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胤祯治病来势汹汹,之前把众人吓得不轻,如今身体情况虽然已经好转了,可仍旧被摁在永和宫养身体,阿哥所不能回,上书房和演武场就更不能去了。
      
      闲来无事,也只能是翻翻书了。
      
      原身是立志要做大将军的人,所以除了儒家经典和史书经文,还有满文书籍之外,兵书也不少。
      
      好歹也是受教育多年的人,又继承了原主的记忆,胤祯看这些书并不吃力,只是这清朝的皇子阿哥们确实苦命了些。
      
      原身从六岁开始就去上书房读书,一年里也就能休息个五六天,除这几天以外,每日凌晨三点就需要起床洗漱了,花一个时辰的功夫复习昨日的功课。
      
      凌晨五点就有师傅正式上课,课程一直要进行到十一点钟,之后是一个时辰的午膳时间,下午一点到三点去演武场练武,三点到五点,继续文化课的学习,下午五点到晚上七点,是射箭课。
      
      从凌晨三点的时候开始,一直到晚上七点钟结束,刨去午膳时间,都还有十四个小时呢。
      
      高三毕业生也不过如此了。
      
      让小孩子从六岁开始就进行这样的生活,简直是惨无人道。
      
      现在要接受这样‘惨无人道’教育的就是他了。
      
      一想到这样的生活要过好几年,也是挺可怕的。
      
      皇阿玛带人去了盛京,额娘心疼他,一直不提回去读书的事儿,胤祯也就全然不当有这回事儿。
      
      永和宫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没事儿的时候,同额娘聊聊天,找几本有意思的书看,拿着字帖练练字。
      
      胤祯在这个世界上过的第一个七月份,纵然伴随着炎热和骄阳,但却足够的闲适和惬意。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到皇阿玛从盛京回来,没想到,额娘不提让他回去读书的事儿,四哥却是专程跑过来一趟。
      
      问了太医,又亲自看了脉案。
      
      “十四弟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也该回上书房读书了,一直待在永和宫总归是不太好。”四爷表情还是比较严肃的。
      
      十四弟尽管有些调皮,可在兄弟们当中也算是上进的了,尤其是跟老九和老十比起来,就算是生了一场大病,也不至于痊愈之后,还一直待在永和宫,迟迟不回去读书吧。
      
      胤祯已经十岁了,皇子阿哥六岁就要搬到阿哥所去住,住在嫔妃的寝宫里,哪怕是亲额娘的寝宫,也于理不合。
      
      病重的时候过来住,旁人倒不会说什么,可这病都好了,再住下去,肯定会有人说些有的没的。
      
      事实上,不光四爷是这么想的,德妃这几天也一直在犹豫,要不是看小儿子大病了一场,又一直闭口不提搬走的事儿,她也会提醒一二的。
      
      如今好了,坏人老四来做。
      
      “你四哥说的有理,确实不适合再住下去了,御膳房和阿哥所那边,额娘都已经安排好了,药膳接着吃,每三日让太医过去请一次平安脉,不过冰块还是不能用,有什么缺漏的地方,就打发人过来找额娘。”
      
      好吧,四哥和额娘显然已经达成共识了,胤祯也不想再挣扎,早晚是要有这么一日的。
      
      “那让人收拾收拾,我明天就搬回阿哥所。”
      
      四爷皱眉,“去上书房读书,不到寅时(凌晨三点)便需要起床,你折腾,额娘不还得跟着你一块儿折腾,赶紧的,现在让人收拾收拾,我送你去阿哥所。”
      
      这就不必了吧,永和宫跟阿哥所距离也没太远,反正都在这紫禁城里头,至于要带的东西,那也没多少。
      
      胤祯垂头丧气的让人去收拾东西,拜别额娘。
      
      “儿子有空就回来看额娘,您多保重身体。”
      
      作为四妃之一,额娘的日子固然过得体面,但在他看来,也还是挺无聊的。
      
      可能是皇阿玛不在的缘故吧,没什么人闹妖蛾子,但也没什么新鲜事儿,生活平静的跟水一样。
      
      不过像水一样也挺好的,总好过他,即将进入水深火热的生活。
      
      兄弟俩一个走在前头,一个走在后头,差了也就是两个肩膀的距离。
      
      “四哥今儿可还有闲工夫,让他们收拾东西就行,如果四哥有空的话,我去瞧瞧两个小侄儿。”胤祯道。
      
      作为曾经的独生子,‘亲兄弟’这种生物还是挺让人稀罕的。
      
      别看他不想回去读书,可也知道这位四哥是好心才来提醒他,这要不是亲兄弟,谁犯得着费这个口舌。
      
      四爷转过头来,语气轻快,“那就跟我去瞧瞧。”
      
