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一间破旧的茅草屋里,一个老人躺在木板铺成的床上,而一头吊睛白额的老虎蜷缩在一旁,静静地守着老人。
      床上的老人面色枯黄,单薄的胸膛不断起伏着,已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
      
      “阿满……阿满……”老人嘶哑地喊道。不一会,一个身着单薄道服的少年推门进来。少年面容清秀,半边脸颊却红肿着,上头隐隐有着掌印。
      “师父……”少年怯声回应。他迈出一步,最后又停住了脚,怯怯地站在门边。
      
      “蠢货,大夫呢?”老人猛咳了几声,他已病入膏肓,语气却仍十分不善,“快去找大夫!没找到……没找到就不要回来了……”
      名唤阿满的少年连忙又退了出去。
      
      找大夫?上哪找大夫呢?走出茅屋的阿满急得快哭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不该出山的!
      他师父是名闻一方的修道人,数十年隐居于深山之中修练,无论哪来的达官显贵想请他师父出山,师父皆闭门不见。这一回出山,这还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出来为太子看病。
      
      太子为已故的贤妃所生,贤妃进宫前是个平民,与微服出巡的皇帝相识,遂而入宫。皇帝钟爱这温婉的女子,甚至有封她为后的打算,谁料夫妻两恩爱不过五年,贤妃诞下龙子不久便因病去世。
      皇帝痛失爱妃,便立贤妃之子为太子,对太子更是宠爱有加。哪知太子福薄,两年前生了一场重病,找遍了天下良医都束手无策,好不容易病情稍有好转,腿又出了毛病。这才刚刚弱冠,已经不良于行。
      一国的皇储哪能是个瘸子?皇帝又是心疼又是心急,只要听闻哪里有名医,千方百计也要请来。
      
      这正是阿满他师父出山的缘由。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老人家数十年没有出山,一出山竟是染上了风寒,路程才到一半便已卧病不起。
      得了风寒,其实找个大夫便是。
      偏偏这老头生性高傲,行事诡异,与皇家往来全靠飞鸽传书,更不愿与皇上派来接他的人同行,执意自己出山。
      好巧不巧,他发病时正巧深处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地方,阿满无法,只能赶忙寻了处荒废的茅草屋让师父休息。
      
      这样一个荒村,哪里找得到大夫?阿满越想越急,漫无目的地走到河边。
      他看着水中的倒影,倒影里的他脸颊红肿,那是他师父打出来的。
      他师父虽是修道之人,但脾气火爆,一有点不顺心便对他任意打骂。眼下要是找不到大夫,肯定少不了打骂。但找到了又如何?今后入宫,他一个下人,还不是只能任人打骂?
      
      阿满回想起过往种种,忍不住掉了泪。他本是孤儿,从小到大没人疼爱,再想到今后仍得在打骂中过活,一时想不开,纵身跳入河中。
      
      ***
      
      江小满是被水呛醒的。
      他在前往大学报到的路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死后他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告诉他得到一个复活的机会,只要他能协助书中的男主与女主恋爱,他就能回到人间。
      这是穿书他明白,但他还没详细了解这任务怎么操作,他便被水呛醒了。
      
      江小满父母过世的早,从小他就和爷爷一起在山里长大。平常没事做,就在山中的溪水里游泳,因此水性不错。
      他被水呛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很快浮出水面。
      
      江小满爬上了岸,先是看看和水里的道影,再是抬头看看四周的景色和身上的衣服。
      古代,他穿进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了。
      而这副身体的长相和他原本的差不多,几乎可说是一模一样的。
      
      他尝试用大脑里刚建好的重生系统来看看这本书的剧情,但显示剧情的地方有“加载中”的字样,看来他初来乍到,系统还没跑一下。
      
      “阿满……阿满……”
      不处传来喊声,江小满的爷爷就是这么喊他,他下意识答了一声,朝传出声音的茅屋走去。
      他推门进去,首先被床边的那只老虎吓了一跳,接着又听床上的老人吼道:“阿满,大夫呢……大夫找到了没有……”
      什么大夫?江小满还没回答,就见老人颤抖着支撑起身体,一边往自己的怀里掏东西,一边低声骂道:“废物点心,连个大夫都不会找……拿去,拿着这个去城里找人。”
      
