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独立日记 ...

  •   芽芽独立生活日记,3011年4月28日——
      
      我从来没有记过日记,这是我第一次写日记。
      
      因为我要抒发我心中的愤慨。
      
      我被我没有良心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抛下了。
      
      三个月前,他们去了外国,参加一个不知道什么的研发工作。
      
      我要跟着去,可是他们都嫌弃我是个累赘,带着我不方便。
      
      还说把我留在这里,可以锻炼我独立生活的能力。
      
      于是,我在万般不情愿之下,就留了下来。
      
      燃鹅,在他们走后一个月,末世就爆发了。
      
      病毒也不知道有没有蔓延到我们这里。
      
      我们这座城的人,每天只能待在家里接收讯息,据说,人类基地已经建成,过几天就会开放收容人类。
      
      他们建议健康人群已经可以往那边去了。
      
      我打算明天就去往那里。
      
      那座人类基地是建在离我们家这座城市旁边的那座大城市里的,听说他们已经建好了所有的隔离墙,以及相关设施。
      
      然而,我在这一刻才神奇地发现,会开车有多么重要。我活了二十一年,大学都毕业了,我竟然不会开车。
      
      所以我明天要走路去,或者看一看路上有没有人开车子,我搭一下顺风车。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
      
      我想说的是,我明天如果在路上遇上了丧尸,那么,我一定不会抵抗。
      
      我会任由它把我给吃掉。
      
      因为,我要让我那无情的爸妈,还有大哥,明白到他们去外国工作,却不带上我,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我还要让他们体会到失去我的痛彻心扉!我还要让他们在将来的每一天,都活在一种痛苦与自责当中!
      
      以上,是上官芽芽人生中写下的第一篇日记,是在一种极端悲愤的心情中写下的。
      
      第二天,她就背上了书包,装了点面包,还有家中仅存的瓶装水,前往这些天政府一直呼吁大家去的基地。
      
      基地有很多座,只要找离家最近的去就好了。
      
      她心中还想着,要让自己在路上被丧尸吃掉,然后让爸妈后悔一辈子这件事。
      
      所以,她走得特别慢。
      
      时不时地还左右看看,在想,会不会有一个丧尸冲出来,咬自己一口。
      
      好巧不巧,正好让她看到了一个。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真实的丧尸,没有想到已经蔓延到这里来了。
      
      她站住了没有走,仔细看了看那个尸体的体貌特征,眼睛是红的,眼框一圈是青黑的,嘴唇又是苍白的。
      
      或许是感应到了她是有心跳的,就朝着她这边,伸着手臂过来了。
      
      哇——————!
      
      她马上忘掉了昨天日记上,自己认真写下的话,什么让父母后悔一辈子这种鬼话;眼下转身跑得比什么都快!
      
      她高中时体育课考1500米长跑,经常不及格,现在跑起来的风姿,可能可以比得过黑人运动员。
      
      哪知,跑着跑着,旁边又好像有个丧尸走过来。
      
      她现在视线有点模糊了,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扔掉书包来减负。
      
      模模糊糊地看到前面有两个男人,手里拿着像AK47的枪,站在一辆高底盘越野车前,准备要开车门进去的样子。
      
      她飞身扑过去,完全地趴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背上,整个人就像一具龟壳一样,附身在那人身上。
      
      手臂还死紧死紧地箍着他的脖子。
      
      岑斐今天陪朋友由基地回来这里拿东西,顺便运一些早前置备的装备与物资过去。
      
      哪知刚要上车,就被东西扑过来。
      
      他一开始以为是丧尸袭击,但是两秒之后,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背上那个人紧贴着他的背,那人的心跳,跳得像个锤子,剧烈得仿佛要击穿他的背。
      
      而他朋友也以为是丧尸,举枪就要打。
      
      结果他挥了挥手:“别打,人。”
      
      再转身看了看身后,有两个丧尸正向这边移动。
      
      “打那两个。”
      
      朋友一枪一个,把丧尸爆头了。
      
      而上官芽芽还箍着他。
      
      “喂,下来吧,丧尸被解决了。”
      
      这时,他朋友说:“我们快上车吧,别待在这里了。”
      
      上官芽芽上了车后。
      
      岑斐问她:“你家人呢?”
      
      “他们抛弃了我!”
      
      “……”
      
      抛弃?是几个意思?
      
      “他们还活着吗?要不要去救他们上车?”
      
