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这究竟……是在暗示什么呢?
      
      为什么镜子里只会有自己的倒影?日记里的故事,又是否真的另有寓意?
      
      将镜子又倒扣在桌上,廖斐一边偷偷观察着男人的动向,一边蹙眉思索着。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眼前的男人绝非鬼怪或飘飘之类的东西。
      
      如果是的话,她的“招聘”技能肯定会生效,脑海中会自动生成与男人相关的简历。但几个房间相处下来,这东西从未出现过哪怕一秒;此外,根据她在第五宿舍楼生活的经验,哪怕是鬼怪,也是能被镜子照出倒影的……
      
      而男子的倒影却没在镜子中出现。对此,廖斐有三种猜测——
      
      要么,男人的确是玩家,之所以不在镜中显像,只是这个副本中的特殊设置。而这种设置,其实是对通关方式的一种暗示,是一种可解读的线索。
      
      若是如此的话,那只有一人能有显像的镜子,很有可能是在预示,他们两人之间,只有一人活着出去。
      
      或者,这镜子本身就是个陷阱,就是为了挑起他们争端,自相残杀的……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男人确实并非玩家。但他也不是鬼怪之类的东西,而是这个副本中所特有的一种NPC,甚至可能是只有廖斐才能看到的一个幻影。
      
      这也恰恰契合了日记中“他早已不在了”这样的说法。考虑到他那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廖斐也更倾向于这种猜测。
      
      但要是这样的话,破局的方法,反而不好说了。毕竟从现有的日记内容来看,也无法断定,那个一直在与日记主人一季一会的“他”,到底是善还是恶……
      
      廖斐左思右想,最终还是决定,要先跟男人好好谈谈。
      
      “喂。”她开口叫了男人一声,同时张开了小马扎,坐在了上面。
      
      “我这边发现了一些东西,过来一起聊聊吧。”她招呼着,面上露出营业性的笑容,“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男人却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收起来吧。”他说道。
      
      “你这个技能,对我没有作用。”
      
      ……
      
      廖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人,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是我的技能?”
      
      “看出来的。”男人平静道,“而且我知道,你不只有两个技能。”
      
      “……”廖斐沉默了。
      
      又过了片刻,她才迟疑着再度开口:“你……”
      
      难不成是开挂了?
      
      不然怎么会清楚,她实际有复数技能的事?
      
      要知道,这可是连乔星河都不知道的……秘密。
      
      *
      
      玩家在进入新手副本后,是会获得技能的。这是这个游戏的默认设置之一。
      
      一般来说,玩家会获得的初始技能只有一个,极少数会出现两个。这些技能,又往往和他们所接到的个人任务,以及个人特质有关。
      
      而廖斐,不仅在任务方面奇葩得令人发指,在技能方面,也没能走上寻常路——
      
      她初始就有三个技能。
      
      准确来说,她拥有的,是一个技能组。
      
      这个技能组的名称叫“创业手札”,组内包括了三个技能——“招聘”、“创业气场”与“画饼”。
      
      “招聘”是被动技能,也是廖斐唯一会主动公开的技能。其效果就是能让廖斐在遇到可招聘的对象时,脑内自动生成一张对方的简历,获知一些与对方相关的信息。
      
      而“创业气场”则是个主动技能,效果为——“当你在任意一张坐具上坐下时,可选择发动此技能。发动后,你方圆一米之内的非人存在,其敌意或攻击意图将下降百分之八十,持续效果为三分钟。”
      
      这也是为什么廖斐走到哪儿都喜欢带着张小马扎的原因——只要有小马扎在,她就可以随时随地发动这个技能。
      
      对廖斐而言,这算是她保命的手段之一,所以她从不主动对人提起这技能的存在。而因为发动方式十分隐蔽,也从没有人识破过她的隐瞒。
      
      直到今天。
      
      自马扎上缓缓站起身,廖斐一边将马扎抓在手里,一边警惕地望向男人。
      
      “你到底是谁?”她质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只沉默地盯着她。片刻后,他缓步向她走来。
      
      廖斐因他靠近的动作而往后跳了一跳,同时威胁地举起手中的马扎。男人却像没看到一样,自顾自地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停在了书桌之前。
      
      “想出去吗?”他问廖斐。
      
      廖斐防备地看着他:“你想怎样?”
      
