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江小满的奶糖被骗了,他当下生气,但事后回想起来又后悔了。
      要不是自己出现,男主现在早就能和女主打情骂俏了,哪还会无聊到向他这个炮灰路人骗奶糖吃?
      他原本气呼呼地要把最后一颗奶糖吃了,但奶糖都送到嘴巴前了,他却开始觉得对不起太子,于是又小心翼翼把奶糖收回小袋子里,准备留着下次给太子吃。
      江小满坐在床缘舔舔手指,甜甜香香的,奶糖果然很好吃。
      
      那天听到女主的铃铛声后,江小满每天都会在皇宫里晃一圈。宫人们看江小满每天在那走来走去,都以为这就是他永保青春的方法,殊不知他找不到女主都快紧张死了。
      幸好皇天不负苦心人,几天后江小满终于找到女主了。
      
      然而江小满就高兴了几秒钟,等意识过来眼前发生什么事情时,他就知道不好了。
      南宫雪正在和人吵架。
      
      “你怎么把公主的裙子洗成这样?都洗坏了!”一个宫女手上拿着件衣服,急得声音都变了。
      “我哪知道怎么洗?水冻死人了!”南宫雪高声道。
      “笨手笨脚的!连洗个衣服都不会!”另一个宫女也着急。
      “你爱洗你洗,我才不干!”南宫雪尖叫。
      
      上一回江小满见到南宫雪时,南宫雪穿着一身漂亮的红裙子,此时的南宫雪则作宫女打扮。
      江小满躲在一旁偷听了会,大概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南宫雪就如同原本剧情一般,用了个假身份混进宫。只是她没能混成假仙人,不知怎么操作,最后成了某位公主手下的宫女。
      南宫雪在魔教里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娇女,说是公主也差不多了,怎么可能干过活?但她这假宫女却得真干活,几天来她什么也不会,现在又洗坏了公主的衣服,自然引来其他宫女的责骂。
      
      “这裙子要怎么和公主交代?”
      “我赔钱!行了呗?”
      “你赔得起?”
      
      江小满看不下去了,飘飘然地出现在大家身后。
      宫女们曾见过江小满,见他来了赶忙行礼。南宫雪没见过江小满,才瞥了江小满一眼,就被宫女按着低头行礼。
      
      江小满看着她们紧张的表情,淡定朝宫女伸手,让她把公主的裙子拿来。
      
      公主的裙子质料好,做工也精致,布面上刺有繁复精美的牡丹花,每朵花瓣的颜色深浅不一,煞是好看。但此时牡丹花勾破了几处,好端端的一朵花都松了线,看来正是南宫雪暴力洗衣的杰作。
      江小满抬眼看了南宫雪一眼,南宫雪一张俏丽的脸红着,一双水盈盈的大眼一下瞪着江小满,一下瞪着另外两人。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南宫雪道:“不就是一件破衣服?有什么好大惊小怪?我赔她一百件!”
      宫女回道:“哎你这人怎么如此无礼?”
      
      眼看又要吵起来,江小满抬手制止。
      江小满伸出手指轻轻抚摸刺绣,其他三人不明白他要做什么,见他仿佛有话要说,便盯着他看。片刻,江小满抬起头问:“这是云梦公主的裙子?”
      宫女忙点头。
      “殿下是否养了一只猫?”
      宫女又点头。
      江小满沉吟片刻,最后叹了口气,轻声道:“公主原有血光之灾,如今这裙子为她挡下一劫。”
      
      江小满又在瞎扯。
      他根本没见过云梦公主,只不过记得书中云梦公主出场时正好穿着一件花裙子,和这裙子一样。
      
      这云梦公主是皇后的外甥女,因受皇后皇帝宠爱而被封为公主。她梦想成为太子妃,三天两头就在太子面前刷存在。
      小说里女主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亮相,云梦公主发觉太子老盯着女主看,顿时醋劲大发,百般刁难女主。只是女主哪会让她欺负,目前江小满看了十章,这十章里公主不停想欺负女主,随即又被女主各种打脸,一看就知道之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第一次打脸就和猫有关。
      公主说自己老打喷嚏,太医也束手无策,想请女主为她治病。
      她存心想找女主麻烦,见女主稍有迟疑,立刻出言嘲讽。女主吞不下下这口气,记得从旁人那听来她怕猫,正因皇上赏了一只猫而苦恼,便故意拿自己的小猫来整她,弄得她花容失色,还被猫挠了好几下,惨不忍睹。
      
      宫女知道公主怕猫的秘密,眼下听江小满模棱两可地一说,顿时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江小满将裙子递还给宫女,又道:“裙子被洗破,正是缘分。此物为公主解厄,回去后三炷香拜过,缝补后好好留着。”
      
      宫女们点头如捣蒜,唯有南宫雪不明白什么意思,小声滴咕:“什么怪力乱神……”
      宫女朝南宫雪一瞪,“还不谢过仙人?要不是仙人指点,公主还得罚你!”
      
