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秘密?
      郁向沉眸色微沉。
      
      他目光凝向抓着自己的这名陌生人。
      
      这人看着年岁不大,应该二十出头,身高却不高,大约一米七五,比他矮大半个头,身材略微瘦削,五官无一不精致漂亮,组合在一起,是那种让人过目难忘的类型,尤其是又长又密,如鸦羽般的眼睫,以及藏在下面的那双灵动的双眸。
      
      这人长相很有辨识度,郁向沉确定他在今天之前没见过这个人,听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似乎是做新能源方面的白家刚认回来的二儿子。
      
      “郁先生。”
      两名郁家的保镖追过来,看到白茂抓着郁向沉,心中一惊。
      两人微微弯腰,态度万分恭敬。
      
      “嗯。”郁向沉应一声,声音低沉,“怎么了?”
      
      面对郁家的现任当家人,两名保镖都有些犯怵,他们对视一眼,一时间,谁都有些不敢出头,最终,想到郁晚天的吩咐,其中一名保镖咬咬牙,上前道:“郁先生,是郁少让我们过来请白二少去一趟。”
      
      他的腰深深弯下去,几乎接近九十度,完全不敢与郁向沉对视。
      
      “晚天?”
      郁向沉语气平淡,“那你跟他说一声,我要跟这位——”他偏了下头,看向依然扯着他衣服的青年。
      
      青年看向他的眼睛圆了一瞬,立刻介绍:“白茂,茂盛的茂。”
      
      “白茂。”
      郁向沉重复一遍对方的名字,才继续道,“好好聊聊。”
      
      当家人发话,保镖完全不敢有异议。
      他们立刻答应下来,回去找郁晚天复命。
      
      众所周知,郁先生和郁少关系不错,他们如实交代,应该不会被为难。
      
      “请?”郁向沉手臂动了动。
      一方面是为白茂指名去处,一方面是在不动声色挣脱白茂。
      
      危机解除,白茂也不需要继续扯郁向沉。
      
      他面不改色,正要将手收回来,突然发现对方身上的高定袖子,竟被他抓出一点褶皱。褶皱并不明显,可这是郁向沉身上的高定。
      一件袖子,估计都能顶白茂一年工资了。
      
      白茂鬼使神差地伸出双手,抻了抻郁向沉的袖子。
      
      郁向沉看他。
      
      白茂:“……”
      白茂动作一顿,若无其事地想,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他收回手,站姿挺立如小白杨,不卑不亢冲郁向沉一点头,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往后者指尖指的方向走。
      
      郁向沉垂眸看了眼自己的袖子,这才跟在他身边。
      
      身为郁家集团的现任家主,商界知名大佬,郁向沉天生就是众人的焦点,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众人不自觉关注与捕捉。
      
      看到郁向沉竟与一个陌生面孔待在一处,且往相同的方向走,周围人窃窃私语,开始四处打听。
      
      “跟郁五爷走在一处的那人是谁啊?”
      
      “你不知道?他是白家刚认回来的二儿子,据说之前走丢了……昨天刚认回来,办了个宴会,不过听说没多少人去。”
      
      “白家?”
      “就是那个搞新能源开发,但科研能力又不够,整天跟着人家屁股后面捡东西吃的暴发户。有印象了没?”
      
      “哦哦哦。你早说嘛。”
      
      &
      白茂与郁向沉一同顺着走廊往前走,两人愈发远离宴会厅。在走出将近二十米的距离后,白茂主动停下脚步。
      
      郁向沉回头。
      他一双眸子没有任何波澜:“白二少。怎么不走了?会客厅就在前面。”
      
      白茂:“……不用那么隆重,在这里说就行。”
      
      郁向沉也不介意,他颔首,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白茂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周围。
      这事儿关乎郁家叔侄的关系,也是郁向沉在原著中藏了一辈子的秘密,对他个人而言,这个秘密值得保守。白茂生怕旁人听见传出去,特意往郁向沉那边靠近了些,压低声音,飞快说:“你喜欢白笙。”
      
      说完,白茂仔细观察郁向沉的面部微表情。
      
      郁向沉没有微表情。
      
      他面上依然是之前那副冷淡的神色,与白茂对视时,瞳孔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嘴角下拉的弧度,都没有更改一丝一毫。
      
      白茂眨眨眼。
      
      郁向沉真不愧是文中牛逼轰轰的反派巨佬。
      即便心中最隐秘的想法被陌生人说出,也依然面不改色。
      
      如果不是白茂知道剧情,也知道郁向沉对这个秘密的看重,此时见到郁向沉这样,都要以为是他自己记错了。
      
      “然后呢。”郁向沉问。
      
      白茂后退一小步,继续说:“因为郁晚天也喜欢白笙,还将这件事告诉了你,而你们之间是叔侄关系,你不好意思与小辈争夺,所以才放弃了。如果郁晚天知道这件事……”他顿了顿,没再继续说下去。
      
      郁向沉抬眼:“你想怎样?”
      
