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花烛夜】 ...

  •   六月的第一个吉日,年年从顺宁郡王府低调地出嫁了。
      
      婚期定得匆忙,一切从简。嫁衣来不及缝,直接在成衣店买了现成的改一改;嫁妆来不及备齐,长史使出浑身解数,胡乱凑了三十六抬;宾客来不及赶来,索性不请;六礼来不及行完,便化繁为简。
      
      聂轻寒这些年一直在青鹿书院读书,在静江府并无产业,为了成婚,特意在离郡王府不远处的玉鼓巷赁了一个小宅子,张灯结彩,布置做了婚房。
      
      贾妈妈和兰心苑的几个大丫鬟背地里不知抹了多少泪:这婚礼,寒酸得比普通乡绅人家都不如。郡主自幼金尊玉贵,何曾受过这种委屈?偏偏在年年面前一个字都不敢提:郡主心高气傲,原本就看不上聂小乙,不满这桩婚事,她们再提这些,那不是火上浇油?
      
      拜堂完毕,新人送入洞房。琉璃几个看到婚房,更想哭了。
      
      赁来的房子小而简陋,粉墙泥地,清漆家具,别无华饰,小小的院落几步便走到了头,简直比她们在郡王府的丫鬟房都不如。
      
      郡主这般娇贵的人儿,怎能过这种日子?
      
      年年坐在床沿,眼前是一片晃眼的红,耳边孩童们童稚的声音欢欢喜喜地唱着撒帐歌,人声鼎沸,不知挤了多少看热闹的人。
      
      做了这么多次任务,她还是第一次披上嫁衣。只可惜,注定不会有美好的结局。按照剧情,她和男主相看两厌,很快便会反目成仇。
      
      有人在起哄要看新娘。很快,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靠近。她低着头,透过盖头的下缘,看到了一角大红绣着蟒纹的衣袍,干净簇新的皂靴。
      
      熟悉的气息袭来。她酝酿了下情绪,忽然伸手,揭开了绣着双喜如意纹的大红盖头。
      
      新房中,顿时鸦雀无声,人人目中带着震惊,看了过来。
      
      年年面上满是挑衅,抬头看向她的新郎。红烛高烧,他立在光影中,丰姿如玉,一身大红喜袍为他冷白的肤色添上几许暖色,剑眉如墨,薄唇轻抿,形状漂亮的凤眸倒映着烛火,也倒映着她凤冠霞帔的娇美模样。
      
      干净修长的手捏着秤杆,刚刚抬起,正要挑开盖头,因她的动作微微一顿。
      
      喜娘最先反应过来,“唉呀”一声,拿过盖头要给年年重新盖上。
      
      “不必了!”年年拒绝,对着聂轻寒抬了抬下巴,倨傲地开口:“聂小乙,我不喜欢这么多人围观,你让他们都出去。”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静寂。
      
      聂轻寒孑然一身,在静江府并无亲人,来闹新房的多是他在青鹿书院的同窗师友,一时都面面相觑。
      
      任谁也没想到,新娘子居然做出这般惊世骇俗之事,自己掀盖头不说,还说出逐客的话来。偏偏她久居上位,轻描淡写一句吩咐,高傲、矜贵,自有一股气势,令人不由自主为她所慑,屈服听从。
      
      原本羡慕地看向聂轻寒的眼神,纷纷转为了同情。
      
      齐大非偶,新娘子身份高贵,美貌绝伦,令人艳羡,可这高高在上的架势,岂是一般人消受得起?
      
      聂轻寒神色未变,幽黑的凤眸盯着年年看了片刻,目光掠过她精致的远山眉,水波潋滟的杏仁眼,小小的翘鼻,嫣红的小嘴。
      
      她今儿打扮得格外隆重,大红的嫁衣包裹着她纤秾合度的玲珑娇躯,露在外面的肌肤白得仿佛在发光。
      
      脑中忽然想起那日午后,他听闻她断绝饮食,抗拒婚事,原本有心成全她,找了个借口求见她。可惜,她不愿见他。他迫不得已,悄悄潜入了兰心苑,以为会看到伤心欲绝的她,不想看到了令人惊讶的一幕。
      
      她只穿一件薄薄的半臂,露出纤细雪白的臂膀,可爱的小脚丫不着罗袜,懒洋洋地蜷缩在金丝藤椅上。仿佛一只偷懒的猫儿,一脸惬意地喝着果浆,吃着点心,翻着书卷,哪有丝毫伤心难过的模样?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一面。那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也许,他从未真正了解过她。
      
      两人过去相处的一幕幕尽上心头。他心中复杂:难道,真如莹姐儿和玛瑙所说,她其实是心悦他的?
      
