵尸新娘都被挂在触/手上,双眼紧闭,惨白的脸上暴绽出一条条鲜红的经脉,其上似乎还能听见鲜血流淌的声音。
      
      而随着花轿碎片不断落下,白缈缈瞪圆了小鹿眼,好半晌才缓缓的合上了嘴巴。
      
      哇哦……这也太、太厉害了吧!
      
      简直又飒!又A!
      
      白缈缈眼中充满了崇拜与狂热,根本挡都挡不住。
      
      鬼后垂眸,狭长漂亮的桃花眼心不在焉地瞥了她一眼,握着拳头轻轻咳嗽了一声。
      
      随即,那沙哑又略显虚弱的声音缓缓传来:
      
      “找个地方,自己躲好。”
      
      “哦!哦!”
      
      白缈缈忙不迭应道。
      
      但这一眼看去,四面俱都是翻涌的肉.浪。连站稳都是个问题,她又能躲到哪里去?!
      
      白缈缈的视线,忍不住又往鬼后的裙子底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白喵喵:让我进去!
    鬼后:你……确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