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装晕 ...

  •   九月酷暑,热的喘不过气,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
      
      乐家村,纵横交错的稻田里,金灿灿的稻穗饱满压满枝头,一眼看不到头,一派秋天丰收的景象。
      
      村民们汗流浃背的举着镰刀翻飞,所到之处,稻穗整齐的倒下,几个女人迅速跟上,手法熟练的弄成一捆捆,吭茨吭茨挑着扁担将稻谷放到板车上,送到生产队的仓库晒场,整个过程分工合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孩子们也没有闲着,三三两两在稻田里捡掉落的稻穗。
      
      夜幕降临,依旧炎热,没有一丝风。
      
      乐怡手挽着一个破篮子,将捡起的稻穗放进去,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弟弟乐然。
      
      乐然年纪虽小,面黄肌瘦,但也很卖力的捡着稻穗,
      
      不光是他们姐弟俩,村里的孩子都在干活,秋忙时没有一个闲人,全村总动员。
      
      乐怡面色通红,口干舌燥,累的直喘气,酸疼的腰都直不起来,肚子饿的咕咕叫,豆大的汗珠滚落到眼睛,刺刺的,忍不住眨了眨眼。
      
      她知道种地辛苦,但没想到这么苦,光是弯腰捡稻穗就要了她的小命。
      
      她是城市长大的孩子,从来没下过地,谁知一朝穿进一本年代文,成了七十年代乐家村的一个女娃,而且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大家庭。
      
      七十年代缺衣少食,吃的是红薯饭,还不一定管饱。
      
      她喉咙干的冒烟,双脚像灌了铁铅般沉重,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想动弹。
      
      这日子没法过了,呜呜。
      
      乐然迈着小短腿哒哒哒的跑过来,侧着脑袋担心的看着自家姐姐,小模样有点萌。
      
      乐怡伸手一拉,将小弟拉着坐下来,嗯,适时的休息是为了更好的劳动。
      
      一道义正言辞的声音响起,“怡堂妹,大家都在忙,你却躲在一边偷懒,这种行为可不好,听姐姐的话,站起来继续干。”
      
      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女孩子不认同的看着她,眉头紧皱,神色严肃。
      
      乐怡一看到她就头疼,大伯家的大堂姐,乐春梅,温柔善良朴实勤劳的女孩子,在村里的口碑非常好。
      
      还是远近闻名的福气包,运气特别好的那种。
      
      据说,乐春梅出生后一年,她的两个双胎胞弟弟就出生了,说是她带来的福运,家人就很喜欢她。
      
      而在她成长过程中福运连连,别人采不到蘑菇抓不到鱼时,她可以!
      
      还时不时的帮村里人破个灾解个难,人缘特别好,乐国荣的队长一职,也是托了女儿乐春梅的好人缘才选上的。
      
      这也是乐家人把她当成掌上明珠的原因,连重男轻女的乐老太太都把她当成命根子,可以说她是乐家最得宠的孩子,男丁都排在她后面。
      
      这妥妥的女主人设啊。
      
      而她,只是一个小炮灰女配,哎。
      
      这一声挺响亮,引来不少村民的目光,三姑六婆纷纷开口。
      
      “同样是乐阿牛家的孙女,一个勤快踏实眼里有活,一个只知道偷懒,差别太大了。”
      
      “岂止是勤快,还很有长姐风范,友爱手足,管教弟妹很有一套,我要是有这样的孙女,做梦都笑醒。”
      
      摔,这样的管教她可不要,谁稀罕谁带走,乐怡心里疯狂吐槽。
      
      “谁说不是呢,春梅这孩子我也喜欢,说话轻声细语,温温柔柔的,乖巧懂事,心地善良,运气好的不得了,是我们乐家村独一份。乐怡这孩子就不行了,整天贪玩贪吃,干啥都不行。”
      
      众人的话清楚的传到乐怡耳朵里,她嘴角抽了抽,夸女主就夸呗,为什么要拉踩别人?
      
