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一周是最轻松的一个周。
      国际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普通学校并不一样。
      并不是每天去都是玩。
      根据沈九春小朋友上学期的学习内容和学习进度,生活老师和施今许跟她商量让她再加一个德语选修和一个舞蹈选修,将钢琴选修去掉。
      
      而且沈九春自己喜欢芭蕾和小提琴。
      所以施今许还给她请了老师单独教这两个。
      
      这些课程都是一周三次,所以沈九春平日里还是一个非常忙的小姑娘。
      
      陆良也差不多这个样子,两个人在家里的时候反而没有学校见面时间多。
      
      但是沈九春自认为自己是个很讲道理的小姑娘。
      所以在吃掉陆良连续一个周的巧克力蛋糕之后,亲自去陆家找陆良。
      “阿良,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啊?”
      
      陆良神秘的笑着,将她拉到自己的卧室。
      “沈九九,你看这个。”
      他指着地上一堆零件,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沈九春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一堆零件,有点不可置信。
      “这是叔叔的那个航海模型?”
      
      陆良的父亲陆行严,向来喜欢收藏航海模型,而陆良刚刚拆了的个,恰好是他最喜欢的一个。
      沈九春向来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很胆大的人,但是和陆良丧心病狂的刚比起来,还是觉得自己甘拜下风。
      
      “是啊,我从他的收藏室偷出来的,本来打算拼好之后再放回去,但是陈旭琪那个憨憨,居然把我画出来的模型图给当做废纸扔垃圾桶。”
      陆良面容暴躁,显而易见的不耐烦出现在他的脸上。
      
      沈九春:“......”
      “那你找我过来是为了帮你拼好这个模型?”
      
      她有点难以置信,阿良居然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感动哭了。
      
      陆良眼神怪异,他停顿了一下,“你能拼好?”
      沈九春:“呃......”
      
      陆良拍拍她的肩,回了一个了然的眼神。
      沈九春正在感天动地的想着陆良一定是不准备要她这个承诺了,就听到了陆良的下一句话。
      
      “我当然知道你拼不好,所以前天爸爸问我这个哪儿去了的时候,我就告诉他是你借去玩了。”
      他说着,站起身,像是拜托一件重大的事情一样。
      “你只要向我爸爸承认这个模型是你拆的就好。”
      
      沈九春:“......”
      “黑心良,你是想让我死吗?”
      
      陆良挠挠头,“沈九九,你答应好的,会帮我做一件事的。”
      沈九春点点头,“我是这样说的,但是你这件事情难度太大了吧,感觉我只吃了三个巧克力蛋糕很亏本啊。”
      陆良点点头,从自己的抽屉里又拿出来了三个巧克力蛋糕。
      “够了吗?”
      
      沈九春咽了咽口水,“......”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陆良沉默了一下,“你说得对。”
      然后要把三个巧克力蛋糕收起来。
      沈九春立刻上前阻止了他的动作,“阿良,你看这个巧克力蛋糕,它又甜又可爱,你把它买回来却只放在盒子里不吃它,它难道不伤心吗?”
      
      陆良点点头同意她的话,“但是谁让喜欢吃它的人现在宁愿抛弃它去展望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呢?”
      “那就只好委屈它继续待着,如果我忘记吃它,就只能去垃圾桶喽!”
      
      陆良耸耸肩,“好了,你去给我倒杯水吧。”
      沈九春盯着陆良的抽屉看,像是能目光穿透一样。
      
      过了一会儿,陆良看着她还是没有去倒水,正打算再催她一下。
      沈九春抬头,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阿良,你把蛋糕给我吧。”
      陆良摇摇头,很慎重的样子,“我认为你说的对,我怎么能用蛋糕这么肤浅的东西来衡量我们之间的感情呢?”
      
      沈九春:“......”
      真是闻着伤心见者难过的故事发展。
      
      “阿良,我愿意为了你牺牲我自己,我可以去叔叔面前承认这个模型8是我搞坏的。”
      沈九春的小胖手已经残忍的伸向了巧克力蛋糕,不仅没有反悔的自觉,还觉得自己颇为义正言辞。
      ——义正言辞的为了巧克力蛋糕给陆良顶黑锅。
      
      陆良嘴角微微翘起,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显然是早就知道沈九春会为了巧克力蛋糕出卖自己。
      
      哦,如果有一天,卖巧克力蛋糕的叔叔愿意收养一个女儿。
      陆良觉得,沈九春肯定是第一个自荐枕席的。
      
      但是嘛,为了他们脆弱的像现在被沈九春吃掉的巧克力蛋糕一样的友谊。
      陆良还是点点头,一边看着她吃,一边给她递纸巾。
      
      为了确保沈九春在这里吃了巧克力蛋糕不被发现,陆良的卧室是有沈九春的洗漱用具的。
      本来用漱口水就好了,但是沈九春实在是太蠢了,用漱口水都能咽下去喝掉。
      自那次之后,陆良就在自己的卧室准备了沈九春的牙刷和漱口杯。
      
      不过,作为一个友爱姐姐的弟弟,陆良还是不会将自己的吐槽说出口的。
      我实在是个大好人。陆良再次被自己感动了。
      
      看着沈九春将巧克力蛋糕吃完,陆良亲自去给她挤牙膏倒水。
      沈九春被感动的眼泪汪汪,“阿良,你放心吧,我会把这件事情全部扛下来的。”
      说着她握了握自己的小拳头。
      
      陆良笑起来,“沈九九,说到就要做到啊。”
      沈九春坚定的点点头。
      
      ......
      
