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第五章:
      
      孙孟就不明白了,林安澜到底是给程郁灌了什么迷魂汤,能把他迷成这样。之前就一心想和林安澜合作,现在更好,对方不演他也就不演了,这简直就是意气用事!
      
      孙孟无法,只得劝他道:【景焕虽然也是男主,但是顾书禹明显是这部戏的核心,景焕和孙欣欣都是通过他串联起来的,况且张导也更倾向于你演顾书禹,所以你还是试镜顾书禹吧,你要是实在想和他一起演戏,可以让他演景焕啊。】
      
      怎么可能呢?程郁想,林安澜怎么可能去演景焕呢,他又不是蒋旭,林安澜怎么可能是景焕。
      
      他本身就是顾书禹。
      
      程郁:【就这样吧,我先和他商量一下,过几天给你结果。】
      
      程郁说完,把手机放到了茶几上。
      
      他看着林安澜,不确定他会不会愿意出演顾书禹。
      
      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有共同出演过一部戏,每一次,林安澜只要听到他的名字就会退避三舍。
      
      他曾经以为,林安澜进了娱乐圈,如果他不进入,那么他和林安澜可能这辈子就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可是后来他发现,即使他也跟着林安澜一起进了这个圈子,他们俩还是没有任何交集。
      
      因为林安澜拒绝和他有交集。
      
      “你可真是狠心。”程郁小声道,却又忍不住抱紧了他。
      
      “不过,我不怪你。”他亲了亲自己怀里的人,闭上了眼睛,陪着他一起睡着了。
      
      林安澜睡了四个多小时,醒来天已经黑了。
      
      程郁把中午剩下的菜拿了出来,和他又吃了一顿火锅,这才去厨房清洗锅碗。
      
      林安澜坐在沙发上,问自己的经纪人关于综艺的事情。
      
      林安澜:【一起录综艺的都有哪些人?】
      
      卓斯亚:【已经签约的好像只有李永思、陈英杰、关飞。】
      
      林安澜看着这三个名字,想了想,和他道:【知道了,要是还有其他动静,你随时告诉我。】
      
      卓斯亚:【好。】
      
      第二天晚上,林安澜刚洗完澡,就收到卓斯亚的微信:【程郁好像也在谈。】
      
      他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愿意和他一起录制吗?】
      
      卓斯亚问完,心里忍不住的烦躁。
      
      林安澜失忆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也就是在他知晓林安澜失忆的当天,他见到了程郁。
      
      程郁坐在他面前,眉眼清冷,语气平静,他说,“林安澜失忆了,你知道了吧。”
      
      “我知道。”
      
      “那你一定不知道,在他失忆前的一周,我们俩确立了情侣关系,所以,我来和你说一声。”
      
      卓斯亚觉得可笑,他问道,“程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觉得我会信?”
      
      程郁笑着看着他,疑问道,“你为什么不信?林安澜也不是每件事都和你说的,我们之前是地下恋,他没告诉你,现在我告诉你,你信就是了。”
      
      卓斯亚摇了摇头,“我不信。”
      
      他从林安澜入圈就开始带他,他太清楚林安澜了。
      
      林安澜对程郁没有好感,当然,也谈不上恶感,他只是不想和这个人扯上关系,所以他避开了一切可能和程郁相遇的活动,推掉了一切有程郁参演的电视、电影。
      
      在林安澜的签约条件里,有一条隐形的条件,那就是不和程郁同台。
      
      卓斯亚曾经以为他很讨厌程郁,他问林安澜,“你和程郁是有什么误会吗?”
      
      林安澜笑道,“没有,只是蒋旭不喜欢他,所以我也就避着他了。”
      
      卓斯亚没想到会是这种理由,只能道,“你还真是挺替蒋旭着想。”
      
      “是他要求的。”林安澜无奈道,“他希望这样,我就答应他了,不然,我和程郁其实是同学来着,没必要把事情做的这么难堪。”
      
      “你们还是同学?”
      