      神马鬼?她一个十岁的女娃,小胳膊小腿的,不吃不喝捡了一下午的稻穗,累成这样,还叫干啥都不行?
      
      乐春梅比她大了四岁,作为最受宠的福气包孙女,平时也不下地,就在家里洗洗涮涮,就农忙里出来,干的也是捡稻穗的活,到底哪里看出比她能干的?
      
      乐怡忍不住看了乐春梅一眼,呃,低着头嘴角微勾……这是在暗暗高兴?得意?
      
      她心里一凛,感觉很不好,女主似乎没有表现出来的善良呀。
      
      她穿来没多久,只知道自家情况和发生过的事情,但对后面的剧情一无所知。
      
      谁让她没有拿到女主剧本呢。
      
      乐怡刚想说什么,队里的喇叭声响起,“同志们都加把劲,熬个通宵,争取连夜将稻谷送进仓库,同志们,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
      
      队长乐国强拿着一个大喇叭激情洋溢的动员村民,字字句句鼓舞人心,村民们的热情被激发出来了,个个干劲十足。
      
      乐春梅眉眼含笑的看着父亲,隐隐有一丝骄傲。
      
      就在此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把村民们吓了一大跳,纷纷看过去。
      
      不远处,一个身影摇摇欲坠,一头栽倒在田地里。
      
      乐怡脸色大变,飞窜了出去,“我爸晕倒了,救命啊。”
      
      乐然也冲了过来,乐国荣两眼紧闭,一动不动,额头渗出鲜血,看着很是吓人。姐弟俩跪倒在地上,眼泪哗拉拉的往下流,“爸,爸。”
      
      另一边,吴小青疯狂的摇晃着男人的身体,大声哭嚎,“孩子他爸,你别吓我,千万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母子三人怎么活?你妈是个偏心眼的,你大哥又是个只顾自己名声,不管兄弟死活的……”
      
      这场面配上两个孩子尖利的哭喊声,别提有多凄惨了,但村民们的神色古里古怪的,都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被疯狂diss的队长乐国强气的脸都青了,又来了,又来了!
      
      “这个月第几次昏倒了?啊?干一点点活就晕,还是不是农家汉子?快给我起来干活。”
      
      他身为队长,要以身作则才能服众,偏偏这个三弟好吃懒做,不肯吃半点亏,还喜欢装病,丢尽他的脸。
      
      吴小青气愤的尖叫,“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说我男人装晕?同样是兄弟,你体格壮壮的,我男人就不行,从小体弱多病,全是因为你小时候太霸道将家里的吃食抢走了……”
      
      尖刻的声音吵的乐国强脑门涨痛,烦躁的抹了一把脸,烦死了。
      
      “胡说八道,他没有少吃过,从小就爱偷懒,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他在队里的威望很高,唯独搞不定老三家,真是窝火,一个爱耍小聪明,一个有点文化的泼妇。
      
      吴小青愤怒的满面通红,吼的比谁都大声。
      
      “大哥,有你这样说话的吗?还是一家人呢,我看啊,比隔壁邻居都不如。”
      
      吴小青可不是好惹的,嘴巴特能说,伶牙俐齿,“也对,邻居又没有利益纠葛,你呀,巴不得我男人死了,好将我们孤儿寡母全赶出去饿死。”
      
      这话就严重了,村民们看队长的眼神有些不对。
      
      兄弟姐妹吵吵闹闹很正常,但吵完了还是一家人,村里人是最看重亲情血脉的,坚持不分家也是一大传统。
      
      乐老太还活着,没有分家,三房人都在老太太手底下过活。
      
      乐国强眉头紧皱,觉得跟女人吵架太掉价,而且是自己的弟媳妇,吵赢了也丢人。
      
      乐春梅适时站出来解围,温温柔柔的说道,“三婶,虽然您是长辈,我是晚辈,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这些话过了,不管是我爸妈,还是我,还是奶奶,都希望一家人和和气气,盼着三叔上进,三婶,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吗?”
      
