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在下还是迷惑 ...

  •   时间:舞台灯光变成了暖色调,不知道具体时间。
      
      地点:可以算是水里也可以算是岸上也可以算是饭店,反正都是舞台上。
      
      人物:在下,中岛先生,溺水先生,还有一位即将被砍的先生。
      
      这里的砍,是指钱包被砍。
      
      就在在下与两位同时蔫下去的先生共处时,对岸跑来了一位溺水先生认识的人————说是对岸,但在我眼里其实是二楼。
      
      在某一瞬间,在下其实很想试试从一楼跳起来抓住二楼的被砍先生,把他拉到一楼来,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估量一会儿后,在下的身高好像不太够。
      
      如果真的要抓站在二楼的被砍先生的脚腕的话,大概要踩着中岛先生和溺水先生的身体跳起来。
      
      在下会死的。
      
      咳。
      
      总之,虽然遇到了‘彩色人物'后,世界从沉默死寂的迷惑变成了不停蹦蹦跳跳活跃的迷惑,但这种遇到了可以和在下交流的人物的感觉,还是很好的缓解了在下的心理压力。
      
      无论如何,在下的罪孽本质中还侥幸的残余了一丝人性,太久没有和人交流的话,也是会陷入失落状态的。
      
      上一次陷入失落状态时,在下便差点失控,还好碰到了工藤君和毛利小姐。
      
      如果不是那位杀人凶手在案件被推理完成后痛哭流涕,在下就要做她某方面的同行了。
      
      犯案后被揭穿痛哭流涕后悔什么的,在一些方面简直比五体投地还要让在下难以接受。
      
      也多亏了工藤君,他才在警局认识了线人,从此有人处理了相关报警电话。
      
      ………说明这么多,并不是因为在下还是有点无法放弃差一点就可以光明正大拔剑自卫的计划,而是在反复劝诫自己,做人一定要懂得忍耐。
      
      哪怕溺水先生深沉地通报完自己的姓名是‘太宰治'后,就潇洒地一扬风衣,然后便有灯光和奏乐响起。
      
      还是那种一听就非常热血的奏乐。
      
      哪怕之后在场所有人的动作都奇奇怪怪起来,比太宰先生舞池倒立还要更奇怪的那种。
      
      这里指的是。
      
      太宰先生和中岛先生突然做了一些特别诡异的动作,像是电视里魔法少女变身的那种独立时间和自顾自的动作。
      
      在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太宰先生快步上了二楼,然后背身向楼下倒去,被下方的黑衣人们接住。
      
      在下好像反应过来了:……
      
      中岛先生在旁边做了一个肯定会让镜头拉近的动作。
      
      在下陷入沉思:……
      
      太宰先生和中岛先生迅速退场,有新的、在下并不认识的人物登场。
      
      在下想起在下已经深入解剖自己内心,不用再假装沉思了:……
      
      一位十分漂亮的女士在灯光聚集下露出微笑,然后变成狞笑。
      
      在下放弃假装思考:……
      
      在下好像明白了。
      
      抱歉,在下应该自信一点,在下已经十分明白且确定了。
      
      所有人好像都陷入了独特时间,就像魔法少女变身的那种独特时间。
      
      如无例外,整个世界都是如此,这段时间和大家奇怪的动作都不会被他们看到。
      
      除了被世界所排斥的在下。
      
      在下无缘立刻就看到现实流速后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看到自己没有参与进去的魔法少女变身……噢不,没有自己参与进去的独特时间。
      
      这可真是太好了。
      
      抱歉,这可真是让在下十分失落,不过请务必让在下失落下去,世界并不需要在下!
      
      就是有些可惜在下之前随身携带的钱币和联系工具无法使用,也无法进行录像,不然,中岛先生肯定会为了录像来找在下决一死战的吧。
      
      噢,现在可以亲切的称呼他为‘敦君'了。
      
      卑劣的人性就是如此,知道对方的黑历史就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拉近人际距离。
      
      *
      
      让在下万分难熬、感同身受的独特时间终于过去了,在下闭上眼睛,再睁开。
      
      ……
      
      在下再次闭上眼睛,再睁开。
      
      在下觉得在下没有看错,对近在咫尺的太宰先生微笑、歪头、问号。
      
      如无意外,这里已经不是河边了,原本就有些暗淡的灯光更暗了许多,像是夜间。
      
      就在在下冒出的问号都能戳到太宰先生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咆哮,灯光也相应的发生了骤变。
      
      太宰先生往旁边看了一眼,歪头道:“哎呀呀,好像有些不妙~”
      
      然后往后仰了一下,从近距离研究在下的状态退出,漫不经心地开始在虎口下逃生。
      
      这里的虎口下逃生只是在下的推测。
      
      在下此时盘腿坐在地板上,周围的灯光乱晃,不停的扫来扫去,一个老虎的影子被投射到墙壁上,也在不停的挪动。
      
      热血的奏乐又响了起来,还好太宰先生没有继续跳舞。
      
      躲了一会儿后,太宰先生开始正式工作。
      
      这里要提前声明一下,在下没有读心术,也没有听到旁白在旁边严肃的叙述心声。
      
      只能敏感的感觉到太宰先生打量了坐在地板上纹丝不动看羞耻现场的在下,小声说了几句什么话。
      
      然后他轻松愉快的决定了什么,快速挪到在下旁边,一手摁住在下的后脑勺,一手摁住另一侧的空中。
      
      世界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从太宰先生另一只手开始,空气中产生波动,从舞台剧化缓缓恢复了真实。
      
      一只巨大的白色老虎被太宰先生摁住了额头。
      
      波动还在迅速扩大,周围的舞台场景缓缓恢复成了它原本的模样。
      
      时隔多日,在下终于又亲眼看到了世界。
      
      在太宰先生摁住在下后脑勺的那一瞬间。
      
      如果说,这真的是舞台剧或者什么游戏的话,在这一瞬间,或许便是整个剧情的陡然转折点。
      
      转折点来自太宰先生。
      
      哪怕已经见到过太宰先生舞池倒立和独立时间的魔法少女变身,那些在别人身上会羞耻难堪的画面在这一刻,也仿佛化作了他身上的光点。
      
      不,不是仿佛,在这一刻,他就是连接在下和整个世界的那一线生机,是命中唯一,如果非要用痴缠的文字来形容的话,那大概便是:
      
      【在遇见他以前,我的人生浑浑噩噩,好似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直至某天,舞台被人拉开了序幕,我纵然有再多的惶恐也不能在目光灼灼地监视着我的观众们面前表现出来。
      
      所幸在观众监视下的不止是我,还有那个人。
      
      于是便连原本难以忍受的目光和嘘声也可以当做晴天的云彩和鲜花赞礼了。】 
      
      在下的眼睛柔化下来,温和的看向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也温和的看着在下,然后双手用力,狠狠一摁。
      
      在下和那只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的白虎额头相撞,同时眼冒金星。
      
      白虎的皮毛……一点……也……不软……
      
      黑暗袭来。
      
      最后传来的感觉和声音是太宰先生同时艰难的揽住在下和中岛先生倒地的趋势,“虽然早就答应了在下君不要太过分,但果然还是没办法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神弃之子第一页】x2
    中岛敦【沉思】:总觉得有点耳熟……?
    在下:没有,你记错了,这是在下第一次这样想。
    昨天把这章给基友看了一下,对着笑了半天(。)
    草我果然被传染沙雕了【双手叠腹、安静躺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