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你饿啦?”洪文小心翼翼地问。
      五皇子抿着嘴巴点头,鼻翼一抽一抽的,两大包眼泪随时可能夺眶而出。
      洪文搓着手,心虚极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就听文妃欣慰道:“饿了就好,想吃饭,就是病要好啦。皇儿想吃什么,母妃这就叫人去准备。”
      五皇子人不大,主意还挺多,略一思索,竟巴拉巴拉数出来六七样,反倒把刚才渴望的牛乳酥饼忘到后脑勺。
      
      洪文心头一松,又对文妃道:“五皇子脾胃虚弱,又在病中,不宜多食,更要容易克化,可以煮一点烂烂的青菜肉沫粥,不够的话,再加一点碾碎的蛋黄就好。”
      文妃一一应下,立刻吩咐道:“听到了么?立刻让小厨房用鸡汤煮一碗细细的菜肉粥来。”
      哇,鸡汤肉粥,听上去就很香……洪文的眼睛闪了闪,决定等领到月俸后也这么煮来吃吃看。
      
      洪文自觉抢了五皇子的点心,有心弥补,便软声安慰道,“那微臣再帮殿下揉揉肚子吧,方便稍后进食。”
      五皇子胃肠虚弱,消化不畅,导致食欲不振,而食欲不振又加剧了他的体弱……适当按摩巨阙和天枢两个穴位则可以调理肠胃,促进消化。
      
      他将自己的两手手掌搓热,这才轻轻放到五皇子的肚皮上。
      “嘻嘻。”五皇子猛地缩了下,咯咯笑起来,“痒。”
      他仰着白肚皮朝上,四肢乱挥的样子……更像小青蛙了。
      
      参苏饮中并没有特别苦的药材,其中的陈皮和甘草等自带酸甜香气,煎药时又加了大枣做药引,成功止吐的五皇子皱巴着脸尝了一口,愣了。
      洪文笑着问:“怎么样,不苦吧?”
      五皇子点点头,很夸张地松了口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以前的药都好苦哦。”
      洪文指了指宫女端上来的蜜煎桃条,“可以配着喝。”
      五皇子咬了块桃条,口中顿时浸满酸酸甜甜的汁水,瞬间忘了刚才被病症折磨的痛苦,非常爽快地将药喝完了。
      
      本来洪文早就做好了苦劝的准备,谁知小朋友表现优秀,于是立刻见缝插针夸赞道:“五殿下真棒,微臣儿时都喝不了这么快的。”
      被夸奖的五皇子心里美滋滋的,忍不住扬起下巴,一本正经地传授经验,“药凉了会更苦,要趁热大口喝。”
      
      听了这话,洪文不由得既欣慰又心疼,右手再次蠢蠢欲动。
      不过当眼角的余光瞥见隆源帝危险眯起的眼睛后,他又硬生生收了回去。
      唉,不让摸啊!
      
      *****
      
      大夫想要按时休息无异于痴人说梦,等洪文等人安顿好五皇子返回太医署,天色早已大亮,沿途的小太监们正忙着撤掉宫灯内的火烛,又有小宫女洒扫院子里坠落的碎叶残花。
      清晨微凉的空气分外清新,洪文深吸一口,只觉一股饱含水汽的凉意沿着喉管一路下滑,再缓缓吐出五脏六腑内的浊气,整个人都精神不少。
      
      何元桥看着他一点血丝都没有的双眼,难掩嫉妒,“到底是年轻啊。”
      洪文道:“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做什么这样老气横秋的。”
      何元桥正色道:“你不懂,我可是当爹的人了。”这当爹的和没成亲的能一样吗?
      说着他又笑起来,“来日你若成亲,必然是个好父亲。”
      方才走时,素来对太医避之不及的五皇子竟十分恋恋不舍,还眼巴巴瞅着洪文,问他下回什么时候来,隆源帝的表情堪称精彩……
      
      两人刚转过月亮洞门,就听太医署内炸出一阵骂声:
      “你来太医署多年,不见得长进多少,如今竟连药材都不会切了么?好好的人参都被你糟践了!”
      