      她面带笑容好声好气的,又有礼貌,说的话在理,显得很有素质,撒泼大吼的吴小青没法跟她比。
      
      吴小青心里一堵,说不出反驳的话,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个侄女从小就乖巧懂事,但她就是爱不起来,总像隔着什么。
      
      一边的村民们赞不绝口,“春梅比她三叔三婶还懂事,不容易啊。”
      
      “我就喜欢听她讲道理,声音温温柔柔的,比唱歌还好听。”
      
      村里人看不出哪不对劲,但经历过信息爆炸的乐怡不一样,她算是看明白了,得,这个堂姐不简单,最擅长踩着别人刷名声,还能人人夸。
      
      她就有些不乐意了,凭什么拉踩她们三房?就凭你是女主?
      
      “都别吵了,我爸的性命要紧。“她眼泪汪汪的看向乐国强,眼眶通红,”大伯,求你大发慈悲救救我爸,我给你跪下磕头……”
      
      都这么说了,还怎么拒绝吗?真有个闪失,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乐国强心里再不喜欢,也得考虑一下舆论。
      
      乐国强赶紧拦住小侄女下跪,这个侄女向来没有什么存在感,没想到也有这么孝顺的一面,有些心软,“来个人,送国荣去卫生室。”
      
      乐怡也就是装模作样意思一下,没有跪的意思,很快就站直了,谁不会演呢?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乐春梅深深的看了堂妹一眼,眼神微闪。
      
      一个村民背起乐国荣跑向卫生室,吴小青一手拉着女儿,一手牵着儿子紧跟其后,跑的比兔子还快。
      
      其他村民羡慕的不行,纷纷冲队长嚷嚷,“队长,这次得让赤脚医生说说清楚,是真有病,还是装的?你可不能总包庇自家兄弟。”
      
      “对啊,队长,我对你没有意见,但国荣夫妻太不像话了,动不动就躲懒,你好好管管呀。”
      
      “每次都躲避劳动,还不如那些知青,丢人。”
      
      乐国强还能怎么办?唯有苦笑。
      
      他不想管吗?是管不了!
      
      一行人冲进卫生室,赤脚医生一看到乐国荣,嘴角抽了抽,但很快迎了上来,“快放到床上,我替他看看。”
      
      村民看着赤脚医生来来回回的检查身体,好奇的问道,“李大夫,是真晕吗?”
      
      乐怡紧张的看着赤脚医生,年近五十的男人头发半白,眉头紧皱着,“又饿又渴加上劳作过度,体力不支才晕过去的。”
      
      吴小青立马哭嚎,一声声孩子他爸,哭的让人心酸,乐怡的心提了起来,暗暗担心,是真晕?
      
      村民得了这话默然,好吧,真晕那就没什么可挑刺的。
      
      只是有些奇怪,“那怎么动不动就晕啊?”
      
      “身体虚。”赤脚医生只有这句话。
      
      村民默了默,打了一声招呼就匆匆忙忙去干活了,真是个热爱劳动的好同志。
      
      等人一走,赤脚医生伸手掐住乐国荣的人中,只听一声惨叫,乐国荣一把挥开他的手,弹跳起来,“疼疼疼。”
      
      小乐然顿时咧嘴笑,爸好了,开心。
      
      吴小青撇了撇嘴,找了个地方坐下,如同在自己家里般放松,司空见惯的样子。
      
      赤脚医生没好气的直瞪眼,“每次都这么搞,迟早穿帮。”
      
      乐国荣立马像个无事人般生龙活虎,嬉皮笑脸的抱了抱拳,“嘻嘻,穿帮不了,有你帮着我嘛,快开一两红糖给我补补。”
      
      红糖是稀罕物,但病人有这个福利。
      
      赤脚医生摇了摇头,从口袋掏出一把钥匙打开抽屉,抠抠嗖嗖的拿出一小包红糖,“真是上辈子欠了你。”
      
      乐怡看的目瞪口呆,懵逼极了,这……装的?不是吧?演技比她还好?这不科学!
      
      问题是,这医生为什么愿意帮着打掩护?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书啦,走过路过的捧个场,老规矩, 发一百个红包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