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 ...

  •   第1章

      “嘉嘉,你看那边有棵好漂亮的花树。”

      许嘉顺着好友指的方向看去,一棵五六米高的树,绿叶间生长着大朵大朵的粉色花朵,粉绿相间,尤为吸引人。

      “那是木芙蓉。”

      “我们去看看吧?”好友周倩说。

      许嘉望了望前方已经落后百米的队伍,有些犹豫:“大家都走远了,咱们也不能落太多。”

      高中毕业,江城高三三班学生和班主任商量好,毕业后的散伙饭改成一起爬山郊游露营。

      此刻大家就在江城城郊的台山上,台山不到千米高,环境保护的很好,上山建了青石栈道,山顶还有一座寺庙。此行众人的目标是山顶,寺庙不远处有一块观观赏日出胜地,众人决定在那里露营一晚看日出。

      许嘉就是江城本地人,台山来过不少次,对这里很熟悉。

      周倩却是从外地转学过来的,第一次上台山,什么都好奇,路上耽搁不少时间,于是两人便渐渐脱离了大部队。

      “慢一点也没关系的,你不是熟悉路吗?”周倩说。

      许嘉拗不过周倩,也确实对这里熟,两人便偏离了上山的主道,走向一条荒芜的小道,去找那棵木芙蓉树。

      沿着小道走五百米,木芙蓉树近在眼前,大朵的粉色花朵十分漂亮。周倩惊喜不已,拿着手机咔擦咔擦一顿拍,还要爬树去摘花。

      许嘉听见不远处传来流水叮咚的声响,转头看周倩正跃跃欲试扒拉着树干要爬,便道:“你小心点,我去那边洗个脚。”

      大夏天的,她穿了一双平底凉鞋,刚从杂草丛里走过来,沾了许多灰尘。

      周倩心不在焉应了声,许嘉径自拨开杂草和遮掩的灌木,循着声去找水源。

      走了十来米左右,声音已经很近了,再拨开一丛小灌木丛,一条一米宽的水流闯入眼中。清澈的流水潺潺往下淌,底下是散乱堆积的鹅卵石,一个个都被磨平了棱角变得圆滚滚。

      许嘉环顾一圈,周围空无一人,丛林里一片清寂,光线也被茂密的树木枝叶挡在外面,除了水声再无其他。

      她莫名有点心慌,忍不住向身后喊了一声:“周倩?”

      远远地,传来女生的话语声:“许嘉,我摘到花了!哈哈!”

      许嘉心一松,她放慢脚步往前走,手里捏着之前路上捡的枯树枝,在小溪边敲敲打打。

      丛林里虫蚁多,被咬到就是一片红疹子。

      敲了敲地,没见虫子,这里的鹅卵石很多,不知道哪里来的,全都被冲刷地很干净。许嘉摸了摸石头,没见灰尘,便干脆直接坐在一块较大的圆石上,把鞋子脱下来,撩起水洗了洗脚。

      她不敢直接把脚伸进水里,小时候和爸妈去乡下奶奶家玩,伯伯家的小表哥带她去水田里抓螃蟹,结果螃蟹没抓到,被田里的水蛭叮了脚。

      之后许嘉就很怕虫子,特别是那种软体无骨的蠕虫。

      小溪水清凉无比,一浇到腿上,便是一阵沁凉舒爽。许嘉把两只脚都洗了洗,又洗了下凉鞋,最后捧起那溪水扑了扑脸。

      抬起湿漉漉的脸颊,她突然感觉到一股视线,抬头一看,只见小溪对面一棵大树凸起地面的粗大树根上,正蹲着一只棕灰色的小松鼠。

      小松鼠大概就成人巴掌大,身后撑着巨大蓬松的尾巴,有一双豆豆眼,黑溜溜圆滚滚,不错眼地盯着许嘉。

      与许嘉视线对上,小东西也一点不怕,两只小爪子揣在怀里,稳如泰山地端坐在那。

      许嘉觉得好玩,冲它小声喊:“嘿,小家伙~”

      小家伙“唧唧”两声,歪了歪脑袋,转头一下子窜上它蹲的那棵高大繁茂的树,再一转眼,不见了。

      许嘉目光跟着它的身影往上爬,一眨眼就找不到它了,搜寻一会无果,她穿好鞋站起身,突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她刚来的时候,小溪对面有那么大的树吗?

