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在下放弃迷惑 ...

  •   在下可以确定,在坂口先生和织田作先生眼里,在下和他们十分熟悉。
      
      不然不会一边随便说着什么让坂口先生一直在吐槽的话题一边平淡到有些愉悦的度过这段时光,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坂口先生一直有一种静静等待世界末日的表情。
      
      那种表情,大概就是,明知道自己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天崩地裂火山喷发等不可抗力的灾害死去,但仍固执的坐在原地,因为这里有志同道合的朋友。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不过很有趣,和他相处的时候,会真的放松下来。
      
      直到坂口先生露出‘终于世界末日了’的如释重负的表情时,在下才彻底理解他。
      
      原来世界末日=太宰先生啊,真是再合理不过的公式,不愧是十分钟吐了二十七个嘈的坂口先生啊!
      
      太宰先生相比初见,要显得稚嫩很多,头发蓬松,脸的轮廓也没有第一次见面时那么分明,一只眼睛还被绷带缠住,露出的手上和脖颈上也缠着白色的绷带。
      
      但是那种攻击力反而更强烈了。
      
      嗯……按时间线来说,应该是,日后的他,把表面上的攻击性减弱了。
      
      在和朋友相处的时候,太宰先生的攻击性没有体现出来,比较符合他还稚嫩的长相。
      
      “安吾~织田作~咦?在下君也在?”
      
      太宰先生退到舞台和后台交界的门处,又走回来,“真的是在下君?不是安吾的锤子吗?”
      
      坂口先生敷衍的反抗,“喂,我说的锤子从来都是嘴上说说好不好,没有真的锤过你。”
      
      “确实呢。”太宰先生慎重的点了点头,“毕竟安吾腿短跑的慢,天天加班身体虚,要是想捶我的话,会追到脱虚的吧?”
      
      说完,还把视线投向在下和织田作先生。
      
      织田作先生在已经提出的前提下思考了一下,对比了坂口先生和太宰先生的战斗力,点了点头,“好像的确是这样。”
      
      未免也太惨烈了吧,怪不得坂口先生之前一直是等世界末日的表情。
      
      一边如此想着,在下一边道:“不一定吧。”
      
      想想太宰先生在‘入水’和魔法少女变身时间、噢不,独立时间,那或许是片头之类的东西,总之,就是在这两个曾让在下深刻理解迷惑为何物的场景里,太宰先生的身手可是非常好的。
      
      而坂口先生……
      
      无论是气质,还是身上穿着的讲究西装,又或者是细微小动作,都在表明他是一个文职工作人员,再加上太宰先生提供的经常加班的信息。
      
      “在累到趴下之前,坂口先生会不会左脚拌右脚摔倒,然后被锤子砸到后脑?”
      
      就像是毛利先生平时那样。
      
      坂口先生:?
      
      他在太宰先生的笑声里深深微笑,“放过左脚拌右脚吧,我有基础身手的,真的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为什么每次聊天你几乎都能提到左脚拌右脚啊?!”
      
      太宰先生坐在吧台边的椅子上,伸手弹了一下酒保先生递过来的酒杯,“话说,安吾。”
      
      “嗯?”坂口先生下意识把视线转到太宰先生身上。
      
      “在下君的直觉可是一向很准的。”太宰先生虽然还是笑着,但鸢色的眼睛好像有着很认真的神色,下一秒,“说不定你真的会左脚拌右脚然后被公主抱的哈哈哈。”
      
      坂口安吾提前预感到了不妙,但真听他说出让自己想要举起锤子的话,还是有些忍不住。
      
      太宰先生提前一步跳下椅子,躲到织田作先生的背后,“哇哇哇,织田作先生快帮我,安吾要举锤子了!”
      
      “早说了我从来没有举过锤子!你出来!”
      
      他们两个人打闹的场景一点也不像是舞台剧了,如果有镜头在这里,应该会把他们卡通化吧,毕竟是三岁吵架状态,一点也不符合平时的作风。
      
      织田作先生好像很习惯这样的场景,在这种场景下还是面不改色,哪怕后背的衣服被太宰先生拽着,前面有被太宰先生言语气的张牙舞爪的坂口先生,“在下君还是没有成功喂猫喝酒吗?”
      
      听他这么一本正经的一说,在下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想要喂猫喝酒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啊。
      
      “是的,猫咪先生一点也没有要喝酒的意思。”
      
      “大概要和猫相处熟了,对方才会吃你给的东西吧?”织田作先生不确定的道,“啊,不过完全没办法想象你和猫平安相处的场景。”
      
      这间地下酒吧里的三花猫先生真的很聪慧,连太宰都好像开玩笑一般的叫着猫咪老师。
      
      就算是如此聪慧的猫咪老师,在面对在下君的时候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无视,如果是其他猫咪……
      
      还好在下君没有遇见其他猫咪吧,但横滨的猫咪也很多,的确有点奇怪,就像是太宰上次说的‘双向猫见愁’、‘敌不动我不动,在下不动猫不动’、‘三路猫咪假装无视’……
      
      糟糕,记得的词好像有些多。
      
      在下陷入了沉思,然后不得不开口打断织田作先生的思路,“抱歉,织田作先生,下次你思考这类事的时候,可以不用边思考边说出来。”
      
      抓了一会儿就累的坂口先生接口吐槽,“织田作以前不会这样吧?果然还是太宰化了。”
      
      织田作先生的平静表情好像带了一些疑惑,“抱歉,我不知道自己说出来了……太宰化?”
      
