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负心书生X屠户哥儿 ...

  •   “小黄桃!”
      
      【……在。】
      
      景和光:“现在是什么时候?渣攻都干什么了!”
      
      【宿主放心,我们选的穿越时间节点都是适合改造的时间点,原渣攻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呢。】
      
      景和光听了这个回答,稍稍放心了一点。
      
      【现在的你刚过二十,马上要去考乡试,你将会在本届乡试后成为举人。】
      
      【你回家是来拿钱去乡试的,顺带过个年。进学耗费银两很多,张星宇手头很紧,他在辛苦杀猪之外,还要去山上打猎。宿主,你好渣啊!】
      
      景和光无奈:“不是我,是原身那个王八蛋!”
      
      【宿主,你现在就是渣攻本人。】
      
      景和光:“再见。”
      
      系统小黄桃麻溜地滚了,景和光准备起身看看情况。
      
      时值腊月,天寒地冻。
      
      景和光穿上一边的干净厚实的棉衣,随意绑了下头发就推门出屋。
      
      张家的房子前面是店铺,中间一个小院子,后面是住宅。
      
      打开门,景和光就听到前面传来的动静。
      
      景和光朝前面走着,在靠近店铺后门的位置停下了步子。
      
      有人在和张星宇说话,说的还是景和光。
      
      景和光摸摸鼻子,感觉自己给渣攻背了好大一个锅。
      
      “星哥儿,可不是我说话难听。你听张婶子一句,别让和光去会试!他真要想去,你让他跟你成了亲再说!”
      
      “去府城里考试那得花多少钱?这么多钱砸进去,回头他要是不认跑了,你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说话的女人四十来岁,头巾半包着头发,神情严肃。
      
      张星宇冲着她淡淡地笑了下:“张婶,谢谢你好意。我知道的。”
      
      外人都担心,张星宇哪还能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心里的忐忑比谁都多。
      
      可让张星宇逼着景和光成亲,他做不到。
      
      一来太丢分,没有哥儿那么干的,二来是张星宇觉得强扭的瓜不甜。
      
      如果景和光以后中了举人,不想娶他这个长得像汉子的哥儿了。张星宇想:到时候就让对方多给他点钱好了,就当补偿自己这几年的付出。举人老爷总不会差钱。
      
      张婶子气得直爆粗:“你知道个屁!你爹要是在,早几年他就得老实跟你成亲,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张屠户是好人,更是个好父亲、好男人。但他对原身好,是图原身能对他的哥儿好,可不是好心没处去。
      
      张星宇想到去世的父亲,眼中泛起了湿意。
      
      他不想让张婶子看见他这个模样,低下了头。
      
      张婶子以为他不想听,更生气了!
      
      可接着,她的气愤就被打断了。
      
      景和光从后门走进铺子,站到张星宇身侧,认真道:“我不会跑的。”
      
      张婶子有点傻眼,背后说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但说的是景和光,张婶子不虚。
      
      张婶子仰起头,皱眉看着景和光道:“你说不跑就不跑?那你说说,为什么故意拖着不成亲?你要是说得清楚,那就算了。说不清楚,我可要找来街坊乡邻给星哥儿说说理了!”
      
      张婶说话的时候,景和光闻到了猪肉铺子里的特有的那种味道。
      
      不太好闻,而且相对陌生。
      
      但这里可是自家的店铺!味道陌生意味着什么?
      
      景和光想了想,发现是原身嫌弃杀猪卖猪肉这活计粗鄙,很少到前面来。
      
      景和光想到这里,简直要被原身干的事臊红了脸皮。
      
      原身靠着张星宇杀猪进学的时候,怎么不嫌弃?靠着张星宇吃肉穿衣的时候,怎么不嫌弃?
      
      景和光红着脸,找来合适的原因回答张婶子:“我不是故意拖着的。总不好,用星哥儿挣的钱娶他……”
      
      没错,原身这个渣渣,只管花钱,根本不管赚钱。
      
      原身要是在景和光面前,景和光心想一定要用自己会的各种武器,分别揍对方一顿发泄!
      
      景和光没逃避问题、直接的解释,让方婶子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百无一用是书生,景和光根本没挣一个铜板,怪不得闭口不谈娶夫郎的事。
      
      张星宇也愣住了。
      
      是这样吗?不是嫌弃他长得不漂亮……
      
      方婶子看着失神地望着景和光的星哥儿,心里直摇头。
      
      就一句,就迷成这样?真是傻哥儿!
      
      但是景和光模样的确长得俊,方婶子心说。
      
      收回心思,方婶子继续做坏人,追问景和光:“和光小子,我问你,星哥儿是计较钱财的人吗?”
      
      景和光摇头:“星哥儿当然不是计较钱财的人。”
      
      方婶子快言快语:“那就是了,星哥儿不计较那些!他年纪不小了,我看就趁着这个腊月办了亲事。你就给个明白话,好还是不好?”
      
      方婶子心想:说得再漂亮,都比不上直接办成事实。
      
      一下子话头从人要跑了,飞跃到要成亲。
      
      张星宇听着,心跳如鼓。
      
      他心中惴惴不安,十分忐忑,小心翼翼地望向了身侧的景和光。
      
      景和光正好也看向他。
      
      张星宇开着店铺,吹了大半天的风吹,挺俏的鼻尖和脸上两腮处冻得红红的,加上想到了张父,大大的眼睛眼眶也是红红的,看起来像是委屈极了。
      
      一个小哥儿,天天干着辛苦活养家,可是未婚夫婿却连个准话都不给。换谁不委屈?
      
      于是……景和光又在心里捶了原身一遍!
      
