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说真的,我还蛮惊讶的。居然会有人和我一样被困上三个月。”
      
      密室内,响起廖斐颇为感慨的声音。她一边研究着面前的桌子,一边看向身后的男人:“你也是遇到什么奇怪的任务了吗?”
      
      “不是。”男人背对着她,头也不回,只专注观察面前的墙壁。
      
      “我故意的。”
      
      廖斐:“故意的?为什么?”
      
      男人:“与你无关。”
      
      廖斐:……
      
      行吧,又一次沟通失败。廖斐默默转过头,继续研究面前的小桌子。
      
      他们此时的所在,是一间大约十平米的小房间。房间四面全是墙壁,不见门窗。一面墙上贴满了手绘的剪贴画,一眼望去,花花绿绿,各种植物动物应有尽有,看着像是幼稚园里的墙报。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画风的关系,如此斑斓的布置,却不让人觉得温馨,反倒充满了混乱和诡异。
      
      屋里也是空空荡荡。唯一的家具就是廖斐面前这张造型古怪的小桌子……
      
      根据之前收到的提示,这里应就是所谓“一季一会”临时副本了。
      
      而廖斐身后的那个男人,正是她之前在镜子中看到的那人——直到现在,廖斐才确定下来。这人不是幻影、也不是鬼怪,而是与她一样活生生的玩家,因为同样达成了“新手副本内待满三个月”的条件而和她一起出现在了这里。
      
      从目前的发展看,他们应该算是队友——当然,不排除之后会变成对手的可能性。
      
      但不得不说,作为队友来看的话,这个男人真是糟透了。
      
      从一开始,他就对廖斐爱答不理,不管她如何搭话都置若罔闻,就连问名字也不愿回应。
      
      嗯……廖斐承认,这事可能也有自己的责任。因为在确认男人并非可招聘的鬼怪后,她对待男人热情程度的确瞬间下降了不少。
      
      但她自问,该有的礼貌她还是有的,也一直在尝试建立合作。
      
      对方却理都不理她,只管站在那面贴画墙前瞧个没完……这就有些伤人了。
      
      ……算了,不理就不理吧。
      
      廖斐安慰自己,以前打王者的时候不也遇到过吗?那些不喜欢与人沟通,却能一个人carry全场,默默把水晶推掉的神队友……
      
      自己尽量发挥好点,不拖后腿,也别让别人拖后腿就是了。
      
      廖斐打定主意,继续研究起面前的小桌子。
      
      这张桌子是这间房间里唯一的家具,造型十分奇特——它看上去像是廖斐中学时所用的课桌,桌斗却被封上了,只余两个空洞,刚够人将双手伸进去。
      
      此外,桌面上也有一个窟窿。可以看到桌斗里正放着一本本子。
      
      进入房间后,游戏没再给出新的提示,显然是要他们自己找线索离开。而现在看来,唯二可能有线索的地方,就是那面贴画墙和面前这张桌子了。
      
      贴画姑且不论,这张桌子的暗示实在太明显了。明摆着是要玩家是要把手伸进桌斗中,而这桌斗里,除了那本本子外,必然还会埋伏着什么……
      
      廖斐扒着桌斗往里看了看,只见一片黑暗中几点红光起伏,像是数只虎视眈眈的眼。
      
      果然有东西在。
      
      然而她的脑海中却没有相应的简历出现……看来对方应是无法招聘的。
      
      廖斐略有些失望地叹口气,又回头看了眼男人。见他依旧丝毫没关注自己,便放下了手中一直拎着的小马扎,将其张开,坐在了上面。
      
      然后,她就那么大大方方地将手穿过面前的窟窿,伸进了桌斗里。
      
      手指一伸进桌斗,便感觉到一片凉意。再往前,则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那触感有点像是藤蔓,一碰到廖斐的手指就缠了上来。廖斐也不怵,反而撩拨似地在那东西上搔了两下。那玩意儿似乎被她这操作吓懵了一瞬,停顿片刻,反而自己向后退去了。
      