      “太宰化就是,”坂口先生露出礼貌微笑,“被太宰带的不正常。”
      
      “所以你们平时觉得自己的行为举止有哪里不对劲,根本不像是自己会做出来的那种,都可以归根结底为太宰化。”
      
      危机好像解除了,太宰先生又坐回椅子,“喂喂,不要把什么事都推到我这里,起码你发际线后移不会是太宰化吧?”
      
      坂口先生:……?
      
      他下意识想摸摸自己的发际线,但忍住了,还忍住了包括酒保先生在内的所有人都一样下意识往他头顶瞥去的视线。
      
      织田作表情平静的安慰道:“没有太大的变化。”
      
      坂口先生先是松了一口气,出于对织田作先生观察力的放心,然后才反应过来。
      
      等、等等,‘没有太大的变化’?
      
      也就是说,发际线真的有细微变化吗?!
      
      在坂口先生面色突然平静下来、眼神开始变化,目标瞄准太宰先生的时候,在下隔着他们两个又陷入卡通化的先生和织田作先生聊天。
      
      “织田作先生的观察力很好啊。”
      
      织田作先生点了点头,“这是以前的习惯,现在还没有纠正过来。”
      
      连发际线这种东西是否轻微移动都可以发现,这是多么可怕的观察力?更可怕的是,当事人只是做了下意识的观察行为,根本不是有意识控制的。
      
      有这种下意识观察力的人,几乎可以显而易见是什么职业,杀手、亡命之徒、武道高手、警察、侦探等。
      
      可织田作先生的气质不符合以上任何一个职业,他这副装扮和表情去超市购物,都不会有人怀疑他是一名生活在阳光下、不会反抗上司过分的‘加班到天明’的那种普通人。
      
      这种只能在特定职业中出现的观察力,通常会伴随着会暴露主人原先职业的小动作出现,除非当事人已经脱离自己原先的职业很久了。
      
      “原来如此,是个很好的习惯,也许会在某些地方发挥出出乎意料的作用。”说完这句话,在下就收回了观察过于明显的目光。
      
      这间酒吧里的客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在下的目光很容易就会被他们发现,不过可能是因为在下与他们是‘朋友’的关系,他们对此视若无睹。
      
      就连在这种过分探究下显得有些拘谨的织田作先生,也没有提出异议。
      
      再提一句,在下与织田作先生交谈的背景音是坂口先生和酒保先生交流为什么酒吧不能配备锤子,是会吓到客人还是会让客人觉得很酷。
      
      太宰先生把他抛给酒保先生、让坂口先生下意识习惯的制定方案后,就缩到在下背后,“哇,安吾的样子好可怕,在下君快把锤子从衣服里拿出来敲晕他!”
      
      在下:……?
      
      在下礼貌微笑,“抱歉,凭空掏出锤子这种事,您应该试着去从猫咪先生腹部找找。”
      
      织田作先生看向猫咪先生,“从腹部?”
      
      “对的对的~”太宰先生一本正经,“难道织田作先生不知道吗?猫咪老师可是空间系异能力者啊,腹部可以放很多东西,比如咖喱~”
      
      糟糕。
      
      织田作先生看起来若有所思,好像是相信了。
      
      以在下们谈话内容当背景音的坂口先生看起来很想放弃和酒保先生的谈话,转头以拳当锤,帮太宰先生认识认识什么叫做生活的痛击。
      
      他们的试探到此完毕。
      
      不知道他们试探出来什么,反正如在下在观察他们一样,他们也在观察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在下,或者说,观察‘这个时间线’的在下。
      
      从某方面来说,在下伪装成时间系异能还真是轻而易举啊,也说明了,这间酒吧里的一切友谊都与外界隔离,他们不会探究彼此的私事和异能,只在碰巧遇到的时候聊聊平淡而让人愉悦的天。
      
      真是奇妙的羁绊关系。
      
      ————如果太宰先生不一直研究怎么可以抱到猫咪先生、再突然吓在下,那就更令人愉快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段是【试图】,没有摸到夏目老师呜呜呜
    不过误解性好大,我改了改
    (但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问题哎,一直自信的认为夏目老师的本体是猫!)
    (三花猫好香呜呜呜,叼小鱼干的时候好可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