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乐老太气昏了头脑,来了一句,“乐怡,你还是人吗?”
      
      乐怡歪着脑袋,露出木木的笑容,但看在别人眼里,仿若是小恶魔。“我一般不生气,一生气就不是人。”
      
      乐老太:……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乐怡又一次慢悠悠的举起棍子,嘴角微扬,跟刚才的一模一样,“我饿了。”
      
      这是魔鬼吧?乐家人目瞪口呆,像是第一次认识她。
      
      印象中沉默内向的小姑娘,一旦爆发,这杀伤力大大了。
      
      怪不得说,老实人一旦生气是很可怕的,惹不起,惹不起。
      
      乐老太立马软了,全民大炼钢铁运动中村里的铁制品都炼化了,也造成了铁制品紧缺,这一口铁锅是托了好多人情才买到手的。
      
      “别砸,别砸,给你饭吃。”
      
      做孽啊,三房没一个好东西,就知道搞破坏。
      
      她心疼的抱着破了口子的铁锅,修修补补,还是一口好铁锅嘛。
      
      顶着众人各异的目光,乐怡就着泡萝卜吃了整整一大碗糙米饭,再加一个窝窝头,整个过程都一言不发,默默的吃,气氛怪怪的。
      
      她吃饱喝足麻溜的滚回房间睡觉,同样吃撑的乐然像小尾巴般跟着她身后,一脸的崇拜。
      
      “姐,你砸锅时好英勇,好厉害,我好喜欢。下次再砸!”
      
      乐怡:……弟,你好像长歪了!
      
      她还没有说什么,就被吴小青一把抱住怀里,“我可怜的孩子,这是被欺负狠了,不得不跳起来反抗,心疼死我了。”
      
      她眼泪汪汪的,心疼的不得了,自家孩子是好孩子,坏的肯定是别人。
      
      乐国荣摸摸女儿的脑袋,很满意女儿的表现,什么都能吃,唯独不能吃亏。
      
      “小怡干的好,干的棒,下次谁再敢不给我们饭吃,就砸锅,谁都别想吃。”
      
      他怎么就没想到砸锅这一招呢,还是女儿聪明机灵!
      
      “对对,小然,向你姐学习,不要怂就是干。”
      
      乐怡嘴角抽了抽,你们这么教育孩子,很容易养歪的。
      
      但,心里暖洋洋的,是肿么回事?
      
      她拿起小学课本,“妈,给我上课吧。”
      
      只有读书,才能摆脱这个糟糕的环境,过几年就能恢复高考,到时海阔任鱼跃,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反正她不愿意跟福气包女主捆绑在一起,当女主的对照组。
      
      “好。”吴小青教一双儿女识字,惊奇的发现,乐怡聪慧过人,一点就通,只要教过一遍的知识,立马记住了,过目不忘,还能举一反三。
      
      学了几天,乐怡很快掌握了拼音,几百个单字,加减乘除,诗词也会了几首。
      
      她如海绵般疯狂吸收知识,学的飞快,速度之快让吴小青咋舌。
      
      相比之下,乐然就显得有些蠢笨,连拼音都还没有学会。
      
      但,这才是正常人的速度呀。
      
      “孩子他爸,小怡太聪明了,我感觉村里小学已经盛不下她了。”
      
      她背九九乘法表时,背了整整半个月才烂熟于心,可乐怡只背了半天!已经倒背如流!
      
      这是什么神仙资质?
      
      乐国荣倒是想让女儿上公社小学,教育质量肯定更好。但不现实,离家太远,上下学有点麻烦。
      
      “我也这么觉得,要是公社小学知道小怡这么聪明,一定抢着要。”
      
      乐怡忍不住捂脸偷笑,“爸妈,我觉得你们飘了呀,现在不是应该想办法说服奶奶吗?”
      