      这个念头一起,许嘉突然打了一个寒噤,随即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腾而起。

      她目光梭巡,看到小溪对面有一片密林,庞大的、好几个成年人合抱的巨大树木随处可见,地上还有无数繁茂的藤蔓与蕨类植物,很像她在电视里看过的热带雨林环境。而许嘉身处的小溪这一边,之前见过的那些低矮灌木丛和一些新生的小树,都不见了。

      许嘉恍惚意识到,她可能遇见了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就在她低头洗脸的那几秒,她身边的世界变了。

      原本夏日的山林,变成了茂密森暗的原始丛林。

      许嘉控制不住地发抖、全身冰冷,她今年刚满十八岁,也才刚刚成年,还无法冷静面对这一切,这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逃离这里。

      她跌跌撞撞地转身,向着记忆中的方向跑,跑了十多米,那原本长着一棵繁花紧簇的木芙蓉树不见踪影,好友周倩自然也不在原地。

      许嘉站在那里,害怕地全身都在抖。

      她想,可能不是她身边的世界变了,也许是她在那一瞬间,因为某种奇特的力量,从原来的台山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她该怎么办?

      找人,对,可以求救,可以找警.察。

      只要还在地球上,就一定能够获救,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全球基本都有网络……

      许嘉慌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她每天晚上睡前都会将手机拿去充电,早上出门到现在也没怎么玩,电量还有96%。

      她一眼扫过,目光骤然在屏幕上定住。

      左上角,信号显示原本的几个黑格子,变成了“无服务”三个字。

      许嘉心跳剧烈,她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地想,就算没有信号,也可以拨打110。

      她把电话拨了出去,可焦急的等待过后,手机里传来的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不知不觉,眼前的世界模糊了,滴滴泪水砸在屏幕上,溅开了水花。

      许嘉打开微信,妈妈今天早上还给她发了消息,叫她注意好晚上别着凉,还给她转了几百块零花。爸爸则告诉她,让她注意安全,明天下午来台山接她。

      她试探着打出“妈妈”两个字,按下发送,红色的发送不成功的感叹号冒了出来。

      “爸爸,妈妈……”许嘉捂着嘴喃喃。

      她哭了一会,总算稍稍宣泄掉了一点惧怕,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许嘉有几个猜想,要么她还在地球,只是落到了像亚马逊那样的原始森林里,所以找不到信号。要么她是落入了虫洞,直接穿越了时空,现在在一个未知的地方。

      或者,她很可能已经不在地球上。

      这个猜想在她脑海中一晃而过,许嘉不敢深想。

      人在面对恐惧的时候,习惯性会选择逃避。尤其是不确定且未知的事物,总是令人下意识感到恐慌以及排斥。

      人们喜欢安定的、熟悉的、不容易改变的东西,这样才能给他们安全感。

      许嘉现在就像一只惊弓之鸟,一点细微的动静,都会让她不安惊惧。

      为了让自己不陷入到这种负面情绪中去,她努力不去多想,在心底安慰自己,积极面对目前的困境。

      她粗略看过周围的环境,这周围的树很大,几乎每一棵都有好几人合抱起来那么粗,树冠也特别高,繁茂的枝叶将头顶的阳光遮地严丝合缝,连天空都不怎么能看见。

      至于地面上,可能因为阳光不足,地上的植物多是些矮小的灌木和各种蕨类植物,还有就是厚厚的枯枝败叶,和大量的像蛇一样缠绕在树干上的藤蔓。

      而且许嘉发现,她不认识那些树,不管哪一种都不认识,灌木、藤蔓也没有眼熟的。

      许嘉爸爸喜欢看记录片,许嘉陪着他也看过不少,就算是原始丛林,她应该也能认识一些常见植物。

      这个原始丛林,与她在电视里见过的很相似,可实际上它们完全不同。

      这一发现让许嘉的心更是沉沉落到谷底,她的情绪趋于崩溃边缘,好在求生的本能让她能够保持稍微的理性。

      手机显示时间是上午十点三十三分,本来预计中午能到山顶,她不确定准不准确,也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哪里,于是她开始顺着那条小溪往下游走。