      南宫雪总算正眼看向江小满,她见江小满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大家却对江小满必恭必敬,顿时就不平衡了。
      她本来就是傲娇属性,最受不了别人看她出丑,更别说看完了还出手帮她。
      眼下江小忙帮忙她,她羞恼得红了脸,不领情地“哼”了声道:“罚就罚,谁要你帮!多管闲事!”
      
      南宫雪说完转头就走,彻底呈现她娇蛮女主的一面。
      宫女们忙要喊她,但江小满只是摇摇头,“莫放在心上。”
      
      仙人都这么说了,众人只好作罢。但她们不知道的是,江小满怕的是她们现在多说南宫雪两句,等以后南宫雪和太子好上,成为太子妃了,可能还要找她们报仇。
      大家都是炮灰路人甲,还是忍忍吧。
      
      回通天塔的路上,江小满的内心虽是放松了些,但一想到女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太子搭上线,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一定要早点让太子爱上女主!
      
      另一头,长乐宫里。
      案上的烛火摇曳,太子坐在案前,随手翻阅着今天送来的奏章,心不在焉地问:“那小仙人今天干了什么?”
      同光如同一个影子般悄然立于太子身后,低声道:“一如往常地在宫中走动,但今日还出手帮了云梦公主的宫女。”
      “哦?还有这回事?”太子停下手中的工作。
      “是。”同光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太子面无表情地听,听到那婢女长相艳丽,江小满又如何英雄救美,忍不住嘴角一勾,冷声道:“这仙人不是八十了么?还对女色有兴趣?可真是老当益壮,看不出。”
      
      正当太子思考江小满有多老当益壮时,江小满已经回到通天塔里,洗完澡抱着小猫咪睡了。
      他还梦到太子和南宫雪结婚了,两个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感谢他这个媒人。
      不谢不谢,让我顺利回家就好。
      睡梦中的江小满开心地笑了。
      
      第二天,江小满还在想着如何把南宫雪弄到太子面前时,忽然有人请他走一趟。
      这人正是云梦公主。
      
      这云梦公主的长相虽没有女主惊艳,但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一双凤眼尤其有灵气。只可惜个性和女主一样娇蛮,又不是女主的命,终究只是个炮灰女配。
      但意外的是她对江小满还挺客气,恭恭敬敬将江小满请来,又赶紧请江小满上座,这让江小满对她的初始印象还不错。
      
      两人相对而坐,公主道:“本宫听闻昨日之事,想向仙人亲自道谢。”
      江小满一脸高深莫测地点头,也不说话。公主又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见江小满还是那副样子,也有点不知该怎么继续了,忙招手朝宫女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上点心!”
      
      三个宫女出现,手上各端着一盘点心。
      “这是本宫亲手做的,仙人尝尝。”
      那些点心个个模样精致,香气逼人。江小满暗自咽了口水,他以为自己表情端住了,却浑然不觉自己那咽口水的样子被公主看在眼里。公主一见仙人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忙又让人继续上点心。
      
      江小满吃了公主几块糕点,对公主的好感度大幅上升,公主说什么,他也多应了几句。
      正此时,一只白色小猫忽然蹦到桌上,将点心都打翻了。
      “哎呀!”公主一张脸登时吓得发白,尖着嗓子叫,“快抓下去!快把它抓下去!”
      
      “殿下!”一旁忙有宫女上前要来捉猫,殊不知小猫一跳,跳到江小满怀里。
      “仙人!”所有人顿时更急了,仙人都八十了,一把老骨头要是被猫踩碎了他们怎么赔?
      