      乐家村是没有小学的,要走几公里去隔壁红星村上学,乐家的几个孩子都是在那里上的小学,如今二房的乐小兵就在那边就读,大房几个已经去公社上中学了。
      
      “怕什么?要么分家,要么让你去读书。”乐国荣嘴很硬,但心里发虚,他也知道让他妈拿钱出来比登天还难,“也不知李哥那边顺不顺利,唉。”
      
      草药要晒干,要炮制,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
      
      乐家人故意冷落乐怡,无视她的存在,但乐怡一点都不在意,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干活就干活,该学习就学习,气的乐老太暗骂木讷的小傻子。
      
      农忙过去,学校恢复了正常教学,大房的三个孩子都回公社中学读书,家里一下子清静了很多。
      
      很奇怪的是,乐春梅经常在家,说是该学的都学了,现在是最关键的复习阶段,让在家里好好看书,有不懂的再去学校问老师。
      
      乐家人是不懂这些的,乐春梅说什么,大家就信什么,毕竟她是乐家目前学历最高的。
      
      说是在家复习,但时不时的往外跑,经常跑的不见人影,乐怡暗暗奇怪,到底在干什么呀?
      
      她想读书还得费尽心机,但乐春梅全家供她读书,还不知道珍惜,好气哦。
      
      也是,福气包女主只需要别人宠宠宠,成绩好不好不重要,一想到这,乐怡更郁闷了肿么办?
      
      她一转头看到二房的乐小桃舀了水猛灌,这是饿狠了?靠喝水填饱肚子?
      
      她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回房间抓了一把栗子,“给。”
      
      乐小桃的眼睛刷的亮了,来不及剥壳就往嘴里塞,吃的狼吞虎咽。
      
      她是真正的奶奶不疼,父母不爱,在这个家里最没有存在感,她只有十一岁,但能顶半个大人用了,一天五个工分。
      
      不仅如此,轮到她们二房做家务时,大半的活都落在她身上。
      
      但就算是如此,乐老太分饭时,只分给她半碗饭。
      
      乐家有阶层,乐老太和乐春梅是第一阶梯,占据的资源最多最好。家中的男丁是第二阶梯,能吃饱。儿媳妇和女孩子是第三阶梯,只配捡剩下的东西。
      
      相比之下,她这个小极品幸福多了,有一对疼爱她的父母,遇到不公会闹腾,会争取。二房太老实了,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乐小桃吃了三颗栗子,忽然停了下来,犹犹豫豫,“还……还有吗?”
      
      乐怡微微摇头,她不愿意惹麻烦,“没有了,我也是别人给的。”
      
      乐小桃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嘴,看着手里的三颗栗子,小心翼翼的收好。
      
      乐怡跟这个堂姐关系一般般,不怎么亲近,主要是乐小桃不爱说话,跟她说十句就回一句,沟通不畅。
      
      “为什么不吃了?不好吃吗?”
      
      乐小桃很渴望的看着栗子,强忍着想吃光的冲动,“留给爸妈和小兵吃。”
      
      乐怡默然了,不知该说什么好。“对了,上次……真的吃了糙米饭?”
      
      大房瞎bb就算了,但二房表现的情真意切,让她不得不怀疑。
      
      “嗯,大堂姐拿来的。”
      
      乐怡知道她是个老实孩子,不会说瞎话,心里更奇怪了,那问题出在哪里?
      
      难道是乐春梅和老太太一起把大米饭吃光了,然后将屎盆子扣在三房头上?
      
