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浦东国际机场,候机室大厅。
      
      室内冷气开的很足,冷风嗖嗖,座椅上靠着三三两两的乘客。
      
      盛夏的阳光透过落地玻璃窗投射进来,燠热与冷感彼此相遇,在流动的空气中碰撞出夏日特有的躁动。
      
      大厅的角落里,坐着一个高挑瘦削的男孩子,正低头玩着手机。
      
      他穿着宽松的黑色短t和工装裤,头上戴着同色棒球帽跟口罩,耳侧露出少许冷灰色的碎发,脸被严严实实的遮住。
      
      坐在他附近的是几个女生,因为这里是大厅内唯一照不到太阳的地方。
      
      她们已经讨论了十几分钟,关于他是不是明星的问题。其中一个短发妹子坚定地认为不可能,理由是这里是普通候机室,明星绝对不会和她们坐在一起。
      
      另一个小胖妹说:“管他是不是呢,反正不会比我的本命帅。”
      
      短头发似乎很了解她的“本命”,笑着道:“话说路夕就要回归了,他也是我的小墙头呢。这次他一回来,估计就没fancy8什么事儿了。真搞不懂那些爬墙粉丝的审美,UNI它不香吗。”
      
      “哎,可惜天团解散了,”小胖妹略带伤感地说,“如果当时UNI没出事的,哪里轮得到fancy8来捡漏?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他们挖走了多少繁星啊!”
      
      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前面的男孩子放下了手机,微不可见地掀了掀眼皮。
      
      小胖妹口中的“fancy8”是一个新晋男团组合,而“繁星”是曾经的男团天花板UNIVERSE的粉丝昵称。
      
      也许这些称呼在男生们听起来,应该是比较陌生的,但他的眼神却变了变。
      
      “集美别难过了,等路夕回来,肯定能秒杀这些人。”短头发安慰她道。
      
      小胖妹叹了口气,“他都退圈两年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火的起来,我以前真的好喜欢他。”
      
      这时,那个男生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眼号码,来电显示写着“杨明”。他起身走到没人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喂,到机场了吗?”手机里传来一个男声,杨明问道。
      
      “到了,还有半小时起飞。”他开口的时候,声音清透悦耳。
      
      那是种介于少年音和青年音之间的音色,绮丽且颇具辨识度,语调中带着处变不惊的镇定。
      
      如果刚才那几个女生听见的话,肯定要下意识捂嘴尖叫。
      
      杨明说:“好,下午一点的时候,公司接送练习生的班车会准时出发。另外别忘了到录制现场后,找蔡助理录制代言。”
      
      男生淡淡地“嗯”了一声,杨明又道:“路夕,陆总说了,这是他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等了两年才等到这个舞台,好好珍惜,别忘了协议约定。”
      
      路夕半垂着眼眸,纤长的睫毛在鼻侧印下了一片阴影。
      
      他眼底没有一丝波澜,依旧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等他回到候机室的时候,已经快要登机了。
      
      小胖妹不知道跟同伴说了些什么,眼眶有些泛红,嘴里一直念叨着“好心疼呜呜呜,谁知道他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女声播报响起时,她的几个同伴都陆续往里走去。
      
      路夕单手插兜走在她身后,稍稍加快了步伐。
      
      在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压低声音道:“别担心了。”
      