      “抱歉,郁先生,我本意并不是为了威胁你,实在是我现在走投无路,想寻求您的帮助。”白茂眼神中带着歉意,他抿了下唇,“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说着,白茂伸出葱白一样的手指,慢慢将衬衫扣子解开。
      
      郁向沉视线顺着白茂微微颤抖的手指,看向后者精致的锁骨。
      只一眼,他便挪开视线。
      
      头顶上的暖灯打下来,照在白茂精致的面容上。
      
      白茂垂眸,低声说:“郁先生,只要你愿意包养我,把我归在你的羽翼下。”他语气带着一丝恳求,“我会很乖的,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就算是在床上喊我白笙也可以,我都可以接受!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我知道这个消息,你可以尽情对我要求任何有关于白笙的内容,不用继续憋着。我只求一条活路。”
      
      他都想好了。
      
      这本书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一个不喜欢白笙,而且因为主角光环的缘故,会降智一部分人。
      这位郁向沉,因为身兼反派大BOSS的职位,所以是少有的没有受到降智影响的角色,他的“护短”属性一直都在。
      
      横竖都是给白笙当替身,不如搞一个又帅又大的!
      
      搞不到不吃亏,另想办法也不难,但搞到就是赚到!
      
      &
      白茂走后,郁向沉从口袋中拿出一部正在通话中的手机。
      
      他戴上蓝牙耳机:“柳林。”
      
      蓝牙耳机里立刻响起一个有些幸灾乐祸的声音:“五爷,对话都录音,给您发过去了。亏我之前还如临大敌,以为是那件事泄露了——这哪儿来的小可爱?”
      
      郁向沉垂眸,一边将柳林发过来的录音存好,一边说:“自己撞过来的。”
      
      “啧啧啧。”
      柳林问,“这算是守株待兔吗?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您竟然还真答应——”
      
      “白笙是白家那个小儿子?”
      郁向沉出声打断柳林的话,“他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白笙?”
      
      “……这事儿您问我?”
      柳林无语,“不过之前有个宴会,咱们一同出席过。他在您身边跌倒,您顺手扶过一把。我们哥几个当时还吐槽,说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平地摔的,当场开了个盘,猜测白笙是不是要勾引你,不过宴会结束,他也没再跟您搭过话,害我输了五百块。”
      
      &
      白茂再回到宴会厅,三三两两的人过来与他交谈,都是好奇之前白茂和郁向沉说了什么。他笑脸相迎,非常自如地转移话题,待了将近半个小时,一个问题都没回答,微信好友却加了不少。
      
      宴会即将结束时,手机终于响起。
      
      “司机过去接你了,车牌号66结尾。”
      白荆声音冷漠,“笙笙之前低血糖都晕倒了,你竟然问也不问——”
      
      “哦。什么车?别是那种二三十万的车吧?”
      白茂语气夸张,“天哪,要是一群迈巴赫兰博基尼莱斯莱斯里,夹杂着我这辆奇瑞□□,那白家以后还有什么脸面?”
      
      “你……”
      
      白茂嗤笑一声,在白荆还没来得及说话时,直接挂断电话。
      
      他才不想听白荆的狗屁三观道理。
      
      白茂打开微信,找到第一个扫码新加的好友,点进去备注:金主。
      
      白茂:「郁先生,请问我什么时候能搬到你那?」
      金主:「随意。」
      
      随意?
      那就别怪白茂不客气了。
      
      白茂打了一篇小论文:「好的,那我明早十点左右过去,希望您能留个阿姨在家。合同我会在今晚整理好,先发给您一份电子版,希望您能拨冗查看,将您的想法和宝贵意见告诉我,并进行半个小时左右的讨论。我会在明天带着修订好并打印出来的合同,在家里等你。您看可以吗?」
      「小猫咪睁着大大的眼睛看.jpg」
      
      消息发出去,白茂搓搓手。
      
      他已经等不及想吃软饭了!
      
      金主:「可以。」
      
      白茂眼睛一弯。
      搞定!
      
      不多时,司机打了通电话,与白茂联络:“二少,我已经到门口了。”
      
      白茂声音沉闷,好似带着一点哭腔:“知道了,我现在出去。”
      
      他正要走,想起什么,先去了趟洗手间。
      镜子对面的青年模样清隽,皮肤冷白,眼神中带着一点寒意。他微微仰着头,抬手毫不犹豫在自己细瘦修长的脖颈上掐出两道红痕,又将上衣脱掉放在一旁,手背到后面,往后背上掐。
      
