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诡屋探秘3 ...

  •   说话间于文静已经把她的晚礼服改成包臀裙的样式并且用撕下来的布料把自己的双脚仔细地包了起来。
      
      “光着脚实在不习惯,你需要的话自己拿别客气。”
      
      后半句显然是对同样光着脚的宁知说的。
      
      宁知也不想一直光着脚,地上到处都是灰万一踩到什么受了伤吃亏的还是自己。
      
      因此她没有拒绝,接过剩下的布料三下五除二给自己的脚也包上。
      
      于文静问:“现在怎么办?”
      
      连青岚也看着她,一副“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的表情。
      
      一下子成了三人小组的主心骨,宁知沉吟片刻:“先按关隽说的找线索吧,不过要小心一点,不知道这房子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出来,动作尽量放轻些。”
      
      于文静比了个手势,青岚立刻点头。
      
      三人避开张川那个房间,选择了右手边的第一个房间,是厨房。
      
      宁知走在前面,一点脚步声也没发出,扭开厨房的门往里面打量了一圈,确定暂时安全便推开门直接走了进去。
      
      进门正面是一张椭圆的木制餐桌,配了六把餐椅,整整齐齐地摆在餐桌周围。
      
      另一侧是开放式的厨房,窗户很大,但外面的树荫和绿藤遮挡了光线,房间里整体不是很明亮,跟鬼屋的气氛倒是蛮搭的。
      
      宁知示意走在最后的于文静把门关上说:“先找找看,什么抽屉橱柜都别放过。”
      
      两人表示明白,各自寻了个角落开始找线索。
      
      边搜边观察环境的宁知觉得这越看越像个真实版的恐怖游戏,就是关隽的话和那个中年男人的前车之鉴表明这游戏是玩儿命的。
      
      那也就意味着挂了是不能够存档重来的。
      
      她顺手拉开了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些杂物,看着都没什么用,用手翻了翻,找到一张扑克牌。
      
      宁知拿起来观察,发现这个扑克牌并不是纸做的,倒有点像是类似于玻璃的材质,规格也比常规的扑克牌小一些,上面花纹繁复色彩缤纷,只在花纹中间有个梅花标记,写了个数字“3”。
      
      她心念一动,取出了自己随身格子里第一格的扑克牌作对比。
      
      材质形状和颜色全都一致,只是标记不同。
      
      格子里那张是黄色的方块“9”,她找到的那张是紫色的梅花“3”。
      
      宁知把两张一起收起来,打算之后再研究。
      
      就在这时,青岚惊喜地叫了声:“我找到蜡烛了,你们看。”
      
      叫完她才意识到什么,涨红了脸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太高兴了,一不小心就……”
      
      宁知和于文静都不想和小姑娘计较,青岚才刚上高一,还是个孩子。
      
      再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责怪也没用。
      
      不过宁知还是故意肃着脸色压低了声音说:“没有下次了。”
      
      青岚一脸后怕地点头,不敢说话了。
      
      “蜡烛你先收起来,继续找。”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三人齐心协力把厨房翻了个底朝天,一共找到七支蜡烛,一个小手电,两张残缺不全的纸和一包没开封的盐巴。
      
      于文静:“怎么会有盐巴?”
      
      这地方一看就知道好多年没人住了,厨房里到处都是灰,锅碗瓢盆一个都没有,居然有一包完好的盐巴。
      
      宁知随手扯过窗帘把包装袋上的灰擦干净,闻言道:“我预感会有用,先带着吧。”
      
      根据她的经验,在某些设定下,盐对阿飘之类的灵异生物是有克制作用的。
      
      至于在这个逃生游戏里有没有用要试过才知道。
      
      于文静自认脑子不灵光,青岚定位自己是跟班,三人隐隐以宁知为首。
      
      商量之后,决定由宁知保管纸和盐巴还把手电给了她,于文静拿了4根蜡烛,剩下三根给了青岚。
      
      宁知看了眼地图:“一楼还剩下客厅,花房,浴室和杂物间,二楼有一间书房和三间卧室,三楼有阁楼和阳台,张川去了客厅,我们先简单搜一下一楼剩下的房间再去二楼看看。”
      