      这逻辑有点问题,老太太也没有这么不靠谱。
      
      她越想越头疼,索性就不想了,喃喃自语,“大堂姐整天往外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知青院。”一个轻微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乐怡猛的转头,震惊的看着乐小桃,她居然知道?这……但想想也是,她跟个隐形人似的,最没有存在感,大家都不会防备她。
      
      乐小桃被看的手足无措,跑去抓虫子喂鸡了。
      
      知青院在西村头,跟村里的房子有一段距离,住了十几个知青,吴小青从来不许孩子们跑去那里玩。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天边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通往知青院的泥路吭吭洼洼,乐怡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的走着。
      
      安静,悠然,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人。
      
      咦,那是什么?乐怡停下脚步,只见一个身影蹲在一丛树木后,偷偷摸摸的,不知在干什么。
      
      她定晴细看,是柳叶,住在知青院的一员,海市来的,父母都是工人,人比较娇气,据说家里经常给她寄好吃的。
      
      乐怡蹑手蹑脚的凑过去,“柳姐姐,你在看什么呀?”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却把柳叶吓了一跳,整个身体差点摔出去,被乐怡及时拉住。
      
      柳叶抚着怦怦乱跳的心口,没好气的白了乐怡一眼,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乐怡乖乖点头,悄咪咪的看过去。
      
      不远处一对男女相对而立,挨的很近,举止透着一股暧昧。
      
      男的穿了一件白衬衫,脸白白净净,非常年轻俊秀,是新来的知青徐蒙,听说是京城来的。
      
      女的穿着崭新的花衬衫,一对麻花辫梳的很整齐,辫梢扎了漂亮的发饰,清纯又温柔,是乐春梅。
      
      她吃的好,发育的不错,已经有少女玲珑的曲线,小脸白白净净的,穿的比一般人都体面,一点都不像村姑。
      
      乐春梅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男子,似有无数情愫涌动,“徐大哥,这两颗鸡蛋给你补补身体。” 
      
      “这怎么好意思?”徐蒙嘴角噙着一抹温煦的笑,“你自己吃吧。”
      
      “徐大哥,我们又不是外人……”乐春梅粉脸一红,意识到自己说多了,羞的头都抬不起来,“我是说,你好心帮我补课,这是谢礼,你要是推辞就是看不起我哦。”
      
      “那只是举手之劳,不费什么事,你也谢过我了。”徐蒙长身玉立,浑身透着一股与众不同的书生气,“上次的大米饭吃了好几顿,对了,你家里没说你吧?”
      
      他关心的话落在暗处的乐怡耳朵里,如惊雷砸下来,硬了,拳头都硬了。
      
      敢情,那些大米饭是送给了这个男人?还将屎盆子扣在三房头上?她才几岁啊?怎么就这么多心眼?
      
      真是好样的,乐春梅。
      
      “那是交换,我拿走了你的晚饭。”乐春梅一双眼睛含着浓浓的仰慕,用一大锅大米饭,换一锅糙米饭,这样的亏本交换,却让她说的甜蜜极了,像是世间最顶级的情话。
      
      “我家里人通情达理,也最疼我,知道你帮我补习功课感激还来不及呢,徐大哥,你是个特别好的人,能认识你是我的幸运。”
      
      她声音轻轻柔柔的,表情更是温柔似水,情意缠绵,分明是动了少女春心。
      
      徐蒙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你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忍不住让我想起一句话,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
      
      撩妹手段一套一套的,还显得很有文化,这是村里的男人永远无法做到的。
      
      乐春梅欢喜的眼睛都亮了,满面羞红,一颗少女心蠢蠢欲动,“真的吗?比柳叶姐姐还好?”
      
      乐怡下意识看向身边的人,柳叶脸色铁青,眼神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状,难道,也爱慕这个男人?
      
      人家都调上情了,啧啧,三角恋什么的最狗血。
      
      徐蒙伸出手,替乐春梅理了理额头的发丝,动作温柔极了,“这怎么能比?一个是任性的大小姐,一个是温柔体贴的好姑娘……”
      
      乐春梅的心扑突扑突狂跳,满脸绯红,脑袋晕乎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靠过去,近些,再近些……
      
      “咔嚓。”一声脆响惊动了年轻男女,不约而同的看过来,“是谁?出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这句话出自于汉代的一首文人五言诗《古诗十九首·迢迢牵牛星》“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特此说明一下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