      听到他声音的瞬间,小胖妹的双眼猛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向他。
      
      前面的同伴停了下来,催促她快一点。
      
      路夕没有再停留,直接绕过她上了飞机。
      
      从上海到首都不过两个多小时,他在飞机上睡了一觉,没过多久就落地了。
      
      走出机场大门,蒸腾的热浪立马争先恐后地迎面扑来。
      
      路夕在室内待的久了,差点当场窒息,赶紧上了机场大巴。下来之后,由于行李太多,他便打了个车去天华。
      
      天华娱乐是他签约的公司,很多人都以为UNI解散之后,成员都和原公司解约了。
      
      但确切来说,是其他四个成员都解约了,只有他留了下来并签了对赌协议。
      
      这种做法在圈内看来是相当冒险的,要么惨败自己掏腰包补上缺口,要么翻身当老板一劳永逸。但高风险高收益,因此签的人也不在少数。
      
      而路夕签的数额,在同公司知情者看来,简直和找死无异。
      
      上车后,他摘下口罩,后视镜里映出一张清冷俊美的脸庞。
      
      略显苍白的皮肤,细薄平行的双眼皮,琥珀色的剔透瞳孔,左眼尾下方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从侧面看去,他的鼻子高挺而精巧,曾被无数粉丝yy过“想在哥哥的鼻梁上玩滑滑梯”。
      
      曾几何时,他十四岁初进天华时,被标榜为“天生的明星脸”。曾几何时,他是统一饭圈审美标准的“人间天使”,是“亚洲十大迷人面孔”的榜首。
      
      然而,这些在别人看起来算是辉煌的东西,都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了。
      
      在这样一个更新换代如流水的圈子里,两年的零曝光,对一个当红男艺人来说,是致命性的打击。
      
      现在他就算毫无伪装的站在大街上,估计也没几个人叫得出他的名字来了。
      
      不过路夕仿佛对此全然不在意,他闲散地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翻看微博消息。
      
      他的“经常访问”一栏,排在第一的是昵称为“拂晓之星-路夕个站”的用户。这是个一直默默支持他的站姐,两年来从不停歇发布动态。
      
      他点进去看见她换了置顶,是今天上午刚发的。
      
      @拂晓之星-路夕个站:发布头条文章“岁月从不败美人——欢迎回来,我的主舞大人”。
      
      路夕的手指顿了顿,他将文章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看了两遍,接着熟练地点赞收藏。
      
      他滑到评论区的时候,却发现出现了几个不太和谐的声音。
      
      @潮起为王:糊逼又开始炒了?要回来自己安静搞事业好么,蹭热度没马谢谢[/龇牙]。
      
      @大魔王的第九块腹肌:楼上姐妹怎么口吐芬芳呀,小嘴真是抹了蜜,会说话就出书好嘛。cp粉滚粗!老娘暴躁仙鹤别惹我!
      
      @人间失格:我不是唯粉也不是lx黑,srds还是想说一句,捆绑炒作你蒸煮糊穿地心。
      
      看着这些评论,路夕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自从UNI解散后,他受到过铺天盖地的攻击与辱骂,这点程度的评论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但让他皱眉的是另一件事:标志性的昵称,又自称是“仙鹤”——是那位的粉丝无疑了。
      
      他心里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迅速退出站姐的主页,点开了热搜。
      
      果不其然,热搜第一:#贺钧潮,前队友#,热搜第二:#路夕,偶像之名2#,热搜第三:#潮汐#。
      
      根据评论时间来看,这几个热搜应该从昨天就开始挂着了。
      
      看见第三个的时候,路夕的表情只能用超级无敌托马斯回旋式无奈来形容了。
      
      这个困扰过他长达一年的cp称呼,这个曾被公司严厉打压、勒令他和贺钧潮保持距离的称呼,如今在组合解散后,再次大摇大摆、旁若无人地上了热搜。
      
      如果说当年的UNI每个人都实力超群,那么最能打的两个,要数主舞担当的他,和rap担当贺钧潮了。
      
      同时,因为流量之争,两家粉丝也一度处于一种王不见王、互相鄙视、一点即炸的状态。
      
      这种微妙的平衡,在他离开组合之后,进入了白热化的爆发阶段。
      
      贺家粉丝完全没把路夕当成前队友,而是把他当对家来看待。
      
      这也让冷门cp粉们刀尖舔糖,一度称自家为“北极圈cp”、“敢死队cp”。
      
      路夕心里清楚,关于自己的热搜肯定是别人买的,因为他即将参加一档选秀综艺《偶像之名2》。
      
      《偶名》采用评级淘汰练习生制度,第一季曾在国内市场取得过不俗的成绩,当时出道的人里面有两个如今都成了巨星。
      
      好巧不巧,贺钧潮就是两年前参加这个选秀C位出道的。
      
      如果不是机会不等人,路夕真心不想参加这档选秀。
      
      他以前和贺钧潮关系不冷不热,还因为cp粉僵硬过一阵子,各自单飞之后更是再也没联系过。如今他要去参加前队友参加过的选秀,还靠着和他捆绑cp炒热度,路夕的尴尬可想而知。
      
