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金秋九月,天气渐渐凉爽下来,出巡的御驾也终于回来了。
      
      胤祯还是个需要在上书房读书的半大孩子,接驾自然没有他的事儿,被安排去接驾的是太子和四哥。
      
      接驾并不是在紫禁城门口,也不是在京城的城门口,而是要跑到京城外的三十里地处。
      
      老爷子也是够折腾人的了,本来嘛回自己家,何必让人去接驾,而且还是跑那么远去接驾,在宫门口候着不就得了。
      
      宫里的娘娘们,都在紫禁城内门候着,至于胤祯,这事儿跟他还真没什么关系,整个紫禁城都已经沸腾起来了,唯独他还要待在上书房读书。
      
      汉文要学,儒家经典要学,史书经册要学,满文和蒙文也要选。
      
      这基本上相当于同时开了两门外语课,纵然原身有基础在,但这么多的课程安排也同样让人不轻松。
      
      如果答得不好,师傅们罚他自己也就罢了,可偏偏罚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旁人。
      
      胤祯实在狠不下这个心肠来。
      
      他这个人惯来是没有什么‘圣父’心理,不然的话,上辈子早就跑山区支教去了,又怎么会选择游戏直播这个来钱快又轻松的行业。
      
      可他也见不得有人因着他受罚吃苦,在这个年代,讲究‘人人平等’无疑是痴人说梦,可总归心里头要留些底线。
      
      倘若他是做阿玛的,可舍不得像皇阿玛一样,让儿子跑那么远去荒郊接驾。
      
      随着御驾的归来,阿哥所也彻底热闹起来了,胤祯从上书房回来,可以说是收礼物收到手软。
      
      除了年长已搬到宫外去住的大皇子直郡王,从三爷诚郡王开始,一直到十三爷,出去的皇阿哥有一个算一个,都是送了礼的。
      
      差不多都是盛京的特产,以人参为主,成年男子手掌长的人参,就跟大萝卜似的,被装在盒子里当做特产来送。
      
      这可是好东西。
      
      “拿到库房去,让人妥善保存,礼单也都收起来。”
      
      当弟弟还是不错的,这么多哥哥送礼,自个儿却用不着往外送。
      
      库房的事儿一向是李卓亲自去办,连同钥匙都是李卓拿着,可见原身对李卓有多信任了。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就连他自个儿也觉得,这人确实好用,话不多,很少发表什么意见,关键是办事儿靠谱稳妥,不必担心中间出什么岔子。
      
      人的精力总归是有限的,功课上的事情他尚且忙不过来呢,其余的地方就不想再多耗费精力了。
      
      旁人送礼,都是差人送过来,十三哥送礼也是差人送过来的,可送完礼之后,本人却是空着手上门了。
      
      何必多折腾这一趟呢,自个儿拿着礼物过来不就完了。
      
      “好不容易回宫了,你也不嫌折腾,天色都已经暗了,还跑过来一趟,有什么事儿明天说不就完了。”
      
      同班同学,明天凌晨三点就能碰面了,有什么事儿不能等到明天再说。
      
      “我这不是想着来看看你,还没到盛京呢,你病重的信就已经快马送到皇阿玛手里了,可是把我们吓得不轻,哪怕后来收到你痊愈的信件,这一路上心也没放下,现在看来,你倒是恢复的不错嘛,很有精神头。”十三爷笑道。
      
      他同时十四弟一块儿长大,额娘是德妃娘娘宫里的庶妃,依着身份是没资格养孩子的,所以他自幼就被抱到德妃娘娘膝下抚养,众多兄弟当中,关系与他最亲近的便是十四弟了。
      
      这话说的,确实让人心窝子里很暖。
      
      “可不是恢复的不错嘛,如今都还用着药膳呢。”胤祯有些无奈的道。
      
      说实在的,御膳房做出来的药膳,滋味儿确实不错,只不过这毕竟是滋养身体的药膳,味道着实清淡了些,用的时日久了,难免让人向往重油重辣重口味的美食。
      
      “你可得了吧,宫里头的日子多舒坦,你是不知道,这一路上黄土漫天,天气又热,赶路别提多难受了,那衣服本身就被汗水浸透了,再混上飘扬起来的黄土,沐浴的时候人都没法看了。”
      
      十三爷似真似假的抱怨着,赶路确实是个苦差事,在外骑马的时候,滋味儿也确如他说的那般,但坐在马车里赶路的话,倒是也还好。
      
      真不是他心思多,跟十四弟比起来,他作为德妃娘娘的养子,就算亲额娘也在永和宫里住着,但到底跟十四弟是不一样的。
      
      所以很多事情,不得不多想一些。
      
      之前伴驾名单还没出来的时候,十四弟本来也眼巴巴的想跟着一块去,可能是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吧,皇阿玛并没有点十四弟随行伴驾,他却在随行之列。
      
      为着这事儿,在出发前,十四弟还同他生了两天的闷气呢。
      
      胤祯本来是挺羡慕这些哥哥们的,如今听了十三哥这话,倒是有些庆幸自个儿是留在宫里头了。
      
      想想也是,这年头不光交通工具不发达,就连路那也都不怎么样,车马过去,必然尘土漫天,吃喝住也肯定跟宫里没法比。
      
      如此一来,那倒还不如在宫里头待着呢。
      
      心里虽这么想着,可胤祯还是要出言安慰安慰十三哥。
      
      “最起码你这两个月都不用在上书房读书,不用日日早起,也算是赚了。”
      