      她此时明白过来关隽为什么一开始就独自去了二楼。
      
      书房这种地方常规来说应该会有重要线索,若要对抗阿飘,了解剧情过往很重要。
      
      副本描述有一个剧情项,显然是需要玩家去触发的。
      
      可惜人家到底先进游戏有经验,抢了先机去书房,现在赶着去也来不及了。
      
      宁知倾向于自己的判断,将整个别墅都走一遍势在必行。
      
      因此她还是决定按部就班地找。
      
      三个人依次搜索了花房,浴室和杂物间,又找到两盒火柴,蜡烛若干和小手电,另外还找到一张残缺的照片。
      
      她们回转的时候,张川已经不在客厅,其他房间也没人,估计是上楼去了。
      
      没人在意他,宁知三个进了客厅展开地毯式搜索。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还不到六点,残阳已经彻底被地平线吞没,别墅的窗户都关着,外面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见,室内的温度急剧下降,穿着单薄的宁知和于文静都觉得有些冷了。
      
      宁知看到柜子上摆了一个相框,里面却没有照片。
      
      青岚又找到一张残缺的照片拿过来给她,看着她单薄的双肩小声说:“宁知姐,我把校服外套给你穿吧,不然一会儿你要感冒了。”
      
      “那你呢?”
      
      “我里面还穿了一件长袖,没关系的。”
      
      宁知确实有点冷,她小时候身体素质就不太好,即使后来加强了锻炼也只是手脚灵活了一些,改善并不大,每次大姨妈造访都能疼得她死去活来。
      
      后来吃了中药调理才没那么严重,但底子还是比同龄人差一些。
      
      青岚麻利地脱下外套,宁知接过来道了声谢。
      
      于文静说:“天彻底黑了。”
      
      刚才有光线找东西都还不太顺当,这下两眼一抹黑,要继续找线索就更困难了。
      
      况且黑暗对人是有暗示作用的,关隽还说这个副本里是真的有鬼,天一黑,人心里就难免打鼓。
      
      在青岚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外套递给宁知后,她都有点不敢再回去搜东西了。 
      
      宁知用火柴点亮了一根蜡烛说:“差不多了,我们去二楼吧。”
      
      快一个小时了,关隽和张川一直没动静,也不知道找得怎么样了,那些纸张和照片都是残缺的,一楼没找到别的了,估计要么在楼上要么已经被他们找到。
      
      汇合一下互通情报还是很有必要的。
      
      照样是宁知打头,一楼走廊安安静静,三个人做贼似的从客厅溜出来从楼梯上二楼,期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刚在二楼站定,宁知停下脚步仔细听了一下:“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青岚本来就害怕,不自觉地往她身边靠了靠小声答:“没有啊。”
      
      于文静凝神片刻说:“好像是有。”
      
      有节奏的“呲呲”声隐隐约约地传来,好像是在楼下,可她们刚从楼下上来都没听到什么。
      
      这时张川从楼上走下来,手里提着盏灯,看到三个女生共用一支蜡烛,顿觉自己没跟她们一块儿的决定非常明智,神情倨傲地开口问:“喂,你们几个找到什么没有?”
      
      宁知反问:“那你呢?”
      
      张川并不回答,嗤笑一声说:“二楼我和关哥都搜完了,你们现在才来,真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于文静默默地捏了下手指骨,觉得有点痒。
      
      宁知并不生气:“你不怕了?”
      