      男人没搭理她,只用手指了指桌面。
      
      “用橡皮可以把墙上的画擦掉。全部擦干净了,就有出口了。”
      
      廖斐:“我凭什么信你的话。”
      
      “你可以不信。”男人平静道,“那你就在这儿待着好了。”
      
      廖斐:“……”
      
      她扫了眼桌上的文具,眼神忽然闪了一闪。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方法?”廖斐问道,“既然知道,你为什么不自己用?”
      
      男人移开目光,又不做声了。
      
      明摆着就是一副“反正老子就是啥都不说,你爱擦不擦吧”的架势。
      
      廖斐:……
      
      淦!
      
      她在心里暗暗骂了声,泄愤似地将桌上的文具往地上一扫,跟着便捡起块橡皮,气呼呼地来到了那堵被画得花花绿绿的墙跟前。
      
      她忿忿地将橡皮贴上墙壁,向下一划拉,果不其然,原本绘在墙上的图案被很顺利地擦去了一块,露出了墙面的粉白底色。
      
      廖斐见状,心中一动,面上却是不显,继续气呼呼地擦她的墙。而那男人,也没再说一字,只是抱着胳膊站在旁边,静静地看廖斐忙碌。
      
      橡皮不大,墙上的图案却是极多。任凭廖斐如何努力,还是要花上大半天工夫才将整面墙都擦干净。擦到最后,橡皮已经被磨成了小小一点,握都握不住,廖斐甚至还因此磨伤了手指,右手食指的关节处都被磨出血来。
      
      眼看着最后一点痕迹都被擦拭干净,廖斐冷着脸拍了拍手。她回头警惕地望了眼男人,正打算说些什么,忽见墙上一道强光闪过,令人无比眼熟的两扇黑门,又一次出现在了墙上。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门上,没有写“要钱”,也没有写“要命”——两个门扇上,却都用粉笔画着一个孤零零的小人。
      
      廖斐盯着这两扇门看了一会儿,明白了。
      
      “只画一个人,意思是每扇门都只有一个人能过。那也就是说……只有一扇门是对的?”
      
      “一扇通生,一扇通死。”身后传来男人没有起伏的声音,“不同世界的人,哪怕偶然相会了,也终要分道扬镳。”
      
      “就像日记的主人,与那个‘他’一样?”廖斐问道。
      
      男人:“是。”
      
      廖斐抿了抿唇。
      
      果然,他们中间,只有一个人能出去。
      
      廖斐想了想,又问道:“你知道哪扇门是生门?”
      
      “是。”男人再次给出肯定的回答。
      
      “你其实……对这个副本很了解吧。”廖斐侧头看向男人,手中不住搓着还剩下一点点的橡皮擦,“你真的是新人吗?”
      
      “不是。”男人答道。
      
      廖斐真是被他的态度气乐了。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那个最重要的问题——“所以你到底是谁啊?是专门过来虐菜的吗?”
      
      男人歪过头,想了想,回答道:“与你无关。”
      
      ……很好,可以,意料之中的答案。
      
      “行吧。”廖斐无奈地点了点头,作势又要回头去看那两扇门。
      
      右手却趁机一扬。
      
      有什么东西自她的手里飞了出来。男人下意识地往边上一闪,却仍被那东西擦过了颊边,脸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他伸手摸了摸脸,素来没有表情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波动。
      
      “这个是……”
      
      “是刚才用剩的一点橡皮。”廖斐说着,声音里透出掩不住的愉悦。
      
      她将一直抓在左手的马扎换到右手,男人这才看到,她的左手里,还藏着一小把的文具。
      
      铅笔、尺子、笔芯盒……他蹙了蹙眉,回头看向地上,这才发现,之前被廖斐扫到地上的文具,已少了好些。
      
      “在前几个房间解谜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了,从头到尾,一直在动手操作的只有我。你根本就没有碰过任何的道具……我最开始还以为你可能是有洁癖还是怎样,不愿意去碰。但就在刚才,我突然有了个新的猜测。”
      
      她冲着男人扬了扬手中的文具,微微勾起了唇角。
      
      “你其实不是不愿碰,而是不能碰,对吧?就连个小橡皮擦都能让你出血……要是碰上个尖锐点的,那得多糟糕啊?”
      
      “所以先生,现在我们能开诚布公地谈谈了吧?如果不想再出血,就请您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