      很好,这就乖了。
      
      廖斐满意地看了眼自己的小马扎,跟着便翻开了桌斗内的那本本子。
      
      那本子无法拿出来,只能通过桌面上的小洞阅读。廖斐一页页地翻着,只见纸张上全是深蓝色的清秀字迹,看上去像是女孩子的日记,却没有任何的日期记录。
      
      所记的也无非是一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廖斐初时还认认真真地一行行看下去,在发现每日内容都大同小异之后便失了耐性,开始一目十行起来。
      
      突然,她的目光凝住了。
      
      视线停留在刚翻出的一页。不同于其他页面上的深蓝字迹,这一页上的内容,是红色的。
      
      看着应只是红色墨水。可廖斐却感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腥气。
      
      她快速阅览着纸张上内容,下意识地念出了声:
      
      “‘今天他终于来看我了,我好高兴。我将阿姨送给我的樱桃和青梅全给了他,他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我学着邻居阿姨的样子,煮了豌豆糯米饭,他却笑着说,这饭是福气,他不配有福气……我也不配。’”
      
      红色的内容到这就结束了。
      
      廖斐顿了一下。
      
      这是在暗示什么呢?日期吗?强调了相关的习俗,那很有可能是节日,但什么节日会用到豌豆糯米饭……
      
      “立夏。”身后传来男人笃定的声音。廖斐恍然大悟,确实,小时候的确有在立夏吃过五色糯米饭。
      
      她回头向了男人,正想夸奖两句以示友好,却见对方指向面前的贴画墙,不容置疑地对廖斐道:“过来。我知道怎么做了。”
      
      ……虽然很想吐槽一句你既然知道就自己做啊,但廖斐还是本着友好合作的原则,立刻拎起小马扎来到了男人的身边。
      
      “需要我帮什么?”她好声好气地问道。
      
      “这面墙,得处理。”男人指着面前道,“所有属于立夏的东西,全部摘掉。”
      
      廖斐闻言,转头看了眼满墙的剪贴纸。
      
      里面光是各种各样的草,就已经让人看花了眼。
      
      “你知道该摘哪些?”
      
      “有数。”
      
      “你为什么会知道?”
      
      男人又不说话了。
      
      廖斐等了片刻,见他实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能妥协地闭了闭眼。
      
      “行,不说就算……话说这图片有点多,要不咱俩一起吧?”
      
      “不要。”男人理所当然地开口,“我已经负责出脑子了。所以出力是你的事。”
      
      廖斐:……
      
      说得好像我没有脑子一样。
      
      这人是怎么在新手副本活了三个月却没被人打死的?
      
      这一刻,廖斐深深好奇起这个问题。
      
      *
      
      吐槽归吐槽,出于效率考虑,廖斐还是依言走上了前。
      
      她对立夏之类的节气所知甚少,对要摘哪些图片也缺少头绪。如果这男的确实擅长这方面的话,那她做出力的那个也无不可。
      
      所幸,这个男人似乎真的很了解这些东西。甚至那一排在廖斐看来都差不多的花草,他都能精确地指出,它们各是什么品种,哪些该留,哪些该摘。也不知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唯一让廖斐有些头疼的,是如何放置摘下的图片。因为这些图,它们一离开墙面……
      
      就会变成活的。
      
      如果只是些植物就算了,问题是,男人让廖斐摘下的图里,还包括了蝈蝈和蚯蚓……
      
      望着指间不断扭动的环节动物,廖斐闭眼,克制地吸了口气。
      
      “你真的确定蚯蚓也要摘吗?”她再次确认道,“这东西不是一年四季都有的吗?”
      
