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任务完成后 ...

  •   漆黑夜色下,红蓝色灯光闪烁交错着极速前进,“哔啵~哔啵~”的响声撕裂整条街道。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住在街边的居民们陆陆续续地打开窗子朝外看。
      
      有那脾气暴躁的被吵醒,骂骂咧咧的声音几乎要盖过救护车的长鸣。
      
      “谁家老人心肌梗塞了吧?”有人猜测道。
      
      他们在这住了几十年了,还是头一回看见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从救护车里跑出来的场景。
      
      “哎,不是不是,你看他们进去S·M公司了,这个公司都是年轻人,哪儿来的心肌梗塞的老人。”有人眼睛尖,一下就发现了重点。
      
      这一句话引起了一连串的争论。
      
      “不会出人命了吧,真晦气啊。”
      “据说这个公司风水不好。”
      “出来了出来了,抬了个人。”
      “男的,是个男生。”
      “什么男的,明明就是个女生。”
      
      一群什么都没看清的闲散人士围在救护车不远处,伸着脑袋宛如着急抢食的鹅,都叫嚷着说自己看见了。
      
      不等大家再多看一眼,救护车后门被“嘭”的一声从里面关上,司机一脚油门到底,“哔啵~哔啵~”的声音渐渐远去。
      
      没有热闹可看的人群也很快散去,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套所谓的“真相”,就等着明天天亮后跟亲朋好友们互通有无。
      
      黑暗的世界里,单薇仿佛被扔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随着波涛翻滚漂荡,所有的挣扎都被海水尽数吞没。直到胃里翻滚着的恶心感一阵强过一阵,她下意识歪头张嘴,大滩令人作呕的秽物从口中喷洒在地上,污染了才被拖干净的白色地砖。
      
      意识渐渐回拢,白炽灯亮的刺眼,可她连抬手遮挡的力气都没了。
      
      似乎身体内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胃部,反冲力让她趴在床边不停呕吐,即使吐到最后胃里再没有可吐之物,她也停不下来。
      
      那种强烈的恶心感让她恨不得将五脏六腑都吐个干净。
      
      不知过了多久,单薇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呼吸,她仰面瘫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与此同时,脑内反复响起的系统音和身旁低沉的男声一前一后,吵得她脑袋都要炸了。
      
      “小姑娘,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小姑娘。”
      
      【因总部系统崩溃,您的原身被意外损毁,已为您匹配到最适合的寄宿对象,请确认。】
      
      “难道残留的药物还没吐干净?要不要再来一遍?”
      
      【SSS级任务完成者,分别在武修世界、古代女将军世界、娱乐圈天后世界获得最高积分,成为“快穿世界任务排行榜”第一名。】
      
      “按理说不应该啊,两瓶安眠药洗一次胃是够的,怎么还是浑浑噩噩的。”
      
      【奖励复活机会并附赠金手指,即刻起送至2007年。】
      
      2007年?
      
      单薇猛地睁眼,把正要替她检查瞳孔对光反射的男医生吓了一大跳。
      “艾玛!姑娘你醒了啊。”
      
      单薇张张嘴,发不出来声音。
      
      这具身体……是个哑巴?
      
      她穿了十个世界都没当过哑巴,现下复活了,倒成了哑巴?
      
      “你得过会才能说话,刚才吐得那么厉害,嗓子肯定难受。”
      男医生解答了她的疑惑,他人挺好,还拿了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单薇。
      
      通常对这种自杀的患者,医生们不单要抢救他们,后续还得附赠心理宽慰大礼包。
      
      男医生也算轻车熟路,干脆从旁边捞了把椅子坐下:
      “我说小姑娘啊,你看你漂漂亮亮的,这长相得令多少人羡慕啊,怎么就想不开吞安眠药自杀呢?别说你还挺懂的啊,知道一瓶不够,一口气干两瓶,噎不噎啊?你跟叔叔说说,有多大的事儿过不去啊,当练习生太辛苦是不是?那咱们就不当呗,回去上学也很好啊……”
      
      单薇那好不容易轻松一点的脑袋被念叨得再次疼了起来,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将她包裹——
      
      父亲出轨,母亲家贫,S·M练习生,常年霸凌……
      
      无数场景在她脑海里来回闪现、碰撞,3D环绕式魔音萦绕在耳畔挥之不去。单薇扶住脑袋,略显苍白的嘴唇被她咬出了血,冷汗从脸颊滑下,滴落在白色的被子上。
      
      “姑娘,你这又怎么了?只是洗了个胃而已,不该头疼啊。”
      旁边的男医生似乎站了起来。
      
      再也无法承受这股剧痛的单薇两眼一翻,又一次晕了过去。
      
      待她再次醒来时还是那片白色的房顶,还是那张全白的病床,只是唠叨的医生不见了,换成了一个年轻的小护士。
      
      “哦,醒了啊。”小护士走过来,帮单薇测了个脉搏,又翻了翻她的眼皮,“正常了,可以去办出院了。”
      说完不再管单薇,转身离开。
      
      还未彻底适应的单薇动作缓慢地掀开被子,穿上鞋。
      
      地上那滩呕吐物已被清扫干净,浓浓的消毒水味儿让她皱了皱鼻子。
      
      该去哪儿呢?
      
