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

  •   季洋把戒指往阮昕无名指间一戴,求婚成功。
      
      求婚之后,结婚也正式提上行程。
      
      第一步,自然是挑个日子一起回去见岳父岳母。
      
      一听说两人要回来,还要商量结婚的事情,阮母那叫一个激动,至于阮父,那也只是在心里头激动,明面上还要端出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
      
      季洋拿了好些补品和酒,跟着阮昕去阮家。
      
      阮父阮母都是国家单位人员,住在单位楼里,他站在楼梯口,没走了。
      
      “你干嘛呢?”阮昕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一脸疑惑。
      
      季洋黑亮的目光望着她,顿了顿,来了一句,“媳妇儿,我、我有点怕。”
      
      若不是他略带退缩的神色,她会怀疑她听错了。
      
      阮昕:“...你怕什么?”
      
      “我怕你爸。”他抿了抿唇,出口道,“以前叔叔给我家打电话,说我要是再和你早恋,他就带上双节棍去我家揍我,让我爸也教育一下我。”
      
      阮昕知道这事,却没想到他还有阴影,走回去牵着他的手,哭笑不得道,“我爸早忘了。”
      
      “叔叔不同意怎么办?”他跟着她往里走,侧头看她,慎重道,“不同意你也要嫁啊,戒指收了就不能退了。”
      
      说完,生怕她不答应。
      
      “...那可不一定。”阮昕冲他笑了笑,慢悠悠出口。
      
      闻言,他不干了,眼神严肃又慌,“媳妇儿,这事得说清楚,这...”
      
      他还没说完,阮母的电话就打来了,阮昕按下接听。
      
      “饭做好了,你们两个人到哪了?”阮母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妈,我们到楼下了,马上就上来。”
      
      “那就好。”
      
      “嗯,我先挂了。”
      
      ...
      
      挂掉电话,这个话题也跟着搁浅,季洋被阮昕带上了家门,饶是心底再慌,面对阮父,季洋该有的镇定还是有的。
      
      再怎么着,那也在商场混了几年了。
      
      “伯父,伯母。”季洋一进门,脸上带着笑意,亲切叫了两人。
      
      阮母目光慈爱,对着他道,“快进来坐,准备吃饭了。”
      
      至于阮父,他撩着眼皮,把季洋从上到下扫了一遍,还眯了眯眼。
      
      眼底略有沉思。
      
      这个家伙,比高中的时候长得更高了,以前青涩,现在倒是圆滑得很,笑嘻嘻装着阳光,长着一张会骗女人的脸。
      
      都警告他不准和阮昕早恋,居然还敢和他女儿偷偷摸摸谈了这么久恋爱。
      
      季洋对上阮父审视的视线,回以一笑。
      
      四人坐下来吃饭。
      
      “年轻人,多少喝点酒。”阮父把他珍藏多年的白酒拿出来,站起来要给季洋倒。
      
      季洋连忙把酒杯递过去,姿态谦虚,“谢谢伯父。”
      
      “爸,他不太会喝酒。”阮昕劝说,阮父点着头,嘴上也应着,却给季洋倒了满满一杯。
      
      轮到自己,倒了一半。
      
      “多喝点,这是好酒。”阮父不断给季洋敬酒,作为未来女婿,自然是一脸惶恐,来来往往,喝了不少。
      
      “你父母是做什么工作,我都忘了。”阮父发问了。
      
      季洋放下酒杯,像答题一般道,“伯父,我父亲是小学校长,母亲是银行工作人员。”
      
      阮父眼底略带满意,还算门当户对。
      
      季洋也悄悄松了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只听阮父又开口了,“你自己做什么工作?”
      
      “我在上市公司担任产品经理,主要是...”
      
      “那不是很忙?”阮父听完,浑浊的眼看向他,来了一句,“那可不行,小昕也很忙,你也很忙,都忙着赚钱了,家里谁顾着?”
      
      作为老一辈,他们不觉得赚钱越多越好,越拼命越好,反而觉得稳定的工作最好,能兼顾家里。
      
      加班到没时间,有老公和没老公一个样。
      
      “我周末也双休,平时会有点忙,但是还好,很少出差,之后也可能转型做别的方面。”季洋连忙解释,还强调,“也不算很忙,有时候下班还是挺早的,我们公司制度改了,都不怎么加班,也可以在家里加班。”
      
      言语间,生怕岳父对他不满意。
      
      阮父听着,端起酒杯喝了口酒,看向他,“别光说话,多喝点酒。”
      
      “...好。”季洋一慌,喝了半杯。
      
      见此,阮父心底冷笑一声:跟他斗,这小子还嫩了些!
      
      饭局上,季洋没吃几口饭,光被灌酒了,一杯两杯三杯。
      
      阮昕一开始还拦着,可是拦不住啊,毕竟是准岳父,季洋只能陪着。
      
      到了第四杯,他的脸色已经通红,眼神迷离,阮父说什么都傻傻跟着点头。
      
      “行了。”阮母看不下去,对着阮昕道,“快把小洋扶进去休息一会,你爸就是这幅德行!”
      
      阮昕巴不得带着他走,把他扶进了自己的房间。
      
      季洋倒在她床上,伸手扯着领带,闭着眼,一身酒气,阮昕看着就头疼,准备起身接点水给他擦脸,刚起身就被人一拉。
      
      “干嘛呀?”碍于在阮家,她不敢大声,连忙制止他。
      
      这人胡闹起来没完没了,外面看着挺正经,回到家里就像孩子一样。
      
      准确来说,是在她面前像小孩,和多年前没什么区别。
      
      季洋伸手揽住他,脚还压在她身上,一开口,酒气袭来,“媳妇儿...”
      
      “你安分点,我爸妈在外面,别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她警告出口。
      
      她看他是醉得神志不清,一颗心也跟着提起来。
      
      “呵。”季洋突然笑出声,睁开眼看向她,神色慵懒,“我演得像不像?”
      
      阮昕:“...”
      
      她忘了,这家伙已经不是前几年的毛头小子,在工作岗位上,应酬不算少。
      
      他的确不怎么会喝酒,一喝还会全身通红,造成喝醉的假象。
      
      “媳妇儿,我这算通关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季洋侧头看着她,轻啄着她的粉唇,“明天可以吗?”
      
      季家父母开明,一直以来都知道两人在谈恋爱,大学的时候,有些什么好吃的还会给阮昕寄过去,对她是十足认可。
      
      “唔...”阮昕犹豫,觉得太快了。
      
      “可以吧?嗯?”他又亲了她,放低声音,语气低醇诱哄,“媳妇儿快点头,我一会就去找伯母。”
      
      “点头。”
      
      ...
      
      一直以来,阮昕对他可以说是很纵容,最后自然也被他说服了。
      
      季洋临走前,不仅带走阮昕,户口本都带走了。
      
      阮母还乐呵呵,越看女婿越满意。
      
      

  • 作者有话要说:  (~ ̄▽ ̄)~
    发两百个红包。
    大家晚安,祝各位亲爱的今天都能做美梦,祝米儿能梦到剧情,完整稿子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