      .
      但是事情怎么会像陆良想得那么简单呢?
      陆行严纵横商场多少年,吃过的盐比陆良吃过的饭还多。
      几乎只要他抬个头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沈九春扭扭捏捏的走进书房,低着头满脸羞愧,“叔叔,我不小心把你的航海模型拆开了。”
      说着,她深深的弯腰鞠了个躬,“对不起叔叔,我不是故意的。”
      
      陆行严站起身,看着弯着腰完全看不见腰的小姑娘,抿抿唇说道:“九九啊,是不是小良那小子又让你背黑锅?”
      他锐利的眼神扫向陆良,显然已经在内心给陆良判了罪。
      
      陆良一颗心猛地提起来,知道先前的计划肯定是不行了。
      他疯狂地给沈九春使眼色,但是沈九春完全没有看他。
      
      沈九春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犯了错非常悲伤的氛围里,完全不顾身边发生了什么。
      “叔叔,不是阿良,是我自己弄坏的,阿良本来还想给我拼好的,但是他发现自己也做不好。”
      “叔叔,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后可以给你赔一个更好更大的。”
      
      陆良捂着眼,完全不想看沈九春戏精了。
      心里想着,这次完了。
      
      本来还以为有了沈九春帮忙,就算自己受罚,也不至于像以前一样,被带到军队练上一段时间。
      现在看来,可能比那还可怕。
      
      陆行严走到沈九春身边,蹲下身将沈九春扶起来。
      看着她水润润的杏眼,娇娇切切的小姑娘真是让人心疼,就连认错都让人不忍心惩罚。
      再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臭小子,陆行严闭了闭眼。
      唉,真是气到心肌梗塞。
      
      “九九啊,叔叔不怪你,你先回家吧,刚刚你妈妈打电话说她已经做好饭了。”
      陆行严看着小姑娘收起泪水,吸了吸鼻子。
      
      陆良深刻的感到自己的命途多舛。
      想把沈九春再留下一下下。
      
      “沈......”
      但是还没说什么,就已经看到沈九春撒欢狂奔的往外跑。
      
      “......”
      笨蛋沈九九!
      现在都不是吃饭的时间,叔叔阿姨怎么可能叫她回去吃饭!
      真是个超级超级大笨蛋!
      白比自己多活了一个月了!
      
      不过,反正,不管陆良怎么想,现在面对他的都是他已经洞悉了一切的父亲。
      “陆小良,你长本事了。”
      听听这语气,看看这短短八个字。
      
      陆良真是听得心惊胆战瑟瑟发抖。
      “爸爸,我不是故意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积极认错了。
      陆良低着头,书房一片安静,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
      陆良有点后悔没有叫妈妈一起来了。
      
      早知道就不要让沈九九多说话,这么完美的计划,居然就这样毁了。
      ——太惨烈了。
      
      “让九九给你认错就是你知道错了的做法?”
      陆行严坐在沙发上,看着低着头的陆良,手指又一下没有一下的敲着自己的腿。
      这是他思考的姿势。
      
      陆良知道,他咬了咬唇,抬头看着陆行严,“我本来可以拼好的。”
      “嗯哼,”陆行严也看着他的脸,“但是你还是没有拼好。”
      陆良低下头,“我知道错了。”
      
      陆行严不说话。
      沉默的时候人会想到很多东西。
      
      陆良就想起自己拿到这个模型的时候,先是给整体画了一张简易图。
      然后每拆一次,就会给那张图标上一个记号。
      到最后拆完,终于知道这个模型是怎么做好的之后,舒了一口气。
      
      然后,但是,陈旭琪那个憨憨,居然以为那是一张废纸,给他扔了!
      好气哦,好气哦,好气哦。
      
      陈旭琪当然被他揍了一顿,虽然他长得没有陈旭琪高,身形也没有陈旭琪庞大。
      但是他每个假期都会被陆行严送到军队。
      一开始是看着那些新兵跑,后来是跟着一起练。
      
      但是过程太痛苦并不想回忆。
      更何况最开始是想要像电视剧里的英雄一样,能够碰枪才会同意爸爸把他送去的。
      结果,不仅枪没碰到,还碰了一鼻子灰。
      
      哦,真是悲惨世界。
      
      陆行严看着陆良思绪横飞,笑了一声。
      他站起身,陆良后退了两步。
      “知道错了?”
      
      陆良点点头。
      
      陆行严拿出钥匙,打开那个被锁的抽屉。
      从里面抽出一张图纸递给陆良,“这是那个模型的设计图。等你拼好了就放回原位。”
      陆良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他,眼里闪动着光芒,“谢谢爸爸!”
      
      陆行严笑出声,摸了摸他的头,“下周之前拼好,拼不好可别怪我罚你。”
      陆良点点头,“我肯定能拼好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