      模样还是那个模样,早先看着还有几份消瘦,不过今儿再看,人也已经养回来了。
      
      就是这性子,好似真和以前有点不同了。
      
      他今年才被封为贝勒,宫外的贝勒府还没动工呢,仍旧跟十四弟一样住在阿哥所里。
      
      不过,十四弟之前可没去过几趟,两个儿子出生都已经一年多了,这也是十四弟头一回要专门过去探望。
      
      原本还想去太子的毓庆宫中坐坐,看接下来有没有差事交给他,既然十四弟开口了,那不要紧的事儿也可以往后推推。
      
      这不还是挺好说话的嘛。
      
      胤祯往前快走了几步,跟自家四哥肩并着肩,开口就是抱怨,“也不知道我几时才能从上书房结业,真想赶紧长大。”
      
      就算上朝也同样需要早起,可最起码有大半天的时间是能自己支配的,更别说还有休沐日了。
      
      “在上书房读书切莫懈怠,别等入朝参政以后,才明白书到用时方恨少。”四爷如此教训道。
      
      读书的时候不可懈怠,参政以后也不能懈怠,总归是要养成个好习惯。
      
      胤祯瞧了瞧他这冷面的四哥,哥哥跟哥们儿还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年岁相差较大的哥哥,几乎是等同于家长一样的存在了。
      
      那还抱怨什么,对哥们儿同学能说的话,有一部分在家长面前是万万不能说的。
      
      “四哥说的是,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也就是跟你抱怨抱怨了。”
      
      哪成想还找错了人。
      
      四爷挑了挑眉头,这话说的却是有几分亲近,的确,不能跟皇阿玛和额娘抱怨,自然只能跟自家兄弟抱怨了,也不知有没有跟老八他们抱怨过。
      
      阿哥所实在是小了点,一人一处小院子,像胤祯这样年纪小的,既没有娶亲,也没有妾室,更没有子嗣,住起来倒也还算宽敞。
      
      但是像四爷这样的,娶亲生子纳妾,所有的流程都过来了,主子多,要配备的下人自然也多,住在面积不大的阿哥所里,实在有些拥挤了。
      
      缺点虽多,但优点也还是有的。
      
      就这么大的院子,茶水刚送上来,俩孩子也都抱过来了。
      
      除两位小阿哥外,一同到场的还有四福晋,哪怕是在自家的院子里头,衣着打扮也甚是得体,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隆重了。
      
      大阿哥乃是四福晋所出的嫡子,皇阿玛赐名弘晖,还不到一岁半呢。
      
      二阿哥的生母是一位姓李的格格,被赐名弘昐,比弘晖小了三个月。
      
      原谅胤祯现在还没有太多嫡庶的概念,反正在这个年代俩孩子都是合法所生,嫡出也好,庶出也罢,反正都不是私生子。
      
      一个是胖乎乎的小团子,精神倍儿好,小拳头握起来手上还有肉窝窝。
      
      另一个则瘦弱的多,没多长的头发稀疏泛黄,脸颊上也没什么肉,连性子都要沉稳一些。
      
      两个虽说都是他的侄儿,可后者胤祯是真不敢抱,太瘦太小了,他都怕自己稍微一使劲儿就能把这孩子给弄疼了,还是头一个好些,瞧着就健壮。
      
      胤祯没什么抱孩子的经验,在奶嬷嬷的指导下,才把大侄子弘晖抱起来。
      
      “这孩子跟你倒是怪亲的,平素里从不让其他人抱。”四福晋笑道。
      
      十四弟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呢,小孩抱着小孩,瞧着便让人忍俊不禁。
      
      不光是四福晋笑了,四爷也跟着笑了,只是笑得极为浅淡,唇角微微勾起。
      
      他像十四弟这么大的时候,十四弟那会儿刚出生,下学之后,也时常跑到永和宫里去看望,第一次抱小孩子抱的便是十四弟。
      
      应当说他唯一抱过的小孩子就是十四弟了,依着老规矩是‘抱孙不抱子’,所以他膝下的两个孩子,包括早逝的大格格,都没亲自抱过。
      
      十四弟幼时同他还是很亲近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慢慢就疏远了。
      
      胤祯抱着大侄子,整个身子都是僵硬的,哪儿哪儿都不敢动,连哼歌谣的声音都是极轻的,生怕把怀里的大侄子给吓着。
      
      本来就是一年当中最热的天儿,人一紧张,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
      
      四爷有些看不过去了,“让奶嬷嬷抱着吧,你大病初愈,还是要多注意些。”
      
      “这孩子还是挺乖的,我手这么僵,都没把人给弄哭,还冲我笑呢。”
      
      这爱笑的性子肯定不是随了四哥。
      
      幼弟,幼子。
      
      四爷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些,身体舒适的倚靠在太师椅上,没了在外人面前正襟危坐的模样。
      
      尽管这些年,他同十四弟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跟额娘也都一直不咸不淡的处着,但私心里却也知道额娘跟十四弟与旁人不同。
      
      众多兄弟里,只有十四弟跟他是在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额娘疼十四弟远甚于疼他,可到底也是生了他的额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