      场面兵荒马乱,公主直尖叫,宫女们手忙脚乱又想抓猫又想擦桌,唯有江小满表情淡定,抬手搓搓小猫的脑袋,又拈了一块还在盘里的糖糕吃。
      好吃好吃,江小满吃到一半才发现大家惊慌地盯着他,他忙把糕点吞了,清清喉咙正经道:“莫慌,贫道与猫有缘。”说完偷偷抬手抹了嘴。
      
      众人松了口气,只是公主一脸不安,还连打了两个喷嚏。
      江小满怀中的猫正是皇帝赐的猫,公主虽然怕猫,但也不敢说不要,见到皇帝时甚至还会带着猫表示喜欢。
      江小满见公主低头拿手绢擦了一下鼻子,又想到公主说自己老打喷嚏,忽然想到这大概是对猫毛过敏。
      
      江小满看着满桌点心,心想你给我好吃的,那我也得帮帮你。他抬手摸摸小猫的背,说道:“这猫儿可是陛下所赐?”
      公主点头:“正是。”
      
      “可惜了。”江小满摇头,“虽是陛下所赐,可惜公主命里与猫无缘,若继续养猫,定有劫数。”
      公主一双杏眼瞪大了,江小满这话可完全说到她心坎里,听得她赶忙点头。
      “这猫贫道带走了,陛下若要问起,据实禀报即是。”
      
      这点小事,江小满猜皇帝不会和他计较,但这可是卸下了公主的心头大患。公主对江小满的敬意连连上涨,起初她还对江小满的法力有些半信半疑,可现在她只觉得江小满果然有神通,全知道她在想什么。
      公主忙又道:“本宫不是还做了个莲子羹吗?快端上来!”
      
      “熬莲子羹可是本宫最拿手的,仙人您定要尝尝。”
      江小满听得又偷偷咽口水,莲子羹端来了,江小满抬头,却见上前的宫女竟是南宫雪。
      南宫雪一见到他,杏眼圆睁,放下小碗时力气有点大,莲子羹洒了一些出来。
      
      “你这家伙!怎么办事的?”公主一看,立即高声朝南宫雪道。南宫雪没预料到会洒出来,有些尴尬,但一听到公主吼她,火气也上来了,朝公主瞪去。
      “什么眼神?有你这么看人的?”公主的火气也上来了。
      
      江小满看着被弄湿的袖子,又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有点委屈了。我都没说话,你们吵什么?
      “别吵了。”江小满弱弱道。
      
      “仙人!这婢女好生无礼!”
      “你这女人才无礼!”
      “你叫我女人?来人啊!给我……”
      
      “别吵了。”江小满声音提高了一点,“头疼!”
      
      公主尊敬长辈,不说话了;南宫雪也已经知道了江小满就是那传说中的活神仙,这下也不说话了,两个少女相互瞪着。
      江小满是真的头疼,他拈起一块糕点送入口中,慢腾腾地吃。等吃完了,他才叹气道:“你们二人本无缘份,若不想下辈子作姐妹,这辈子莫要结下恶缘。”
      江小满说到这,心想事以至此,干脆就照着计画说下去。他道:“这宫女与贫道有缘,以后便到通天塔来吧。”
      公主本就不喜欢这个宫女,现在又对江小满言听计从,自然没有意见。但南宫雪可就不同了,江小满虽然又让她少挨了一顿骂,可她偏偏看这细皮嫩肉的活神仙不顺眼,又是“哼”的一声大摇大摆转头就走。
      
      公主想骂人,但江小满只是抱着小猫云淡风轻摇了摇头。
      男主的女人,惹不起。
      
      另一头,长乐宫里太子殿下已经听到了江小满今日的行程。
      
      “还把那宫女弄自己那去了?看不出来,这才几天时间,这就憋不住了。”
      太子一手支着颊,墨色的双瞳没有一丝笑意,但语气却带着笑:“那仙人是父皇给我请来的,我没见几次,倒是便宜了那些宫女。”
      “好几日不见那仙人了,看来没有个女子,是无法恭迎仙人大驾。”
      “去,说那宫女孤要了,弄来长乐宫。”
      
      江小满原先计划着先把南宫雪弄到自己这里来,然后再想个办法,把她转运到太子那里去。
      没想到他人还没回到通天塔,就有长乐宫来的太监通报,说是太子也想要那宫女,人就先送到太子那去了。
      太监说了会再派其他宫女来补偿江小满这的缺,江小满连说不必,心里都快乐翻天了。
      
      老天!
      这就是传说中的霸道瘸子吗?
      原来太子早就注意到女主,现在发现女主要落入他人之手,赶紧上来强取豪夺。
      这是什么霸道瘸子爱上我的剧情?
      太甜了!
      真的太甜了!
      江小满觉得自己嗑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姓瘸,因为他很了不起,所以大家尊称他瘸子(委屈巴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