      他从来不相信这些说辞,可那一刻,他忽然信了几分:她介意的,也许只是他低微的出身?
      
      两人身份地位悬殊,她不能表露她的感情,所以故意冷淡他,私下却一直在助他。不然如何解释,她每次狠心待他之后,他都能得到莫大的好处?又如何解释,她故意做出不愿嫁他的假象,私下却是那般轻松愉快的模样?
      
      可她自揭盖头,搅乱婚礼又是怎么回事?他倒要看看她究竟还藏着什么秘密。
      
      她年年任他打量,心跳不知不觉加快:要生气了吗?快,赶快生气!仇恨值加得越多越好。
      
      聂轻寒微微一笑:“好。”对屋中其他人拱了拱手道,“宴席已备齐,还请诸位入席。”
      
      屋中人人神色尴尬,听聂轻寒这么说,有人干笑着打圆场道:“正是正是,肚腹都饿了,正该喝聂兄的喜酒。”招呼着大家三三两两都出了新房。
      
      年年心中暗嗤:装,再装。聂小乙可不是什么善茬,表面温和无害,实则心冷手狠,睚眦必报。她就不信,她都这么不给面子了,他就一点儿不生气。
      
      她再接再厉,不客气地命令道:“你也出去。”
      
      聂轻寒不动声色,声音和煦:“今日是是我和郡主的成亲之日,合卺酒总该饮一杯吧?”
      
      年年高贵冷艳地拒绝:“我不喝酒。”
      
      聂轻寒居然没有太意外,好脾气地道:“好,不喝便不喝。”
      
      喜娘傻眼了:“聂公子,这怎么行?”
      
      聂轻寒微笑:“只要郡主乐意,有什么不行?”
      
      年年望着他面上淡淡的笑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样都能忍?这家伙也太能装了。转念一想,她又高兴起来: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他现在忍得越狠,心中的恨毒就越深,等到忍无可忍,便是她大功告成的那天。
      
      她继续不给他好脸色,不耐烦地道:“你还不出去?”
      
      聂轻寒藏于袖下的手指慢慢摩挲了下,深深看了年年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去。
      
      几个丫鬟从年年自己掀盖头起就呆了,待到后来,年年又接连赶宾客,赶聂轻寒,一气呵成,一个个瞠目结舌,神情各异。
      
      珍珠的脸都成了苦瓜:郡主出嫁前,贾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们劝着些郡主的脾气,和姑爷好好相处。可她万万没想到,郡主竟如此任性,还没等她们劝,在婚礼的当天就把姑爷死死得罪了。这可如何是好?
      
      琥珀不以为意:郡主纡尊降贵,嫁到这个破地方,给点脸色给聂小乙看天经地义,有什么了不得的?
      
      珊瑚一贯木木的,只知埋头做美食,从不关心其它事。至于丫鬟之首的琉璃,向来无条件信任年年:郡主做什么,一定有她的道理!
      
      年年将几个丫鬟的反应尽收眼底。见众人皆已离开,屋中只剩了她们主仆几人,她绷着的脸放松下来,伸手扶了扶头上的凤冠,嫌弃道:“真重,脖子都要压断啦。”
      
      琉璃笑着帮她取下:“奴婢们服侍郡主梳洗。”
      
      年年又抱怨道:“好饿。”为了婚礼,她除了上妆前吃过几个小点心,一直水米未进。
      
      负责掌膳的珊瑚笑道:“奴婢这就去厨房看看。”
      
      剩下几个丫鬟分工,有摘簪环的,有脱嫁衣的,有打水的,还有准备胰子帕子的……一连串忙乱后,年年卸了簪环妆容,洗去脸上的脂粉,露出了素净清丽,娇若芙蓉的面庞。
      
      琉璃拿了一件真红杭绸寝衣过来。年年看见,皱眉道:“我记得,不是新做了几件霞影纱的寝衣吗?”
      
      琉璃怔了怔,不由红了脸:那几件霞影纱的寝衣又薄又透,在她看来,实在有伤风化。郡主这么大方,新婚第一夜就要穿给姑爷看吗?
      
      年年先还没觉得,待看到琉璃神情,扶额道:“你想什么呢?这里没冰热得慌,纱衣凉快些。待会儿你们回去休息,我就让珍珠把门给闩了。”
      
      一席话说得琉璃几个又想落泪了:郡主从前,何曾住过连冰都没有的屋子?等等,她们后知后觉地露出震惊之色:郡主的意思是,她不打算让姑爷入洞房吗?
      
      聂轻寒回到新房时,发现琥珀坐在门口的台阶上,闭着眼睛,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盹。新房中静悄悄的不闻半点声息,暖黄的烛火从半开的窗牗透出,隐约可见屋中大红的喜帐已经放下,佳人卧于帐中,似已沉沉睡去。
      
      他悄无声息地绕过琥珀,推了推房门,没有推动。
      
      不光叫人守在门口,门还从里面闩上了?
      