      他伸手握住张星宇并不小的手,道:“好,就这个腊月办。”
      
      答应的话,确实有些冲动。可景和光心里其实挺高兴的。
      
      张星宇是个很坚韧的哥儿,这点从他可以在张父去世后,支撑起这个家看出来,景和光很喜欢张星宇的性格。
      
      而且张星宇长得其实并不难看,只是浓眉大眼,加上日晒吹风让他的皮肤有些粗糙,很像个汉子,不符合这个世界的人对哥儿的审美。
      
      但在景和光眼中,张星宇这样的已经是小帅哥了!如果好好保养一下,还可以更帅!
      
      景和光给出肯定的回答,终于让方婶子相信他不会跑了。
      
      方婶子眉开眼笑:“这不就行了!回头我给你们帮忙,说不定还能攒些礼钱给和光去赶考呢!”
      
      “我去告诉其他人一声,你们小两口聊。”方婶子看一眼张星宇,放下肉钱,提着称好的肉高兴离开。
      
      景和光想,这位婶子也是妙人。变脸十分迅速,而且还懂得以势制人,先给说出去,回头他不想承认都不行了。
      
      方婶子一走,张星宇立马把自己的手抽出来,背到身后去。
      
      他抽得快,力气又大,等景和光发现,他都把手藏起来了!
      
      景和光楞了下,问:“你为什么要把手抽回去?”
      
      张星宇低声道:“……不好看。”
      
      他的手比起别的哥儿的手,指节粗大,就和汉子的手一样。更别提他整日里握着大刀,守着猪肉铺子,手上还沾着油呢。
      
      相比之下,景和光的手只握笔,笔直又修长,又白净,不知道比他的手好看多少倍。
      
      景和光皱着眉,心里有些心疼。
      
      他刚刚碰到张星宇的手时,就发现对方的手很凉,还有皲裂的口子。
      
      景和光露出内疚的表情:“要是好好养着,肯定好看,都怪我不中用!让你这么辛苦。”
      
      “不怪你的!也不辛苦,大家都是这么过日子的。”张星宇急忙出声,心急之下,手都伸了出来。
      
      景和光就一把抓住他的手,两只手把张星宇的两只手攥在手心里:“你的手太凉了,我给你捂捂。”
      
      张星宇愣了一下,没有再把手抽回去。
      
      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和景和光亲近。小时候是脸皮薄,不好意思;后来则是忙于生计,没空想那么多。
      
      景和光的手心很暖和,捂得张星宇脸上更红了。
      
      景和光给张星宇捂了会手,问他:“星哥儿,店能关一下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景和光打算把原身的身世,还有他母亲的不幸遭遇告诉张星宇。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原身一直想要进学了,还可以顺便解决掉张星宇内心深处的疑虑。
      
      张星宇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点头道:“可以的,有人上门买肉的话会喊我的。”
      
      于是景和光就和张星宇一起把铺子的门板子放上去,关了铺子。
      
      两人穿过小院子,进了后面住处的堂屋。
      
      堂屋的中间放了张桌子,既是用来吃饭的,也是待客用的。
      
      景和光和张星宇就围着桌子,坐在相邻的位置上,眼角一扫就能看到彼此。
      
      张星宇有些紧张,拘谨地问:“和光,你要说什么?”
      
      景和光看向他,神色认真地问:“你还记得爹刚把我带到家里的时候吗?当时你五岁多。”
      
      张星宇敛眉:“我只记得当时你很小,长得白白嫩嫩,很是可爱。”
      
      五岁多时候的事,张星宇想不起来很多了,他面露疑惑地看向景和光。
      
      景和光笑了一下:“我记得你有个老虎娃娃,就是张婶子给你做的,你很喜欢。后来被老鼠咬走了,你哭了三天。”
      
      “我说这个,是为了告诉你,我记事很早。我其实记得我家在哪,但是我不敢回去,也不能回去!”
      
      景和光把原身的身世坦白:“我爹在我三岁时,行商遇到匪徒,意外去世了。他去世后,家里只剩下我和我娘。”
      
      “族人贪图我父亲留下的钱财,找来混混弄坏了我娘的名声,强行给我爹名下过继了一个比我还大的儿子。
      
      “他们当时要把我娘沉塘,我哭也没用,我娘怕他们害了我,就托人送我去乡下亲戚家。谁知那个人不靠谱,半路把我卖了。我记着我娘说的话,不能回家,要出息了才能给她报仇。”
      
      景和光伸出手,握紧张星宇的左手:“对不起,我瞒了你好多年,只顾着自己,也疏忽了你好多年。”
      
      而感觉自己终于知道了真相的张星宇心疼死了!
      
      张星宇都不知道景和光刚刚怎么还能笑出来,他之前委屈得要命也没往下掉的眼泪,现在直往下掉。
      
      张星宇一边哭,一边右手捏成拳头像是要揍人一样,替景和光抱不平:“你那些族人也太坏了!他们肯定会遭报应的!”
      
      差点没握住张星宇左手的景和光楞了一下,然后笑着哄他:“不哭,我都不难过了。”
      
      景和光笑是因为在想:要是坏蛋在张星宇面前,他肯定会挥着拳头冲出去揍人的!
      
      有人或许会觉得揍人的行为粗鲁,没脑子。可景和光却觉得非常可爱!因为揍人是为了保护他!
      
      景和光耐心地哄了张星宇好几句后,张星宇就不掉眼泪了。
      
      张星宇不仅不哭了,还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
      
      ——景和光握着他的沾了油还没洗的手,在耐心地哄他,甚至景和光手上都沾上了猪油的滑腻,可对方一点都没嫌弃!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来了,求收藏,呜呜呜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