      老人掏出一块令牌来,江小满虽不清楚这是什么剧情,但也连忙过去要接。哪知这暴脾气老人嫌江小满动作慢,竟是抬起手把令牌朝江小满砸来。
      这老头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即使又老又病,不止力气大得惊人,准头也十分惊人。江小满闪避不及,只见令牌直直朝他飞来--
      江小满额头一痛,当场晕了。
      
      原主本便身体素质不佳,江小满被这一砸,硬是躺了半天才醒来。
      等他醒来时,床上的老人已经凉了。
      江小满:“……”
      
      江小满再次打开系统,系统里的剧情简介已经出现了,这是一本叫做“娇蛮神偷:瘸子太子好霸道”的小说。
      江小满:“…………”
      
      故事简介:
      南宫雪,魔教教主最娇宠的小女儿。
      为了向爹爹哥哥们证明自己的本事,她夸下海口,誓要偷出皇族历代相传的斩仙剑。
      她潜入宫中,哪料宝剑还没偷成,竟先遇上了那个霸道的瘸子太子。
      
      瘸子太子:你偷走了我的东西。
      南宫雪:谁偷你东西!
      瘸子太子:你偷走了我的心。
      南宫雪:呵,有本事就来追我。
      
      夜里,南宫雪被瘸子太子堵在墙角。
      瘸子太子勾起嘴角,步步紧逼:“嗯?不是要我来追你吗?”
      
      江小满:………………
      那瘸子……站起来了?
      不是,这个作者到底对瘸子有什么偏见?
      
      江小满被这简介雷得外焦内嫩,他活动了一下四肢,行,能跑能跳,不是瘸子。要是给他穿成了那个瘸子太子,那他肯定立刻要疯。
      看完简介,江小满忙想看看正文,了解自己是什么角色。然而正文处的圈圈却不断旋转,时不时还卡顿一下,硬是加载不出来。江小满也不知道是这系统太烂,还是刚才被那个老头砸出问题来,只好先放着不管。
      
      江小满回头看向过世的老人。
      他暂且不知道老人是谁,但从刚才短短的对话来看,老人应是他的长辈。江小满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去年过世后,他难过了许久。这老人虽打骂他,却也让他想起爷爷。
      江小满去外头挖了个坑,安葬老人。
      
      “老爷爷,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相见就是有缘,您安息吧。”江小满双手合十,给老人的坟鞠了个躬。
      
      挖坟看来简单,但其实是个体力活。江小满葬完老人已筋疲力尽,他想休息一下,却又想到在他昏倒之前,屋里还有一只老虎。那老虎在他醒来后已消失无踪,不知是否之后会出现。
      江小满不敢在原地停留,回茅屋里收拾东西。
      
      茅屋里东西不多,就两个包袱,包袱里分别装着老人和少年的衣服,一点干粮,还有几枚铜钱。
      都不是值钱的东西,唯一值钱的就是老人砸来的那枚令牌。那令牌是黄金做的,上面刻着江小满看不懂的篆文,看起来是个重要东西,江小满忙将令牌贴身收好。
      
      剧情内容还没加载出来,看来这里网真的不好,基建不行。
      但江小满想明白了,反正女主和男主在皇宫里相遇,他作为协助他们的配角,肯定也得往皇宫去。
      
      江小满拎好包袱,找到地上马车行经的痕迹,上路了。
      
      三天后,江小满来到一座热闹的城市。
      这是他穿越后来到的第一座城市,城市里人们熙来攘往,小贩沿街叫卖,好不热闹。然而古代城市的风貌并未吸引江小满,因为他足足走了三天,早已累得双腿直打颤。
      
      三天来他餐风露宿,不是睡在破庙就是睡在树下,那点干粮早已吃完。此时的他蓬头垢面,本来就破烂的道袍更是沾满灰尘,活像一个叫化子。
      江小满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但能怎么办呢?铜钱也在路上的小村落里和人买食物吃用完了,他现在真的一毛也没了。
      最烦的是那剧情还没加载出来,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江小满饿得头晕眼花,脚步虚浮地来到江边,掬了一把江水就往嘴里塞,试图平缓饥饿感。
      什么穿越到古代后靠着现代人的知识成为人生赢家都是骗人的,开局就这样要他怎么玩……
      