      毫无准备的洪文猛地一哆嗦,何元桥小声道:“是马麟马院判,他老人家素来眼里不容沙,想来又有人出错了。你不必怕,他脾气虽暴,但处事公正,并不会无端迁怒……”
      
      三人进去时,果然见一个干瘦高挑的老头儿叉腰骂人,唾沫星子烟花般喷到对面吏目的脸上去。
      那吏目满面紫涨,手里还捧着个放着参片的托盘,一动不敢动。
      洪文飞快地瞄了眼参片,果然略有点厚薄不均。
      人参价高,这一支看关节粗细少说也有个五七年,被切成这样很多精细药就不能配了,也不怪马麟要发火。
      
      见何青亭三人归来,太医署众人纷纷行礼问好,马麟也朝那吏目很不耐烦地甩了甩袖子,过来与何青亭交接。
      
      何青亭对两个小的点点头,“你们先家去吧。”
      在其位谋其政,院判的位子诱人,可肩头担子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沉重。
      
      何元桥和洪文行了一礼,才要走时,就被马麟叫住了。
      “你就是才来的吏目?”
      
      太医署日夜不得断人,正常情况下都由首领院使和左右院判领着分三班倒,时常间错开来。洪文昨儿刚到,马麟原本对他没什么特别印象,只是方才听有人说一个小吏目得了何院判青眼,这才多加留神。
      
      洪文道:“是。”
      与胖胖的何青亭不同,马麟是个很清瘦的老头儿,因为脸上肉不多,染了老年斑的面皮严重下垂,全凭高高的颧骨挂着,很严肃。
      偏他才刚发完火,脸上还带着五分薄怒,瞧着就更吓人了。
      
      马麟盯着他瞧了许久,忽沉声道:“昔年坊间有一男子出疹,未及时医治,后舌卷囊缩,脉细数有力,气壮神昂;观验其舌,其黑如煤,其坚如铁……何解?”
      原本忙而有序的太医署内忽然安静下来,众人虽然还在装模作样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可耳朵全都竖起来,眼睛也时不时往这边瞟一眼。
      嘿,这是撞在枪口上的随堂考核呀。
      
      方才那个被骂的吏目尤为关注,内心甚至升起一点卑劣的期望:
      既然都是吏目,他还这么年轻,能比我强到哪里去?
      若是挨骂就好了,也不至于独独显出我来……
      
      这个病例的意思是:有个男人出疹子,因为某种原因未能及时就诊,结果出现了诸如舌头蜷缩等一系列症状。大夫把脉时发现脉象细而快,强劲有力,且患者雄赳赳气昂昂,丝毫不见病态。只是看他的舌头时却发现黑如煤炭,硬如坚铁,作何解释?
      
      洪文略一沉吟便道:“此乃温疫热毒,气血两燔所致,法当清热解毒,凉血泻火……可用清瘟败毒饮,取生石膏、小生地、乌犀角、真川连、生栀子、桔梗等适量。”
      
      这个病例虽有些刁钻,但只要能沉下心来细细琢磨就并不难解,只是马麟常年累居高位,又天生一副刻薄相,莫说小年轻,便是有经验的老大夫被他多看一会儿都会心慌意乱。而只要心一乱,就容易出岔子,原本会的也不会了。
      
      暗中观察的太医们不少暗自点头,觉得这小子医术硬是要的,难得一份泰然心境,着实难得。
      饶是那吏目还不大服气,此时也只好酸溜溜嘀咕一句“不过如此”罢了。
      
      马麟边听边点头,看着面前落落大方的青年旁征博引,音如钟磬声声入耳,不知不觉间把珍爱的胡须都捋了许多遍。
      
      “不错,不过这京城最不缺的就是天之骄子,务必脚踏实地用心钻研。五皇子的事情,你须得用心。”马麟脸上的怒意已然烟消云散,看过来的眼神中饱含鼓励。
      “是,多谢大人教诲。”洪文认真听完,拱手道谢。
      见他确实像听进去了,马麟面上表情越发柔和。
      少年人大多浮躁气盛,又好面子,经不起敲打。这小子,还不错。
      
      一旁的何青亭虽未开口,但眼底却隐隐浮动着满意,再看马麟时底气更足三分,下巴都抬起来了。
      嘿嘿,老货,羡慕吧?眼馋吧?
      
      共事多年,马麟和何青亭之间早就发展出一种奇异的默契,许多时候不必开口,只几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心思。
      马麟抄着袖子呵呵两声,视线在洪文和何元桥之间溜了一圈:嘚瑟什么?既非弟子又非孙子。
      
      何青亭一张胖脸上隐约泛着红光,两道粗眉不断跃动:
      虽然不是,但住我家啊!
      
      马麟一张马脸拉得老长。
      死胖子。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一:
    五皇子:哇,这个哥哥手上有奶香味!
    洪文:唔,这个崽崽要催肥……
    小剧场二:
    马麟:死胖子。
    何青亭:老夫有孙子。
    马麟:死胖子。
    何青亭:老夫有小天才。
    马麟:死胖子。
    何青亭:他住我家!
    马麟:……死胖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