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李秀琴,刘翠花,林金玉和陶德安坐在边上。
      
      林昌盛说完分家情况,特地瞅了眼林满堂,却见他丝毫没有异样,不免有些忐忑。要知道他这侄子往日最是个精怪,哄得他娘一心围着他转,偏心都偏到胳肢窝了。
      
      自己都说出七三成分法了,他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林昌盛还在这边胡思乱想,林老太就嚎上了,一把按住林福全的手,“大儿啊。你弟这些年不容易啊。他身子骨不好。”
      
      林昌盛一听她哭,头就疼。其他几位长辈也是如此,都皱着眉头看着她。
      
      林老太也确实不负他们所望,扯着林福全不撒手,“你俩是一个娘,你不能不管你弟啊。”
      
      林福全额头滴汗,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平时也只知闷声干活。大事听爹的,小声听娘的,他长这么大,什么主都没做过。
      
      这会听到亲娘哭,心里也不好受。不免有些局促,干巴巴道,“那娘?您想我咋管呀?”
      
      分家是爹临终前就交待好的。他得听爹的呀。
      
      林老太张嘴就要来,林昌盛抢先打断,“二弟妹,分家是二弟走前定好的,你不会让二弟死不瞑目吧?”
      
      林老太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她怜爱的瞅了眼二儿子,又移向李秀琴,最终咬了咬牙,“分家行,但是我二儿至今也没个男丁。大儿,你有两个儿子呢。过继一个给你二弟吧。”
      
      屋内众人一脸石化?
      
      屋外偷听的林晓以及刘翠花的四个孩子全都跟着上火。
      
      凭啥啊?凭啥要过继啊?
      
      林福全涨红着脸,急得直摆手,“娘,不行,这不行,我不能过继。”
      
      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他只有两个儿子,并不多啊。万一,他说万一,将来要是出了啥事,他可咋整?
      
      生怕他娘真的想要抢他儿子,林福全急得一脑门汗,“娘,那我不分家了,我不分了。大不了我和媳妇再养着二弟一家。”
      
      他以后多多干活就是。咋能让他的孩子叫二弟爹呢?那不是挖他心窝子嘛。
      
      随着他这话落下,林老太心里那块大石落了地,她就知道她大儿舍不得儿子。
      
      林昌盛瞅了眼林老太,心塞了。这老婆子一天天心眼可多了。她整这一出,摆明是不想分家,偏大侄子还就吃她这一套。人家不愿分,他还能强按着给人家分家不成?那他可真是吃饱了撑的。
      
      其他人也跟林昌盛同一个想法。
      
      偏偏这里头有个李广角,他对林福全非常不满意。分家嘛,三七分,本来就是国法,他不掺和,但是自己女婿没有儿子,过继大哥家的孩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要不然兄弟咋叫打断骨头连着筋呢?
      
      但是林福全这个亲大哥却不愿意,这就是不懂事。为了女儿,他少不得苦口婆心劝道,“福全啊,你有两个儿子,过继一个给你二弟,不是一样嘛。总归都姓林,同一个祖宗。我以前常听你爹夸你懂事,你可不能犯糊涂啊?”
      
      林福全急得上火。偏生他嘴还笨,没法说出个道道。
      
      他想说他的儿子不能过继给旁人,他二弟啥人,他还能不知道?吃今天没明天的人。而且二弟总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要是儿子真跟了二弟,他儿子肯定会被带坏。将来也不知能不能娶上媳妇。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像二弟一样混账,他就心疼。
      
      他头摇成拨浪鼓,两只手差点摆出残影来,“不,不行,真的不行。”
      
      林满堂抽了抽嘴角,终于回过神来。
      
      要说刚刚他为什么一直没出声,其实他是被这分法给惊住了。
      
      就拿前世来说,老头子那么偏心他弟,可也不敢做得太过。这世可倒好,同样的儿子,只是老大和老二的区分,家产就能差别这么大。而且如此偏心他的林老太连个不字都没说。说明这分法很合理,无懈可击。
      
      这古代分家还挺奇葩。
      
      回过神来,林满堂清了清嗓子,“大哥,你不用急。我不需要过继。”
      
      瞅见亲娘满脸不赞同,林满堂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就不能有个儿子了?再说了,就算生不出来,我也可以让晓晓招赘嘛。”
      
      他真的没有抢人儿子的嗜好。尤其还是在本人极不愿意的情况下。
      
      大家见林满堂这么好说话,都开始迷瞪,总觉得他在憋什么大招。
      
      果然!他这边话音刚落下,林满堂紧接着又开了口,“不过得让咱娘跟着我。爹走了,只留下娘一人,大哥一家孩子多,估计也没精力照顾咱娘。娘就跟着我过吧。”
      
      他这话比刚刚林老太那话更叫林福全难以接受。
      
      为什么大儿子要分七成家产?一是长幼有序,二是保证家族最大化延续,三是大儿子要负责给父母养老。
      
      如果一个人拿了大部分家产,却没给父母养老,那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一辈子爬不起来的那种。
      
      林福全一听就急眼了,“那怎么行?娘要跟着我呀。二弟,我有四个孩子,咱家六口人都会伺候好咱娘的。”
      
      其他人也都劝林满堂,自古以来父母都是跟长子过活。不能搞特殊……
      
      屋里争得不可开交,屋外林晓冲一直不吭声的李秀琴使了个眼色,李秀琴趁人不注意靠到窗边。
      
      林晓小声问,“娘?你没跟我爹说吗?”
      