      “他们几个月前去了国外工作,不肯带上我,结果这里末日降临了。”
      
      她说着说着……其实心里担心起了他们的安危。
      
      末世一爆发,中国就切断了与外国的一切联系,现在连境外有没有爆发末世都不知道。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是一夜之间,海底通讯电缆,以及通信卫星全都不工作了一样,上官芽芽怎么都联系到到她在境外的家人。
      
      她昨天虽然那么负气地写了那一大段抱怨的话,可是心里特别特别担心他们的安全。
      
      “我们也有亲戚在国外,一样联系不上。不管这些了,你跟我们先回基地吧,这几天已经陆陆续续接收人类了。”
      
      “好的,谢谢你们。”
      
      车程大概会是一小时左右。
      
      在经过了半小时左右的驾驶,坐在副驾上的岑斐忽然想到问后座的上官芽芽:“你本来就是要去基地的吗?”
      
      “是的。”她问一句答一句,之前的半小时满脑子都是她在国外、已断了联系的家人,所以没有主动说过什么话。
      
      “所以……你本来是……打算就这么走过去?”他是才想到这种可能性,但是又想,这世界上应该没人这么脑子进水一样的人吧,所以问出来确认一下,也好放心。
      
      “对啊,没错。”
      
      “……”
      
      他想:好吧,是个傻的……
      
      于是,转过身去,不再多说什么了。
      
      到了基地门口,上官芽芽抬头向上看去。
      
      高耸矗立的隔离墙,大概有7米高,外缘光滑,墙体厚实,墙上端密排了很多小型炮口,大有一副壁垒森严的感觉。
      
      她向右边一看,看到一个金属笼子里装着一具骨皮。
      
      那是一个活物。
      
      她们之前守在家里时,成天看新闻,有被科普到,末日病毒感染最重的人群,全都变成了这样,叫A级丧尸,也叫“骨皮”。
      
      它们只有骨头,外面还包了一层干枯的皮。
      
      看着有点像埃及法老王的木乃伊,仿佛化骨已有千年,现在希望重回人间,借尸还魂一样。
      
      它们只有一个意识,就是吃掉一切有心跳的东西。
      
      “把它放在这里要干什么?”上官芽芽忍不住朝那丧尸多看了几眼,之前只在新闻上看过图片,可是现在看到真的东西了,实在恐怖和恶心。
      
      “宣传警示。”岑斐就说了这么一句。
      
      三个人就一起进了基地。
      
      岑斐和他朋友有健康证,所以可以进入基地腹地,而上官芽芽是新的被收容的人类,需要先在外围做最全面的健康检查,然后领一□□康证。
      
      那是一张IC卡,以后凭证才能在基地内生活。
      
      她正要去做检查,岑斐想到她家就她一个人,无亲无故,就问她要了联络方式,说做完检查来接她,可以先去他家住一段时间。
      
      这个基地并不是一个小的四方型城池。
      
      它是建在原有的一座沿海国际化大都市的基础上的。
      
      所以,它有一座城市那么大,里面有四道关卡,也就是说,围了四圈像之前上官芽芽看到的那种7米高的围墙,每一圈都是方型的。里面除了原有的一些房屋和市政设施外,还新建了很多收容所与新设施,用来完全应对末日灾劫。
      
      因为它有这么大,所以岑斐到时来接她,还得开车来。
      
      她点点头。
      
      心想,这种才是好人,比我哥上官似瑾那种人要好多了!
      
      还说了谢谢,然后转身进诊所做健检去了。
      
      因为很多周边小市镇的健康人还没有驱车赶来,她是搭到了岑斐他们这些先驻扎的人的顺风车,所以来得比别人早,而且现在等候检查的人也极少。
      
      她的检查也可以做得细些。大概两小时后,她检查做完,拿到了健康证,也联络了岑斐。
      
      他来接她,她跟着他回家。
      
      他们家现在在基地的腹地,也就是那四圈围墙最中心的那个区域里。
      
      他家里有他爸妈,还有他两个弟弟。
      
      在末日爆发前,他们家是开医院的,他爸爸就是那所大型私立医院的院长,他妈妈是外科医生,他本人也是外科医生。
      
      他两个弟弟也是医学生,可惜,末日一爆发,学校也停课了。
      
      现在大家的任务,仿佛都变成了建设基地、研发疫苗这一类的工作。
      
      “爸、妈,这是我在城外遇到的,她所有家人都去了海外工作,就她一个人,先回来跟我们住几天,再看看给安排到哪一个收容中心去。”
      
      “叔叔阿姨好。”
      
      “哎,你好,可怜喽,家人都不在身边,我们海外的亲戚也都联系不上呢。”
      
      “别担心了,一定会没事的。”
      
      岑斐的爸妈可能因为一直从医,所以心地都很慈和,一见到上官芽芽,就不停说一些安慰的话。
      
      “好的,谢谢叔叔阿姨的吉言。”
      
      然后,岑斐带她上楼去,给她安排了一间房间。
      
      她就住了进去,等着过两天二围、三围内的收容所正式开放后,她就可以住过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