      他垂下眼眸,从怀中取出一个铜板,从门缝中探入,轻轻一拨。门闩被拨到了一边,他轻而易举地推开了房门。
      
      守在床边为年年打扇的珍珠骤然惊起,正要说话,聂轻寒看了她一眼。珍珠心头一寒,一时僵在那里。
      
      聂轻寒揭开了喜帐,目光凝定。
      
      年年已经熟睡。红烛映照下,她侧身而卧,搭了一条薄薄的□□凤丝被。一头海藻般的浓密乌发散落竹枕,衬得一张脸儿粉雕玉琢,眉目清丽,动人之极。
      
      珍珠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叫了声:“姑爷。”
      
      聂轻寒头也不回,淡淡吩咐:“出去。”
      
      珍珠嚅嚅:“郡主说……”
      
      聂轻寒又说了一遍:“出去!”声音无喜无怒,听不出情绪。
      
      心头生寒的感觉又起,珍珠不敢再说什么,下意识地听令退了出去。刚到门口,聂轻寒又道:“把门关上。”
      
      珍珠不敢不从。一出门,她猛地回神,脸顿时垮了,见琥珀还在瞌睡,气不打一处来,用力推了推她道,“你这小蹄子,郡主叫你看门,你怎么看的?”
      
      琥珀猛地惊醒,茫然地看向她:“珍珠姐姐,怎么了?”
      
      珍珠更气了,指了指屋里道:“姑爷进去了。”
      
      琥珀“唉呀”一声,跳了起来,想要冲进屋去,却发现门已从重新里面闩上。琥珀顿时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可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珍珠想起郡主出嫁前,贾妈妈的嘱咐,且喜且忧地道:“今儿洞房花烛夜,姑爷是郡主名正言顺的夫君,进去也是应有之义。”
      
      琥珀问:“那我们?”
      
      还能做什么?“守着就是。”
      
      屋中,聂轻寒静静地看了年年片刻。年年忽然翻了个身,将身上的薄被踢到一边。
      
      聂轻寒呼吸骤紧。
      
      大概是因为畏热,她的寝衣是用海棠色霞影纱制成,半透明的纱袍几无遮挡效果,雪肤小衣,玲珑身段如笼了层淡薄的烟雾,若隐若现,令人心头生痒,顿起一窥究竟之念。
      
      那夜的混乱不期然再次撞入他的脑海。她朦胧的眼波,绯红的玉颊,散乱的衣襟,仿佛羊脂白玉般的脖颈与香肩。绣着小荷尖尖的的衣料柔滑轻软,一只栩栩如生的蜻蜓恰停在柔美的弧度顶端……
      
      他鼻尖沁出汗来,面上却不露端倪,低低唤道:“郡主。”
      
      年年精致的秀眉微微蹙起,又翻了个身,将无瑕的美背朝向了他。
      
      他怔了怔,若有所思,索性在床边坐下,声音带上了几分试探:“不想和我说话,那……直接圆房?”
      
      年年:“……”她是在他唤她时惊醒的,然困劲未过,懒洋洋的不想理人。这会儿听到聂轻寒不要脸的话,她皱了皱眉,眼睛都不睁,睡意朦胧地道:“别闹。”
      
      任务手册上,他对她的仇恨值有六十呢,再加上刚刚她一番骚操作,这个数值应该又增加了。他这种冷情之人,讨厌一个人,怎么可能想和她圆房?多半是不满她将他关在洞房门外,故意吓唬她。
      
      事实上,按照原文,直到她被他推下悬崖,他都没有碰过她。
      
      聂轻寒望着她惫懒的模样,心中绷起的那根弦忽然松动了:他从前怎么没发现,她在他面前,从来都是这般毫无防备的模样。
      
      他没有作声,俯身拿起薄被,将她盖得严严实实,一丝春光都不露。
      
      年年拒绝,挣扎着伸出手来:“热。”
      
      他重新盖好。
      
      两人正当拉锯,外面珍珠不安的声音响起:“姑爷,郡主,临川王世子前来道贺。”
      
      年年彻底清醒过来了:按照剧情,段琢会在今日上门“贺喜”,她难舍旧情,令男主彻底寒心。结果,她都等睡着了,段琢还没出现,还以为剧情出错了呢。
      
      还好,好戏总算上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二章红包已发,晚上9点二更o(∩_∩)o

    感谢在2020-04-24 11:13:06~2020-04-25 08:59: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9109582、甘棠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么小二郎、木叶、uheryija宜家、波波的饺子 5瓶;镇魂女鬼 3瓶;29470835、梧桐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