      只是后背位置特殊,不太方便操作。
      
      好一会儿,痕迹才像模像样起来。
      
      白茂松了口气。
      他整理好衣服,衬衫扣子系到最高,才堪堪将他脖子上的“吻痕”遮住。
      
      司机耐性显然不足,已经打第二通电话来催。
      白茂扫了眼,没接,优哉游哉往外走,直到了大门口,才不露痕迹改变走路姿态,一瘸一拐,像是刚经历过什么。
      
      白茂拉开车门。
      
      司机对白茂的状态视若无睹,直接开车。
      
      一路回到白家,白茂都一言不发。
      
      直到走进客厅。
      
      白家灯光明亮,一家人全都不缺,围着沙发。
      
      白笙半靠在沙发上,处于人群最中央。家庭医生位于他身侧,正在给他吊水。他脸色苍白,声音虚弱,劝道:“爸妈,哥哥,先别管我了,这里有医生在就好。你们快去找二哥吧,二哥还在郁家呢……”
      
      白荆冷冷道:“笙笙,别说了。你心中惦记他,他可不惦记你,之前手机里,他那些话,你们可都听见了。”
      
      “就是。”
      母亲边秀轻蹙眉头,“你都生病了,白茂怎么可以不闻不问?你可是他弟弟。”
      
      白笙表情受伤,说:“其实、其实我知道他为什么讨厌我……是我抢走了爸爸妈妈对他的爱,都怪我……”
      
      “胡说八道。”
      白家辉听不下去了,“他走丢又不是你的错。何况你受宠爱,是因为你讨人喜欢,他不受宠,那也是他的问题。”
      
      就连陈姨都在旁边帮腔:“对,这根本不是你的错。唉,我们笙笙就是太善良了,什么错误都往自己身上揽。”
      
      白茂看着这一家子人的温情场面,冷笑一声。
      
      之前客厅声音嘈杂,众人忙着与白笙说话,没听到房间门开的声音,现在白茂的冷笑声一出,他们才发现白茂回来了,而且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
      
      白家父母一愣,都有些尴尬,闭嘴不再说。
      
      而白荆不同。
      
      自两次在通话中被怼后,他对白茂的印象已经跌落谷底,深知对方比表现出来的性格更为恶劣。
      他忍不住道:“你冷笑什么?难道我们说得不对吗?”
      
      白荆起身,直走到白茂面前。
      
      白茂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营养跟不上,个头不高,白荆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位弟弟,“你心里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家人,算什么白家人——”
      
      “啪!”
      白茂毫不犹豫,一巴掌甩到白荆脸上。
      
      他出手的动作干脆利落,白荆完全没反应过来,而前者看着身材瘦削,但力气并不小,白荆硬生生被打的一个趔趄。
      
      他下意识捂着脸,震惊看向白茂。
      
      而那声清脆的巴掌声,也让整个白家陷入一片死寂。
      
      “白茂!”
      终于,白家辉率先反应过来,他大声呵斥,“你敢动手?那可是你的大哥!”
      
      就连白笙也瞪大了眼睛:“二哥,你怎么可以打哥哥——”
      
      挨了打的白荆脑子一片嗡鸣。
      他咬着腮帮子,视线凶狠,身体紧绷,眼看就要朝白茂冲过来。
      
      白茂毫不畏惧,将自己的衣领一拉。
      
      他冷笑道:“白荆,你刚刚说什么?我不关心家人?”
      
      吻痕暴露在空气中,也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一瞬间,像是化为无数只大手,掐住众人的脖子,让人呼吸不得。
      白茂冰冷的视线扫过去,“那么,我被单独一个人留在郁家,我大哥带着我弟走了,完全把握遗忘,而这件事还是一个陌生人告诉我的,又怎么说?郁家——郁家就是龙潭虎穴,那位——恶心的男人!他……”
      白茂闭上眼,再说不下去,他恨恨道,“我经历这种事,你们谁关心过我?”
      
      “白茂……”
      边秀被白茂的状态感染,说话时声音颤抖,两行清泪留下来。
      
      白茂听到这声音,一双眼眸泛红看向她,仿若下一刻也会落下滚烫的泪。
      但他憋住了。
      
      他再没说话,一言不发,大跨步上楼去了。
      
      将门瞬间反锁,白茂缓缓吐出一口气,将自己从状态中脱离出来。
      
      ——许久不演这种爆发力强的人物,现在小牛试刀,好在功夫还没丢。
      不错不错。
      
      白茂看了眼空调,还是坏的。
      他摸出手机,拍了张照给金主发过去。
      
      金主:「?」
      
      白茂:「冷冷,大腿,抱抱。」
      字打出来,白茂突然想到合同还没签,他怕郁向沉后悔,忙将这行字删掉,中规中矩写:「空调坏了两天了[大哭.jpg]」
      
      啊。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呢。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发40个小红包!~
    &
    感谢在2021-01-28 03:22:42~2021-01-29 02:00: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杨七七 3个;sariah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茶葉貓 34瓶;椒盐树枝干 20瓶;。 10瓶;亓廿 6瓶;一品三个胖子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