      她努力调取着记忆,来医院前这个女孩子似乎是在S·M公司当练习生,那现在……
      
      “53床单薇,你的老师来接你了。”小护士在外间叫道。
      
      紧接着,一名中年男人撩起帘子走到单薇旁边,面色不济。
      “好了就快点走,磨磨唧唧的!一天到晚就会惹麻烦!”
      
      他的口水喷到单薇的头上,她也没吭气,安安静静地跟他走出医院。
      
      记忆里“单薇”是个内向懦弱的女孩子,单薇学着她惯有的模样,一路低着头保持沉默。
      
      中年男人并没有发现单薇的异样,公司练习生那么多,每个人他只了解个大概,平时也根本不屑于在这群练习生身上浪费时间。
      更别说单薇还是C班的。
      
      S·M公司的练习生按等级排列,实力最强的在A班,最弱的在F班,单薇来了三年,两年前她就从F班一路晋升到C班,但自那之后再没有前进过。
      
      大公司出道机会再多也是要争抢的,而能参与争抢的候选人只会从A班里挑选,在C班是根本没可能出道的。
      
      单薇自己并不想做艺人出道,但这具身体实在是太想了,体内的执念强大到让她无法忽略。
      
      她在快穿世界呆了300多年,每一次都是借女配的身体,完成女配的愿望,没想到任务好不容易做完了,可以复活了,还是借人身体完成愿望。
      
      只是这一次的愿望只有出道这一项,只要成功出道了,未来的人生都是自己做主。
      
      对此,她还是能够接受的。
      
      中年男人一路驱车到S·M楼下,他没把单薇送回宿舍,而是把一个破旧的行李箱塞进单薇的怀里,连带着一份合同样的文书。
      
      “你被淘汰了,拿着你的行李赶紧滚蛋。”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进公司大楼,不知跟保安们说了什么,两个保安紧紧地盯着单薇,似乎想在她冲过来的第一时间将她撵出去。
      
      单薇并没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冲动又歇斯底里,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过了一会才把行李箱放在地上,拿起那张文书仔细阅读起来。
      
      上面大概写着她因为没有通过月末考核而被淘汰,只字未提昨晚的自杀事件。
      
      即便她就是因为自杀才被开除的。
      
      至于她选择自杀的原因,没有人关心。
      
      单薇面无表情地把文书塞进行李箱,拖着箱子走了。
      
      被开除就意味着今晚她没有地方可以住,那个人把行李都帮她收拾好了,可见是不能再回去宿舍的,一晚都不行。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她先找了个公共厕所,中午一醒来就被那中年男人接走,她都没时间洗漱。
      
      拾掇干净后,单薇拖着箱子走过几条街,到“单薇”打工的炸酱面店跟老板请辞。
      
      “哦,这是要回家乡了吗?”
      老板关心地问道。
      
      单薇是店里兼职的洗碗工,缺一个多一个都不影响正常的生意,他给单薇结了工资,还多往里加了10000韩元(≈70元人民币)。
      
      他的店就开在S·M大楼楼下,平时见过的练习生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每个被淘汰的练习生最后都苦着脸回家了。
      
      单薇摇头:“不是,只是想找份可以包吃住的工作做着,等别的公司招募练习生的时候再去试试。”
      
      “哦,这样也蛮好的。”
      
      老板自己的女儿跟单薇是同年亲故,今年也是15岁,每天也不好好念书,就知道扛着相机在S·M公司门口拍东方神起。再想到单薇这个孩子从不怕苦不怕累,每天十几个小时练习结束还来店里兼职洗碗,不由得感慨穷人家的孩子就是早当家。也因此想要帮她一把。
      
      “我妹妹在麻浦区那边开了一家烤肉店,店面比我的大,招工都是包吃住的,我给你写个地址,你去找她。”老板温声道。
      这也是看在单薇确实能干的份上,自家妹妹的店里正缺人手,介绍单薇过去也算是双赢吧。
      
      本以为今晚要在天桥下凑合一晚的单薇被这突来的好意感动到,接过老板递来的纸条向他鞠躬道谢。
      
      “不用谢,希望你以后顺顺利利的,早日出道!”老板一笑露出一口被烟熏得微微发黄的牙齿,有点丑却格外温暖。
      
      单薇也露出穿来后的第一个笑容:“谢谢您,承蒙您这段时间的照顾,也祝您生意兴隆!”
      
      老板摆摆手,催促单薇快点去找烤肉店,等再晚点天黑了,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
      
      单薇扛着行李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烤肉店时天都黑了,她花了将近四个小时。倒不是她不识路,而是首尔的街道和中国的差异很大,原主虽然是个韩国人,却是在山里长大的,来到首尔后就一直呆在S·M公司做练习生,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公司楼下的炸酱面店。
      
      不过好在她还是在烤肉店关门前找到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