      这又哪里是赚了。
      
      “我来这一趟,一则是想亲自看看你恢复的情况,二则,就是想问问这段时间所学的内容,抽时间赶紧补上。”
      
      他一路上可都惦记着这事儿呢,十四弟素来聪明,哪怕比他小了两岁,功课上也没落下太多。
      
      他这一走就是两个月,若是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被十四弟给反超回去,自个儿都能郁闷坏了,毕竟他是大了两岁的哥哥。
      
      当然了,十三爷这会儿已经选择性的遗忘了一同进学的十二爷,人家跟他也差了一岁呢,可在功课上,不照样也被甩后头去了。
      
      还有如此好学上进之人。
      
      行吧,虽不甚理解,胤祯还是把书本全都拿了出来,将这段时间所学的内容划给十三哥,还颇为贴心的把自己的笔记也一并拿了出来。
      
      原身没有记笔记的习惯,胤祯就不同了,俗话说的好,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他上辈子养成的习惯就是记笔记,方便复习时查看。
      
      上辈子的习惯也被他原封不动的拿到了这辈子。
      
      胤祯并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所以并没有看到十三哥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诧。
      
      当然不是为了一本笔记惊诧,这笔记上的字儿都快飞起来了,没有任何美态可言,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师傅们讲课语速本来就不慢,脑子能跟得上,手里头的笔想跟得上那可就困难了。
      
      让他感到惊诧的是学习的进度,十四弟就算没有生病,依着往常的进度,也不该学的这么快、这么多,更何况十四弟生病还耽搁不少时日。
      
      “学得内容还挺多,我最近怕是要挤出时间来好好赶赶了,你《大学》背到哪里了,我记得临行前你已经开始背《大学》了?”十三爷语气不紧不慢的问道。
      
      他的进度比是三弟要快,《大学》四十二篇已经背到一半了,这两个月能挤出来的时间实在太少了,所以在外这么久,也只背了两篇而已。
      
      纵然心里头不是那么的情愿,可这段时间胤祯也是下苦功夫了,生怕自个儿不努力,连累了旁人。
      
      所以一本《大学》,四十二篇皆已经背完了,传授儒家经典的师傅也都已经检查过了,从昨儿开始,他已经开始背《中庸》了。
      
      对于儒家经典,上书房的要求并不是特别多,四书是一定要背下来的,五经并没有做强制要求。
      
      也就是说,还差《中庸》这一本书,胤祯的儒学课就可以结业了。
      
      胤祯没将其当成一回事儿,既是把时间和精力都熬上去了,那自然会出成果。
      
      十三爷这会儿脸上满满的都是惊讶,“可是检查过了?”
      
      只有师傅检查过了,才会允许十四弟背下一本。
      
      胤祯点了点头,“自然是检查过了。”
      
      跟在他身边的八个哈哈珠子,这一个多月里,一次罚都没挨过,同往日比起来,日子可是舒服多了。
      
      十四弟不会拿这事儿说谎,明儿就要一块儿去上学了,若是谎言,一戳便破。
      
      可这进度着实太过惊人。
      
      师傅检查,可不光是要把整本《大学》背下来,这里面,每个字的释义,每个词的释义,每个句子的含义,每个典故的出处,每一篇所蕴含的道理,后人所赋予的内涵。
      
      这些全都是要检查的。
      
      若是学习的时日太久了,迟迟不过,那检查的时候师傅还有可能会放水。
      
      但十四弟这才背了多久,《大学》早半年前师傅就已经开始讲了,可背诵却是最近才开始的。
      
      十三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读书用功,十四弟也不是贪玩之人,往日的进度没差多少,而且是他优于十四弟。
      
      如今,谁的功课更胜一筹,那便不好说了。
      
      被小了整整两岁的弟弟比下去,十三爷心里头还挺不是滋味儿的,这与他跟十四弟的关系好坏无关,男儿于世,谁都不觉得自己比旁人差。
      
      胤祯自是知道十三哥为何这般惊讶的,他有原身的记忆,自然也知道往日学习的进度。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整日埋头苦读,把学习的进度拉快这么多。
      
      可这些师傅们不愧是能到上书房教书的人,其实一开始也没布置这么多的任务,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他就被压榨到了极致。
      
      真已经到极致了,再往上加些砝码,他必然就保不住那些哈哈珠子们了。
      
      可正是因为他一直保住了,没让这些人因他受罚,心里头的那股气儿一直没散,所以他自个儿也不想把这口气散了,只能是坚持下苦功夫。
      
      反正要学的内容就这么多,能争取到早点从上书房结业,那是最好的了。
      
      面对十三哥,胤祯并没有多解释什么,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同父异母的兄弟,同班同学,年龄相近,本身就存在了竞争。
      
      他可没想过那个位置,也没想过什么亲王、郡王的,人活一世,最重要的还是随心。
      
      这一点还是上辈子老爸教他的,争不争的无所谓,争什么东西也无所谓,有所谓的只在于自己的心意。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3-05 00:12:32~2020-03-05 18:42: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明月清风晓星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