      地理课学过,通过阳光与影子可以确定时间,而时间和时区能够大致确定自己的方位。

      当然,这一切基于她目前还在地球上。

      之所以顺着小溪,是因为只有这一条小溪是许嘉熟悉的,而且水源很重要。即便许嘉没有丛林生活经验,也知道水的重要性。

      她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来,脱下身后的背包,从里面找出一双运动鞋换上。

      这里地面的枯枝落叶太多,而且地面很潮湿,厚得一脚踩下去能将她整个鞋都淹没,要是枯叶里有藏起来的虫子或者蛇,穿着凉鞋很容易受伤。

      换鞋的时候,许嘉顺便点了一下背包里的东西。

      因为是出来露营,她背了个大背包,包里塞地满满的,都是爸爸这个纪录片爱好者准备的东西。

      背包里有一个小型帐篷,一个单人睡袋,一件睡裙、秋天穿的厚外套,一条毛巾,刷牙杯和牙刷,一双运动鞋,运动鞋已经穿在脚上了。

      这些东西里,帐篷和睡袋是目前最有用的,这些也占据了背包一大半的位置。

      除了生活用品,其他就是吃的用的,一瓶水装在背包外侧,三个面包,两包饼干,妈妈还给她装了一个苹果,一瓶酸奶,两只橘子。

      还有她放在外面小包里备用的姨妈巾,一包手帕纸湿巾,一副耳机和一个满电能够充三次的充电宝,一个钥匙扣。

      当时大家商量是中午在台山寺庙吃一餐斋饭,自己只需要带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第二天中午师生下山聚餐,下午回家,所以带的食物不多。

      许嘉全都看过一遍,得出一个结论,她的这些东西大都是生活用,而不能用作生存,在安全的环境下最多能够坚持一两天。如果是在原始丛林这样的地方,野兽丛生危险遍地,没有防身用具,她很容易就会死。

      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这里到底是哪里,以及寻找一个安全的住所。

      确定这个目标,许嘉便继续前行。

      那条小溪很长,越走地势也变得平缓下来,许嘉一直拿着手机,她不敢乱玩,怕电消耗地太快,只偶尔看一看时间和信号。

      她从十点半走到下午两点,这期间周围一直是茂密的丛林。

      持续的行走让许嘉感到饥饿和疲惫,毕竟在这之前,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可她也不敢随意吃那点食物,状况不明朗的时候,食物是最重要的。

      她打开自己的水杯,喝了大半杯水,打算再往前走一走,等实在受不住了再吃点东西。

      令许嘉感到奇怪的是,她这一路行来,没怎么看到多少动物的踪迹。

      这偌大的森林,她只偶然看到一些鸟,有时候也有一些小型动物,但它们都跑的特别快,她基本都看不清全貌,也认不出是什么物种。

      好像有种小动物,有点像老鼠,小小一只,灰黑色,经常从枯叶上跑过,大概是生活在枯枝落叶里的生物。它们的速度同样很快,每当她注意到的时候,它们就会刷一下钻到枯叶底下去。

      还有一种鸡,远远地能听见咯咯咯的叫声,看到许嘉,它们也不怕,依然悠闲地在林中散步,时不时啄食落叶里的昆虫。

      许嘉开始还想抓一只,可等她一靠近,那些鸡就咯咯叫着哗啦飞跑了。

      能够飞,应该叫鸟。但它们长的很像鸡,又肥又大,尾巴上有长长的羽毛,叫声也是鸡的声音,许嘉就叫它们鸡。

      又艰难跋涉了一个多小时,许嘉终于来到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

      在这里,好几条小溪从四面八方而来,汇聚成一个不大的湖,湖面平静地像镜面,倒映着蓝天白云,湖水清澈地犹如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可以看见下方的泥沙与游动的小鱼。

      许嘉爬上湖边一块大石,仰头看天,整个人一寸寸僵硬。

      碧空如洗的天穹上,有棉花一样飘荡的云朵,还有两轮金色的太阳,正向大地播撒着璀璨的金辉。

      两个太阳一大一小,大的和以前的太阳一样大,小的像从前的月亮,它们挂在天边,明明确确向许嘉述说一个事实。

      她已经,不在她的世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是兽人,主要是求生种田,感情线比较少
    想写一个安静的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