      现在倒是神气起来了,当谁没见过他之前怂得一匹,听到人关隽是老玩家就差扑过去求抱大腿的那一面似的。
      
      “谁怕了?”张川声调猛地一高,“倒是你们几个待会儿见了鬼可别吓得哭爹喊娘的。”
      
      宁知敏锐地发觉那个“呲呲”的声音停了,楼下传来缓慢的脚步声,像是拖着脚后跟踩在地板上,声音短促且沉闷。
      
      张川冷哼:“懒得跟你们废话,我找关哥去了。”
      
      他说完转身就往楼下去。
      
      青岚听到张川大喇喇地说她们会见鬼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算跟宁知和于文静在一起她有了点安全感,怕却是本能反应,根本控制不了。
      
      宁知说:“别理他我们继续找,待会儿谁哭爹喊娘还不一定呢。”
      
      已经熟记了地图的宁知带着两人直奔书房,照样先推开看了下房间的情况,看到里面亮着灯,关隽弯腰在书桌前拿着个放大镜研究什么的样子顿时一愣。
      
      这次副本原本六个人,三男三女,一个中年大叔在开场前领盒饭了,剩下五个人。
      
      她们三个女生一直在一起,楼梯口遇到张川时楼下传来脚步声,他说去楼下找关隽,关隽人却在书房。
      
      那……刚才的脚步声是谁的?
      
      于文静和青岚看清里面的人时很快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 
      
      楼下响起一声惊恐的尖叫,宁知当机立断把于文静和青岚扯进书房关了门,叫她们找地方躲起来。
      
      她尝试了一下无法反锁只好放弃,转而飞快打量书房。
      
      书房很大,安置了两面整墙的书柜,隔板和地上到处都散落着书,房间两头分别是一套皮质沙发和宽敞的书桌,能藏人的地方不多。
      
      关隽意识强,第一时间收起桌上的东西就地一翻躲在书桌下的空隙中,把沙发椅扯过去挡住自己,显然早有准备。
      
      “找地方藏起来!”他躲好后飞快地说,“逃生游戏里的鬼没办法消灭但都可以躲,一般不被它看到或者听到声音问题就不大,它不会主动找人,所以躲起来就没事了!”
      
      于文静和青岚猛地被扯进房间还懵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关隽的提醒立刻反应过来。
      
      前者藏进书柜下方半人高的柜子里,后者把自己塞进了书柜和窗户之间的缝隙,厚重的窗帘将她遮得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出异样。
      
      宁知视线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锁定了一个底部装着一些书的纸箱子,伸手一掀全部腾出来,往自己身上一扣蹲在角落。
      
      前后不过几秒的时间房间里重新空下来,乍一看根本看不出来里面躲了四个人。
      
      木制别墅的隔音并不是很好,哭喊声还在继续,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从房间外传来之后又消失,而那个沉闷富有节奏感的标志性脚步声重新慢下来,渐渐靠近书房。
      
      先是近在咫尺的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宁知小心翼翼放缓呼吸,透过纸箱子上一个三厘米长的椭圆小洞往外观察。
      
      一个蹒跚的身影慢慢踱进书房,右手攥着一把柴刀,刀刃雪亮,上面还沾着新鲜的血迹,顺着下垂的弧度滴落到书房的木地板上。
      
      干枯的白发胡乱地披散着,看背影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
      
      她穿着宽松破旧的衣裳,脚下踩着不太合脚还开裂了的皮鞋,走得慢却很稳当,像是在找什么似的缓慢的转动着脑袋。
      
      走到书房中间绕过了沙发往书桌那边过去,很快便又转了回来。
      
      宁知这才看清楚她的长相。
      
      年纪应该五六十岁了,面皮干枯满是沟壑,脸上和身前的衣服都溅了些血迹,称着没有瞳眸的眼眶异常的骇人。
      
      她的牙齿像是动物一般颗颗尖利,整体凸出,因此嘴巴大大张开几乎占据了半张脸。
      
      转了一圈没发现房间里藏着的任何一个人,她又慢慢地踱出去了。
      
      门随即自动关上,脚步声渐远。
      
      过了一会儿,关隽,于文静和青岚陆续从藏身的地方出来,宁知却没动。
      
      她终于意识到是哪里不对了。 
      
      似曾相识的副本名,貌似在哪儿见过的闹鬼别墅,还有这个一看就想起来叫柴刀婆婆的鬼……
      
      这不就是翻版她玩过的某个恐怖游戏吗?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菌坏笑in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