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真言符 ...

  •   飞针走线是一门神识锻炼功法,包括修补神识和提升神识强度,其中定魂针最为关键,能够起到稳定识海的作用。
      
      苏饴糖觉得这针还可以叫——定海神针。
      
      苏菁记忆里头没这么个东西。苏饴糖猜测这是她穿越送的新手大礼包,也是,都穿书了还能不配个金手指么?她现在识海都裂成了碎片,不修补的话一辈子都没办法真正的跨入修真大门,这神识淬炼功法怎么着都该试一试。
      
      她看向修复的部分。
      
      第一步:移动识海碎片。
      
      这个简单,她刚刚念头一动,那碎片就挪到了她跟前。
      
      每一个碎片都得移?
      
      苏饴糖看着满屏幕的碎片,只觉得头皮发麻。这简直就是愚公移山呀。
      
      好吧,滴水穿石,聚沙成塔,走起!
      
      她移了第二片,等到动第三片时就感觉那碎片不再那么听使唤,直至第四片时苏饴糖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紧接着,她直接跌出了识海,意识回归现实。
      
      “痛、痛、痛!”苏饴糖双手抱头,哀嚎连连。
      
      她脑袋像是被人给锤爆了,又仿佛有无数跟筷子伸进去搅动,叫她头痛欲裂。
      
      苏饴糖艰难地把羽毛电热毯给调到了一档。
      
      躺床上把头都蒙在被子里,被羽毛上散出来的一阶灵火孕养着,她头疼的症状才稍稍减轻。就这么咸鱼般的躺了一个下午,苏饴糖头才不那么疼了,她起身又开始吃东西,把橱柜里那些熟食霍霍了一大半之后才停下,苏饴糖这才感觉自己又重新活了过来。
      
      修炼真的累,消耗也大。
      
      她就锻炼了一下神识,出来吃掉了半个柜子的熟食,这些东西,她原本以为至少能挺一个星期。
      
      这还是普通食物,要是灵食,得多少钱?
      
      难怪说修炼就是财侣法地,财排第一。
      
      熟食只剩下了一小部分,生食倒是不少,她还看到了大米以及亲切熟悉的小土豆,堆在橱柜里各有一袋大约五十斤的样子。
      
      看着挺多,考虑到她现在这个饭量,苏饴糖有些担心。
      
      她想了想,决定把土豆种到院门口的灵田里。
      
      华夏民族把种植都刻在了血脉里,苏饴糖也不例外,她以前在家里养了许多花花草草,尽显种植天赋。
      
      她把土豆倒出来一颗一颗地挑,有几个本来就发芽的更是直接取出放到了一边。
      
      挑好后把土豆切块,她又去外边弄了一些草木灰把土豆裹上一层,接着把切好的土豆放在院子里晒了两天,这才把土豆一个一个等间距的种在了灵田里。
      
      灵田的土其实偏湿润了一些。
      
      但这是高阶灵田,她也不敢做别的整改,只能一边种一边小声祈祷:“小土豆们乖乖的哦,没别的条件了,你们将就一下?”
      
      “好好长大哦。”
      
      接下来,苏饴糖的生活就变成了愚公搬碎片——昏睡——狂吃——照看土豆这几个步骤。
      
      当然还有蹲茅坑,这个她自动忽略了,不值一提。
      
      这期间一直没下过雨,她也就没见过雨中净月湖上满是冷雾泉的盛景,只能继续等待。
      
      苏饴糖每天过得很充实,日子一转眼就过去了七天。
      
      这日,她正蹲在田里看土豆。
      
      哟嘿,果然是高阶灵田,土豆涨势喜人啊。一片绿油油的土豆苗让苏饴糖格外开心,在田里拍起了巴掌:“你们长得真好看,真棒。”
      
      身后,云听画嘲讽的声音传来,“你在四阶灵田里种土豆就算了,还跟土豆们讲话,难道你觉得土豆也能变成灵植?”
      
      当初那个金丹期的灵植师要是知道他当眼珠子一样宝贝的灵田被用来种土豆,只怕会活活气死。
      
      不过云听画倒是无所谓,反正空着也是空着,种土豆就种土豆吧。
      
      苏饴糖转身,冲云听画甜甜一笑:“你回来啦。”
      
      她是真的挺喜欢现在的生活,有点儿像她从前羡慕的那个女主播,在山里过着自给自足的小日子,悠闲又风雅。
      
      她一点儿也不无聊。而这一切可以说是云听画给她的,因此云听画出现苏饴糖的确蛮开心,还兴冲冲地准备跟他分享一下种植经。
      
      “呵。”云听画垮着一张脸,眉头拧着结,用审视的目光盯着苏饴糖。
      
      苏饴糖心头咯噔一下。
      
      这熊孩子今天怎么了?总不能是发现她不对劲儿不是原来的苏菁吧。
      
      她站在田里有些局促的搅手指,刚玩了泥巴的手都搓下了一层泥。
      
      云听画憋着一肚子火。
      
      他出去跟朋友一起浪,结果刚好遇上了苏家人,还叫他姐夫,说什么苏姐姐自修为尽失后脾气不好,让他多体谅一些。
      
      这下,大家都知道他娶的是曾经那个天才女修苏菁了。
      
      结果他收获了很多同情的眼神,以及老对手的无情嘲讽。
      
      “凡人就凡人也没什么,我家养得起。”云听画是这么想的,他以为大家同情他是因为他娶了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却不料大家想的压根儿不是这个。
      