      他头疼地用捏了捏鼻梁骨,难怪贺钧潮的粉丝那么激动。
      
      以前在组合的时候,他也被迫营业过几次,但都不是和贺钧潮。然而这次却感到莫名的不舒服,不知道贺钧潮看见热搜会怎么想,应该更讨厌他了吧。
      
      他正想退出微博的时候,却不经意看见了一条热评。
      
      @蜂蜜芥末酱:呵,这都能吵起来。听说贺钧潮要担任偶名的制作人导师,请问你们两家有没有要原地爆炸?
      
      这条评论回复过千,路夕的手颤了颤,点开了楼中楼。
      
      @一路贺你繁花相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吗?我先嗑为敬!!
      
      @贺钧均的卡罗拉:[/冷汗]层主有毒吧,我家大魔王才不会去偶名,他之前就喷过节目组好吧,别遛粉。
      
      @前程似你:卧槽卧槽!你们快去看hjc微博啊啊啊!我是瞎了吗?!
      
      路夕心里咯噔了一下,顺着热搜关联点进了贺钧潮的主页。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贺钧潮的微博了,不过两年时间,他的粉丝已经从百万变成了现在的六千万。
      
      打开主页界面,只见贺钧潮五分钟前转发了《偶像之名2》官博的动态。
      
      @贺钧潮HJC:哇哦,期待与各位导师的合作[/耶]。//@偶像之名2:最后一位主导师揭秘,欢迎舞台王者@贺钧潮HJC担任《偶像之名2》的制作人兼主导师。青春一夏,奋力一搏,俱以偶像之名!贺pd,请多指教!
      

  • 作者有话要说:  潮汐girl:我家过期cp终于发糖了!先嗑为敬!!
    资料卡片—
    路夕:20岁,179cm,16cm,10.1天秤,dancer+副vocal。
    贺钧潮:19岁,185cm,18cm,6.6双子,rapper+新晋影帝。
    -
    预收《Omega教官A爆了》,见专栏
      帝国军事大学首任未分化教官傅思衡,从小因纯战斗系血统受到万众追捧,A见A爱,O见O开。
      自任职后,更是每天在学校被围堵追求。
      
      为了将学员的精力拉回正轨,傅思衡撂下一句:“我只对强者感兴趣。”
      
      一个月后的战队选拔中,他所带的指挥班集体通过考核。
      凯旋而归的学员再度展开追求,傅教官手拿阶段性训练单,面无表情地表示:“你们速度太慢,我有男朋友了。”
      
      哪个孙子出手这么快!
      信心膨胀的众学员怒了:“我不服,我要竞争!”
      傅思衡轻描淡写:“研究院主席,严荀。谁打死他,我优先考虑。”
      学员杀红了眼,帝君大校草算什么,格斗第一算什么,敢抢教官都要打死!
      -
      演练战场。
      受到高契合信息素影响,傅思衡第一次进入了发情期。
      严荀出现在他身侧,幽幽地说:“这个月,我收到了五十六张战书,傅教官的男朋友?”
      
      该死的前男友罢了。
      傅思衡没理会他,晕头转向地扶住墙道:“滚开,这里omega信息素超标了。”
      严荀看了眼他脖子后面若隐若现的腺体,眼神一暗:“这是alpha战场,没有omega。”
      
      傅思衡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在他异于常人的的信息素冲出的刹那间,门外哗啦啦倒了一片alpha。
      他喘气道:“怎么回事?”
      严荀若有所思:“他们被你的信息素击倒了。”
      傅思衡:“那你为什么没倒?”
      严荀一挑眉:“因为我是你选中的强者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