      “是啊。高中同学,大学校友,认识挺长时间了,可惜了。”
      
      他说着可惜了,可脸上却没有一点惋惜的神情,卓斯亚那时候就知道,他其实并没有觉得多么可惜。
      
      他不在乎程郁,所以哪怕嘴上说着可惜了,该拒绝的还是拒绝,该避开的还是避开,他们一点都不像是认识多年的同学,更像是不相识且看不上眼的陌生人。
      
      这样的林安澜,是不可能和程郁产生地下恋情的。
      
      “程郁,就算林安澜失忆了,我还没有失忆,所以你说的,我不相信。”
      
      程郁笑了起来,慢慢从口袋拿出烟盒,抽了一根烟出来,轻轻点燃。
      
      他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烟,缓缓吐出口里的烟雾,表情也慢慢冷了下来。
      
      “你信不信又有什么用呢?”程郁冷声道。
      
      “我们的恋情,难道还需要你的批准吗?”
      
      他看着卓斯亚,语调平稳,轻柔又缓慢,“出门在外,你是一个经纪人,可回到家,你就变成了父母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女儿的爸爸。做一个经纪人简单,可做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尤其是好爸爸,就不这么简单了吧?”
      
      卓斯亚瞬间变了脸,“你威胁我?”
      
      程郁嗤笑了一声,按灭了手里的烟,在还没消散的烟雾中,眼神阴鸷的看着他,“这世上,只有林安澜可以给我的爱情增加阻碍,他不喜欢我,我无话可说。可是其他人,谁敢给我的爱情增加任何一点阻碍,我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我都不会放过他。”
      
      “卓斯亚,你是个聪明人,所以不要碰我珍惜的东西。你碰了,就别怪我去砸了你最珍惜的东西。”
      
      “你在名利场上混了这么久,也该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吧。”
      
      卓斯亚没话了。
      
      程郁看着他沉默的闭上了嘴,眼里的不甘慢慢转变成认命的无奈,这才满意的站了起来,“那我就先走了,安安还在家里等我。”
      
      “对了,”他温柔的提醒道,“这里的芝士蛋糕很好吃,我帮你定了一个,带回去给你女儿吧,她应该会喜欢的。”
      
      卓斯亚听着从他嘴里吐出的“女儿”二字,默默握紧了拳,“我知道了,谢谢。”
      
      “不用客气。”程郁说完,转身离开了。
      
      只留卓斯亚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满是矛盾。
      
      如今,程郁明显是打算和林安澜上同一档综艺的,也不知道林安澜愿不愿意,希望他不愿意吧,卓斯亚想,只要他不愿意,程郁就没有办法。
      
      不然,等他恢复了记忆,那么……
      
      卓斯亚正想着,就听见微信响了一声,他低头一看,就见林安澜回复他道:【可以啊。】
      
      可以?还啊?!
      
      卓斯亚心里的小火苗瞬间熄灭了,偏偏又不敢劝他拒绝,只能在一番斟酌后回道:【好的,我知道了。】
      
      希望他恢复记忆后,不会怪他吧。
      
      卓斯亚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也就只能安慰自己还好林安澜并不讨厌程郁,只是顾忌着蒋旭,才一直不和他合作。
      
      这么看来,还是有转圜的余地的。
      
      只是,卓斯亚很疑惑,蒋旭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他知不知道林安澜失忆了,现在和程郁在一起,他没有联系过林安澜吗?
      
      卓斯亚觉得很奇怪,他又想起了林安澜失忆前,他最后一次和林安澜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的林安澜很明显心情不好,临走前最后一句话是,“过几天的那个商演我不去了,违约金该赔多少就给节目组赔多少,我先走了。”
      
      他当时就很惊讶,那个商演,蒋旭也会去,两个人的纯粉和cp粉为此掐了好几天了,这会儿他却突然说不去,是和蒋旭发生了什么吗?
      
      卓斯亚本想等他心情稍微好些再问他,可谁知道,再见面,林安澜就大大方方的和他说,他失忆了。
      
      他说的一派坦然,似乎并没有因为失忆造成什么困扰,只是可怜了卓斯亚,本来就疑惑不解的事情这下更成了世纪之谜。
      
      算了,卓斯亚收起了手机,别人的爱情,他插什么手呢?
      
