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第 27 章 ...

  •   离别总是令仍难以忍受却仍要经历的东西,纵使面上不起波澜,心底那抹悲伤却不似表现得一般淡然,只会积沙成塔,阻塞你的心脏。
      血液如同逆流一般,冲撞的他难受。
      但他还是一脸淡然,接受着聚少离多的结果,不去让自己的情绪影响着别人。
      “行了,我走了。”龚佥荇看着眼前有些低气压的人,面上并没泛起什么波澜,双眼直直的看着他,想要多看他一眼。
      “你就这么决绝吗?唉,伤心啊,媳妇你太狠心了,用完我就跑。”靠着地下停车场灰白色的墙面,路鸠做出一脸欠抽的小表情,眼睛还挤吧挤吧,想掉几滴眼泪。
      “我走了。”龚佥荇嘴上说着要走,眼睛还是未移开丝毫,他哪里是什么决绝,他也是舍不得离开的,可两人都有工作在身。
      “行,你走吧。”眼前一脸骚包的某人转身要走,长腿一迈,手臂一甩,嘿,走的那叫一个洒脱。
      他见路鸠转身离开,自己也终于准备离开,刚迈出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随即就是被一把抱进怀里。
      肩膀上那颗温热的头颅正在磨蹭着他,短短的发茬扎得他脖子痒痒,但他还是没躲,耳边传来某人磁性的声音,“真要走了,真的。”
      “嗯,我知道。”他伸手抚摸那硬发,扎扎的,就像路鸠的胡子一样。
      “行吧,知道你不爱我。哎呀,路啾啾,地里黄,老婆不疼没人爱……”路鸠说着作势就要表演一出年度苦情大局——《小白菜漂流寻妻记》。
      “……”又是一阵沉默,但龚佥荇的手还是不停的抚摸着那硬发,随即,悄悄印上温润的唇。
      
      ……
      
      命运的大门总是会在你不经意的时候悄悄打开,从中释放出一些东西,有好有坏,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令你终身难忘的惨淡。
      有句话说的挺好,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可路鸠一直觉得,这句话是有下一句的,这下一句他经历了太多太多,果然,痛苦是强加在无准备者身上的。
      天空晴朗无云,一片碧蓝澄澈,阳光也不再似冬日那般吝啬,不似春日那般随性,而是打起了精神,时刻照耀着你。
      门外是孩子们快乐的玩闹声,你追我赶,争先恐后。
      门内是他心里痛苦的碰撞声,汹涌冲撞,伤心疾首。
      监控室里的导演看着一脸沉郁的路鸠,有些心急,连忙让人通知路鸠的随行人员,想要解决问题。
      原因无他,他们这一个其乐融融的育儿节目,嘉宾沉着张脸算什么,让人家看了不得猜测他们有虐童嫌疑啊!
      汪洋见状一咬牙打给了龚佥荇,这事儿他们这些人谁去劝都没有用,就得找龚佥荇。
      电话提示音响了好久,终于被接通,入耳却是何欢的声音,“喂,洋哥,有事儿吗?”
      “佥佥呢?我找他有事。”汪洋有些急迫,他觉得路鸠此时脆弱的要碎了。
      “啊?佥佥啊,佥佥拍戏呢,我给他拿着手机的。怎么了嘛?听见你语气不太对啊,难道路哥出什么事儿了?”何欢看着远处拍戏的龚佥荇,佥佥这会儿子正拍到关键节点儿,她不敢去贸然叫他。
      
      “差不多,路哥他现在心情特别不好。他外公脑梗病危,这会儿正在抢救。你看看等佥佥忙完了,让他劝劝路哥,你也知道咱们这些人劝也没有用,就得佥佥劝呐。”
      “行,等佥佥一下戏我就跟他说去。”何欢挂了电话,上前走去,她得死死盯着佥崽,以最快的速度办事儿。
      那边,龚佥荇手执长剑,抬手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一场打斗戏拍的是畅快无比,青衣随着威压在空中翻扬着。
      “CUT!”导演一声令响,何欢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龚佥荇,看的他是一阵嘴抽,“咋了?这么急?”
      “佥佥,路哥他心情不太好……急需你安慰疏解啊!”何欢连忙把手机递给他,龚佥荇接过手机,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脱下了装备。
      “因为什么?”
      “路哥他外公脑梗住院,现在正抢救呢。”闻言龚佥荇瞬间抬眸,“他情况怎么样?”
      龚佥荇这一句把何欢问懵了,她也不知道龚佥荇问的这个“他”到底是谁,只得都说一遍:“路哥的外公情况挺不好的,路哥心情挺不好的,据说一天都没说一句话。”
      “……我知道了。”龚佥荇又对着何欢道:“帮我和导演请假,我去找他。”
      说罢,便转身走向化妆间去换下了戏服。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