      苏菁很难相处吧。
      
      她以前可是小澜州第一人,根本不把其他同龄人看在眼中。原本高高在上的人,陡然变成了废物,心理落差得多大,指不定已经疯了。
      
      云听画:“我觉得她不难相处。”
      
      那她可真是心机挺重。
      
      苏菁肯定在看你笑话。
      
      她可是十二岁筑基的天才,你现在才炼气三层。
      
      她表面上讨好你,因为你有利用价值,没准想从你这里骗到修炼资源,心里头不知道多嫌弃你呢。
      
      众人:“苏菁肯定把你当冤大头!你看这才几天,她就得到了你的同情。”
      
      “我看着像冤大头,我有那么好骗?”云听画特别气,把在场说话的人都给削了一顿,只是回到家冷静想一想,忽然觉得他可能真是。
      
      她三言两语就打消了他对她的戒心。
      
      并将她划入自己的保护范围内,他还去跟爹求丹药,想要治好她的经脉。听爹说现在大澜州都弄不到润脉丹,他烦躁得都快在地上滚两圈了。
      
      最重要的是,这些她都没明确地跟她提,而是他主动去求的,他看她那小模样就觉得可怜巴巴的,连自己买来吃的糖都给了她。
      
      他是怎么一步一步被对方套路,献上了纯真的同情心的?
      
      真是鬼迷了心窍哦。
      
      云听画这会儿看苏饴糖极不顺眼,他气咻咻地说:“过来。”多大人了还玩手指,肯定是故意这么做的,知道他怜惜弱小。
      
      她故意针对他的弱点来讨好他,一定是这样。
      
      苏饴糖连忙过去,她不知道熊孩子为什么突然发脾气,但对付熊孩子只有一招,顺毛撸就对了。
      
      毕竟她没半点儿能力反抗他,他现在还是她的衣食父母。
      
      云听画一巴掌拍在苏饴糖肩头,随后冷着脸问:“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苏饴糖:“没有啊。”
      
      话音刚落,就见云听画面露愕然,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是惊讶。
      
      云听画在苏饴糖肩上拍了一张真言符,这种符只能对神识和修为远比自己低下的人有用,作为一个炼气三层的菜鸡,云听画其实很少有使用真言符的机会。
      
      他第一次用就用在了苏饴糖身上,只是这答案跟他料想的不一样。
      
      云听画:“那你怎么看我?”
      
      苏饴糖理所当然地答:“用眼睛看啊。”说完她愣了一下,怎么把原来世界的梗都抛出来了,大概是无意识的嘴炮技能?
      
      云听画被噎得恼羞成怒,“认真点儿。”
      
      苏饴糖:“很帅,脸好看。一开始以为是冷酷邪魅的狐狸精,接触后就知道不是了,狐狸精没你这么傻,蠢萌蠢萌的,心眼儿真好。”
      
      她怎么把狐狸精都说出来了。
      
      苏饴糖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为什么不对。这些都是她真心的想法,但她不该不加任何修饰的全部说出来呀。至少,她能夸得好听,用词华丽一点儿。
      
      譬如说什么芝兰玉树风华绝代。
      
      云听画黑着脸:“你说我蠢?我只知道蠢,萌是什么意思?”又说他蠢,又说他心眼儿好,到底没有嫌弃他看不起他的意思,因此虽然脸还是黑的,但跟来时的心境不一样了。
      
      “萌就是很可爱啊,想戳戳你的小酒窝那种可爱。”苏饴糖说完就捂住了嘴。戳他的酒窝,她还真敢说。
      
      她下意识看向自己肩头,是不是刚刚云听画拍她肩膀的时候给她拍了真言符?苏饴糖是知道有这类符咒的,但这种符没有灵气的凡人看不见,她不知道自己肩膀上到底有没有。
      
      云听画听到这出乎意料的答案把头扭到一边,“谁可爱了,可爱个屁。”
      
      他耳根子微微泛红,继续凶巴巴地威胁:“你敢戳我脸,我就剁了你手指。”
      
      “是是是,我不敢不敢。”
      
      云听画心里头美滋滋的,看来苏菁并不是那些人说的那样心机深沉瞧不起他,他就说嘛,她看着就傻乎乎的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哪里有心机了。
      
      他已经看透她了。
      
      不过云听画猛地想起一件事,“对了,虽然我很好很可爱,但你不能爱我知道吗?”
      
      “我不喜欢你这样的。”
      
      “我不能回应你的喜欢,所以你千万不要喜欢我。”
      
      他转过头一本正经地道:“我对你好是因为你一无所有了,而我什么都有指头缝里漏点儿东西出来就能养活你。明白了吗?”
      
      苏菁连忙点头:“明白,我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
      
      她斩钉截铁地道。
      
      还不知道云听画到底是个什么兽呢,再说都是书里的人物,在她眼里跟纸片人一样,哪生得出特别的情感。
      
      这答案云听画本该满意的,可看她连连点头的样子,他心里头又没来由地一阵气闷,只能愤愤地甩下一句话:“明白就好。”
      
      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