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04.
      
      安娜没有想到事实真相竟会是如此。
      她本以为这是一场就算带着点目的,但也不会如此血腥的事情,比如她原本以为王后找她可能是想利用她联姻拉拢什么什么贵族。
      但现在,她没有想到王后一直养着她居然是为了她的血?!
      
      “我的天,这个游戏突然变得18X了起来……”安娜在心里想,就这种“血腥玛丽”的尺度,哪里童话了?!
      
      但转念一想,她的玛莉亚·洛尔、白雪公主妹妹还是纯洁可爱、完全符合真善美的,就是作为假丑恶化身的恶毒王后反派、这个讨厌的老女巫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凶残。
      
      她居然想要用她的鲜血来保持她老女巫的虚假美貌!
      愤怒让安娜一瞬间就想开大,尽管理智的部分告诉她,要一切谨慎。
      血条蓝条厚,和战斗力没有直接的关联,此前她也多种分析过,她对老女巫的能力也不甚了解,这里是女巫更熟悉的环境。
      
      这时,系统跳了出来。
      
      【系统提示,玩家安娜斯塔西娅处于因果律环境,是否开启战斗?(提示,开启战斗后将会解锁阵营等属性栏,新解锁部分属性不予显示默认锁定,隐藏属性栏可通过特殊道具解锁显示。)】
      
      安娜冷静了下来。
      
      系统反复提示因果律环境和条件,但她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看样子似乎是对她有很大遏制的因素。
      原本游戏并没有这个限制,但现在多出这一条来——
      
      她合理怀疑,是系统恶意针对她这个高玩。
      
      “这不能吧?你怎么怂了?”夜莺叫了起来,“冲上去干她啊!”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这你都能忍?你属乌龟的吗,她都要你的命了?”
      
      “你再哔哔,她就听见了。”安娜无语地瞪它一眼,它就是不安好心。
      “另外,你别逼我在这个危险的地方扇你,我也能先要你的命。”
      
      夜莺扑棱的翅膀不动了。
      它本来打算再给她几个-0.5,听到威胁后立马若无其事地转过脑袋,假装在梳理自己的羽毛。
      
      安娜缩在密道不起眼的拐角,看了一眼自己属性栏的【虚弱】效果,最后决定安安静静做个可爱的鹌鹑。
      
      又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老女巫王后终于从密道最底的地下室出来了,安娜跟着也一道出去。
      她已经知道了开启的方式,想来女巫也没预料到有人竟然跟踪了她。
      
      安娜打算等王后白天出门不在的时候,再来一趟。
      她想试试看这个因果律效果是什么,另外神奇魔镜也很令人在意。
      
      这个机会并不难找。
      安娜稍微补了会觉,下午醒来,就听说王后晚上要在城堡举行宴会。
      
      安娜不会被安排登场,她乐得自在地准备好去潜入密道。
      和之前的紧张不同,安娜终于有了功夫再仔细地观察一下这里。
      
      这个密道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并不似新开凿出来的,但这种古老的城堡本就四通八达,在一次次的改建中布局变动,但并不是所有的房间和走道都会被填掉,而且有些密道本就承担有逃生的功能。
      
      这个往下的通道的开启和宝石项链相关联,鉴定之后是炼金道具加特殊魔法作用,想必是密道被女巫发现之后,再重新制作而成。
      密道依靠两侧魔法烛台点亮,非潜行状态下魔法烛台感应到人而自动亮起,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安娜果断开启技能。
      
      虽然耗蓝严重,又没有办法很快地回复蓝条,但以防万一,安娜决定再谨慎一点,并为自己加持了两个状态,其中包括她唯一一个低级稀有技能【小幸运】。
      
      密道比想象中的要长,随着系统提示她已经进入“地下密室”,她判断自己已经走了大约两层楼高度的旋转楼梯。
      房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王后的卧室本身就很大,还自带侧边两个偌大衣帽间,但这里的空间就相当于王后的整个房间大小了。
      
      入目两侧是呈放着各种物件或者说标本的柜子,有一些散发出相当不妙的气味,但这些都是女巫制作魔药的道具,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安娜觉得很不舒服,这个角色是按照偏光明侧来打造的,这里的黑暗环境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一个负面效果,且无法驱散。
      
      状态:【虚弱】【轻·轻微中毒】
      
      安娜险些脸色都绿了,中毒效果带来每分钟0.5血的掉落,如果不是血条够厚……
      她连忙探索着这个密室。
      
      她的【鉴定】技能级别够高,几乎是看过去就能够自动跳出来有关信息。
      说实话,这里的东西品质上大都只有中等,安娜是有些看不上眼的,但她一个连包裹栏和道具栏都没有解锁的人,好像也没有资格说这些。
      