      “《淮南子》里有关于立夏的记载。‘蝼蝈鸣,邱螾出,阴气始而二物应之。’”男人淡淡道,“你不信可以再放回去。”
      
      廖斐:……
      
      行,你有文化你说得都对。
      
      “你最好祈祷你的推论没错。不然我真的会打你。”廖斐捏着蚯蚓,没好气道。
      
      男人依旧没有理她。他只静静注视着面前的墙壁。
      
      此时的墙上,属于立夏的元素已经被全部摘除了。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片刻,男人忽然轻轻“哦”了一声。
      
      “好像弄反了。”他平静道,“应该把别的东西都摘掉,只留立夏相关元素,这才对。”
      
      廖斐:……
      
      她回头看了眼正在角落欢快蹦跶的蝈蝈。
      
      她手里还有一条蚯蚓正在扭来扭去。
      
      她这回,是真的想打人了。
      
      等到把那什么蝈蝈蚯蚓全都按回墙上,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了。
      
      再将所有不属于立夏的元素摘掉,又花了好半天工夫。
      
      好消息是,这回的思路,似乎终于对了——随着最后一张图片被摘下,墙上泛起了淡淡的光芒。伴随着一道强光闪过,墙面忽而变成纯白,旋即又是一道强光,墙面上出现了两扇黑色的门。
      
      左边的门上,用粉笔画着两个小人。下面是两个大字,要命。
      
      右边的门上,用粉笔画着一个小人,下面同样是两个大字,要钱。
      
      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古老的灵魂叩问——要钱还是要命。
      
      廖斐沉吟着走上前去。她先是观察了一下写着“要钱”的那扇门,试探着转动门把手。门把手无法转动,门上却起了变化——一只枯树般的手穿透门板伸了出来,手指摊开,停在了廖斐面前。
      
      廖斐定睛一看,那手掌上,只有两根手指。掌心里绘着一个纹样,那纹样廖斐可眼熟得很——贞贞他们付给她的钱上,就有相同的花纹。
      
      她又去看了看写着“要命”的那扇门,门把手倒是能直接转动。廖斐不敢轻易打开门,将门关牢后又趴在门扇上听了听。
      
      门板那头,寂静无声。尽管如此,依然能感觉到一股穿透门板直贯而来的寒意,令廖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两边都有相应的通过条件,那应该都是可以用的。”她说着,拎起了自己的小马扎,“这边走的话,危险度会高。不过看图案的暗示,这扇门应该可以两个人一起进……”
      
      廖斐预估着从这扇门走的危险程度,侧头看向男人:“要一起走吗?这样的话,也能相互有个照应。”
      
      她倒是不太在乎走哪边。她有自己的保命手段,只要对手是鬼怪之类的存在,她就没什么好怂的,说不定还能顺便把个人任务做了。
      
      直接走另一扇门她也没问题,反正她随身带着小皮夹,那些从鬼怪处挣来的钱都好好地揣着……
      
      之所以询问男人的意见,只是想看下他需不需要自己帮忙罢了。毕竟这男人到现在也没展示过技能,也不知道战斗力究竟怎么样,万一他死在半路,事情可能会很难办……
      
      要知道,这个副本的名字叫“一季一会”,这个房间的线索又暗示了“立夏”这个关键词。那意味着,后面必定还会有别的关卡,比如立冬立秋立春啥的……
      
      也不知会不会有需要双人合作的地方。保险起见,这个队友还是能保就保的好。
      
      不想男人却似乎误会了她的意思。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廖斐,表情仍是淡淡的。
      
      “你这是在求抱大腿吗?”他问廖斐。
      
      廖斐:“……?”
      
      “如果是的话,那就抱好了。”男人继续道,“随便你抱。我无所谓。”
      
      廖斐:……
      
      男人的语气是认真的。
      
      廖斐意识到,他是非常认真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只会抱大腿的猪队友……
      
      ……嗯,行吧。
      
      这么有自信,那应该是不需要自己保护了。
      
      暗暗翻了个白眼,廖斐果断转身,掏出两张纸币就往那只枯手上放。
      
      “你在做什么?”背后传来男人略带困惑的声音。
      
      “氪金。”廖斐说着,直接打开了面前的门,“抱您自己的大腿去吧。拜拜了您勒。”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男的不算是男主……需要进化一下才是ORZ
    他仅装逼到第五章,后面就会变成小可爱了,超忠犬特别乖的那种小可爱!
    他现在脑子不好(虽然后面也没好到哪去),请你们不要跟他一般见识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