      蒋旭如果有心,那么,怎么也该发现异常了。
      
      而如果他没心,那就更怪不得自己了。
      
      他转身进了卧室,准备陪老婆睡觉。
      
      程郁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林安澜正坐在床上玩手机,他凑过去坐在了他旁边。
      
      林安澜见他还拿着毛巾擦头发,跪坐了起来,拿过了他手上的毛巾,帮他擦着头发,顺道告诉他,“我经纪人刚刚给我发微信了,我们应该是同一档综艺。”
      
      程郁对此毫不意外,却还是装出了一副惊喜的样子,“真的?”
      
      “嗯。”林安澜点头,“所以我在思考一件事情。”
      
      他停下了擦头发的手,歪头去看程郁,“等过一阵儿我们就要一起去录综艺了,那时候,我们是不是该让经纪人知道我们在谈恋爱啊?不然他们都不知道,以后出现什么情况也不好公关。”
      
      程郁没想到他竟然会和自己说这种话,一把把人从身侧搂进了怀里,兴奋道,“你要是愿意,我求之不得。”
      
      林安澜失笑,“我当然愿意了,这种事情虽然不能让网友知道,但是经纪人必须得知道,不然容易出事。”
      
      “那等录节目的时候,我们告诉他们。”
      
      “嗯。”
      
      程郁开心的低头去亲他,蹭着他的鼻尖道:“宝宝真好。”
      
      林安澜任他亲着,伸长手继续给他擦头发。
      
      程郁看着他,感受着他的手在自己头发上不断擦拭着,慢慢去亲吻他的脸颊。
      
      等到他的吻从脸颊一路向下,吻到林安澜的脖颈和肩膀时,林安澜这才意识到危险,软声道,“头发还没干呢。”
      
      “不擦了。”程郁解开了他的衣扣,亲吻着他的下颌和锁骨,“反正一时半会儿睡不了。”
      
      他用力抱紧了林安澜,细致的亲吻着他,没一会儿,衣服就到了床边,明亮的灯光下,能看到白皙的肤色在床单和被子间若隐若现。
      
      林安澜勾着程郁的脖子,仰头任他亲吻。
      
      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眼里似有水汽,他小声的叫了一声程郁,咬了咬唇,泄出了一声柔软的呻.吟。
      
      他伸手摸了摸程郁的脸,程郁抓住了他的手,去吻他的唇。
      
      林安澜反扣住了他的手,和他十指交握,轻声道,“轻点。”
      
      “好。”程郁温柔的回应着,缓了自己的动作。
      
      林安澜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抱着他,在一切结束后,他蹭了蹭程郁的脑袋,软声道,“你亲亲我。”
      
      程郁毫不吝啬的吻了他许久,紧紧的抱着他,又抬起手,耐心的帮他揉着腰。
      
      他看着林安澜红晕未消的脸,只觉得不够,心里的欲.壑并没有满足,勾着他还想再来一次,两次,甚至无数次。
      
      然而林安澜明显已经有些困了,程郁不想折腾他,所以安抚着心里的野兽,让自己慢慢平静了下来。
      
      “要去洗澡吗?”程郁问他。
      

  • 作者有话要说:  安安:洗!不洗谁知道你一会儿会不会又禽兽不如!
    程郁:我是那种人吗?我不是,我多温柔体贴啊。
    卓斯亚:温柔???体贴???
    程郁:你有话说?
    卓斯亚:......没有。
    程郁:所以我还是很温柔体贴的嘛。
    今日份的感谢:
    三颗儿豆扔了1个地雷
    三颗儿豆扔了1个地雷
    Nice树扔了1个地雷
    Nice树扔了1个地雷
    Nice树扔了1个地雷
    Nice树扔了1个地雷
    作者撅起屁屁说扔了1个地雷
    蓝若冰扔了1个地雷
    蓝若冰扔了1个地雷
    默语扔了1个地雷
    哆啦扔了1个地雷
    39098594扔了1个手榴弹
    39098594扔了1个地雷
    JU花残满地伤扔了1个地雷
    是听听呐扔了1个地雷
    liya扔了1个地雷
    liya扔了1个地雷
    杨洋得意扔了1个地雷
    多米诺扔了1个地雷
    先长他个十斤肉扔了1个地雷
    苏锦炎扔了1个地雷
    JU花残满地伤扔了1个地雷
    感谢以上小天使,特别感谢39098594小天使,爱你们呀,么么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