      李秀琴叹了口气,“说了。你爹说她跟你亲奶奶长得一模一样。”
      
      接下来的话就不用说了,林晓也知道她爹多想尊敬她奶。
      
      前世,她奶很早就没了。
      
      爷爷对她爹不好,她外祖带着她爹进城后,爷爷又想让她爹拉拔二叔,爹一开始看在爷爷的份上,帮了几次,可是二叔越来越过分,闹到后来她爹烦了,将爷爷拉进黑名单,可是她爹每年清明和过年都会特地回趟老家给奶奶烧纸。
      
      现在这个奶奶长得跟她亲奶奶一个样儿,再思及他们一家相貌好像没什么变化。搞不好是前世今生,林晓就更没话说了。至于掉马什么的,林晓表示事在人为。大不了就说失忆了。老太太总不能不认亲儿子吧?
      
      “欲养而亲不在”是这世上最叫人难过的事儿,亲儿子想孝顺亲娘天经地义,李秀琴这个受过后婆婆搓磨的人都心软了。
      
      她们没意见,林福全不干啊。他可是大儿子,老娘就该他来孝顺,凭啥跟二弟啊。
      
      林福全被逼急了,抱头蹲在墙角,赌气说不分家了,死都不分。
      
      林昌盛掰开揉碎了,将道理翻来覆去讲一遍,林老太才答应跟老大过。
      
      不过林老太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捞着。至少林昌盛和林福全答应,让林满堂先选田地。
      
      要知道田地与田地是有很大差别的。水田是他们这儿最好的地,几乎很少有人会卖水田。
      
      他们家一共有三十亩地,上好的水田十亩,每亩能值十两银子;十亩沙地,每亩值八两,十亩坡地,每亩值二两。
      
      林老太示意儿子选几亩上好水田。水稻产出高,就算他自己种不了,也可以赁给别人种。同样的田,佃户当然愿意选水田了。
      
      老太太为二儿子打算得很好,奈何人家不配合。
      
      这三十亩地价值二百两,林满堂可以分到六十两。大家以为他会选择六亩水田。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林满堂选了五亩沙地和十亩坡地。
      
      众人都懵了,他会这么好心?将所有好地都留给大哥?那他以前为啥总是跟他大哥过不去?
      
      林老太气不打一处来,“你唬啊。你选那么多坡地,你吃什么?一家三口全饿死啊。”
      
      古代税负高,前世就有学者算过,一人要有三亩好田才能勉强养活自己。
      
      五亩沙地得的那点产出,交完税,根本就不够养活他们一家三口。这二儿子往常挺聪明的呀,怎么今儿竟犯混呢。
      
      林福全木呆呆看着二弟,搓了搓手,一颗心就像泡在热水里似的,暖和得不行,二弟一定是怕他生气,所以才选择差地,他不能欺负二弟,于是也跟着一块劝,“是啊,二弟,你还是再选几亩水田吧。坡地全是草,长不了庄稼。”
      
      坡地上的树木都是他和婆娘伺候,他二弟连他们家坡地在哪都不知道,估计二弟图省事,不想下地,才选的坡地。
      
      要说林福全还真跟林满堂同一个想法。他确实不想种地,小时候吃够种田的苦,整天在地里瞎忙活,累死累活,产出还不高。有那个功夫,他还不如出去做生意呢。随便卖点啥都比种地来得强。
      
      林满堂摇头,一脸诚恳,“大哥,不用了。我打算在坡地上种些果树。以后全家都有果子吃。”
      
      这古代交通不便,许多水果根本没办法运过来,他只能自给自足。他前世种过果树,知道怎么才能结出甜果。而且果树产出不比庄稼少。
      
      众人一脸石化。
      
      林老太用拐杖敲了敲地面,恨声骂道,“你以为你是猴啊,只吃果子就行。果子再好,也不能当饭吃。”
      
      林满堂打定主意,哪怕亲娘一再相劝,也不能让他改变主意。
      
      林老太气得说不出话,索性随他去了。
      
      接下来就是分家什及工具,这些不是按照三七分,而是平分。至于碗,是按照人口分的。
      
      至于钱?
      
      林昌盛看向林老太,她移开目光,低低道,“没钱。钱给老头子治病花光了。”
      
      这话肯定有假。他二弟节省了一辈子,大侄子一家又是勤快人,这些年攒了不少家底,最近几年也没什么花用,也就是五年前置过两亩田。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花光了?
      
      而且他二弟得的是不治之症,二弟亲家过来给开了几副止疼药,根本花不了几个钱。
      
      但是林老太摇头说没有,他也不好硬逼着她拿出来。
      
      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一个人,手头留点钱傍身,也是人之常情。
      
      林昌盛没再说什么。其他几人也都没有意见。
      
      都是按照规矩来的,很公平,没什么好说的。
      
      村长写好文书,交给林福全和林满堂按了手印,林满堂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林家竟没有一个识字的,包括他这个原身。林满堂很心塞。他就算学历不高,至少他不是文盲啊。
      
      穿越过来,竟然成了睁眼瞎。吃够了低文凭的苦,林满堂决定有了钱一定要摆脱文盲这个身份。要不然他迟早得露馅。
      
      见证人也都各按了手印。
      
      “文书一式四份,我这边一份,你们两家一家一份,另一份交到里正那儿。明儿你们谁送去?”
      
      文书送到里正那边,给两家开户,以后交税就得分开来交。请人办事,肯定要送点礼。
      
      林满堂下意识看向林福全,他可不认识里长家在哪,还是大哥去吧。
      
      林福全也没什么意见。他分家拿了大头,出钱也是应该的。
      
      众人见林满堂还是那副爱占便宜的样儿,又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他。至于刚刚的懂事,恐怕他确实只想种果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