      忽然江小满想到那枚黄金令牌,又想起老人去世前的话。
      不然……拿那令牌试试?
      江小满想到这,连忙掏了水洗脸,将自己整理一番。
      
      傍晚,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少年走向衙门。
      少年面容清秀,一张白皙的脸还有点婴儿肥,就像个刚蒸出来的白胖包子。他的眉头微皱,一双灵动的乌黑大眼不停眨着,显得有点紧张。
      这正是江小满。
      
      江小满手中握着那枚黄金令牌,手指微微颤抖。
      该怎么办?直接亮牌子吗?会不会太过简单粗暴?是不是该说什么?
      
      衙门门口站着两个衙役,衙役生得虎背熊腰,双目圆瞪,看得江小满心跳加速。
      “在那里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衙役看江小满在那探头探脑,高声一吼。江小满被吓了一跳,手一抖,令牌飞出,在地上滚了几圈后落地。
      
      空气静默了。江小满看着落地的黄金令牌,两名衙役也看着令牌。
      
      ……这令牌是不是没用?不然怎么没人说话。
      ……要不……我先捡起来吧……待会换个姿势拿出去……
      
      江小满正要捡,忽然衙役又是一声大喊。
      
      “仙人来了!”
      
      江小满:“?”
      
      衙役这一喊,转眼间衙门里冲出一堆人来,走在后头连鞋子都来不及穿的是一个做县老爷打扮的中年男子。
      “仙人!”“仙人来了!”
      众人冲着江小满直喊“仙人”,江小满一头雾水,被人拉着手又带进衙门。
      
      仙人,我是仙人?
      可这令牌是那老人给我的……
      而且哪来的仙人会活得这么落魄……
      
      正此时,江小满脑海中那卡了三天的系统总算加载出些东西来了,是任务介绍。
      
      “传闻龙鸣山上住着一位不世出的仙人,而你,阿满,你正是这位传说中的仙人……”
      
      江小满眼睛一亮,我真是仙人?这可太好了!这个开局可以!
      
      “仙人,您可终于来了。小的可盼了您好久,都快急死了!”县老爷的年纪当江小满的爹都可以了,但对十八岁的江小满十分客气,连忙唤人去准备酒菜来给江小满接风。
      角色介绍就么一句话,江小满也不知道这仙人该是什么性格,只好一脸高深莫测,维持仙人的神秘感。
      
      不一会江小满面前便摆满酒菜,江小满很想埋头就吃,但为了他的仙风道骨,他只能内心里偷偷咽口水,表面上一脸不屑人间食物的淡漠神情。
      县老爷还在江小满身旁说个不停,江小满从他的话语中能理出个大概。这位“仙人”是皇上请来的,只是仙人好几天都没出现,这可让县老爷急坏了。
      
      “您再不来,小的可不知道该去哪儿找您。”县老爷一边给江小满斟酒一边道,“都有人来冒充您了。来,这酒您尝尝,都可是皇上给您备的。”
      冒充?江小满拈起酒杯,用眼神询问县太爷这是怎么回事。
      
      “这不圣上为了给太子治病,广寻天下良医么?好不容易您愿意出山,可没人知道您老是什么样子,那些牛鬼蛇神都假扮您来了。”
      县太爷看着江小满,眼神中充满了敬佩。他道:“不过要不是有令牌为识,小的也认不出您。看看,您都八十岁的人了,看起来却连十八都不到!这可真是仙术呀!”
      
      八十?
      我八十了?
      江小满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他强作镇定,轻抿了一口酒,同时偷瞄剧情介绍再次确认。
      
      “阿满,你正是这位传说中的仙人……”
      忽然,“仙人”后面的省略号一抖,又吐出三个字来。
      “……的下人。”
      
      正此时,县太爷又道:“那些假冒您的人实在罪该万死,不过您放心,那些冒牌货都已经解决了!皇上有旨,谁敢冒充仙人,抓来了直接斩首示众!”
      
      江小满嘴里一口酒喷了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