      因为没有解锁,她也不能薅羊毛似的把这些都收进自己的包里,让老女巫气疯。
      基本上看过之后,安娜有数了,便不再多言。
      
      “oh,狡猾的小偷……”
      声音突然响起,安娜差一点跳起来。
      
      没办法,第一次“真人做贼”,和操纵角色探索房间风卷残云可不一样,安娜自觉心理素质还要再练练。
      
      她一边想着,一边立刻对着镜子连甩了四五个【魅惑】【催眠】控制技能,另一面准备好了直接发起攻击,大不了直接毁掉魔镜,可谓非常谨慎了。
      原本圆形镜子上面蒙着的红丝绒布,但不知何时,布落了下来,才让镜子看到了安娜。
      
      【叮——】
      【****因果律发动,技能效果削弱。】
      
      安娜一惊,差点以为自己没了。
      但好在下一秒,系统再度提示:
      
      【您已成功魅惑魔镜·临时。】
      【您已成功催眠魔镜·临时。】
      【您已成功控制魔镜·临时。】
      【系统提示,您已暂时成为“能控制魔镜的人”,并为魔镜意志带来一定的影响,具体效果待探索。】
      
      安娜一愣,按照她技能的水平,控制一个魔镜应该不成问题。
      但随后,她看到了魔镜的系统描述,她大概猜到了童话世界的因果律是什么意思,那看来她能够命中还有幸运效果的帮忙了。
      
      【魔镜-白雪公主继母的魔镜】
      血条:无
      蓝条:无
      描述:特殊道具,白雪公主继母弗兰契斯科的魔镜,有强大的魔力和特殊的效用。其余待探索。
      
      虽然控制了魔镜,但她明显感到了这个临时给她打了多大的折扣。
      看魔镜的描述就知道,不是世界上所有被施展了魔法的镜子就是魔镜的,只有白雪公主后母的那面镜子、在童话里似乎十分忠诚的那面才是真正的魔镜。
      
      似乎童话故事的背景特质,注定这是一面安娜无法掌控的镜子。
      她只能暂时地迷惑控制它一下,她也不知道打破这个因果律效果的关键在哪。
      
      魔镜对安娜的提问几乎是一问三不知。
      可在童话白雪公主的世界里,它应该是一面几乎是“无所不知”的魔镜,甚至连抽象的“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这种离谱问题的答案都知道的那种。
      
      她试了很多个问题,直到最后,在魔镜的头上显示了一个倒计时十分钟,且再释放控制技能基本无效,她更焦急了。
      难得控制一个强大道具,怎么能一点信息都拿不到手?!
      
      安娜绞尽脑汁,她问不出王后如何取她血,如何使用血,怎么永葆青春,怎么选择人,怎么从农妇手里买到她,王后之前杀害了多少,王后的能力是什么,女巫做了哪些坏事,女巫怎么蛊惑国王,女巫对玛莉亚什么态度……
      
      在最后一分钟,她灵机一动:
      “王后是谁?在她成为女巫之前,她是谁?”
      
      似乎女巫身份及能力相关的内容,魔镜无法回答。
      但这个问题,在魔镜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安娜听到了答案,并拼凑出了真相。
      
      王后原本并不是女巫,农女弗兰契斯科在马达乌拉国的首都马达乌拉城附近的乡村出生和长大,因贫穷,她被卖到了隔壁国家的贵族家中做女佣。
      邻国实力当时比马达乌拉国强,但在几任国王统治时期,他们的国力也已经在衰颓,在多场战争中愈显脆弱。
      
      很多人离开了这个国家,在逃离时,贵族抛下了大多数仆人,弗兰契斯科也因此被抛弃而获得了自由,很长时间内她都生活在林间小屋,并因此接触到女巫和黑魔法。
      ……
      后来不知怎的,她接触到了邪恶的女巫卡拉波斯,并逐渐成为最具威胁力的女巫之一。
      
      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安娜开了潜行,盖上了魔镜上的绒布。
      她心事满满地离开王后的房间,回到房间换好了衣服。
      
      “姐姐,我是玛莉亚,我来找你玩啦!”
      敲门声后,玛莉亚露出了可爱又欢快的笑容。
      
      安娜第一次重新审视这位与童话传闻一般的白雪公主,也是她名义上的妹妹。
      玛莉亚是她的生母、第一任王后祈祷而来的女儿,一如她的期待,“皮肤像雪一样白,嘴唇像血一样红,头发黑得像乌木窗框”,同时还有着许多积极乐观、美好向上的品质。*
      
      她是个招人疼的小姑娘,但她在王宫里并不幸福,甚至还很孤独。
      她没有同龄的玩伴,糟糕的是在失去母亲的日子里,并没有人能够扮演陪伴她的重要角色。
      
      女管家对她来说永远隔着距离,爱戴的父亲总是有许多的公务要做,挚爱的母亲在生她后没有多久就去世了。
      而新的王后,这位继母对她来说,是摧毁她对生母所有印象与痕迹的,并不怎么可爱的人。
      
      安娜想着,握住了她的手:
      “好啊,玛莉亚带我逛逛城堡好不好?”
      

  • 作者有话要说:  *
    格林童话译文,王后就是这么说的。
    *
    我想要评论和收藏,甜心们能满足我吗_(:з」∠)_
    感谢所有给我灌溉和地雷的小可爱,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